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新土改建議——把土地還給農民
—— 農民和土地問題評論之一
作者:李大立

數千年來中國以農立國,即便是今天,農業人口仍然佔百分之八十,如果佔人口大多數的農民缺乏生產積極性,中國的經濟談何發展和進步?如果他們最基本的生存條件無法滿足,中國的政治危如累卵。共產黨本質上是個農民黨,他的大多數黨員包括其領袖毛澤東在內都是農民出身,共產黨的發家也是依靠農民所謂「土地革命」。可是限於該黨指導思想的荒謬性、對社會認識的盲目性和知識層面的局限性(對世界文明及人類發展史嚴重缺乏認識) 至使該黨成立以來一直制定和實行極為錯誤的農民政策(請参閱評論之三「中共的土地政策從來沒有正確過」) ,尤其奪取政權管治大陸60多年,異想天開地將一個文明古國變作全球最大的社會實驗塲,將好端端的廣大中國農村搞得一塌糊塗(請参閱評論之二「中國和諧社會是被共產黨彻底破壞的」),和平時期活活餓死數千萬人,許多農村至今還停留在刀耕火種的原始時代;許多農民還過着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生活,致使有所謂「中國特色」的「三農問題」(農村真窮、農民真苦、農業真落後) ,若得不到真正解决,靠農民起家的共產黨很可能就亡在農民手裡,正應了中國一句古話「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共產黨折騰了幾十年,暴力革命,流血土改,互助組、合作社、人民公社、「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始終未能找到農业現代化農民富裕的正確道路,左試右試反弄得國弱民貧,自己也承認整個國民經濟「到了崩潰的边緣」。1958年——1962年人民公社、大躍進導致全國發生大饑荒,餓死數千萬人;1963年——1978年,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反擊右傾翻案風、「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全國農村屢經折騰,已經奄奄一息,以致出現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十八戶農民冒死祕密簽下生死契約,偷偷地分田到戶,實行包幹以求從餓死邊緣覓得一條生路這種荒唐的社會現象。幸好老天爺收拾了政治瘋子毛澤東和四人幫,獨裁專制的共產黨雖然還未倒台,但到底已經元氣大傷,在嚴酷的現實面前不得不清醒了一點。1979年,其黨內開明派鄧小平、萬里、趙紫陽等面對農業積重難返的現實,迫不得已扭轉毛澤東的極左路線,解散人民公社,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規定「土地集體所有,農戶自主經營」,給瀕臨絕境的農業注入一線生機。但是,由於萬變不離其宗,仍然維持土地公有制,產權不清,因而百弊叢生。

直至08年的十七屆三中全會所謂「第二次土改」,農民得到的衹是「土地承包權長久不變」的承諾,並沒有真正擁自己的土地。等到今年習李新班子上台,所謂「改革開放总規划」的十八大三中全會及近日的「中共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也衹是宣稱「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利」全是空話廢話,全無實貭內容。

這两個「重要會議」的《決定》唯一的亮點和最大變化就是允許村集體土地「流轉」(這個詞五年前胡錦濤的「十七届三中全會」早己提出來過,此刻不過舊調重彈)。現行農村土地雖是集體,實則發包到家庭和個人,因此衹要土地「集體所有」而不是農民家庭和個人私有,基層政府或村委會就能以「集體」名義私自買賣,剝奪農民權益。例如去年初,發生在廣東陸豐縣烏坎村的抗暴事件,就是當地村委會瞞著居民陸續轉讓了3200畝農用土地引起;今年新疆伊犁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將十年前由縣、鄉、鎮、村委承包給農民的18萬畝鹽鹼地承包合同作廢,沒收了農民靠拆借投資多年的改良土地,高價再轉包給第三方,從中漁利。諸如此類的案例在全國各地數不胜數,新一輪「土改」不過又成了讓各地政府玩弄「集體」花招中飽私囊的工具。

中國的土地問題,實際上是一個重要生產資料的分配問題,現今己不單純是農民的問題、農村的問題、農業的問題,隨著世界金融危機的頻繁出現,中國政府一次又一次把房地產業作為重要支柱產業,試圖依靠房地產的發展拉動中國經濟增長。在這 樣的國際國內形勢下,重新思考中國的土地制度,更形必要,共產黨政權賴以救命的「改革開放」己經走到盡頭,城鄉土地制度己成為一切政治和經濟改革的瓶頸,共產黨若無突破,勢必成為壓垮共黨政權這匹大駱駝的最後稻草。

現時大陸的城市土地國有化,實際上是將國家所有的土地通過層層授權,變 成地方政府所有制和企事業單位所有制。國有企業獲得劃撥土地之後,不需要繳納租金,祗需要上繳利潤。由於國有企業普遍不景氣,所以,絕大多數國有企業已經 沒有利潤可言。在這種情況下,國有土地就成為變相的單位所有土地。改革開放以後,政府試圖建立土地有償使用制度,解決土地資源被無償佔用的問題,但是,由 於這項改革不涉及到劃撥土地,所以,國有企業仍然可以無償佔有土地這一重要生產資料。更為重要的是,為了加快工業化和城市化步伐,政府不斷征收農村集體所 有制土地,從而使國有企業或者國有控股企業支付很少的費用就可以獲得大片土地;而房地產開發商與地方政府沆瀣一氣,大量圈佔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土地。

