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鐘翰林:建立擁有獨立主權的香港共和國
—— 香港本土主義觀察之六十五
作者:大唯

17歲的鐘翰林是主張港獨的學生組織“學生動源”召集人。該組織成立於2016年4月5日,包括鐘翰林在內的四名發起人都是00後青年,他們在2016年為另一個本土激進組織“本土民主前線”擔任助選義工時認識,參與了香港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為梁天琦助選。當時鐘翰林才14歲。

 

年紀稍大的本土派成員看不起這些稚氣的支持者,只分配一些很基本的助選工作給他們,似乎把他們當作可有可無的力量。鐘翰林和夥伴們萌生另搞組織的念頭,當時看到香港還沒有主張港獨學生組織,因此希望成立一個能夠代表擁有這種訴求的中學生,因此成立了“學生動源”。

 

從小關心政治

 

鐘翰林告訴筆者,他的外公外婆是他的政治啟蒙老師,從他小學二年級開始,他們就常常給他講述中國歷史、香港的歷史和社會,灌輸政治理念和價值觀。他們政治傾向國民黨,具反共意識,使鐘翰林從小就對中國大陸存負面印象,從反感到抗拒回大陸,甚至不覺得自己是中國人,這個國家與自己沒有什麼關係。

 

鐘的父母反而不主張他過多參與政治,他們像大多數香港人一樣,對政治冷感,認為不管什麼人當政,能夠攢錢過好日子就行,也不參與投票。鐘翰林是家中獨子,在這種家庭氛圍中長大,對社會和政治的關注和興趣漸漸獨自形成。

 

他目前就讀於元朗一間佛教中學,讀中六,成績最好的是通識教育強項是歷史、社會和政治。準備明年DSE考試,個人志向是在大學裡攻讀政治,將來從政打好基礎

 

港獨民主自決的區別

 

談到港獨主張與民主自決”主張的區別,鐘翰林說,現在的抗爭包括了武裝暴力革命、民主自決、民族自決、港獨等政治主張,青年新政主張的民族自決目標是香港獨立,而香港眾志主張的民主自決是通過公投實現大眾主張,沒有自己的政治主張,不支持香港獨立,我們就覺得很奇怪,為何你給予香港人自決權利的機會,但又不支持港獨,支持脫離中國,那麼自決的意思在哪?是不是自決完,繼續維持一國兩制呢?如果是這樣,就不需要自決和公投未來前途,因為繼續在中國統治之下,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鐘翰林說,同樣是中學生組織的“學民思潮不但不主張港獨,而且還不主張勇武抗爭,引起學民思潮內一些成員的不滿,導致他們退出組織的導火線是旺角事件中,學民思潮只是為自己組織的被捕成員去示威請願,而不是為所有被捕者。這些原學民思潮的成員讚成“學生動源”的理念,相繼加入“學生動源”。

 

“學生動源”的成立宣言和五大綱領

 

“學生動源”成立的宣言認為,香港舊有的學生組織堅信大中華思想而漠視本土思想,香港本土價值一直被忽略。從1970年代到2012年反國民教育運動,繼而到2014年雨傘革命,學生於當中扮演的角色愈來愈重要,可見愈來愈多香港學生從政治亂局中覺醒,可惜現在自稱為爭取民主的學生組織,只為光環,不為成果,亦堅守不合時宜的大中華思想、和理非非,漠視本土思想,令香港學生無從入手參與街頭抗爭。時至今日,香港再沒有一個學生政治組織,更沒有一個本土理念的學生組織。因此,2016年2月籌備成立“學生動源”,就是為了承擔新的本土和港獨為目標的使命。

 

鐘翰林說,組織成立之日,並沒有舉行記者會,而是低調運作,實幹為重。組織的五大綱領是:1)建立擁有獨立主權的香港共和國;2)集百家論述之大成,以整合拓展,為香港獨立提供論述與方向;3)喚醒香港民族獨立意識,鞏固香港民族共同體;4)支持一切有效抗爭並參與其中,包括勇武抗爭;5)向香港中學生宣揚香港獨立理念,加強香港新生代反殖意識,為香港獨派填補於學界缺失的一環。

 

組織的連串行動

 

據觀察,“學生動源”雖然對媒體低調,但是社會行動很多。鐘翰林說,因為低調成立,“學生動源”成立後的一個月才引起媒體關注。他們打出“學生動源”旗幟參與的首個行動是2016年5月1日的光復上水行動,抗議水貨客問題及“一簽多行”改為“一週一行”。

 

接著的帶有強烈本土港獨色彩的行動還包括:

 

2016年6月4日,“學生動源”在維多利亞公園外擺設街站,呼籲市民不要參加支聯會的六四燭光晚會,而是改往大專院校六四論壇或者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和香港復興會舉行的六四晚會。

 

2016年7月8日,“學生動源”成員前往屯門巴士站擺設街站,指罵中國大陸來港水貨客。

 

2016年7月22日,“學生動源”於本民前的電台Channel i節目中開設《學生動源》欄目,該欄目的宗旨是“港獨思潮,席捲校園,學生動源,對抗極權”,節目從中學生的身份角度探討時政,用學生角度以閒聊方式對時事政局作出批評和評論,這是除了利用街站宣揚理念之外踏足網上平台的舉動。

