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南海新危机时代中国强化控制,美国面临考验
作者:HANNAH BEECH
南海美济礁附近——本月早些时候,当美国海军侦察机倾斜机翼低空掠过南海美济礁附近的海域时,无线电里传来一则来自中方的警告。
“呼叫美国军机,”在嘈杂断续的信号里,这则警告消息用英文警告道,“你已侵犯中国主权,对我国安全和权利造成了侵害。马上离开,不要靠近。”
这架“P-8A 海神”(P-8A Poseidon)海上巡逻机当时正在一片有广泛共识的国际空域内飞行。机上的狄安娜·考格林中尉(Lt. Dyanna Coughlin)拍摄了一段实况视频影像,展现美济礁上的巨大变化。
在五年前,位于水下的珊瑚礁环岛上还栖息着热带鱼和海龟。而现在,这座距离菲律宾海岸线不远,却处于中国掌控之下的珊瑚岛,已经被填平改造成了一个中国军事基地,安置着雷达站、地对空导弹掩体以及一条战斗机可用的长跑道。中国在附近的六处浅滩也都吹沙造陆,做了类似的改造。
广告
“随着中国相对美国军事实力的增长——这一定会发生——关于美国想要阻止北京用武力解决领土问题的能力,问题也会越来越多,”海军少将迈克尔·麦克德维特(Michael McDevitt)说,他现在是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在战略研究方面的高级研究员。
一次意料之外的南海相遇可能引发国际事件。140万平方英里的海域有太多不断变化的变量:数百个有争议的浅滩,数千艘渔船,海岸警卫队和海军舰船,以及越来越多的中国堡垒。
8月下旬,菲律宾最大的军舰之一——一艘被美国海岸警卫队遗弃的巡逻艇——在半月礁(Half Moon Shoal)上搁浅。半月礁是离美济礁不远的一个无人居住的岛礁。
同样声称对该浅滩拥有主权的中方从附近的人工岛派遣了船只,但菲律宾拒绝接受任何帮助。毕竟,在2012年,中国海岸警卫队将菲律宾强行逐出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中国称之为黄岩岛。——译注),一处距离菲律宾主要岛屿吕宋岛(Luzon)仅120海里的岛礁。1995年的另一起事件使一面中国国旗来到美济礁,这一岛礁也完全在国际海事法界定的菲律宾主权区域内。
像半月礁这样的地方会成为南海下一个爆发点吗?
“半月礁的危机得以避免,但是南海一直存在这样的风险:在偏远海域发生的一件小事,如果沟通不畅或处理不当,可能会升级为一场规模大得多的危机,”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Studies)的高级研究员伊恩·J·斯托雷(Ian J. Storey)说。“这就是为什么这一切如此地危险。这不仅仅是一堆可以忽略的岩石。”
“立即离开!”
上周在海军侦察任务中,监视器上显示着左前方观察员控制的一台摄像机拍摄到的画面。
上周在海军侦察任务中,监视器上显示着左前方观察员控制的一台摄像机拍摄到的画面。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不断通过噪杂的无线电发出查问。在这个月的任务中,中国调度员分别对P-8A海神巡逻机进行了8次问询。中方两次指责美国军机不仅接近北京自认的领空,而且侵犯了中国的主权。
“立即离开!”中方一遍又一遍地警告。
该侦察机指挥官克里斯·珀塞尔中校(Cmdr. Chris Purcell)说,在他在南海上空执行飞行任务的四个月中,此类查问一直很常见。
“他们想让我们离开,然后他们就可以说我们离开了,因为这是他们的主权领土,”他说。“这是他们试图让自己的主张合法化的一种方式,但我们很清楚,我们是在国际空域行动,我们所做的和过去几十年来没有任何不同。”
2015年,习近平主席站在白宫的玫瑰园,承诺“无意”对南海的一系列有争议岛礁——即斯普拉特利群岛(Spratlys,中国称南沙群岛。——译注)进行军事化。
但自那以后,中国的抽沙船将一山山的沙子倒到美济礁和斯普拉特利群岛其他六处受中国控制的岛礁上。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下属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组织(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指出,中国已在该地区增加了至少3200英亩的新土地。
这个月的监视飞行下降到了5000英尺,可以鸟瞰中国的建设工程。
在渚碧礁(Subi Reef)上,一辆建筑起重机在一处专门用于地对空导弹的掩体旁开始工作。岛上有营房、工事和开放式机库。至少有70艘船和几艘军舰包围着该岛。
在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一片带着中式屋檐的建筑物排在这个填海岛屿的中心,其中有一座有着波浪屋顶,看起来像一个展厅。除了像巨型高尔夫球一样凸起的雷达天线罩,这里和典型的中国内陆新建城镇没什么不同。一段军用飞机跑道有整个岛那么长,军用车辆在跑道上缓慢行进。天线密布。
“看到中国的建筑还是挺惊人的,因为那是南海的中间地带,远离任何地方,但是要说它不是军事化的,显然并非如此,”珀塞尔说。“它并没有遮遮掩掩。它的意图很明显。”
在其他地方,例如西伦敦礁(中国称西礁。——译注)等越南控制的部分也可以看到填海工程,那里的工人们将设备拖过成堆的沙子。但与中国的行动相比,东南亚国家的填海造陆工程很少。
美国军方官员说,今年4月,中国首次向美济礁、渚碧礁和永暑礁部署了反舰导弹和防空导弹。接下来的一个月,一架远程轰炸机降落另一个有争议的南海小岛永兴岛上。
五角大楼8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在南海人工岛的前沿行动基地,人民解放军正在磨练其“打击西太平洋包括关岛在内的美国及盟军和军事基地”的能力。
为应对南海日益激烈的军事化进程,美国在5月份没有邀请中国加入它一年两次的环太平洋海军演习,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海上作战演练,有20多个国家的海军参加。
“如果中国的选择是促进长期的和平与繁荣,我们准备支持它们,”马蒂斯解释了美国对中国的冷落。“然而,中国在南海的政策与我们的开放性战略存在巨大反差。”
展示力量
永暑礁上的雷达塔、机库和五层的楼房。