就這樣中國土地制度成為了少數既得利益集團瘋狂掠奪弱勢群體特別是農村居民的重要法理依據。中國的土地制度成為了少數既得利益集團不斷牟利的工具;地方政府換屆之後,政府官員例必重新制定城市規劃,大量圈佔農民的土地。在政府官員如走馬燈似地輪換之中,農村集體土地被蠶食殆盡,許多失去土 地的農民不得不流落街頭,成為廉價的勞動力。走上抗爭之路的農民在頭破血流之後,必會自發地積蓄力量,從而發動更大規模的抗爭。在周期性的惡性循環之中,中 國一定會爆發新的土地革命。

所以,中國的土地制度必須徹底改變更新。

孟子說:「無恆產者無恆心」,農民沒有自己的土地,農民的生產積極性不可能得到徹底的解放。農民說:「共產黨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大家都擔心承包的土地隨時會被共產黨再次收回,因而抱著種一年是一年的想法,進行「掠奪式」耕種,竭澤而漁,廣大的農地迅速貧脊化、山林荒蕪化、草原沙漠化。九十年代後,出現了全國性房地產投機熱,官商勾結,大量侵吞農民土地。一方面土地「集體所有」令村幹部擁有很大的支配權,給他們提供了公權私用,貪污腐敗的方便之門;農民衹得到層層盤剝後的補償根本無法維生,失去土地的農民求救無門,被迫鋌而走險。另一方面,共產黨容許城市出現私人企業,卻不容許土地私有,造成城鄉差別迅速擴大,農業人口大量湧入城市,紛紛棄農轉工,導致大量土地棄耕丟荒。2005年徵地為1995年15倍,近十年每年耕地遞減超逾10萬公頃,人均糧食佔有量不足400公斤,從南到北到處湧現農民維護土地權益的抗爭,不時發生流血衝突,中國的「三農問題」已經到了爆發邊緣。

    在共產黨的所謂社會主義制度下,農民名義上擁有了土地,卻失去了自由,毛澤東時代實行嚴格的戶口制度,農民被牢牢地綑綁在不屬於自己的土地上,失去了一切自由,只有世世代代做現代農奴,因而他們並不快樂。到了共產黨第四代,被世界經濟一體化潮流裹挾著不得不跌跌撞撞前行,年輕的農村青年男女可以到城市打工了,但是卻仍然無法享有和城市人一樣的人權。留在鄉間的老人小孩無力耕種「責任田」,已經開始出現將其出租的現象,這說明自然的經濟規律不是任何強權可以長久地違抗下去的。共產黨最愚蠢的地方就是不懂得「順其自然」,事事橫加干涉,強迫人家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所以凡事失敗居多。他們不懂得無論社會制度、生產關係和生產力,都是自然而然地演變和發展的,任何外力干預都只能以失敗告終,共產黨是時候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了。

    面對本文所描述的農村現狀,對於令到當今統治者寢食不安的「三農問題」最根本最徹底的解決辦法,其實已經呼之欲出,那就是將土地還給農民,讓農民擁有自己的土地,給他們以完全的自由,讓大家在公平的法制下自由競爭,一切問題必將迎刃而解。他們卻視而不見,老是在其他枝節問題上兜圈子。先是溫家寶聲淚俱下地說要為農民解困,大恩大惠地宣告取消農業稅,然而實際上每人每年得益不過19美元!繼而在「兩會」上高調宣布對農業增加15%的投資,以8億農民計算,每人不過7美元!杯水車薪,根本無濟於事!最後是胡錦濤到小崗村放言要進行「第二次土改」,結果不但令全國農民空歡喜一場,反而為權勢集團借「土地使用權流轉,發展適度規模經營」為名大規模兼併土地,將農民逼上絕路,為下一次爭奪土地的暴力革命埋下伏筆。習李政權的「不作為」更是令廣大農民看清了共產黨權貴只關心自己的權勢、不理農民死活的本貭。毛澤東不是教導你們說「要抓住主要矛盾」嗎?現在「三農問題」的主要矛盾就是農民沒有自己的土地,沒有真正成為土地的主人。如果把土地分給農民,重新回復土地私有制,至少下列的好處立時可見:


1. 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農民擁有了自己的土地,有了私有財產,必然會倍加珍惜,精心耕作,農業生產必然突飛猛進,而且種什麼種多少,完全由農民根據市場需求決定,實現名副其實的市場經濟,整個國家的經濟必然欣欣向榮。