 

2016年7月31日,“學生動源”呼籲全港中學生於校內成立本土關注組,並發起校內行動,將港獨聲音帶入校園每一個角落,隨即有兩間中學成立了本土關注組。

 

2017年10月8日,“學生動源”成立關注流浪動物組織“貓奴動源”,以關注流浪動物的“學生動源”成員為主組成並招收義工,希望藉此提升香港人對流浪動物的關注。

 

2018年11月11日,參與香港獨立聯盟和其它港獨組織發起了東湧反黑導遊活動。

 

2018年11月底,寄信給美國國務院和美國總統,要求美國政府就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年底前還計劃要寄信給美國全體國會議員,提出同樣的訴求。

 

2018年12月11日,與香港獨立聯盟到美國領事館門口請願,呼籲美國政府制裁香港迫害民主派的官員。

 

最近,他們還協助“星火同盟”擺設街站,支援旺角事件中的被捕者,呼籲市民寄聖誕卡,寄到監獄給他們。

 

“學生動源”將要擴展為全方位港獨組織

 

談到未來的發展方向,鐘翰林說,現階段,香港獨立絕對不可能,唯一最大可能是中國政府倒台的時候。有人提出武裝革命,打得贏解放軍嗎?中國允許你民主自決,民族自決嗎?外國介入更加不可能,從古到今,很多外國獨立了以後,其它國家才承認。再看看新疆、西藏、南蒙古,他們爭取獨立了多年,也沒有成功。大家都在等什麼呢?等國家垮了,就可以分離了。現在要做的,是宣傳工作,令香港人意識到自己並不是中國人,意識到香港是需要做好準備去獨立,如果不做準備,到了機會來臨時,都不會有人走出來要獨立。

 

鐘翰林說,“學生動源”吸收成員的範圍太窄,學生以外的獨派市民很難加入,而原來的成員脫離學生身份後,如何處理組織身份呢?因此,需要一個面向更廣泛人群的獨派組織來代替。

 

據悉,“學生動源”的計劃是在明年中轉換為另一政治組織,將來的定位會更加激進一些,不局限於派傳單,網評等,可以做得更多些,例如恆常性在北區發動光復行動,目的是要令到中國大陸水貨客不能到香港,抗爭中不排除使用暴力,側重成本低風險低行動。

 

據觀察,目前香港主要的三個港獨組織正醞釀合併,以壯大聲勢和力量,但是從組織架構和策略上還沒有完全達至理念的統一。有港獨組織領袖認為,不同的組織能夠動員不同階層和光譜的支持者,而不同組織之間的配合和呼應能夠確保在受到打壓時,港獨運動的火種才容易流傳。在合併還是各自為政,大統一還是協調行動的策略上,他們還在思考中。

—— 原载: 博訊新聞網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20, 2018
关键词: 鐘翰林 獨立 香港共和國
專題: 香港動態
高鐵客量遜預期 外判工用完即棄
當小確幸遇上文化進化
《香港政策法》關鍵人佩洛西明晤陳太
李柱銘測試 證中間人非「直達天庭」
李永達回憶錄:每日40中共黨員持單程證滲港
台:倘港修逃犯例 或發旅警
鐵窗四年郭炳江出獄
入灣與否 公投決定
陳日君轟撐修引渡例者「若非無知即邪惡」
韓國瑜今訪港 晤林鄭訪信和集團
削單程證動議否決 港府稱「返回機制」適時公布
逃犯例剔商罪 大律師會指反削現
何志平稱「遭政治檢控 猶如孟晚舟」
7000急症入冬新高 公院再迫爆
巿民對香港前途信心 見25年新低
修逃犯例 總商會促勿操之過
明日大嶼成本6240億 賣地料賺萬億
香港的黃金時代還未來臨
泛民訪美晤國安官員 北京緊張
港鐵新系統測試又出事 荃灣綫金鐘至中環全日暫停
其他相关文章
從兩幅衛星圖看中國森林的毀滅和自然復甦
法汉学家:中国已返回毛时代独裁体制
美国副总统彭斯会晤香港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 关注香港人权自由
朝鲜战争后,为何大部分志愿军战俘选择去台湾?
梦想“学习强国”里的梦魇
中国不准瓜伊多代表参加 美洲开发银行取消年会
欧盟国家考虑更强硬地对待崛起中国
中国来了 英国走了 欧盟害怕了
哈佛校长见习近平后在北大发表"敏感"讲话
内政与外交的张力导引中国去向何方?——毛时代晚期与当代中共的比较(视频)
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生态环境 (音频)
美议员重推决议案 反制中国在美政治渗透
梳理贸易战中的经济学问题
韩国记者真是一个让人佩服的群体
美中对抗与德国站队——试看5G时代之华为命运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纪念陆铿诞生100周年
「沙田區政」欲發揮獨立民主派區議員的有效平台作用
我为什么离开中国?
以记忆还给记忆,以尊严还给尊严——为「1949」70周年作
欧盟对华政策大转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