永暑礁上的雷达塔、机库和五层的楼房。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方面声称是美国导致了南海的军事化。除常规的监视低空飞行外,特朗普还更频繁地将美国军舰送往中国人造岛附近的水域。五角大楼官员说,这些所谓的自由巡航,在世界各地都有,旨在表明美国对海上自由通行的承诺。
美国上一次这样的行动发生在5月,当时两艘美国战舰在另一处有争议的南海群岛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s,中国称西沙群岛。——译注)附近航行。北京很愤怒。
“美国有些人……有种‘贼喊捉贼’的滑稽,”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到底是谁在南海推动‘军事化’,大家可以擦亮眼睛,答案不言自明。”
美国表示,它不会在南海的领土争端中支持任何一方。在中国的地图上,它使用所谓的“九段线”把这条水路上的大部分领域划归己有。但是,国际法律先例并不支持中国的划界,这个划界版本最早是在1940年代使用的。
2016年,一个国际法庭驳回了北京的九段线主张,判断中国在南海没有历史权利。此案由菲律宾提起,此前斯卡伯勒浅滩经过气氛紧张的封锁后,于2012年被中国占领。
然而,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没有收到实际效果。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法庭作出裁决前不到一个月成为菲律宾总统的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选择不在这个问题上对北京施加压力。他宣称中国是他最好的朋友,并将美国贬称为过气的大国。
但上个月,杜特地也指责了北京,BBC播出了一段P-8A海神(P-8A Poseidon)巡逻机在在南海执行任务时的录音,表明中国调度员对菲律宾飞机使用了比美国飞机更为暴躁的语气。
“我希望中国能够缓和自己的行为,”杜特地说。“你不能造出一个岛屿,然后说整个上空都是你的。”
错失的机会
执行了南海任务的机组成员在日本冲绳下飞机。
执行了南海任务的机组成员在日本冲绳下飞机。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力量的认识——以及中国对这些力量展示的反应——导致一些分析人士批评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反对中国在南海建造的“沙之长城”时过于胆怯——这个令人难忘的名称是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前司令小哈里·B·哈里斯(Harry B. Harris Jr.)提出的。
例如,批评者指责前政府没有进行更频繁的自由巡航。
“中国将南海军事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其中几个阶段里,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的如果采取不同的行动,可能会改变历史进程,”檀香山亚太安全研究中心(Daniel K. Inouye Asia-Pacific 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的教授亚历山大·吴翁(Alexander Vuving)说。
吴翁说,在这些时刻中,最重要的是中国占领斯卡伯勒浅滩的时候。当时美国拒绝派海岸警卫队船只或战舰到这个国际法指定为菲律宾专属经济区的海域,以此支持作为国防条约盟友的菲律宾。
“假如能看到美国对其盟友的承诺,北京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自信地开展其岛屿建设计划,”吴翁说。“美国未能在斯卡伯勒的对峙中支持其盟友,也向杜特地这样的人证明,他除了向中国叩头外别无选择。”
根据五角大楼的评估,随着大部分斯普拉特利群岛的军事基地在年底接近完工,下一个问题是,中国是否会——或者更有可能的是何时会——在斯卡伯勒进行建设。中国的基地将使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处于中国解放军容易打击的范围之内。
从美国侦察机上看,斯卡伯勒群岛看上去像是一个完美的潜水胜地,一片慵懒的三角形珊瑚礁,隐藏在蓝绿色的水域之中。但可以看到中国海岸警卫队的船只在浅滩中游弋,菲律宾渔民抱怨他们无法进入自己的传统水域。
“你看到周围有建筑船只吗?”考格林问道。
“没有,女士,”约书亚·格兰特(Joshua Grant)上尉回答道,他操纵控制杆,将飞机相机对准斯卡伯勒浅滩。“我们下次再看看有没有变化。”
 
—— 原载: 纽约时报中文网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September 21, 2018
关键词: 南海 危机 中美 考验
其他相关文章
APEC峰会首次无公报收场 暴露中美角力
彭斯:除非北京改弦更张才能避免中美冷战
贸易战正酣、习特会在即:中美高层对话“管控危机”成关键词
平论Live | 美国中期选举特别直播节目,美国政局和中美关系会因此剧变吗? (视频)
“或与习近平友谊不再” 解读特朗普中国干预选举论
中期选举前的中美关系:“脱轨”背后的多面特朗普
平论Live | 中国危机大逃亡之金融危机 自贡预演(视频)
中美對決 港人豈能隔岸觀火
为“中国间谍”辩护的两美国前政府官员有何来头
平论Live | 债务危机尚未全面爆发,A股已跌破2500点, 凛冬将至的最后忠告(视频)
在新关税中挣扎的美国工厂主:“我们成了牺牲品”
平论Live | 美国副总统正式对中国下战书,谁来救中国?(视频)
美国该如何赢得与中国之战
平论Live | 中美关系恶化,习近平号召自力更生,这是什么信号?(视频)
新华社在美成“外国代理人” 中美之争延伸
平论Live | 地方政府债务危机, 城投公司若大量破产,谁会被屠杀献祭?(视频)
平论Live | 图穷匕见,中美贸易战再次急剧升级,中国人自求多福(视频)
中美可能在2000亿增税大限前恢复高级别谈判
金融危机10年祭:世界五大经济的当年和今日
土耳其与中国:关系改善酝酿“百年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