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Book Review
文化中国
书评
大饥荒的记录与分析
作者:徐友渔

 

 

由宋永毅等学者编辑,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和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出版的《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于最近面世,这是继《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1966-1976》和《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1957-》出版以后的第三个大型电子数据库,它的出版是当代中国研究的一件大事,对于今天和今后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学者,对于一切想了解历史真相的人都是可喜可贺的。
 
《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库容庞大,包含近三千万中文字,将近七千份文件,这些文件都是第一手材料,而其中有大约三千份来自中国大陆各级档案馆中的内部档案,其他的大都来自新华社《内部参考》、华北局刊物《建设》、公安部的《人民公安》等密级甚高的内部刊物,这是一次内部信息的大解密、大展示,对于有关研究者和感兴趣者,无异于一席饕餮大餐。
 

数据库的内容选择和编排显示了编者的学养与眼光,虽然中心论题是发生于1958年至1962年的大跃进和作为灾难性后果的大饥荒,但编者认为,这场灾难的前因后果需要有更宽广的视野才能看清楚。编者特别注重和强调中共建立政权之后从五十年代初开始执行的粮食高征购和统购统销政策、农业合作化运动以及毛泽东对于军事共产主义的社会组织模式的偏爱与大跃进和大饥荒之间的关系,本数据库为说明上述各方面因素提供了充分的资料。

对于大跃进的灾难和大饥荒的惨剧,本数据库还收集了不少旁证材料,包括中共党内和社会民间表达不满、抵制、反抗的材料,关于因为饥饿而发生大量浮肿病甚至吃人事件的报告,以及各级官员的检查交代和受处分的结论等等,这些材料从多个侧面具体、细致地展现了一幅生动的历史画面,表明半个多世纪之前发生的灾难对于当下的人们来说不仅是巨大的死亡数字,而且是饱含痛苦、泪水、愤怒与讽刺的悲剧。

 

毛泽东踌躇满志、头脑发热

 

毛泽东发动大跃进,明显出于好大喜功、急功近利的心理,他要用经济建设取得的伟大成就,来证明他的英明和伟大。在这种主观意志的支配下,他完全失去了现实感,向全党、全国提出了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任务和目标。对于原订就难于实现的“十五年赶超英国”的目标,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认为过于保守,竟把十五年改为七年,再改为两年。他指示说:“超过英国,不是十五年,也不是七年,只需要两年到三年,两年是可能的。”(毛泽东有关大跃进-大饥荒的讲话、指示,1958,“毛泽东关于向军委会议印发《两年超过英国》报告的批语”,1958.06.22

毛泽东出身农家,对于农作物的收成产量,本不会陌生,但现在居然相历世历代一二百斤的亩产,在他那个伟大的时代突然可以变为成千上万斤,他居然相信从来没有解决吃饱肚子问题的中国农民突然变得粮食吃不完,异想天开地要他们一天吃五顿:“其实粮食多了还是好!多了,国家不要,农业社员自己多吃嘛!一天吃五顿也行嘛……世界上的事情是不办就不办,一办就办得很多!过去几千年都是亩产一二百斤,你看,如今一下子就是几千上万!”(毛泽东有关大跃进-大饥荒的讲话、指示,1958,“毛泽东视察徐水时的谈话(摘录),”1958.08.04)

 

毛泽东发动导致大饥荒的大跃进,最深层的动机是什么?不论中外都有专家学者指出,毛是想在斯大林之后得到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那个“为首”的地位。毛瞧不起斯大林之后的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但苏联的建设成就和经济实力是通向“为首”道路上的障碍。毛发动大跃进,就是想另辟“群众路线”的蹊径,让中国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把苏联比下去。在大跃进的岁月中,毛已经在畅想他领导的中国如何在竞赛中领先,而他又是如何慷慨大度地以低姿态来保全苏联的面子:

 

革命从马克思开始没有成功,列宁完成了十月革命,他们已经搞了四十一年,再搞十二年,还没过渡,落在我们后头,现在已经发慌。他们还没有人民公社,他搞不上去,想抢上去,我们过渡苏联脸上无光,全世界无产阶级脸上也无光,怎么办?我看要逼他过渡,形势逼人要逼他快些过,没有这些形势是不行的。你上半年过我下半年过,你过我也过,最多比他迟三年。可是一定要让他先过,否则对世界无产阶级不利,苏联不利,对我们也不利。
 

