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香港成新冷戰戰場
作者:戴耀廷

現今世界已進入了新冷戰時期。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冷戰,是以美、蘇兩國為首的兩個陣營之間的對抗,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間的鬥爭,也是民主自由世界和極權專制世界的對決。新冷戰的主角,其中一方仍是美國,另一方則換了崛起的中國。兩國之間的衝突也是源於社會制度、意識形態、政體、憲制的差異,但因中國已融入國際貿易,故在經濟層面,也出現矛盾與衝突。再且,民主自由也已不必然體現在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因連這些國家內部也正面對專制獨裁的威脅。因此,新冷戰雖仍是兩套價值系統之間的衝突,但比上世紀的冷戰更加複雜。

在新、舊冷戰時期,中共因所處位置不同,要達到的目的也不同,不單影響其對內及對外的關係,更影響了它如何看待香港。在上世紀80年代,當時世界正處冷戰時期,中共與蘇聯交惡,封國多年,經過文革十年浩劫,百廢待興,為了爭取生存空間以推動經濟改革,選擇了與西方世界建立聯繫。因此,在與英國商討香港前途問題時,為要令西方民主自由世界接受,讓專制獨裁的中國收回一個算是有自由與法治的香港的安排,中共提出了一國兩制。

香港在英國殖民地時代,雖未有全面引入選舉,但法治與自由意識都已在社會內生根。在一國兩制下,中共承諾香港享有高度自治,原有法律制度不變,以使法治能維持下去;也規定國際人權公約繼續適用於香港,以確保港人的基本人權受保障;還設定港人能最終實現普選的目標。

經過幾十年韜光養晦,經濟改革取得不錯成果,國力日增,中共對內及對外的部署出現變化。中共的專制統治在習近平手中不單進一步極權化,還開始向世界出發,以其銳實力影響西方各國的內政及輿論,展示出政治野心。配合着全球民主退潮、專制擴張的潮流,中共更成為了全球最主要的專制力量,在新冷戰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自由民主與獨裁專制對抗前線

當中共在鞏固及擴展其專制力量的同時,對香港的處理手法也出現變化,因已不用再顧慮西方自由民主世界的看法。主權移交後的早期,世界正處新舊冷戰之間的空檔,中共大體還是容讓港人繼續享有自由的,但把民主化的步伐一拖再拖。但到了2014年,世界亦已正式邁向新冷戰時期,中共終決定徹底封殺港人的民主之路,並為了壓制港人民主的訴求,在過去幾年逐步收窄港人的自由空間。在冷戰時期孕育出的一國兩制,在新冷戰時期變得不合時宜,起碼其具體的實踐模式,已不再適合中共當前擴展威權的需要。或許中共還未至於把一國兩制推翻,但在實際操作上,因少了顧慮,變得更加強調國家利益如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要香港適度維護和配合,再不會那麼重視維護香港與大陸的差異及尊重港人的自治權利。

在新冷戰的格局下,香港當前所處位置,與上世紀80年代非常不同。如中國法律研究的泰山北斗孔傑榮教授(Jerome Cohen)在最近的專訪中提到香港時說:「香港現在正是中國共產獨裁政權與西方自由價值及政治體制之間的戰場。爭戰每一天都在進行中,而自由一方正陷入苦戰。」孔教授精準地道出了香港的境況,在新冷戰中,香港就是獨裁專制世界與自由民主世界間的一個戰場。明白到香港在這大棋局中的處境,我們才更清楚可怎樣去想像未來、訂出相應對策及做好適當準備。

英國政府在殖民統治最後階段引入有限的選舉,令不少港人對民主選舉抱有極大期望,香港亦已孕育出本土的民主自由力量。在主權移交後,本土的民主自由力量不斷爭取中共落實民主普選的承諾,但經過2014年過百萬人參與的雨傘運動,未竟其功。

到了此時此刻,西方國家包括英、美,自顧不暇,對香港的民主自由力量支援有限。相對於強大的中共來說,民主自由力量亦有點兒在螳臂擋車。不過,即使如孔教授說,民主自由力量正陷入苦戰中,但在殘存的一國兩制下,還未至於被一下子消滅掉,仍能負隅頑抗,死守一些戰線,不讓民主自由在香港全面崩潰。就算現在民主自由力量在這新冷戰戰場的多條戰線中,差不多全都在告急,只要還未全面失守,危中還是有機的。

—— 原载: 香港《蘋果日報》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ly 8, 2018
关键词: 香港 新冷戰 專制獨裁
專題: 香港動態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15億被凍結 郭文貴女兒公司覆核
調查:港人理想退休金505萬 料62.4歲退休
陳國強擬戰九西 測試政治篩選底線
學者:民族主義越壓越強
陳浩天:美國應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
FCC副主席:言論自由是底線
其他相关文章
从量变到质变——中美关系40年
如果浅薄成为国家病症
用一场深刻、全面的真正改革来应对挑战
美欧日走向零关税自由贸易协定,WTO的命运?
一寸山河一寸血,抗日阵亡的国军将领名录
在中国好戏开场:权力和资本开始互相较量
土耳其之后,又一个大国摇摇欲坠!
权力如何阉割我们的历史记忆
这才是美帝长盛不衰的秘密
西方价值观到底碍我们什么事儿?
联合国专家指中国在新疆拘押百万维族人
“生娃也是国家大事”:中国鼓励女性多生孩子
“我去大陆工作,不代表我不爱台湾” 中国对台软策略是否见成效
土耳其里拉闪崩 是旅游的好时机吗?
《台湾旅行法》通过后 蔡英文再度过境美国有何“突破”
平论Live | 土耳其里拉崩盘,俄罗斯卢布,南非兰特大贬值,人民币还能挺多久?(视频)
从伯尔和汉密尔顿的决斗说起
呂智恒:“一八憲章”旨在體制外的新體制
震央就在身旁 港府坐視危機
民間軟實力抗衡中共銳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