Economic China
Economic China
推特 臉書  
经济中国
经济中国
王健去世加大海航债务清理难度
作者:韩碧如 俱菲 唐•温兰

海航集团(HNA,简称“海航”)联席董事长王健在法国因事故突然去世,使这家涵盖航空、金融等多种业务的中国综合性企业的重组工作变得更加棘手。海航此前在海外大举收购,中国政府已命令海航回归其航空主业。

现年57岁的王健周二在法国普罗旺斯(Provence)一座教堂附近,从一堵墙上跌落身亡。曾任民航系统官员的王健,生前领导着海航的大部分业务。自海航于上世纪90年代初成立以来,他一直是该集团的联合领导人。

王健被认为推动了海航的400亿美元大收购。这些交易将海航由一家地区性航空公司打造成一家综合性企业集团,持有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等企业的股份。

许多银行家将他视为海航的主要联系人。2017年,曾向海航出售多项资产的美国私募股权集团黑石(Blackstone),在纽约举办了一次派对,派对上还有依照王健的肖像制作的面具。

他去世的消息传出后,阴谋论四起。但警方表示,王健是意外跌落,警方并不怀疑这是一起谋杀。据一位同事说,王健生前很担心自己的寿命,还买了一套用稀有檀香木制成的昂贵家具,因为他相信这有助于延年益寿。

对海航来说,王健的去世正值公司处于困难之时——海航正面临由监管机构协调的强制性重组。王健持有海航约15%股份。

“我想他们肯定如同五雷轰顶。”与海航关系密切的一位顾问说,“在危机时刻,那是你最不需要的东西。”

海航的管理层将需要拆解王健为海航编织的复杂的所有权和债务网络。

根据海航提交的文件,这家负债巨大的综合性企业集团正在整合并简化其庞杂的结构,将其航空业务划归海南航空(Hainan Airlines)旗下,并同意向新加坡的淡马锡(Temasek)和其他投资者出售其旗舰航空公司的股份。

从更广的角度看,此项重组是中国政府如何按照降低风险的全国性指令,应对复杂企业债务问题的一次试验。

中国政府对海航和其他陷入困境的集团的处理,包括安邦保险(Anbang Insurance)的国有化,标志着中国政府对待民营企业的态度重新变得强硬。在中国,民企的国有竞争对手才可以优先获得银行贷款,许多在国内难以扩大规模的民营企业累积了各种债务,从银行或信托融资、影子贷款到海外信贷。

过去,当一家企业陷入困境时,地方政府会出手干预,以确保当地银行拿到最有利的协议。 但上个月由中国央行副行长主持召开的债权人会议表明,海航的债务正在全国层面得到解决。

海航联合创始人陈峰在会议上得到保证:他的公司与安邦不属于一个类别——监管机构认为安邦存在系统性风险。据了解会议情况的人士透露,海航只是存在“流动性问题”。各银行被告知要“支持”该集团。“现在重要的是,他们得到了银行的支持。”相关交易的一位顾问说。

将重点转向国内债务表明该集团的去杠杆化进入第二阶段。在第一阶段,海航通过出售约150亿美元的国际资产——包括所持希尔顿酒店集团的股份——削减了海外债务敞口。该集团仍在出售海外酒店业务。海航本周撤销对一项澳大利亚物流业务2.8亿澳元的收购。

尽管海航的国际债务吸引了更多的媒体关注,但从很多角度而言,海航的国际债务更为简单,因为这些债务都是有明确抵押的。根据英国《金融时报》对海航公司结构的评估,其国内债务是通过一系列空壳公司和高利率融资平台筹集的。

彭博社(Bloomberg)估计海航的人民币债务——大致等于其国内债务——相当于116亿美元,约占该集团总体债务规模的三分之一。英国《金融时报》去年6月发现,海航通过11个在线个人对个人(P2P)平台筹集了至少6.82亿元人民币,年利率介于7%至12%之间。这些平台已不再发行与海航相关的新产品,意味着该集团不再以高利率向中国公众借款。

海航对这篇报道不予置评。

尽管有命令要求银行“支持”海航,但在今年6月末,海航一笔国内债券发行计划的金额还是减至10亿元人民币(合1.5亿美元),比当月早些时候它宣布的金额减半。所筹资金的一部分将用于支付6月底到期的贷款,包括欠盛京银行(Shengjing Bank)的贷款,据财经杂志《财新》(Caixin)报道,这些债券一共只有三个买家,盛京银行是其中之一。

尽管有北京方面的指示,各银行的支持力度依然不足,这显示出各银行对如何处理海航的债务意见不一。

海航债权人银行的一位人士表示:“对海航的具体措施尚未决定。目前还不清楚各银行是会将贷款展期,还是向他们发放新的贷款以偿还旧债。”

与过去不同,国家监管机构现在可以通过询问所有银行和逾千家非银行融资平台,来更清楚地了解企业的偿付能力。中国企业传统上会使用不同的子公司向多家银行借款,以掩饰其总体债务敞口。作为联合重组的一部分,敞口较大的银行可以迫使较小的债权人对贷款进行展期,威胁将他们排除在所有协议之外——如果他们不合作。

去年年底,中信银行(Citic Bank)在被于海南省——海航所在地——举行的一次债权人会议拒之门外后,公开了海航所欠债务。中信也购买了海航今年6月发行的债券。

与此同时,据参与海航相关交易的人士称,海航的重组引发了其众多部门之间的内斗,这些部门背后的权势人物展开了生存之战。王健密切参与了公司大量业务,其意外身亡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

据一位曾参与收购海航境外资产的人士透露,资金真正转手,交易才算确定。这位人士表示:“可能今天跟你谈判的业务部门明天就被另一个部门吞并了。这家公司内部现在各自为政。”

张祺北京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 原载: FT中文网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ly 5, 2018
关键词: 王健 海航 债务 清理
其他相关文章
平论Live | 债务危机尚未全面爆发,A股已跌破2500点, 凛冬将至的最后忠告(视频)
平论Live | 地方政府债务危机, 城投公司若大量破产,谁会被屠杀献祭?(视频)
耒阳冲突凸显中国地方债危机
中非合作论坛中国向非洲国家送大礼的“债务陷阱”?
增长放缓、债务缠身,中国如何化解经济困局?
解读海航收购败局:中企在美投资面临更多监管障碍
平论Live | 董事长王健意外身亡,海航会不会爆发债务危机?(视频)
海航集团王健之死 轰动海内外的焦点原因
中国试图控制债务,信贷紧缩却伤害了经济
吴小晖获刑背后:中国力图消除债务隐患
特朗普将派遣高级别代表团下周来华谈判
蚂蚁金服的“无现金”生意
中国年轻消费者如何推动债务热潮
平论Live | 安邦吴小晖背后的债务金融乱象及最终结局 (视频)
鲜为人知的海航操盘手
海航困局:数百亿美元债务即将到期
叶简明据传被带走后华信债券受重挫
中国私营企业集团的不同命运
中国多家上市公司停牌以应对股票质押危机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债务威胁美国国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