总之,一定要让苏联先进入,我们后进入。如果实际我们先进入,怎么办?还是挂社会主义的招牌,行共产主义的实际。有实无名,可不可以比方一个人学问很高。如孔夫子、耶稣、释迦牟尼谁也没有给他们按博士的头衔,并不妨碍他们博士之实。(毛泽东有关大跃进-大饥荒的讲话、指示,1958,“毛泽东在武昌会议上的讲话(记录稿)”,1958.11.21)

 

二 大饥荒随大跃进接踵而至

 

毛泽东的牛皮没有吹上几天就彻底破产,大饥荒的灾难很快就降临中国大地。数据库收集了大量的内部报告和统计数据,全面、翔实地勾勒了一幅幅灾难与惨剧的图画。
 

下面是安徽省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陈振亚的报告,其中既列举了大量非正常的病、死情况数字,也分析了灾难产生的具体原因,还谈到了基层干部面对惨景仍然报喜的恶劣态度。

 

面积报大了,产量估高了,不仅不向上承认错误,进行纠正,相反,用层层下压的办法硬购过头粮。1959年冬到1960年春,全县正当缺粮、疫病、外流、死亡严重的时候,还错误地认为没有粮食是思想问题,不是实际问题。于是就规定各公社每天粮食入库数字,一天要下面三报:上午报打算,中午报行动,夜里报实际。不问实际情况,不分青红皂白,多卖的表扬,少卖的批评,不卖的指责。逼得卖了种籽,卖了口粮。搞不到粮食就认为是资本主义思想作怪,进而召开全县生产队队长以上干部大会,进行反瞒产斗争,乱斗硬逼,提出要斗得狠,不狠就是“右倾”。由于声势大,压力重,会议期间,小溪河公社就边斗边打基层干部。县召开会以后公社开、大队开、小队开,年三十晚上也开,一直开了40多天。并且规定,公社散会要经县委批准。散会后,把所谓“惜售余粮”的干部留下来反省斗争。干部被斗得无法,造成全县到处翻箱倒柜,东捣西戳,搜查粮食的局面。
 

人口大量外流、疾病和非正常死亡。据县委五级干部扩大会议揭发统计,1959-1960年,凤阳县农村人口外流达11,196人,占农村总人口335,698人的3.3%。发病人口达102,994人,占农村人口的37.7%,其中,浮肿病达27,735人,妇女子宫下垂6,932人,闭经8,237人。最严重的小溪河公社,原有52,233人,发病的就有26,018人,占49.8%。门台子电灌站有一个60名妇女的民工队,闭经的就有58人。此外,全县还有营养不良、身体瘦弱的17 482人,他们目前大部已失去劳动能力。


全县人口死亡现象更是惊人。据统计,
1959和1960两年,共死掉60,245人,占农村人口的17.7%。其中死人严重的武店公社,原有53,759人,死去14,285人,占26.6%。小溪河公社死去14,072人,占26.9%。宋集公社原有4,743人,死去1,139人,占24.2%。武店公社半井大队原有4,100人,死去1,627人,占39.7%,大庙公社夏黄庄原有70人,死掉48人,占68.6%。全县死绝的有2,404户,占总户数的3.4%。死跑而空的村庄27个。小溪河公社曾有21个村庄因人死、跑而空。武店公社凤淮大队李嘴庄20户,死绝4户。县实验小学校长王焕业同志家中12口人全部死光,曹店公社和平大队北山下小队社员曹宜乐家34口人,死去30人。小溪河公社长塘大队赵庄子张玉璞的父亲,死后两天还抱着未死的女儿。有的人家两口子一夜同时死在一张床上。有的地方人死了没有抬埋。由于人口大量死亡,出现很多独苦的老人和孤儿。据初步统计,全县现有孤老1,580人,孤儿2,289人。

