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acter Spotlight
Character Spotlight
人物聚焦
人物聚焦
卢作孚的中国梦
作者:严家炎 卢晓蓉
                      


1893414日,卢作孚出生在四川合川一个贫苦之家,18岁参加保路运动走上社会,在此后41年的生涯里,成就了诸多利在当代功在千秋,令今人也叹为观止的事业,或许这都源自他有一个梦,一个高远壮阔、绚丽多彩的梦,一个穿越时空、与世界接轨的梦,一个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的梦,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梦!

 

 

 

在内忧外扰、积弱积贫的年代,卢作孚的梦想是“将整个中国现代化”。

 

卢作孚的中国梦不是空中楼阁,而是建立在对中国社会的深切了解和充分汲取东西方优秀文化基础上的。他很早就系统“研究了东方的日本维新与西欧的历史演变,又从本国着眼,从传统文化着手,深入分析、寻找解决时局问题的办法,并意欲温故知新,对症取药,以挽狂澜。又把康梁主张的君主立宪和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治国方针结合中国实际国情,认真加以思考,从中寻出一条可走之路。”[1]这条路就是:以“现代化”为全国人民的“公共信仰”,“根据世界的最高纪录作为目标,根据国内的目前状况作为出发点”,开展产业、交通、文化、国防四个运动,“将整个中国现代化”[2]。“孙中山的民生主义、建国大纲及实业计划,已有明白的现代化思想,可在此以后,更明确提出‘现代化’口号,并对其具体内容和目标做了明确规定的人,卢作孚还是第一个。”[3]

 

卢作孚所期望的未来中国是这样的:

 

   

 

政治方面,要求成功一个完全独立自主的民主国家,以实现民族主义和民权主义;

 

        经济方面,要求工业化,人民的生活水准提高,以实现民生主义;

 

        文化方面,要求教育普及,人民的文化水准提高,使能完全实现三民主义。[4]

 

            

 

国家将“以政治手腕逐渐限制资本之赢利及产业之继承,并提高工作之待遇,减少其时间,增加工作之人,直到凡人皆必工作而后已。”[5]人民应有一切的自由,同时国家应有整个的秩序,自由是有法律保障的,亦即是有法律范围的。官吏应有执行法律的训练,人民应有尊重法律的习惯。”[6]

 

卢作孚深刻认识到,实现现代化之梦的最大阻力和桎梏,是宗法式家族制度,在这种制度浸淫下,人们“为了家庭,可以披星戴月,可以手胼足胝,可以蝇营狗苟,可以贪赃枉法,可以鼠窃狗偷,可以杀人越货。为了家庭可以牺牲了家庭以外的一切,亦可以牺牲了你自己。”从而造成麻木不仁、自私保守、门阀攀比、裙带关系、社会腐败。他决心通过创建新的“现代集团生活”来取代家族制,培育建设现代化强国的土壤和人才为此,他亲自主持开展了成都通俗教育馆、民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和以北碚为中心的乡村建设等三大现代集团生活试验,所到之处无不励精图治,成就斐然。 

 

在成都通俗教育馆,卢作孚“聘请了若干专门人才,如音乐、体育、艺术、工程、古董、医学、戏剧等等”,建立包括自然、历史、农业、工业、卫生、武器、金石各陈列馆的博物馆,开设成人和儿童图书馆,修建公共运动场、动物园、游艺场、音乐演奏室等,举行各种倡导现代文明的文化体育娱乐活动。“我们随时随地在活动,而我们的活动都在我们所负的使命上。……不但使人惊服于我们活动的成绩,尤其是我们活动有精神,因而有深刻的感应,将这静的社会变成动的社会。”[7]据当时人回忆,成都通俗教育馆“使整个成都社会均为之轰动,为之迷恋”[8]

 

