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中國人為何歡迎川普的兩千億徵稅決定?
作者:余杰

 

    9月17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宣布對價值約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加征關稅。美國總統川普亦在與來訪的波蘭總統的聯合記者會及推特上表明其堅定的立場,並嚴厲譴責中國企圖干擾美國即將進行的國會中期選舉:“中國曾經公開表示,積極尋求通過瞄準美國忠實于我農民和工人,來影響美國的選舉,但中國不明白,這些都是愛國人士,看得清楚中國的伎倆”。    

    同一天,美國駐華使館的官網及微博發布了美國總統的聲明,立刻湧入不計其數的中國民眾的熱議和按贊。很多人感歎:只有在美使館的微博上才能暢所欲言,這是中國惟一的“言論自由的租界”。

    川普一定想不到,他在中國的支持者比在美國的支持者還多。中國人瞧不起在習近平面前畢恭畢敬的奧巴馬,卻對痛宰習近平的川普敬佩有加。如果川普到中國參選總統,一定會將習近平甩出十萬八千里遠,其得票率也會比在美國還會高出若干個百分點。中國民眾簡直將川普當作英雄和救星來看待:

    ——川普說話算數,好樣的!

    ——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俄國作家高爾基的被選入中國小學課本的名作《海燕》中的句子)  

    ——川哥,好好幹,看好你。削削天朝得狂妄。

    ——感謝美國,幹死鐮刀錘子。

    ——全國人民喜迎關稅上漲!

    ——你們美國政府的效率極其低下,加征個關稅如此磨唧,剩下那2670億美元一塊兒征了吧!

    ——希望特朗普尊重中國民意,將貿易戰進行到底。

    ——直接5000億all in,稅率50%,妥妥的。

    ——川普,你把剩下的2670億逆差這次一起征了吧,也好讓A股早點見底。乾脆點,好嗎?

    還有人提到更多其它方面的要求:“能幫我們降降房價嗎? ”、“如何降低中國房價,讓百姓買得起,這是擺在川普這屆政府面前的棘手問題。”

    以上言論充分呈現了中國真實的民情和民意,“天下苦秦久矣”。反之,年初的那一次對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投出全票贊成的在全國人大會議,絲毫不具備民意基礎,習近平不要真以為自己“深受全國人民愛戴”了。

    當然,中國的問題,得靠中國自己解決。尤其是中國人的自由、權利及社會公正,必須靠中國人自己爭取,不可能靠美國和川普無償賜予。中共這座大山,也得靠中國人自己來推倒。川普對中國的徵稅,首要的著眼點是完成“美國優先”的競選承諾,而不是幫助中國人獲得解放——當然,客觀而言,此一舉措可能會對中國的經濟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有所幫助。

     不知道意滿志得的習近平如果看到這些言論,會怒火攻心,還是氣急敗壞?雖然中共控制的大小媒體和教育部門長期洗腦宣傳和教育,讓中國人將美國當著“亡我之心不死”的敵人,但從上面的那些言論來看,官方的洗腦宣傳和教育並未成功。中國人不把美國當著恨不得食其肉、寢其骨的敵人,而是將中共政權當著日夜咒罵、恨入肺腑的敵人,這種情形跟清朝末年百姓與朝廷的關係如出一轍。

    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詩人龔自珍的兒子龔半倫,帶領英法聯軍把圓明園洗劫一空,又擔任英國公使的翻譯,代表英國和恭親王談判。恭王怒道:“你等世受國恩,卻為虎作倀甘做漢奸!”龔半倫毫不示弱地回答説:“我們本是良民,上進之路被爾等堵死,還被貪官盤剝衣食不全,只得乞食外邦。今你罵我是漢奸,我卻看你是國賊。”

    恭王理屈詞窮,無言以對。龔氏的這句話道出了一個真理:當統治者以國家為私產,當統治者是強加在百姓頭上的壓迫者、掠奪者的時候,作為被奴役對象的老百姓不僅不會替這樣的國家或政府賣命,反而會拼命挖墻角,盼望其早點垮臺。