去年春天,人口大量外流、疾病、死亡的情况,
(县委)不向上汇报,发病最严重时期,全县有病员10万多人,只向地委报1千多人,下面缺粮断炊,饿死人,他们还向上汇报“吃得饱,吃得好”、“一干两稀”、“两干一稀”。(内部档案:调查报告、指示统计等等,1961,“关于凤阳问题的报告(摘录)”1961.02.01)

 


三 人吃人的惨剧

 

数据库展现的资料中,最触目惊心的莫过于对于甘肃省三地人吃人案件的统计和原因分析,各案例的原因都是“生活问题”,这显然是饥饿的代名词。

 

人吃人案件的统计和分析--临夏市
 

发生时间

地点

作案人姓名

成分

人数

被害人姓名

与作案人关系

人数

方式

原因/处理结果

60.01.24

马集公社铁家村

铁二个

-

-

-

-

2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2.25

红台公社腰合家村

杨忠生

-

杨三顺

亲弟弟

1

杀死吃的

生活问题

60.02.

韩集公社掌子沟背后庄

尹五成

-

-

-

4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2.

韩麻寺沟康家村

起牟乃

-

-

-

 

亲生女孩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3.13

红台公社

赵家大队

赵香香

-

-

-

-

1

杀吃小孩

生活问题逮捕

60.03

大河家

肖红坪

范任务成

-

-

-

同村人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3.

大河刘集

大队大庄人

-

-

-

-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3.

大河石塬

生产队

石万山

-

-

-

-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3

大河大庄

生产队

范长贫农

-

-

-

自己父亲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3.

大河刘集

大壮队

王国江成

-

-

-

-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3.

大河开信坪

范着麻吉

-

-

-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59.11.

吹麻滩公社

林家坪生产

康守朋

-

-

-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逮捕

59.11.

队寨子村

朱五十七

-

王玉成

同村人

1

杀吃

生活问题逮捕

60.04.

同上

李正月花

-

马哈三

外地人

1

杀吃

生活问题逮捕

60.04.

同上

-

-

-

马拉比荣

外地人

1

杀吃

生活问题

60.04.

同上

-

-

-

锁非牙

外地人

1

杀吃

生活问题

60.04.

同上

-

-

-

安五十九

外地人

1

杀吃

生活问题

60.04.

同上

-

-

-

马喝挂

同村人

1

杀吃

生活问题

60.04.

同上

-

-

赵朵三

同村人

1

杀吃

生活问题

60.01.2

韩集公社

曹家坡圣家坪

马文德

1

马田奴

同村人

1

杀吃

生活问题逮捕

60.01.18

韩集公社

乔家坪

马八乃

1

马朵麦

亲生女孩

1

病死后煮吃

已病亡

60.03.

大河家公社刘集

范存细哇

-

1

-

丈夫

1

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3.02

南龙公社

振华队

邱三德

-

1

-

-

1

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3

红台公社

小沟门

朱双喜

-

2

-

丈夫、长子

2

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

尹集公社

高家沟

马排山

-

1

-

-

1

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

尹集龙虎弯

尚得保

-

1

-

-

1

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

西河公社

-

-

-

-

流窜人口

1

杀吃

生活问题

60.02.17

红台南胜

大队

杨生忠

-

-

-

自己儿子

1

死后煮吃

生活问题

 