在以北碚为中心的乡村建设试验区,卢作孚培训和率领一批愿意“忘掉自己的一切以创造这一个社会”的青年,将一个土匪出没、民不聊生之地,“布置成功一个生产的区域,文化的区域,游览的区域”[9]“经营成一个灿烂美妙的乐土,影响到四周的地方,逐渐都经营起来,都成为灿烂美妙的乐土”[10]黄炎培1936年到访北碚,亲眼见到卢作孚“把地方所有文化、教育、经济、卫生各项事业,不上几年建设得应有尽有……”不由赞叹:“与其说因地灵而人杰,还不如说因人杰而地灵吧。”[11] 1948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北碚定为“基本教育实验区”。[12]陶行知预言:“北碚的建设……可谓将来如何建设新中国的缩影。”[13]

 

1925年创建的民生公司,是民国时代最早的股份有限公司之一,创建伊始公司章程就规定,任一股东无论拥有多少股份,最多只有二十股股权,从而避免了被大股东操控。公司还让员工享有股份和分红:“民生公司,卢先生是总经理,员工共有六千多人,他们每年分红的方法,把六千多人分做五级,不问职位高低,薪水大小,但按他劳逸和功过,列入某级,如系第一级,应得花红若干,总经理这样,水手仆役也是这样。所以去年卢先生分红得四十九元几角,列入第一级的水手仆役每人所得也是四十九元几角。这样实行平等,怕民生以外,还不容易找第二个公司吧![14]

 

民生公司以“服务社会,便利人群;开发产业,富强国家”为宗旨,在短短二十多年时间里,由一艘载重70吨的小客轮,发展到140多艘江海轮船,依靠优质服务和民众力量,赢得了与列强轮船公司的竞争,还独资或合资创办了七十多个企业,其缔造和培植的以 “民生精神”为核心的企业文化,获得社会的广泛赞誉,不少有志青年受到感召,纷纷以成为民生人为荣,北大著名教授杨辛便是其中一位。当代经济学家厉以宁高度评价:“民生公司的企业文化建设给社会留下的精神财富,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越来越被学术界认识到。[15]

 

 

 

卢作孚的中国梦,是将“‘魔窟’转变为‘桃源’”, 把“‘天府’造成‘天国’”[16],让人民过上幸福文明的生活。

 

卢作孚“童年时,家贫穷,穿吃都少有,他总是独自一边吃孬的饭,再不眼望着大人。”[17]小学毕业他因家贫而辍学,学会了做桃片补贴家用。156岁在成都合川会馆自学,招收了几名补习学生,收取的学费除了自用都寄给家里。贫困的生活磨练了卢作孚的意志,也催生了他的富民之梦。

 

凡是当年在北碚试验区住过的人,都对北碚的文明富庶记忆犹新:“为了人人都健康,北碚当局规定,每人每次只能买二两猪肝,以防有的买多了,有的买不到。”“北碚人在全四川最先吃到香蕉、西红柿。”台湾作家亮轩写道:2007年,我到北碚,看到了当年我的出生地。更早的时候是个盗匪出没之地,却因为卢作孚的理想主义,而建设成为一个井然有序、花园一般的城市,我很为自己的出生地而自豪。”[18]曾在北碚度过少儿时代的周泰瑛老人说:“北碚在我印象中就像人间天堂,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深、很纯洁,小时候在北碚的生活影响了我的一生。

 

几年前,一对外地夫妇慕名到北碚旅游,向当地人问路:“还要走多久才能走出这个公园?”原来他们把北碚城区当成了一座大公园。“愿人人皆为园艺家,将世界造成花园一样”正是卢作孚的中国梦不可分割的部分。“凡有市场必有公园,凡有山水雄胜的地方必有公园,凡有茂林修竹的地方必有公园,凡有温泉或飞瀑的地方必有公园,在那山间、水间有这许多自然的美,如果加以人为的布置,可以形成一个游览区域,这便是我们最初悬着的理想——一个社会的理想。”[19]不仅北碚城区像个大公园,城内还有精巧别致的平民公园,城郊还有美丽如画的温泉公园、黛湖公园和缙云山珍稀植物园。田汉1940年夏到北碚演讲,与赵清阁等友人同游温泉公园缙云山寺,似觉“唐代画家嘉陵三百里画卷重展眼帘”,即赋《登缙云山赠赵清阁》诗。这些公园都向普通民众开放。19296月《嘉陵江日报》所载温泉公园的收费标准规定,“凡园中一切设备,于同时同地,为众人所共享者,均不征费,故不售门票,任人观览”,还有“不取费之浴池数处”。

