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两个女人考验“三个自信”
作者:梁京

在中国历史上似乎有个传统,每当中央政权面临危机的时候,总会有个把女人在催化这个危机中扮演重要角色,故有“祸水”一说。不过,以往故事中的所谓“祸水”多在权力中心,地方和底层的女人不大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最近成为舆论热点的两个女人的故事,即重庆“反腐烈女”赵红霞和神木“房姐”龚爱爱的故事看来有望改变这个传统。这当然和网络时代的舆论力量有直接关系。

我记得八十年代红过一阵的作家张贤亮曾经告诉记者,他现在已经不看小说了,因为现在中国的新闻比小说还精彩。两个女人的故事再一次印证了他的说法。我相信,中国现在有成千上万的网民不分昼夜地在跟踪这两个女人的故事发展。不过,他们的心情一定比看小说要复杂得多。两个女人的故事已经成为时下中国万人瞩目的真人秀,只不过其意义早就超过了娱乐。搞得不好,这两个女人就可能成为一场全国性动荡的导火索。

为什么会如此严重呢?因为这两个女人的故事实际上已经演变成为中共政权在全世界面前的一场脱衣秀,把中国最见不得人的那些部位和丑态暴露在聚光灯下。这场脱衣秀给所有人都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但震撼的原因却各不相同。对外国人来说,他们不能想像的,不仅是中国的腐败程度,而且是中国人的容忍程度,他们最不能理解的,是中国人如何能够让官僚们如此地为所欲为,如此地受尽屈辱还能若无其事,甚至满脸堆笑。对于中国的高层精英来说,他们的震撼来自于底层官员的胆大妄为也超出了他们的想像。《环球时报》的主编胡锡进的感叹是有代表性的。"那个房姐竟然在北京拥有41套房产,共计9666.6平方米!我忍不住想说一声天啊!我们的监管漏洞到底有多大!"

中国的普通百姓当然也会有这样的感叹,不过,他们的惊讶程度会远远低于中央领导人和中央的精英分子,因为他们从日常生活中已经看到了许多这类现像。我想,恐怕最感到震撼的不是别人,正是各级官员,尤其是地方官员。他们之所以震撼,并不是这些贪腐丑闻的内容,他们知道和见到的还有很多比这些暴露出来的更严重。他们想不通的是,习近平、王岐山究竟想要干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允许甚至鼓励媒体对这样不利于稳定的故事穷追猛打,为什么不像胡锦涛那样把事情压下去。难道习近平、王岐山真的不想要共产党的江山了吗?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这些年来地方和基层的生活常态就是如此吗?他们如此让"官不聊生",真的是疯了吗?

说实话,我对习近平、王岐山允许事情闹的这么大,也有几分困惑,他们难道不知道其中的风险吗?

可能的解读有这样几个,第一,习近平,尤其是王岐山认为他别无选择。我相信他们对暴露出来的真相也会感到吃惊,因为他们一直在本能地回避知道底层的真相。现在真相暴露出来了,如果他们下令压下去,就很可能引火烧身。第二,至少在两会之前,让这把火烧一下有政治上的好处。因为习近平要让胡温认头,"你们交给我的是一个烂摊子"。事实上,我认为习近平已经达到了这个目的,因为温家宝已经认头,他公开地表达,要求人民"宽恕"他的过失。

不过,这些都不足以解释为什么习近平、王岐山敢于在两个女人的案子上冒如此大的政治风险。事实上,网上已经有人叫喊习近平要适可而止,更有人在海外爆料王岐山的老婆在美国拥有豪宅。在底层和地方官僚看来,既然你们上面可以大贪特贪,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贪。因此,习近平敢冒风险最可能的解释,还是他的"三个信心"。看来,习近平对于自己应对中共政权危机还真有信心,他不怕出乱子,他认为只有从乱子中才能找到出路。

习近平的这个态度至少折射了这样一个现实,他不可能靠这只腐烂透顶的官僚队伍来维持中共政权。但是,他不靠这只队伍,他又能够从哪里找人来帮助他,挽中共江山于即倒呢?习近平的三个自信,究竟有什么根据?我相信,这两个女人的故事发展将会给我们回答这些问题提供重要线索。在这个意义上,这两个女人,也就是"反腐烈女"赵红霞和神木"房姐"龚爱爱就成了对习近平"三个自信"的一个重大考验。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February 6, 2013
关键词: 两个女人 “三个自信”
其他相关文章
張曉明「從未走遠」令人心寒
联盟党得票率大跌仍第一 右翼民粹AfD成第三大党
来了!中国货币超发的最终结局!
谎言之下千奇百怪的表达
“政治正确”及美国的衰落
访问余英时教授随感录
平论Talkshow | 19大后中国计划经济道路大猜想-楼市篇
平论Live | 从马蓉到翟欣欣 ,婚姻诈骗背后的社会危机
中国政治改革新思维
中国宣布限制对朝出口石油产品 朝鲜周六又“地震”
客座评论:双一流大学建设既不公平也无效率
中国肆无忌惮将政治打压范围扩张至海外
宪政国家的言论自由
被“民主”作弄的人——鲜英
从川普总统联大演讲看美中俄朝博弈
如何评价习近平执政5年来的外交成果?学者们观点两极
威胁之后是行动:特朗普宣布对朝制裁新方案
日媒再报王岐山可能卸任
标普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習酒”熱背後令人厭惡的個人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