人吃人案件的统计和分析--和政县

发生时间

地点

作案人姓名

成份

人数

被害人

与作案人关系

方式

人数

原因/处理结果

59.12.26

买集公社

太阳洼滩

杨占林

贫农

1

王朵虎

同队人

病死后煮吃

1

生活问题

-

同上

杨占明

贫农

1

-

同上

-

-

同上

-

同上

杨占全

贫农

1

-

同上

-

-

同上

-

同上

上述三人

-

3

王勤主

同队人

挖尸煮吃

1

同上

60.01.16

买集公社

太阳洼滩

杨占林全家

贫农

12

罗朵路

同队人

挖尸煮吃

1

同上

60.01.09

买集公社崖

市张洒麻村

康朵麦

贫农

1

马哈买吉

同村人

用斧砍死烧吃

1

生活问题/逮捕

60.01.17

买集公社

焦文忠

贫农

全家2

-

-

同社一流产

小孩煮吃

1

生活问题

60.01.28

新庄公社

团结队

水旺英

1

包由素

同村人

病死煮吃

大腿一条

1

生活问题

60.01.21

三十里铺

大坪村

马一的系

贫农

2

马二沙

同村人

挖尸煮吃

1

生活问题

60.01.28

三十里铺

大川村

马梭祥

贫农

1

张有才女儿

同村人

挖尸煮吃

1

生活问题

60.01.28

三十里铺

大川村

马俊祥

张麻个

贫农

地主

3人

张有才

同村人

病死煮吃

1

生活问题

60.01.28

买集公社

新营村

马外由

贫农

1

孙扎希

夫妻关系

挖尸煮吃

1

生活问题

60.02.01

胭脂公社

新营村

王良吓

贫农

1

王良吓妹

兄妹关系

死后烧吃

1

生活问题

60.01.

-

马哈克木

贫农

-

马法吉麦马阳马的力马卜都等

-

挖尸体吃

5

生活问题

60.02.07

友爱队

刘家山

马色二不

贫农

1

-

-

挖尸体吃

8

生活问题

-

-

马麻乃

贫农

全家4人

-

-

挖尸体吃

13

生活问题

60.04.01

-

马朵奴

贫农

1

-

-

挖尸体吃

1

生活问题

60.01.28

三十里

铺大坪

马麻个

贫农

1

-

自己孩子

病死吃的

1

生活问题

60.03.27

新慕草滩

乡四岩村

杨文义

阎述英

-

8人

-

-

拾到小孩

尸体

1

生活问题

 

人吃人案件的统计和分析--东乡县

发生时间

地点

作案人姓名

成份

人数

被害人与作案人关系

人数

主要情节方式原因

原因/

处理

结果

60.05.

大树公社

-

-

1

-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60.03.

百和公社

-

-

1

-

1

挖吃尸体

生活问题

内部档案:调查报告、指示统计等等,1961,“人吃人案件的统计和分析”,1961.03.03

 

检查材料:从另一个侧面了解大饥荒及其原因

 

大饥荒之后,许多处于领导地位的负责干部作了检查,其中还有少数人受到处罚。从数据库收集的各种检查中,我们可以了解饥荒的严重程度,以及造成灾难的人为原因。
 
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变本加厉地执行左倾路线,使河南省成为大饥荒的重灾区,他在事后的检查中说:“估计从1959年10月到1960年11月,全省共死亡人口二百万以上,非正常死亡的人口绝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些地区,单是信阳地区就占一百多万。受灾最重的地方,人民被摧残得家破人亡,几乎人人带孝、户户哭声,有的整个村庄变为废墟,令人目击泪下。一年来大牲畜的死亡各地已报八十余万头,其余农具、住房的破坏都很严重。”(内部特殊档案:检查交代和处理结论等等,1961,“吴芝圃呈中央三份检讨(概要)”,1961.01.05)
 

安徽某县委书记对灾害的描述和原因的分析都比较全面、中肯:

 

高指标,高征购。几年来高指标生产很严重。生产指标修改次数也很多,58年修订7次,最大指标订到14亿3千万斤,最低为5亿1千万斤,实际完成4亿斤;59年修订11次,最大指标保证数18亿4千多万斤,开展1千斤小麦、1千斤籽棉、2千斤水稻、2万斤红芋的“双一、二”增产运动,实际完成4亿4千多万斤;60年修订6次。最大指标13亿3千万斤,最低指标8亿2千万斤,实际完成3亿7千多万斤……高指标必然带来高征购,多用粮,多外调。那时算账,口粮留的多多的,粮食还多,粮食成灾了,放开肚皮吃饭,吃饭也放卫星。这样做的结果,不但卖了过头粮,种籽也未留下来。
 

赶风头,贪大贪多,事事搞新花样。各个部门都提出许多不适当的口号。搞什么都加个“化”字,什么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不问男女在一块睡觉,不问老年人、妇女、小孩都要下操。在农业生产上也提出:“千斤县”、“五百斤丰产县”、“千担肥,万担粮”、“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大搞畦田化,麦子种下地还叫抄。大搞园田化,提出什么“以河网为基础,肥网套渠网,渠网套河网,河网套路网,路网套畦网,河渠道路套林网,六网并举。”