 

民生公司的职工宿舍,也处处是花园。小时候在重庆南岸民生新村居住的李邦畿教授回忆:“我家门前有一棵大的梧桐树,东头有一片竹篱围着的草地。周边也有一些花草,用万年青灌木丛树把它们围起来。我家花园比较开放,邻居和路人都可从花园中穿过。花园的上方,还有一个不大的荷花池,有一年春天大雨,荷花池的水漫了出来,许多鱼儿随水流冲到花园的草地上,活蹦乱跳,令人惊喜不己。”[20]位于重庆江北青草坝的民生机器厂职工宿舍,也是一年四季有草常青,有树常绿,有花盛开。

 

卢作孚的富民梦不仅如此,他还主张:“我们的预备是每个人可以依赖着事业工作到老,不至于有职业的恐慌,如其老到不能工作了,则退休后有养老金,任何时间死亡有抚恤金……”[21]哪怕在炮火纷飞的抗战时期,民生公司的福利也绝不苟且:“除优给薪资外,并加给生活津贴,食米津贴以及各项奖金特酬”,日常生活“则有消费合作社为之供给米油盐柴炭”,“一切日用品,均拟以廉价供给”;孩子教育,“则有职工子弟学校,免费收纳职工子弟就学”;工厂安全和员工医疗,“均有特殊之设备,以达到生活安谧之地步”[22]

 

 

 

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卢作孚的中国梦是为民族复兴做好准备。

 

卢作孚身后曾与世隔绝近三十年,重回公众视野后,为人所知最多的是指挥“宜昌大撤退”。“中外战争史上只此一例”[23]宜昌大撤退,确实是卢作孚的中国梦最辉煌、最悲壮的篇章,但鲜为人知的是,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卢作孚,为这一天的到来早就做好了充分的精神和物质准备

 

1930年卢作孚率队去东北考察,在悉心学习日本人管理与技术的同时,也目睹“日本人在东北之所作为,才憬然于日本人之处心积虑,才于处心积虑一句话有了深刻的解释。才知所谓东北问题者十分紧迫,国人还懵懵然未知,未谋所以应付之。”根本有为是需要办法的,是需要整个国家的办法的,是需要深谋远虑,长时间不断的办法的。”[24]不等国家拿出办法,卢作孚率先投入了抗战的准备,师夷人之长技而后制夷,略举数例如下。

 

成立东北问题研究会。卢作孚在张伯苓支持下,于1931923在北碚发起成立了东北问题研究会。卢作孚曾致函张伯苓:“去夏过津参观,得悉贵校有东北研究会之组织,研究中日满蒙问题。迩者东北失陷,深佩吾兄远识。而国人犹纷争离析,曷胜慨叹!”信中还提到:“敝局同人顷亦谨效步趋,作东北各种问题之研究,深苦材料难觅,拟请先将研究所得检赐一份,俾作参考,并祈介绍研究资料,以便购买。此后研究如有疑问,更盼指导。再贵校所出南开校刊,亦盼惠赠全份,借观勋业。”[25] 1931年11月首次发行的《东北游记》,附有近170种有关东北问题的图书目录。自此……每晚都有许多男女青年朋友在读书,北碚市中学校园道上,体育场间,一到晚上八点以后,随处碰到手里拿着书本的人,不是民众学校夜学出来的学生们,就是在图书馆研究东北问题的峡局职员。从来峡局文化事业莫有见过如此的兴盛现象,尤其是晚间。”[26]研究会为大后方人民了解东北形势,警惕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野心,发挥了很大作用。