    庚子拳亂期間,作為八國聯軍一部分的英國遠征軍建立了一支六百多人“華勇營”。該部隊編制齊全,設置長槍連、機槍連、炮隊和騎兵隊,以及樂隊、譯員、衛生隊。英軍為之配置了精良裝備,清一色的馬丁尼·亨利式來復槍,甚至還有當時最先進的馬克西姆機槍,這在當時的西方正規軍中,亦未能成建制裝備。在英國陸軍部情報處編寫的戰史《1900~1901年在華軍事行動官方記錄》中,充斥著這支部隊如何英勇作戰的記錄。比如,八月十五日晨,華勇營開進前門,幫助外國人佔領了本國的首都。

    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棄都城及子民而逃,追隨者寥寥無幾。當時的北京市民紛紛列隊歡迎八國聯軍的入城。此前拳匪及潰敗的清軍燒殺搶掠,而如今八國聯軍軍紀嚴明,兩相對照之下,民眾當然知道該支持和效忠哪一邊。這是人類生存的本性使然,超過了堂而皇之的愛國主義意識形態的魅力。

    然而,清廷仍然不知悔過。1902年,封疆大吏張之洞舉行慈禧太后萬壽慶典,時為張之洞幕僚的辜鴻銘感嘆:“滿街都是唱《愛國歌》,未聞唱《愛民歌》者”,並聯詞成句:“天子萬年,百姓花錢;萬壽無疆,百姓遭殃。”張之洞為之默然。

    九年之後,就在“滿街都唱《愛國歌》”的武漢,新軍打響了為清廷送葬的第一槍,那些唱《愛國歌》的民眾沒有一個人站起來保衛朝廷,正所謂:“國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國。”

    終結中國共產黨統治的,是中國共產黨自己的倒行逆施,川普只是在旁邊加了一把力罷了;正如當年終結蘇聯共產黨統治的,是蘇聯共產黨自己的窮兵黷武,里根只是在旁邊加了一把力罷了。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July 17, 2018
关键词: 中國人歡迎川普
专栏作家: 余杰 文集
彭斯演講,鐵幕落下
不讓中國孩子留學美國是中國的殺手鐧嗎?
習近平的表
為什麼習近平的六次批示無人執行?
鄭孝胥:民國乃敵國也
中國為何成立“美國研究智庫聯盟”?
中國人比美國人更愛國嗎?
習近平從歷史中汲取了什麽智慧?
賽珍珠:原來故鄉是他鄉
北韓醫院是北韓社會的縮影
誰是習近平的老祖宗?
“新星球大戰”計劃或許將中國掃入塵埃
葉簡明是商業奇才,還是邪教教主?
什麽是“歐威爾式胡言亂語”?
以南方視角和海洋文明打造香港的核心價值
習近平為何公開羞辱江澤民和曾慶紅?
從龔品梅到陳日君:爲信仰自由而戰
BBC中文網比《環球時報》還無恥?
放棄反抗,就是終身為奴
陳日君宛如當代的馬丁·路德
其他相关文章
中共對海外標誌性教會“定點清除”的陰謀
他們如何拯救世界
谁在瓜分中国?——裴敏欣《出卖中国》
北大中文系性侵案為何被雪藏二十載?
武警授旗與習帝集權
教廷的綏靖政策與信徒的堅守信仰
走向帝制(1)
共产党就是杀人党 ——苏阳《文革期间中国农村的集体杀戮》
鐵銹地帶的罪與贖 ——傑德·凡斯《絕望者之歌》
值得期許的“商人治國”
王滬寧會成為陳伯達第二嗎?
蔡英文不要重用許信良
一個“半文盲”的文學素養 ——評析《習近平:我的文學情緣》
黑心律師,還是黑心政府?
“習酒”熱背後令人厭惡的個人崇拜
共產黨為什麼支持文言文?
中國有資格爲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幸災樂禍嗎?
傳統基金會的美國軍力報告傳達了那些訊息?
從光州到北京有多遠? ——《出租車司機》為何打動中國觀眾?
土耳其走向民主,還是走向獨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