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香港動態】前廉政专员汤显明受刑事调查(等九则)
作者:东方日报等

 

前廉政专员汤显明受刑事调查

【东方日报】

 

廉政公署去年五月向「贪汤」前廉政专员汤显明展开史无前例的刑事调查,据悉调查重点包括他于二一一年宴请卅九名外国驻港领事时,曾获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派出五名大厨到廉署「搞到会」,单是食材费用已达三万元,令廉署卷进「收受利益」疑云。该次晚宴连活动的人均开支达一千二百元,亦超出上限一点六倍,五名大厨最后则分别获赠总值八千元的名贵啤酒杯,连同其他开支,廉署均以分单入帐。有前廉署人员指贪汤除可能违反廉署常规,更可能涉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甚至诈骗。

 

廉署回覆这宗最新曝光的贪汤丑闻时,间接证实正调查此事,发言人称,由于事件可能涉及正进行的刑事调查,不会作出评论。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则直至昨晚截稿前仍未回覆查询。

 

室内高球斗酒 奖千九蚊红酒

 

贪汤的贪腐丑行愈揭愈荒唐,他于一一年九月初宴请包括前任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吕新华在内的卅九名外国驻港人员时,获吕新华答应派出五名厨师带备厨具到廉署总部餐厅献艺,席上尚有十多名廉署高层人员,单食材费用高达三万元,而席间活动亦极丰富,如餐前酒会提供茅台、烈酒及鸡尾酒等、租用音响设备提供卡拉OK,更举行室内高球游戏及啤酒竞饮大赛,胜出者可获赠价值一千九百六十元的红酒。

 

穆斐文拒谏 分单疑助纣为虐

 

晚宴连活动总开支达六万五千元,人均开支近一千二百元,比当时晚宴酬酢上限四百五十元高出一点六倍,廉署社关处最后将各项开支如酒水、食物、礼物、音响等分单入帐。据悉,廉署行政总部有高层人员事前曾提出不应接受该五名大厨「搞到会」,否则会陷廉署于收受利益之嫌,但未获社关处处长穆斐文理会。有指,社关处最后透过第三方,辗转将三万元食材费用归还,又将五只总值约八千元的名贵啤酒杯送给五名大厨。

 

根据专责调查「贪汤」的立法会帐目委员会,以及由特首委任的「廉政公署公务酬酢、餽赠及外访、规管制度和程序独立检讨委员会」撰写的报告,均未发现向大厨支付的三万元费用,仅检讨委员会报告罗列的送礼项目中发现该支作为竞酒比赛奖品的红酒,以及送给大厨的名贵啤酒杯。

 

涉公职人员失当及诈骗罪

 

身兼大律师的前廉署执行处总调查主任查锡我称,驻港特派员公署派出大厨提供的服务,可被视为利益,有否违法则要视乎是否有「后续」,「如果你食咗人餐饭,人哋第日叫你查边个,或者唔好查边个,咁就梗系犯法啦!」查锡我又质疑,「贪汤」若容许透过第三者辗转将食材费交还,已「好有可疑」,「系咪唔畀得人知?点解唔名正言顺入帐?」

他表示,廉署必须调查是否有人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及诈骗。

 

曾任廉署执行处调查主任的民主党总干事林卓廷亦指,廉署不论有否支付食材费用,均可能构成违法或违规,因大厨是提供免费服务,出席人员可能触犯《防贿条例》,令人忧虑廉署接受利益,日后会否找机会回报,影响执法公正性。另根据《廉署常规》,超过五千元的采购需货比三家及索取超过一个报价,若廉署未有跟从,便属违规。

 

 

 

 

香港开始对菲律宾制裁

【东方日报】

 

港府5日起对菲律宾实施首阶段制裁,取消菲国外交或公务护照持有人十四天免签证访港安排,受影响人数约七、八百人,消息指,此制裁是让菲府知道港方「唔满意菲政府嘅态度」,港府将留意菲方反应,若其态度依旧,港府「仲有一系列制裁选择」。有马尼拉人质事件生还者指若菲方态度不改,港府应考虑对之经济制裁。菲总统府表示,不会对港府的制裁采取报复行动。

