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Global Observer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环球一瞥
波士顿炸弹案杀的是美国人吗?
作者:程映虹
 
波士顿马拉松长跑赛上发生恐怖袭击后,国际上很多国家的人,包括中国的一些网民,对此表示支持或者幸灾乐祸。


但问题是:并不是所有发生在美国的屠戮都会让这些人兴奋。这次波士顿的炸弹杀死了三个人,而前不久发生在康州的学校枪杀案造成将近三十人死亡,在此前后不久还有学校枪击案发生,死的人也不少。但这些惨案对于这些人来说却没有波士顿炸弹案这么刺激,所以“活该”这样的喝彩并不响亮。


这就说明,并不是所有在美国发生的造成美国人死伤的惨案都会成为这种国际现象的一部分。那么,究竟什么样的惨案和死伤能“激发”起喝彩和欣慰呢?


如果把911和这次的恐怖袭击做对比,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能引起国际间反美群体兴奋的,是对那些对“美国”这个既复杂又简单的政治和文化存在有象征性意义的地点和场合所发起的攻击。纽约的世贸中心就不用说了;这次波士顿的马拉松也是如此。波士顿是美国历史名城,美国式民主自由的发源地,波士顿马拉松又是一个有着一定历史的体育和文化赛事,和很多新近举办的体育赛事不同。


一个或许更重要的因素是:这个袭击必须要有政治意义,而不仅仅是杀人。没有政治意义的杀戮,死的美国人再多也不会让这些人手舞足蹈。波士顿炸弹案发生后,相信多数人都会下意识地认为这是一起政治恐怖袭击,而不是一个神经失常者对社会的发泄,无论其策划者在海外还是美国本土。国际上那些为此欢呼的人正是这样假定这个事件有这个政治动机的。


与此相关,这个政治动机一定要有国际背景。纽约世贸中心有很多外国人在那里工作,更是美国和世界经济联系的象征;而波士顿马拉松吸引了大量的外国运动员参加,体现了美国的国际影响。


这就是说:其实,这些人在乎的,也还不是杀美国人,而是杀那些和美国有联系的外国人,甚至本国人。例如,世贸中心有难以计数的外国人在那里工作,这次波士顿马拉松长跑更是一个国际赛事,参加者和旁观者中都有大量外国人。


不是吗?三个死者中就有一个中国学生。911的死者中也不乏中国人或者华人。


正因为如此,康州学校枪杀案死了二十多个美国学生,但远不如这次死了三个人的袭击对这些人更为刺激。


这里的逻辑是:你不是美国人,但你死得活该。谁让你去美国?谁让你在那里工作?谁让你参加那里举办的赛事?谁让你在那里的马路上看热闹?所以,不要说你不是美国人,所以伤得很冤枉死得不明不白。你在那个时候站在那个地方,就表明你是“美国”这个邪恶的概念和罪恶的实体的一部分。


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成为对全球化和全人类的挑战。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April 17, 2013
关键词: 波士顿炸弹案 美国人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十月革命是知识分子的鸡汤,政治家的鸡蛋
带病生存是个人和社会的常态--推介《疯癫笔记》
七月四日:纪念那些特别的奴隶主
与人斗其乐无穷--特朗普素描
读胡德平先生谈文革有感
既野蛮又文明的新趋势
朗格拉姆为什么不能在中国唱“梅花”?
真的 “竟无一人是男儿”!
中国和菲律宾打起来了?
“共和国长子”—一个反共和的概念
有原子弹的害怕谈价值观的
周口店遗址“被爱国”说明了什么?
有关“炎黄子孙”一词的官方争议
伊力哈木案的一个问题
带走与跳楼
“基因”说能解消世界对中国的疑虑吗?
中国种族主义思维的最新表现
中国“女婿党”党员季建业
宪政:国际共运头上挥之不去的幽灵
文明可以排座次吗?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