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推特 臉書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刘晓波遗孀刘霞已经抵达柏林
作者:BBC
 
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刘霞10日下午抵达柏林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当地时间7月10日下午抵达德国城市柏林。

据数名消息人士透露,7月10日北京时间上午11时左右,刘霞乘坐芬兰航空班机离开北京前往德国柏林,其胞弟刘晖未能同行。

刘晖通过亲友转发的文字表示,刘霞中午已经离开北京飞往欧洲,开始新的人生,“愿她今后的人生平安喜乐”。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二下午回应此事时说,刘霞已经按照其本人意愿前往德国接受治疗。

刘霞是中国诗人、摄影师和画家。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刘霞就处于软禁状态,即使她没有任何罪名。本周五(7月13日)是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全球各界人士纷纷施压和发声,要求北京当局释放刘霞。

刘晓波与刘霞2002年拍摄的相片图片版权HANDOUT
Image caption刘晓波与刘霞2002年拍摄的相片。这对夫妻相处时间有限,因为刘晓波数度进出监狱。

“人质还在”

刘霞的朋友认为,即使刘霞离开中国,自由也是有限的,因为她仍有亲友留在国内。

刘霞的好友、北京电影学者郝建今年6月初曾与刘霞一起吃饭。他对BBC中文表示,当时感觉到刘霞因为不确定自己和弟弟能否离开中国而十分紧张、焦虑。

“她情绪有的时候波动比较大,有时候突然很高兴,然后突然又很沮丧,突然就哭了,”郝建说,“抽烟几乎是不停地在抽,一根烟有时候抽一小半、抽一大半,就掐灭了,过一会儿又抽一根。”

郝建认为,离开中国对刘霞来说肯定是好事,但是即便离开中国,她也没有完全的自由。“她肯定不会说刘晓波逝世前后的事情,”郝建说,“因为她弟弟还在(中国),人质还在。”

刘霞与刘晓波:艰难的罗曼史

美国汉学家林培瑞也认为,中国政府此前不让刘霞出国,是怕她将关于刘晓波的真相公之于众。此次刘晖如果没有跟刘霞一起出国,刘霞将害怕说出完整的真相,“她知道,如果说出太多真相,政府会再次将刘晖关进监狱”。

在刘晓波夫妇好友、律师莫少平看来,从法律角度上来说,刘霞是一个公民,不是犯罪嫌疑人,人身自由是她应该享有的权利,“限制她的人身自由这么长时间本身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各方回应

德国驻华使馆回复BBC中文查询时表示,目前不能提供任何相关咨询。

德国驻华使馆4月曾表示,愿意协助安排刘霞前往德国,但一直没有落实。在5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时,外界曾一度期望默克尔能争取刘霞重获自由。就在刘霞上飞机前一天,即7月9日,访问德国的中国总理李克强与默克尔再度举行会谈。

据路透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二回应此事说,刘霞已经按照其本人意愿前往德国接受治疗。华春莹还表示,看不到刘霞前往德国与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德国有任何联系。

跳过 Twitter 帖子 用户名 @hrw_chinese

BBC报导, 正乘坐芬兰航空班机前往柏林。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 @SophieHRW 表示:"刘霞本应能够在她的丈夫被拘留时自由地生活,在丈夫逝去时为他悼念。我们希望刘霞将迎接自由和更平和的生活。 主席应为刘霞遭受如此残忍的待遇负责,并停止骚扰她的其他家庭成员。"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4776137 

结尾 Twitter 帖子 用户名 @hrw_chinese

对于刘霞重获自由的消息,一些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应该停止利用尚在国内的刘霞亲属给刘霞施加压力。

“现在,中国政府必须停止骚扰刘霞仍然在中国的家人。若中国当局利用刘霞的亲属对她施压,阻止她在今后开腔发声,那绝对是最麻木不仁的行径,”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潘嘉伟说。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希望刘霞迎接自由和更平和的生活,“习近平主席应为刘霞遭受如此残忍的待遇负责,并停止骚扰她的其他家庭成员”。

刘晓波与刘霞图片版权SUPPLIED
Image caption刘晓波与刘霞

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于2008年组织发表呼吁结束中国一党专政的《零八宪章》,同年12月被捕,2009年被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11年监禁。

2010年,刘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其妻刘霞随后即遭当局软禁在北京家中,八年来一直没有重获自由。被软禁期间,数度传出刘霞精神崩溃的消息。

刘霞的胞弟刘晖于2013年被控欺诈罪,罪成判处监禁11年。

2017年六月,刘晓波证实在狱中患上肝癌,获准保外就医,从监狱被转送至辽宁沈阳一家医院。多国呼吁中国准许刘晓波保外就医未果,刘晓波最终于2017年7月13日逝世。



—— 原载: BBC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July 10, 2018
关键词: 刘霞 抵达柏林 刘晓波
其他相关文章
懷念甘鐵生
年少不懂李鸿章,如今方知真中堂
为当代集中营喝彩
即事有感
中美贸易战的最佳出路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嗎?
赫尔辛基会谈与欧美俄中四方演义
中大調查:言論自由指數歷年最低
港「金融老師」新騙局 全國三萬人失100億
为什么英语民族能够崛起?
把中国逐出世贸组织
平论Live | 共克时艰,医疗教育养老三座大山会成为中国经济救命稻草?(视频)
华涌 “新时代”的真男儿
清理奥革阿斯牛圈——文学史视野中的“8964”
古道熱腸 談余英時和陳淑平伉儷
“一带一路”进展不顺 已有234个项目遇到了麻烦
跨越时空 柏林追思刘晓波
日本的启示:真正融入现代文明才让那些滥杀无辜的“爱国贼”消失
贸易战与川普决策方式
CECC就刘晓波逝世一周年及刘霞获释发表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