 

据悉,今日前已入境香港及获准免签证访港十四天的菲国外交或公务人员,有关待遇不受影响,但今日或以后来港者,则须先向本港入境处或中国驻当地使领馆申请签证,一般需时约四周。消息指,受影响者以持公务护照者居多,有来港参与官式活动,亦有旅游。

 

生还者促经济制裁

 

菲总统府表示,不会对港府制裁有报复措施,以免令港菲关系更紧张,又指会继续与港方合作冀解决事件;菲外交内务委员会一领袖则呼吁菲外交部,要以任何方法确保港府的制裁不扩展至其他菲国人民;菲律宾驻港总领事馆发言人指,会跟进确保菲公民在港利益。

 

人质事件生还者李奕彪批评菲总统阿基诺三世一直「嬉皮笑脸」,若菲方态度仍不改变,港府应考虑经济制裁,甚至限制菲佣来港;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指菲政府未提及报复,不觉谈判大门已关;另一议员陈伟业批评港府提出的制裁措施软弱无力,应考虑经济制裁菲方。

 

 

 

 

政改争议双方妥协难真正战争或来临

【东方日报】

 

政改谘询至今两个月,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上周质疑公民提名及政党提名合法性。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昨出席电台节目时表示,特区政府在政改上现已陷入被动形势,故此要稍为表明底线,又估计政改方案出台时,便是「真正战争开打」之时。

 

刘兆佳对政改能找到妥协空间表示不乐观,原因是泛民将公民提名及占领中环扯上关系,与中央立场愈来愈远,而特区政府未料到中央及亲中人士对政改有清晰及强硬表态,泛民却已趋向激进化。

 

刘兆佳坦言,若果未能够通过政改,特区政府虽然未至于因此而瘫痪,但管治上会面对相当大困难,政策制订及执行有不少阻力,政改于未来十至二十年仍是重要议题,预料社会将长时间面对冲突及矛盾。

 

此外,金融界立法会议员吴亮星昨在另一电台节目上表示,在政改上开价太高的人是缺乏诚意,他又表明反对取消功能组别,若支持便是「自己斩自己」。

 

吴自言他所代表的银行界占本地生产总值六分一,对经济有相当贡献,若进行全民普选,他担心银行界不能发声。

 

吴亮星撑为廿三条立法

 

吴亮星又坚持应要为基本法廿三条立法,他认为只有想犯法的人才害怕立法,而澳门都已经为廿三条立法。他认为最少都应该排上议事日程,做一些前期工夫。

 

 

 

 

不满强迫购物 六内地旅客离团报警

【东方日报】

 

又有内地旅行团团友疑被强迫购物闹纠纷。六名内地男女前日随团来港旅游,入住五星级酒店,团友昨由导游带往红磡购物,六男女声称被人要求购买珠宝及钟表等商品,对方并称:「买唔够数,要赔番酒店房价。」引起六人不满,与导游争执后,决定离团及报警求助,六人最后决定离港返回内地。

 

要「买够数」补房价

 

该旅行团共有团友廿四人,行程五日四夜,前日由湖北出发,首站来港,其后会到澳门和珠海游览。前日他们抵港后,入住一间五星级酒店。据一名女团友(五十岁)表示,昨日导游带他们往红磡购物,有人并要求他们购买珠宝、钟表和朱古力等产品,并要「买够数」以补回房价,令她及另四男一女团友不满。

 

至下午二时许,六人于鹤园街疑因购物问题与导游争执,决定自行离团,并由姓凌(廿六岁)团友报警,旅行团则继续往其他景点。警员到场调查,六人一度同意返回旅行团,并要求警员代联络导游;不过,至下午五时许,他们又改变主意,离港返回内地,警方列纠纷处理。

 

 

 

 

资金流出或蔓延

【信报】

 