 

加快统一川江航运和北碚建设。东北考察之前,民生公司只有三条船。考察之后,卢作孚利用合并、收购、入股、代理等经济办法,加速整合川江民营航运,5年之后,民生公司大小轮船达到40艘,成为宜昌以上最大的轮船公司。1933年,卢作孚在民生公司毋忘“九一八”事变两周年会上,要求公司全体职工“应作有血性有肝胆的男儿”,“于值得牺牲时不惜牺牲”[27]。民生公司第一个将《义勇军进行曲》灌制成唱片,在轮船上播放,并将“梦寐毋忘国家大难,作息均有人群至乐”的对联印在船员的床单上。卢作孚还提早做好了抗战运输的油料、器材等战略物资准备。

 

与此同时,卢作孚加快了北碚峡区的各项建设,尤其是科教文化事业的建设和完善。中国西部科学院、博物馆、兼善学校、北川铁路等设施相继建成。在卢作孚积极倡议推动下,1933年的中国科学社年会在北碚温泉公园召开,这也是近代学术团体第一次在四川开年会,卢作孚任年会会长。这次会议的召开,对抗战爆发后的大规模内迁,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28]对北碚、重庆乃至四川的科学文教事业和经济发展也产生了深远影响。抗战时期,北碚划为迁建区。先后两百多个国家政府机关、科教文卫单位涌进了这个花园般的现代城镇。各界专家、学者、作家、科学家共计3000多人,先后落户北碚,为存亡继绝而教书育人,著书立说

 

促成川省和平及军政归属中央。卢作孚素来反对以暴力方式令“已成之一部分势力推倒他一部分势力”[29],认为炸弹的力量小,微生物的力量大,“看见的不是力量,看不见的才是力量。” [30]强调“必需以建设的力量作破坏的前锋,建设到何处,才破坏到何处。”“破坏的实力是建设,绝不是枪炮,亦不是军队。”[31]故一直致力于化解川省各军阀之间的对立冲突,谋求开展建设竞赛的新局面。1931年6月2日,卢作孚联合重庆各界人士,促请四川军阀三巨头刘湘、杨森、刘文辉举行了三军长联合会议,旨在结束四川内战,实现川政统一,他特地为会议准备了《四川的问题》[32]小册子。这个会议被重庆各界视为绿色和平会议,为四川消弭军阀混战,实现和平局面并进而将军政归属中央产生了积极作用。19373月,刘湘委派卢作孚与四川省政府秘书长邓汉祥为代表到南京谒见蒋介石,商定四川“军队国家化、政治统一化”的办法。[33]这一重大举措,不仅制止了中央军和地方军的一场恶战,也为川军走上抗日前线立下赫赫战功创造了条件。

 

让四川成为“中国中心的伟大基地”[34]1935年底,卢作孚受命出任四川省建设厅厅长。他的施政纲领是:“1、调查矿产、森林、工商、农业;2、测量水利、农田、荒地等;3、与中央各机关或四川大学合作进行农业试验、蚕桑试验、家畜试验;4、管理科学化、有效调剂丰歉、改进工业。”[35]在他的主持下,设立了甘蔗试验场、稻麦试验场,家畜保养所、第一林场、峨眉林业试验场、棉作物试验场、蚕丝改良场、农林植物病虫害防治所、园艺试验场等9个省级农事研究机构。对四川出口生产物品,特别是米粮的大量出口,加强了统制管理,其目的在改良生产方法,提高国际信用。这些措施对提高四川农林牧各业产量,促进有关工业的发展,保障战时所需和战后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一位解放前夕随父入川的领导同志对笔者说:“我们到四川的时候,发现那里的人民生活很富裕,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高屋建瓴,全局在胸1936年7月3日,卢作孚给蒋介石写了《如何应付当前之国难与敌人》[36]的信,他站在国家立场上,面对日本随时可能吞噬中国的紧迫形势,要求当政者尽最大努力做好反侵略战争的各项准备,处理好内政外交、军事交通、中央地方、政府民间、经济财政和文化教育各方面关系,全国统一行动,坚持长期抗战,争取国际支持。后来的事实几乎都按此文预见的那样发展。

