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作者:程映虹
最近大陆官场有两条一“正”一“反”的花边新闻。说它们是“正”和“反”,是因为其中之一是从“正面”角度被热议甚至羡慕的,另一条则是从“反面”角度被嘲讽和深究的。说它们是“花边”,则是因为其“正”“反”两个方面的“意义”或者“教训”都还够不上被“大张旗鼓”的地步。正面的还上不到“榜样”的高度,反面的也还够不上“双规”,所以仅仅是“花边”而已。但把它们放在一起,可以帮助人们把中国的一个基本问题看得更清楚,这就是什么是中国社会不公的总根源。
 
先说“正”的。大约一个月前,中共苏州市委书记王荣突然被调到广东,担任深圳市长。根据报导,深圳市6月12日左右召开干部大会,由广东省委组织部长宣布这项任命,“按照程序,王荣会先担任代市长,待人大通过后正式成为市长。”此前,深圳市前市长许宗衡因贪腐不幸“以身殉职”,谁去接任便成为大陆官场和坊间的议题。除了许宗衡,深圳副市长闫小培,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中共广东省原纪委书记王华元等和深圳关系密切的高官近期也一一“壮烈”了,难怪有消息说很多中共高官在受到提名后都不愿过早到这个“烈士墓”去报到,而王荣则义无反顾,临危受命,堪称“党妈妈”的好儿郎。和以往那些突如其来“崛起”在公众视野的中共高干一样,大陆媒体一时对此人议论纷纷,把他被调深圳形容为是“空降”,既有羡慕之情,因为显然这是个肥缺和一级台阶,更有等着看戏的意思,因为王某空降的“着陆区”也是个地雷阵和耗子窝。此人的“身份”和“背景”于是引得人们议论纷纷,其“学者型官员”的形像和在苏州的“政绩”也随即见诸大报小刊。在官媒的推波助澜下,广东“干部队伍”超级丑闻引发的中共政治地震的余波,就这样被传统的小民百姓对“钦差”的好奇、神秘、羡慕、敬畏、期待和担心所掩盖了。
 
再说“反”的。也是在前一个月里,一个“二十九岁当市长”的新闻不胫而走,带出了一个新时代的“火箭式干部”的神话。29岁的周森锋“全票当选”为湖北宜城市市长后,其背景立刻引起了人们的猜测,即使他本人的父母算不上显贵,他背后有怎样的一座“老泰山”也引起一场网上“人肉搜索”,引得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出来澄清。这场“人肉搜索”还未见分晓,两桩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把这个“中国最年轻的市长”搞得灰头土脸。其一是一张照片显示,这个壮小伙子出行时竟然有专人负责打伞,若不仔细看,其昂头挺胸的派头让人会以为金正日又来友好访问了。其二是这个“29岁的市长”本来引以为荣的“清华学历”被好事者挤出一大桶泔脚水,说他的“硕士论文”很大一部分是抄袭的。言者凿凿,有证有据,观者则无不啧啧称奇:如今的“刁民”也实在让“父母官”人前下不来台。在一片冷嘲热讽中,“29岁的市长”只得“弱弱地”回应道他没有抄袭,不过是“参考”。可怜清华本来就不“清”,被这个“29岁的市长”一桶浑水加进去,一时连死鱼烂虾都看不出了。
 
一个“空降”,一个“坐火箭”,这两条官场花边放在一起,其实是从一个司空见惯的角度凸显了中国社会不公之根源。社会不公可以有很多种,但对社会管理渠道和管理资源的垄断是最大的不公,因为从这个不公中可以派生出其他的不公,虽然其他的不公不一定都出自于这个不公。所谓社会管理渠道和管理资源,说白了就是做官,在中国称为当干部。任何社会的官,即使在民主制度下,也比其他阶层在有形和无形的资源的分配和占有上有更大的优势,专制制度下更是如此,一党专政下则是铁律。
 
在中国,这条渠道和这个资源是中共一手垄断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多数进入这条渠道竞争这些资源的人都是从当红领巾开始,通过团校和党校一级级“培养”和“考察”,然后是在“地方”和“中央”之间眼花缭乱的“调动”、“锻炼”和“选拔”,最后或是做稳了一方地方官或是进入更高层直到今天胡温等“九常委”的位置。在这整个过程中,党的各级组织部门是唯一有发言权和决定权的,全社会都只能靠边站,虽然这个过程决定的是全社会每个人的命运。王荣本来就是从外地“空降”到苏州的,现在又从苏州“空降”到深圳。苏州人民固然没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父母官”,而深圳人民在一个又一个“父母官”前仆后继后也仍然没有由自己选择地方官的权力,只能静等中央一个电话和省委组织部一纸公文。由深圳人民“选”出的地方人大,不久必然会再一次正式“选举”这个“空降兵”当市长。
 
而周森锋的“火箭”式上升,更是说明这个意义上的社会不公已经发展到了多么令人可怕的地步。周某在当“市长”以前,短短几年就已经在很多地方和部门“工作”和“锻炼”过,一路走来毫无风险和障碍,但每个地方都如蜻蜓点水。在一个连博士硕士都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的今天,周某的仕途经历却如入无人之境,难怪很多网民都怀疑他有家庭或私人的“背景”。但毫无疑问的是,不管周某有什么样的父母、丈人丈母或者其他社会关系,没有中共组织部门的一手呵护,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混饭都还是个问题, 哪来让别人打伞这份神气。难怪有网民一针见血地说“选出来的官是不敢让别人打伞的。”
 
任何社会都有人际关系,因此任何社会也都会有任人唯亲,所以这个意义上的社会不公就像贪腐一样是普遍存在的。但一个存在着任人唯亲的社会和一个统治集团制度化地全面地彻底地在全社会垄断做官的机会并以此来确保自己永远坐天下的国家是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的。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人肉搜索”每个“背景可疑”的官员应该也只能得出同一个结果:中共各级组织部门。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July 16, 2009
关键词: 官场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班超精神”与大国崛起
其他相关文章
官场百态 ——笑话五则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中国奇迹”的邪路—纪念“五七指示”48周年
剥出日本军国主义的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