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Sino-Cultural Circle
文化中国
汉字文化圈
贝岭当选独立中文笔会新会长
作者:文木

独立中文笔会近日进行换届选举。流亡作家贝岭当选新一届会长。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他不仅介绍了笔会选举的具体情况,还谈到了前会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Zu sehen ist: Bei Ling, chinesischer Schriftsteller, bei der Lesungen von seiner Autobiographie und Gedichten Aufnahmeort: Buchhandlung & Galerie Böttiger, Maximillianstr. 44 Datum: 1. Okt. 2012 Aufgenommen von: Fang Wan (Praktikantin bei der DW-Chinesisch Abteilung).

流亡作家贝岭

德国之声:贝岭先生,您能具体介绍一下独立中文笔会此次换届选举的情况吗?

贝岭:竞选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和民主的试验。其实我们笔会的竞选非常多。我们先要竞选理事,由17个理事候选人竞选9个理事的位子。必须选上了理事之后才有资格竞选会长。但是会长仍由全体会员投票。等于会长要两次经过全体会员的投票才能产生。这次的会长竞选最后有三位候选人。竞争很激烈,到最后我被对方阵营要求要公布私人财产、收入状况,这些部分等同于把竞选推到了一个政府公职甚至政府最高领导人选举的高度。

您是独立笔会的发起者和创立者之一,可以说是独立笔会的“老人”了,为何今年才参加竞选?

在过去的十年,我作为笔会的创会人,把笔会传承给了刘晓波。其实我一直有个想法,笔会的会长应该从国内产生,只是在今年由于中国严酷的政治情形。任何一个可能出来竞选的笔会会长的人,国内重要的作家或者人权领袖,都有可能失去人身自由。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出来,因为笔会需要一个对中国大陆和国内情况更多更深了解,甚至更愿意去关注他们的海外的作家。这是我要参选的一个重要原因。

Protest vor chinesischer Botschaft: Leere Stühle für Liu Xiaobo Die Schriftstellerin Herta Müller und der Dichter Bei Ling 10.12.11 in Berlin 2011年,贝岭曾和德国作家赫塔·米勒在柏林中国使馆前参加声援刘晓波的示威



您个人认为,习近平今年3月上台后中国的文坛气氛有何变化?

我们这次笔会之所以没有国内作家出来竞选,是因为习近平这些新领导当政之后形式更为险峻。更多的维权人士和支持社会公正的企业家都被陆续被捕。所以这不是一个进步,是倒退,如果说有习近平时代的话,我们看到的是中国社会的本来可能往前前进的公民社会,网络和言论自由的环境都受到了进一步的压制。文学创作空间更为窄小。我得到的是负面感受。

独立笔会的宗旨是提倡自由写作和言论自由,您能简单介绍一下笔会从创立到现在会员的发展情况吗?

笔会目前有340多位会员,70%以上在国内。回顾一下近年来的发展,我们现在的结构发生了一些变化,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现在会员的年轻人比例占到70%到80%,而50岁以上的作家越来越少。年轻一代更加言而无畏,辛辣的批评多出自于他们之手。我们有很多30岁至40岁之间的会员。

Cover Der Freiheit geopfert RIVA-Verlag Die Biografie des Friedensnobelpreisträgers Liu Xiaobo +++ Achtung: Nur zur Rezension dieses Titels verwenden.  +++贝岭撰写的《刘晓波传》德文版封面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曾经也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他现在仍然在监狱服刑。在独立笔会的会员心中,刘晓波扮演者什么样的角色呢?

刘晓波是笔会历史里面最重要的一个人物,他做了四年的会长。他几乎就是笔会的一面旗帜。这一点会员们可以说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可是,我们现在甚至没有一个直接的渠道可以和他的夫人刘霞联系,不过,我们已经知道了一个可能的和刘霞建立联系的方式,这个联系更重要的是怎样营救他们。这里指的更多的是要把刘霞从一个软禁的状态中解脱出来,让她获得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让她能在国内感受到到更好的,可以和朋友互动的环境。

独立中文笔会是一个非官方的组织,是国际笔会的分会。您作为新会长,未来有何计划和展望呢?

我有一些重要的设想,包括在台湾筹划笔会的文学节。笔会是以文学为主,宗旨是弘扬文学,坚持言论自由。所以笔会文学部分的补强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是一个纯粹的人权组织,它首先是个文学机构,所以我希望通过文学节让更多的中文作家在母语的环境下有一个文学的聚会,我们有足够好的文学家,他们可以和中国官方体系的官方作家创作水平进行文学和美学上的对抗,我们要产生一批好的作家来呈现笔会的实力和力量。另外,本人我希望在任期间可以推动各个地域中西作家的对话,做文学研讨和对谈。

—— 原载: DW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November 1, 2013
关键词: 贝岭 新会长
其他相关文章
誰當特首,必先確立香港移民自主權
冷静回应伦敦恐袭,勿让恐怖分子得逞
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华尔街日报编委预测中共政权
共和国的长子,中国老百姓的钱不带这么烧的!
巨嬰之國?
一个老共产党员想说的几句真话
每一声枪响,都是对这国的礼赞
三十年人文大杀
中南海内幕:中共19大人事安排存重大变数 习近平最后一刻“阻止”6常委会见蒂勒森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美國新任環保署長——“看守雞棚的狐狸”
金文泰:深受港人愛戴的“使君”
警告利益集团谋权 中共是否对症下药?(视频)
一种新东亚秩序的想象:欧盟式的命运共同体*
朝鲜风云 美国双赢中国双输?
曾经有这样一位才子外交部长
川习会在即,中国仍心存疑虑?
英媒: 澳大利亚拒绝与中国一带一路接轨
秦晋致李克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