 

1937年6月,应蒋介石电召,卢作孚飞抵武汉,代表刘湘进呈建设新四川的意见。卢作孚此行还有一个使命,便是辞去四川省建设厅长职务,到中央政府组建经济部门。为此他组织了赴欧考察团,其成员都将在经济部门任职,一个更大的舞台等着他去实现民族复兴之梦。孰料抗战爆发,卢作孚立即放弃欧洲之行,转而率领训练有素的民生公司船队,把关乎国家民族存亡的川军将士、武器弹药运往前线,将东部地区的工厂、机关、学校、科研机构、知识精英和难民撤运到后方。1944年10月卢作孚在赴美出席国际通商会前夕,写了《战后中国究应如何建设》[37]一文,洋洋两万余字,详尽描绘了战后中国的建设蓝图,他恳切地呼吁:“在抗战结束以后,即当开始建设,抗战结束以前,自即日起,即当开始准备。”

 

为此,卢作孚赴美后马不停蹄考察了那里的工业、水利、港口建设以及美加的船舶制造业,两年后便在加拿大订造了9艘世界一流客货轮。社会学家孙恩三曾感叹:“在他新船的头等舱里,他不惜从设菲尔德(英)进口刀叉餐具,从柏林进口陶器,从布拉格进口玻璃器皿,但是在自己的餐桌上,却只放着几只普通的碗和筷子。”[38]卢作孚盼望吸引更多的外国人到中国来,真正地看看中国的情形,“我们不怕美国人来,更欢迎美国人多来,欢迎世界上一切国家,尤其是各种物质文明比较先进的国家的人士都多来。中国人虽然还未把现代的技术,现代的管理方法学会、学好,然而还是一个刻苦的、勤奋的、有希望的民族。现在总是在往好的方面学,往好的方面变,而且证明是可以学得好,可以做得好的。”[39]而当时中国的公路、铁路、航空运输都很不发达,卢作孚所能为外国客人提供的就是便利快捷舒适的航运服务。为了抵制国有资本借机注资控股,卢作孚在加拿大政府支持下,向加拿大银行贷款造船。这批新船连同民生公司的其它海外船舶共计19艘全部回归祖国。

 

1950年8月,卢作孚和时任交通部长章伯钧签署了民生公司公私合营协议。“最初,卢先生提出的公私合营和党的公私合营并不是同一概念。卢先生是希望政府作为公股,投资民生公司以使之渡过难关。公股代表只是参加董事会,并不直接参加公司的行政工作。我们党同意公私合营的目的,是要将民生公司这艘资本主义企业的轮船引入社会主义航道。因此公方代表不仅参加董事会,而且要起领导作用,彻底改革民生公司。”[40]卢作孚的事业和人生走到了尽头。

 

“我们觉得复兴中华民族只有这一条道路,只有运用中国人比世界上任何文明民族更能抑制自己、牺牲自己,以为集团的精神,建设现代的集团生活,以完成现代的物质文明和社会组织的一个国家,才可以屹立在世界上。”[41]卢作孚用毕生的奋斗把他的中国梦变成现实,作为“小至于乡村大至国家的经营的参考”[42]

 


[1] 卢作孚三弟卢尔勤回忆录,卢国模记录整理。

[2] 卢作孚:《从四个运动做到中国统一》(19341月),凌耀伦、熊甫编《卢作孚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下同)。