多个新兴市场上周加息图挽狂澜,力阻资金外流,避免股市和滙市崩围,但未竟全功;港股承接外围跌势,马年首个交易日急跌637点,市场关注资金将持续流走。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表示,新兴市场走资至今属于个别国家的情况,但不排除会扩展至其他地方。

 

陈家强昨天出席港交所(388)开市仪式时指出,新兴市场走资是由于个别国家的赤字问题,使之成为第一轮走资对象,这情况反映在这些国家的货币滙价上。「暂时来看,在亚洲出现(走资)的情况不大。然而,美国退市的影响要一段长时间才见到,我们现在只看到第一轮。往后一年,市场会不断受到挑战,看美国退市如何影响利率走势和滙价。」

 

他补充,纵然香港经济基调不错,但受到外围环境影响,投资者须留意美国退市时引起的市场波动。

 

港交所主席周松岗在同一场合表示,马年首个交易日港股低开近500点,明显受到外围市场过去几天的情况影响,过去几个月未见资金大举流出香港,但走资是今年港股较大的风险。

 

 

 

 

马年是政改年

宋立功

 

马年是本港的「政改年」。政改谘询贯串一整年,上半年是首阶段的一般谘询,下半年是第二阶段包含数个具体方案的谘询,预料公众、政党政团及传媒皆高度关注普选能否得以于二一七及二年在特首选举及立法会选举中落实。

 

政改兹事体大,非同小可,上自中央、下至特区政府,以及政治前途所系的建制及泛民各大小政党政团,莫不严阵以待,不敢稍有疏忽及松懈,务求抢占有利位置。

 

中共十八届党代会所选出的新一届领导班子的政治自信极高,对特区普选取态强硬,已是彰彰明甚。政圈盛传中央已设定两条底线,缺一不可,泛民主派只能尊重,没有议价空间。

 

一条是法律底线,即特首的提名程序必须以《基本法》及人大常委的有关决议为依归,不能另作解释;另一条是政治底线,即未来港人选出的特首,不能由与中央对抗或反对中央的人担任。

 

民主派阵营就特首提名程序有所谓「三轨选项」,即公民提名、政党提名及提名委员会提名的三个选项。激进派主张只有公民提名最能体现民主精神,因而排拒其余两个选项。

温和民主派认为只要中央不预设筛选机制,则上述任一选项皆可成事。不过近日激进派与温和派角力,前者有人主张「三轨」应以綑绑形式面世,要迫使后者接受。有趣的是,中央通过权威人士的公开论述,坚决封杀公民提名及政党提名,只认可提名委员会这个机制。

 

 

 

 

捍衞自由老共起家 摆布言论欺世误民

林行止

 

一、用共产党「元祖」马克思(1818-1883)在其着作《论新闻自由》(On Freedom of the Press)的话:「缺乏(新闻)自由是对人类的致命打击!」(lack of freedom is the real mortal danger for mankind)。

 

马克思「捍衞」新闻(言论)自由,看全球各国共产党所为(共党统治的地方便没有新闻自由),真的有点不可思议,惟实情确是如此。一八四二年一月一日在科隆创刊的《莱茵日报》(Rhenish Newspaper),创办宗旨是亲政府即属今人所说的「建制派」,只是出版不数月,编辑立场便随民意转为强烈批评首府设于柏林的普鲁士政府,指其为「高压的外来势力」,发表了不少激昂文章,引起时在波恩「愤青」马克思的注意,开始为该报撰稿,针砭时弊、猛烈抨击柏林政府的土地政策及不透明的议会制度,颇受读者欢迎,却令柏林政府极为不快……。是年十月十五日,年仅二十四岁的马克思获聘为该报总编辑,从其每日销量由他接手时的八百八十五份逐日上升至是年年底的近一千份看,马克思贴近民情的编辑方针有点市场。

 

