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遭遇封博
作者:程映虹

    十多天前,我在中国的网友们忽然发现,我在网易开的博客他们上不去了。

    我这个博客是去年四月份在朋友们的鼓励下开的,至今十个月,有近四百万访问,平均每天有一万多点击。绝大多数文章承编辑错爱,被推荐到网易首页。我放在上面的,很少有原创,多半是过去的旧文章(很多是在《纵览中国》上的),这也是朋友的意见,说一开始你只要把那些旧文章放上去就得了。当然,有的文章根据大陆的环境和氛围稍微做点文字上的修改。

    此外也有很多是我最近这几年在大陆一些报纸和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例如《炎黄春秋》,《上海书评》,《南方周末》等被认为具“自由派”色彩的报章,也有登在《中国改革》这样的“官方杂志”和《社会学家茶座》,《文化纵横》这样的学术性刊物上的文章。

    到最后几个月,流量来源的一半以上已由网易首页转为直接访问。按照地域划分,访客最多的是广东,江苏,北京,河北和上海,山东。应该说,几百万的点击率并不说明有几百万的访客。很多人是重复访问,所以,能有个几十万访客就不错了。有时我有一阵没有更新,再上去一看,每天大概有那么两三千点击,说明这个数字大概是那些比较固定的访客,他们每天会过来或是登陆或是潜水看看有什么新内容。

    我记得点击得最多的,是一篇说毛泽东青年时代主张各省独立,实行联邦制的文章。那篇文章早在十多年前就在香港的《开放》杂志上发表了,在博客上赚了近三十万的点击。但那篇文章后来被屏蔽了。此外访问得很多的,是一篇谈刘伯承晚年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的,和毛泽东晚年为什么没有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的。

    有过被屏蔽的经历,我想这次引起博客被封的,会不会是两篇谈北韩核试验的文章,原来都是在《纵览中国》上首发的(凡是在《纵览中国》上首发的文章,我一般都在文末如实注明)。其中一篇说北韩核试验是往中国脸上吐的一口浓痰,中国的北韩核政策其实是对美国的政策,首要目标恐怕并不是自己的核安全。文章最后说北韩如此有恃无恐反复无常,中国一再反对却毫无效果,已经引起国际上的猜疑:这两家是不是在唱双簧?

    知道博客被封后,我自己上去看了一下,点击网页后看到如下文字:“权限错误。你访问的博客设置了访问权限,你暂时不能查看。博主可在此登录”。我登录上去后,看到页面顶端有这样的文字:您的博客有违规内容,已经被暂时封闭,请自行清除违规内容后再申请解封。

    我于是自己动手把那两篇谈北韩的博文删掉了,再点击解封。

    一天后我看到还是登不上,于是以博主身份用密码登录,看到这样的文字:“由于您的违规内容尚未完全清除,您的解封申请已被驳回, 现在您可再次申请解封,请确保您已清理相关违规内容。”


    这就给我出了难题。因为我在博客上已有一百多篇文章,我知道哪些还有违规内容呢?如果有,那为什么不早说呢?看来,这是考验你自我审查的能力了。

    “权限错误。你访问的博客设置了访问权限,你暂时不能查看。博主可在此登录”。我原来也看到过这样的文字,是我想登录一些博客网址时的遭遇。当时还以为是自己不是博主的哥们,所以无缘一见。现在才恍然大悟。但有意思的是,这个访问权限究竟是由博主定的,还是有关部门设的,这行文字读上去是不得要领的。但愚钝如我,第一感觉好像是由博主定的。这就是猫腻了。

    不过封博这样的事,不知有几千几万中国人已经被遭遇了。要开博,就要准备被封博,封博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过去毛泽东用这样的话鼓励别人去死,今天自己博客被封后也可以用它来聊以自慰。毕竟,中国已经比过去进步多了,虽然这种进步到了未来的某一天再回过头来看,不过是原地踏步而已。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February 15, 2013
关键词: 封博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