[3] 凌耀伦:《卢作孚文集·前言》。

[4] 卢作孚:《论中国战后建设》。

[5] 张允侯等编著:《五四时期的社团》,三联出版社1979年4月第1版(下同)。

[6] 卢作孚:《论中国战后建设》。

[7] 卢作孚:《建设中国的困难及其必循的道路》。

[8] 吴洪成等:《教育开发西南——卢作孚的事业与思想》,重庆出版社2006年版(下同)。

[9] 卢作孚:《建设中国的困难及其必循的道路》。

[10] 重庆北碚区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印:《北碚开拓者卢作孚》。

[11] 黄炎培:《蜀道·蜀游百日记》,上海开明书店1936年8月(下同)。

[12] 吴洪成等:《教育开发西南》。

[13] 陶行知:《在北碚实验区署纪念周大会上的讲演》。

[14] 黄炎培:《蜀道·蜀游百日记》。

[15] 厉以宁:《卢作孚文集·序》。

[16] 卢作孚:《中国科学社来四川开年会以后》。

[17] 卢作孚三弟卢尔勤回忆录。

[18] 亮轩:《飘零一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19] 卢作孚:《建设中国的困难及其必循的道路》。

[20] 李邦畿:《抗战中的民生新村》。

[21] 卢作孚:《建设中国的困难及其必循的道路》。

[22] 周茂柏《抗战第六年之民生机器厂》

[23] 中央电视台专题片《记忆》之《卢作孚·1938》,载于崔屹平主编《记忆》,华艺出版社2001年版。

[24] 卢作孚:《东北游记》。

[25] 张守广:《卢作孚年谱》,重庆出版社20058月版。

[26] 《北碚晚上踊跃着读书的人们》,《嘉陵江日报》1931年11月22日。

[27] 朱复胜:《宜昌大撤退图文志》。

[28] 张守广:《卢作孚年谱》。

[29] 张允侯等编著:《五四时期的社团》。

[30] 卢作孚:《这才是伟大的力量》。

[31] 卢作孚:《四川人的大梦其醒》

[32] 已收入《卢作孚文集》。

[33] 张守广:《卢作孚年谱》。

[34] 同名文章已收入《卢作孚文集》。

[35] 张守广:《卢作孚年谱》。

[36] 已收入《卢作孚文集》。

[37] 后改命名为《论中国战后建设》,已收入《卢作孚文集》。

[38] 孙恩山:《卢作孚和他的长江船队》,美国《Asia and Ameriea’s 》杂志,19446月号。

[39] 卢作孚:《国际交往与中国建设》。

[40] 刘惠农:《回忆民生轮船公司的公私合营》,凌耀伦、周永林主编《卢作孚追思录》,重庆出版社200110月第1版。

[41] 卢作孚:《中国的建设问题与人的训练》,上海生活书店,19353月。

[42] 卢作孚:《四川嘉陵江三峡的乡村运动》。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August 31, 2013
关键词: 卢作孚 中国梦
其他相关文章
比看毛片还过瘾的座谈纪要
公民廣場儼如梁振英的天安門廣場
追讨国家犯罪中的服从共犯分子
1896年李鸿章接受美国记者采访录
漫談瘧疾與生態平衡
赫鲁晓夫的临终忏悔
红二代在北京聚会 借纪念叶剑英为名表达对习近平不满
记者无国界:全球新闻自由受威胁前所未有 中国倒数第5不及古巴苏丹
郭文贵爆料事件脚本
美议员要求对华强硬,对等应成双边关系原则
大灣區規劃的地雷與陷阱
我的父亲周信芳- -传奇之恋与生离死别
中國某銀行千億資金被掏走,吳小暉被抓,安邦海外投資全部停止
坚持公义 放下仇恨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中)
一个伟人的遗产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上)
遮蔽文革历史会让所有人受害
國會已關注直播美國之音中斷事件
马克龙和勒庞进入法国总统决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