不知新闻自由为何物的普鲁士政府,对《莱茵日报》的言论纵有不满,却不敢明目张胆打压,只在暗里刁难,以当局认为该报经济上无法自给自足,很快会关门大吉;一八四三年一月,马克思担任老总后两个多月,该报发表揭露政府鱼肉莱茵地区农民的系列文章,令当局暴跳如雷,「首相会同国会」,在取得国王威廉四世同意后,于一月二十一日宣布考虑以最严厉手段取缔该报。非常明显,普鲁士政府对马克思于一八四二年五月十五日在该报发表的《论新闻自由》置若罔闻。当此消息传出后,莱茵地区居民组织起来,派代表赴柏林请愿,要求收回对付该报成命,惟当局不为所动,拒见「民意代表」;由于大事报道及评论此热门新闻,《莱茵日报》的销量激增至三千多份,成为当年最畅销及言论被广泛引述的报章。

 

柏林政府扬言设法对付该报,令担心投资付诸流水的《莱茵日报》股东,干预编务,要求总编马克思收敛,别再刺激当局、惹怒皇上。年少气盛、满腹经纶、思想前衞的马克思,对资方插手编辑部非常反感,交涉无效后于一八四三年三月十七日「请辞明志」;资方随即委派一名「谦谦君子」任总编辑,科隆市的新闻检查官认为此君可以接受,该报遂得以继续出版。

 

威权统治者对新闻自由的漠视、打压,令马克思不再相信可用和平手段促使「君主政体走向立宪民主」之路;他的革命斗争思想由此滋生!五年后的一八四八年,三十岁的马克思与二十八岁的恩格斯(1820-1895)联署撰写《共产主义宣言》,还于是年六月一日创办《新莱茵日报》,虽然只办了一年多,在一八四九年五月十九日便为当局出重手「查禁」,但已播下「小资产阶级、工人和农民联合起来推翻封建王朝」的革命种子!

 

没想到在《新莱茵日报》被禁停刊后近一百七十年,盘据内地的新闻检查幽灵已在港澳传媒之间徘徊!在上引《论新闻自由》的短论中,马克思还这样写道:「人们不能因为报章有些报道和评论不合道德标准而要限制新闻自由,那便如采摘美丽而带刺的玫瑰一样,报刊亦有一些你不喜欢的东西」(意译)。换句话说,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其有刺而把玫瑰摧毁,比起其「监督政府」的功能,传媒有瑕疵是「必要之恶」,绝不可因此而严加管制甚且封杀。可惜,当代自称马克思主义信徒的当权者,显然故意忘却这段话!

 

二、去年二月中旬,行政长官梁振英威吓控告练乙铮(本报前总编辑、现为本报特约评论员),虽然此事在《信报》有点模棱两可的道歉后,不了了之,但已突显了特区政府领导人稍欠自省涵养及对言论自由容忍度急速下降,且其打压言论自由的意向甚为明显。这种随着北京有「选择自由」的「政权轮替」而来的变化,那是否质变的开始?本港的制度和法律,对新闻自由的尺度并无收紧,新闻自由的理念亦深植港人心坎,这反映在每当有关新闻自由可能受侵蚀时,社会主流意见肯定站出来维护新闻自由上。一月二十二日立法会以「少数大多数」通过一项不具法律效力的议案,对本港的「新闻自由、编采自由、传媒自我审查和公信力下降问题的关注。」展示了议会存有新闻自由空间缩窄的隐忧。

 

虽然制度和法律依然未变,惟回归以来,与新闻有关的各种自由的确正在萎缩;这种冲击香港「核心价值之母」的力量,来自摆布新闻令其渐渐质变的人,愈来愈多,这些人,有在名利场「挣扎向上」的报业东主,有以为公理在我而不顾后果的「恶造新闻」业界。当然,在让新闻工作者无法本着新闻原则自由发挥工作潜能的,还有来自包括「西环」的特区政府不尊重事实进而干预干扰新闻工作,令从业人员的自由编采评论工作困阻重重。一句话,回归以来新闻自由空间的窒息感,根本源于有关各色人等失去恪守职份、彼此尊重的社会规范!

