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十八大的变态卫士被免职
作者:程映虹

    大陆最新报道,“2月1日召开的太原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决定免去李亚力的太原市公安局局长职务。”

     
   在中共体制下,太原市人大的这个决定照例是走过场,因为此前,“经山西省纪委常委会议、山西省监察厅厅长办公会议研究,并报山西省委常委会议批准,决定给予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李亚力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建议按有关程序撤销其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职务。”

   
    这也就是说,人大实际上不过是按照党的“建议”办事,在党的“建议书”上盖个章。

    
    李亚力成了十八大上建立起来的新体制反腐决心的又一个供公开展示的祭品。但对十八之前的政局稍微留心的人可能还记得,这个太原市公安局长不是别人,而正是那个十八大前,全国范围内争当十八大卫士的模范。在他的之间指挥下太原市以打一场全面立体总体战的规模,创立了一个地方省会“保卫”远在北京的十八大的模式,吸引了全国的眼球。

 
    据当时的报道,从2012年8月下旬,太原市公安局在全市组织了103支被称为“金盾”的巡逻分队,由太原市的武警、巡警、特警、交警、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共同组成,开展全天候、全方位、高密度的联勤联动、巡逻防控、设卡盘查。在密集如林的枪杆子下,太原市民大概尝到了百分之百安全感的甜头了吧。
 
    这个总体战是在““省城治安防控联合巡逻启动仪式”上打响的。政治语言与时俱进,现在不叫“誓师大会”(虽然很多地方仍然用这个词),而是改成商业气息浓厚的“启动仪式”了。在这个“启动仪式”上展示的不但有常规的警方装备,甚至把看上去很像装甲车和火箭炮的重型武器也拉出来亮相。仪式上密密麻麻的武装人员很多头戴钢盔,穿戴迷彩伪装服,手持野战自动火器,真的好像身陷危城,要“人在城市在”,誓与太原共存亡一样。
 
    这让我想起了在1949年,太原倒真的有过一场惨烈的攻防战。太原是国共内战中国民党方面在北方最后一座孤城,一直坚持到1949年4月下旬才被“共军”攻占。国民党方面那场太原保卫战的总指挥梁化之城陷时自尽,他和其他一些自尽的同僚被台湾称为 “完人” 而立碑树庙。

    梁氏当然做梦也不会想到,他死后六十多年,这座城市竟然在和平年间要如此动用重兵来“誓死捍卫”。他更搞不懂的是,当年滔滔数十万共军围城,所以他要誓死捍卫;现如今举目四望,这些武器装备要对抗的,究竟是谁呢?

    李亚力摩拳擦掌的时候,正是中日钓鱼岛争端火药味越来越浓的关口,很多爱国人士都纷纷请战,而李亚力在远离钓鱼岛的太原指挥所指挥的这场总体战和它在全国其他城市的变种,倒提醒了人们真正的战场究竟会在哪里。

    我相信十八大后产生的领导人并不喜欢自己如此被“捍卫”。用毛泽东当年批评对自己过度的个人崇拜的话来说,李亚力是“讨嫌”。不但是讨嫌,在中国发展最快最好的和平年代,你把装甲车和火箭炮也拉上街,这不是变态吗?谁会喜欢一个变态的卫士呢,哪怕他真是忠心耿耿?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February 2, 2013
关键词: 十八大 卫士 李亚力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低端人口”——社会达尔文主义政治的不祥之兆
革命政权如何塑造“新人”
中共十八大的常委班子是怎么产生的?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做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卫士还是敌人?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