生产瞎指挥,生搬硬套。一个布置一阵风,一个大呼隆。
58年秋种用有线广播指挥秋种,采取连夜突击种,当时还提出五不种:不深挖一尺不准种,不施5千担肥不准种,下种不到50斤不准种,不浸种拌种不准种,不搞畦田不准种。卫星在每亩施万担肥,深挖泥,下种300斤到400斤,亩产万斤粮。59年秋种要求深耕7寸,全部达到畦田化,整地要求地平如镜,土细如面,沟直如线,还提“千亩百池”,10亩地挖一个沤肥池。在稻改规划上,59年要求搞40万亩,60年要求搞45万亩,平均每人7分,实现基本稻改化,结果因为计划过于太大,实际只完成17万亩;其中有收成的只有12万亩,造成很多耕地面积因失时而未种上庄稼。

搞大食堂。对农村食堂,并了合,合了并,食堂越大越好,小了总感到领导不方便,提出一队一堂,队大的一队一堂还搞分堂。吃粮统一加工,有的一个大队搞一个加工厂,集中许多劳力和毛驴推磨,结果加工不出来吃不上饭。由于办大食堂,统一搞加工厂,把庄子也搬掉了,石磨也合并了,毁坏也很多。一个中心食堂有的离庄子几里路,给群众带来很多不方便。晴天打饭还好些,遇到雪雨天,老老少少磕磕绊绊的,不是打了盆就是打了碗,千把几百口子人吃饭,等饭做出来再排队打饭,往往早饭吃到日偏西,午饭吃到鸡上宿。到冬天饭打回家就凉了,还得重热重做,浪费还吃不好。为了怕大食堂散伙,干部轮流下食堂,有些食堂没有烧柴扒房子,没有菜吃收群众园地,有的怕群众不吃食堂把人家锅砸了。

浮夸不实,弄虚作假。特别是
58、59、60三年相当严重,报喜不报忧,指标层层加码,讲话不负责任,产量已经是很高了,制订生产计划还是大幅度的百分之几十的增加。这样就产生了下面尽量合乎上面的口味,上面讲多少,下面讲的更多,讲少了比不过人家,面子上难看。下种多报面积,收时就没有了,种时按报的进度数字已经种完了,地还在那荒着,收时按报的进度数字已经收完了,庄稼还在地里长着。(内部特殊档案:检查交代和处理结论等等,1961,“赵平同志在县委三级干部会议上的检查”,1961.08.07)

 

以上检查和无数类似检查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大饥荒的情况,比较深刻地揭示了悲剧的原因,不知有多少领导干部——从省委书记到县委书记,甚至公社书记­——在灾难之后都做了检查,但是,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的始作俑者和最应该负责任者毛泽东,却没有作过类似的、像样的检查。
 
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不但是资料的汇集,也是一面历史的镜子,提醒中国人不能忘记曾经发生过的惨剧。在左倾思想日益回潮,为毛泽东辩解和评功摆好的聒噪声不时响起的今天,它的出版具有特殊的重大意义。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February 20, 2017
关键词: 大饥荒 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2
其他相关文章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下)
大陆民国派的理念和宪政制度展望
中国向哪里去? 李锐等老改革派的一次聚会
愚民政策的自供状:中央党校座谈纪要
美国“火线部署”萨德 中国惊呼“背后挨刀”
公民廣場儼如梁振英的天安門廣場
追讨国家犯罪中的服从共犯分子
1896年李鸿章接受美国记者采访录
漫談瘧疾與生態平衡
赫鲁晓夫的临终忏悔
红二代在北京聚会 借纪念叶剑英为名表达对习近平不满
记者无国界:全球新闻自由受威胁前所未有 中国倒数第5不及古巴苏丹
郭文贵爆料事件脚本
美议员要求对华强硬,对等应成双边关系原则
大灣區規劃的地雷與陷阱
我的父亲周信芳- -传奇之恋与生离死别
中國某銀行千億資金被掏走,吳小暉被抓,安邦海外投資全部停止
坚持公义 放下仇恨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中)
一个伟人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