 

新闻自由,可说是文明社会信奉的价值和理想,可是,就像世上没有免费午餐,这个地球上亦没有绝对无拘无束的新闻空间。过往笔者多次分析,「免费」午餐的成本非常昂贵;同理,要有人肯付出重大代价(包括经济损失〔广告被抽〕、失去人身自由甚至性命),才有换取新闻自由的一丝希望!《伦敦时报》社论主笔之一的时评家休姆(Mick Hume)年前写过一本薄薄不足二百页谈新闻自由的专着,书名便叫《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Press》(Imprint Academic, 2012)。

 

事实上,新闻禁区多的是,新闻工作者稍不留神,便很易误蹈侵犯私隐和诽谤的罗网,社会主流想法似乎是传媒只应报道有关公益(Public Interest)的事,「过分」暴露的图片(不论男女)和煽情的新闻不可刊登。在言论「最自由」的英国,主张新闻工作者须考牌的呼声近日此起彼伏;而当权者当然希望对他们不利的负面新闻愈少愈好、任何足以引致社会不和谐的新闻应当隐恶扬善……。非常明显,在自由民主社会,当局不能强制传媒按照他们的意旨报道新闻和评论时事;但在专制国家,假借和谐、维稳之名,当局这样做便属「恒常」公事!

 

 

 

 

民主党「决志占中」一场秀

黎则奋

 

民主党要在中环宣誓决志,表明不惜坐牢也要参加占中行动,据报约有二三十名核心党员参加宣誓;为隆重其事,历届主席李柱铭、杨森、何俊仁和刘慧卿等均会出席。可是,传媒和民间舆情均反应冷淡,显然没有人会把民主党作秀的行动当作一回事。

 

原因很简单,在2010年的政改上,民主党出卖港人的密室会谈和反对足以凝聚港人意志和力量的五区公投,它们已经赔上公信力;如果不是超级区议员的议席为民主党度身订做,民主党恐怕已沦为只得四个议席的小党,与公民党不相伯仲,再难保有泛民「老大哥」的地位。

 

最讽刺的是,连支持民主党政改改良方案的选民亦有被出卖的感觉,因为在政治论述上,民主党并未贯彻始终,履行承诺。

 

当年承诺 销声匿迹

 

根据民主党推销政改改良方案的所谓路径依循(Path Dependence)理论,继2012年各增加五个地区选举和超级区议员议席后,2016年应该再各自增加五席,届时八十席的立法会议席,直选和有直选成分的议席便会超逾三分之二,理论上有利通过取消功能组别的政改方案。

 

不过,现时有关「路径依循」的说法已经销声匿迹,无疾而终,说明即使支持温和改革路线的选民,亦会随时被毫无原则和信念的民主党出卖。

 

今次政改,在普选行政长官的提名上,民主党主张政党提名,理论上没有问题,相信亦会符合所谓国际标准;如果2016年所有立法会议席都由地区直选产生,更肯定符合普及而平等的民主选举原则。

 

虽然政党提名将有利大党,但要解决行政和立法机关长期对立、行政长官有权无票、立法会有票无权的结构性矛盾,香港最终都要走上政党政治的道路。平情而论,政党提名实在并非全无可取之处。

 

事实上,民主党有份参加的真普选联盟几经艰辛终于达成共识,提出所谓「三轨制方案」,亦可说求同存异,符合政治现实。「三轨制」容许提名委员会、政党和公民提名,理论上已确保所有有志参选人士,不管是建制派、主流政党、小党或独立人士,均有同等机会参加选举,由全港选民一人一票选为行政长官。

 

可是,在中央的指令下,目下正在进行的所谓政改谘询的特区政府,全无落实真正普选行政长官的意图,由始至终只强调提名委员会是唯一有实际提名权的机构,不管公民提名、政党提名,以至提名委员会成员提名,提名委员会都不会自动「确认」,而必须按照「集体意志」提名。换言之,就是必须由提名委员会先行筛选,然后才可交由全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

 

不过,身为律政司司长,理应代表特区政府的立场,但袁国强的说法却毫无说服力。

 

不说别的,单是袁国强不敢斩钉截铁地说公民提名和政党提名违反《基本法》,而只是强调任何削弱提名委员会的实质提名权,包括公民提名和政党提名,都「极有可能」违反《基本法》,便知道熟悉法律的袁国强不敢过分其词;因为这一来会直接挑起司法界的争拗,而大律师公会主席石永泰在今年法律年度开启礼上的演辞已提出警告,政府不要以法律包装政治。

 

说得太死 难以转弯

 

言下之意,就是政府有政治任务履行可以理解,但指鹿为马,硬说某些提名方案不符合《基本法》,就非法理所容,只会引起法律界强烈反弹。

 

二来前车可鉴,话说得太死,随时会自打嘴巴。当年对民主党提出的超级区议员议席,前律政司司长梁爱诗不也是言之凿凿说违反《基本法》吗?不旋踵便因为胡锦涛一锤定音拍板而无地自容。

 

明乎此,当知民主党的所谓宣誓决志参加占中只是作秀,旨在回应袁国强貌似强硬实质空洞的表态。民众反应冷淡,甚至感到厌恶,因为这不是真正的政治行动,只是惺惺作态。

 

真正的政治行动一定要对对手构成政治压力,例如对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自行释法提出司法覆核、用电子公投以至五区公投凝聚民意滙集政治力量,否则都是姿势大于实际,徒劳无功。

 

香港人精打细算,挑通眼眉,政党政客懂计算,难道普罗大众又不懂计算吗?

 

 

 

 

留客过夜须多管齐下

李秀恒

 

昨日谈到香港旅游业想要达到最佳经济效益,不能单靠住五星级酒店的高消费客群买名牌货来支撑,更重要是要令到所有旅客喜欢在港吃喝玩乐。因为旅客在吃喝玩乐的花费,尽管可能不及购买名牌货品的开支多,但涉及多个相关行业的经济链和物流链,有助中小型企业的发展,解决更多港人的就业,这种效益才是最实际的。

 

有数据统计,现时来港「个人游」的内地旅客,「过夜客」的人均消费逾八千元,较不过夜的高二点一倍。所以,要使旅客乐意在港多消费,其中一个有效办法,就是吸引多些人留港过夜。现时每天平均有十一万内地客访港,若只增加高档酒店房间,一来数量有限,二来因房租不便宜而未必能吸引多少「个人游」旅客光顾;因此,除了酒店,香港更应设法提供多些简单方便、收费大众化而可让客人觉得衞生干净和安心休息的住宿配套,以迎合未来的需要。

 

不过,要争取旅客留港过夜,必须有更多值得他们流连的好去处。所以,政府在开发景点方面也应尽快配合。例如:早日发展维港两岸的海滨长廊,让旅客可以沿途欣赏维港美景;长廊周边更可打造新的「黄金商圈」,有助分流旅客。另外,扩充会展、开发海上游,以及按不同地区特色发展不同类别的商品批发市场等,都是值得当局研究和考虑的。

 

 

—— 读者推荐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关键词: 廉政专员 汤显明 刑事调查
專題: 香港動態
戴啟思:程序公義 應讓參選人申辯
戴:馬凱上訴應獲悉拒簽原因
葉劉撐慢必 話政府毋須提一男一女婚姻
泛民諷選舉主任如測謊機
提名期結束 李卓人未確認參選資格
習近平令中國陷40年劣境
中宣部長:港媒勿成干擾內地政治基地
民協撐他人 基哥遺憾後理解
許智峯被控襲擊等三罪
港鐵四線齊癱 300萬人受難
港珠澳橋23日珠海揭幕
港競爭力第7 跌1位
華人第一位 陳家亮獲國際領袖大獎
黃之鋒促英美對中國施加壓力
樓價短期將大跌三成
馮檢基:倘只擇一 要民主不要議席
李卓人終入閘迎硬仗 指選舉是基本權利
泛民叫「結束一黨專政」京暫放生
陳日君痛心教廷遭京利用滅地下教會
正被肢解的香港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