2. 農民擁有繼承、經營、出租、買賣、抵押、入股、轉讓土地的權利,建立公開、公平、公正的土地買賣法律秩序,是農村長治久安的根本, 和諧社會自然水到渠成。



3. 農民擁有私產以後,農民社會地位大大提高,不再受到歧視,鄉村幹部權力 受到限制,冤案錯案自然大幅減少,大規模農民上訪現象自然消失。



4. 把土地還給農民,由他們自己根據市場規律與地產發展商洽談徵地,剝 奪了村幹部越俎代疱的權力,堵塞了他們貪污腐敗的漏洞,有助於建設 一個公平廉潔的社會。



5. 自古以來土地就是農民的命根和依靠,農民有了自己的資產,勢必留戀 故土,人離鄉賤,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出外謀生,必然大大減少城市人口 壓力,同時也自然消除農村留守老人和小孩的不合理現象。



6. 隨著農業生產的發展,農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農村消費力增加, 必然帶動工商業、交通運輸、文化教育各行各業的蓬勃發展。



世界歷史上歐洲有被稱作「黑暗時代」(Dark Ages)的中世紀(約395年—1500年),那是歐洲歷史上的一個時代(主要是西歐),這個時期的歐洲。封建割據帶來頻繁的戰爭,羅馬及希臘的文明遺產則受到暴徒破壞,當時佔社會統治地位的是「騎士階級」其中亦包括基督徒教狂熱份子。 而騎士們都是文盲或文化水準很低,加上當時兵荒馬亂,令中世紀的歐洲文化發展不進反退。造成科技和生產力發展停滯,人民生活在毫無希望的痛苦中,所以中世紀或者中世紀的早期在歐美普遍被稱作「黑暗時代」,傳統上認為這是歐洲文明史上發展比較緩慢甚至倒退的時期。不但人民大眾受壓迫, 連科學藝朮家都受到極大的摧殘, 著名的如:



 1,哥白尼:意大利著名天文學家,著有《天體運行論》,遭到教會殘酷迫害。1543年5月20日病逝。



  2.堅持哥白尼“日心說”的布魯諾,先被投入監獄,當他聽完宣判後,面不改色地對這夥凶殘的劊子手輕蔑地說:“你們宣讀判決時的恐懼心理,比我走向火堆還要大得多。”後於1600年2月17日在羅馬鮮花廣場被燒死。



  3.希柏提亞(375-415) 是史上第一個爲人所知的女數學家。吉朋在《羅馬帝國衰亡史》中敘述時說:“她由車上被拉下來,剝脫衣服到一絲不掛,被拖至教堂,爲一群野蠻而無人性的狂徒,用尖利的蠔殼將她的肉由骨上剝削下來,手腳砍下,拋擲火燄之中。



  4.伽利略:意大利科學家。因捍衛科學真理,於1633年被宗教裁判所迫害,1642年不幸病逝,其時已雙目失明。



  5.希臘女數學家海帕西婭,堅持傳播科學知識,被暴徒施以肉刑,投放火中。

堪稱「暴民時代」使得當時歐洲科學文化和藝術受到極大的破壞和摧殘, 歐洲社會大為倒退, 人類文明受到極大破壞, 野蠻暫時取代了文明。



當歐洲處於野蠻的「中世紀黑暗時代」,東方的古老大國中國正值封建社會欣欣向榮的時代, 可是禍不單行, 中華民族始終未能幸免,人類發展史上的「黑暗時代」(「暴民時代」) 雖然比歐洲遲了數百年上千年, 還是同樣不幸地降臨到我們中華民族的頭上了。那就是「幾千年才誕生一個」的東方妖孽毛澤東和共產黨, 他們帶領一群地痞流氓, 趁國家內憂外患之際乘亂聚眾造反奪得政權, 旋即開展流血土改:大殺地主富農, 野蠻地搶奪他們的土地房產, 把他們打成賤民"黑五類",強迫他們"勞改"剝奪他們的子女平等受教育的權利, "文化大革命"中甚至慘無人道地毅盡他們全家的袓孫幾代(如廣西賓陽縣, 湖南道縣, 北京大興縣等)……歐洲經"文藝復興"結束了"中世紀黑暗時代"走到了現代文明社會, 世界文明進步發展到廾一世紀的今天, 我們中國人也是時候結束荒蠻走向文明了, 筆者呼吁全體中國人齊聲吶喊迫使共產黨償還血債, 是時候把搶奪的土地還給人家地主富農了, 他們大多被你們殺了, 他們的子女後代受盡了你們的壓迫摧殘, 也該贖罪了, 把搶來的土地財產還給他們的子女后代吧!


為此,筆者鄭重提請中共政府考慮下列建議,並籲請大家討論,表達民意:



1. 效法台灣和平土改的做法,在中國大陸進行二次土改(請参閱評論之四「共產黨的『流血土改』和國民黨的『和平土改』」,全面恢复1949年「解放前」的土地分佈所有權狀況, 把土地永久地還給農民。



2. 立即開放鄉村基層普選,由各鄉村農民自由選舉他們的村公所和鄉政府,由該兩級地方政權主持一切鄉間土地改革,由上級土改委員會進行監督、覆核和確認。



3. 成立全國從中央到地方各級土改委員會,在中國大陸未實行全面普選之前,委員會應由各黨派各階級各行業各民族代表組成,政府官員只佔少數,可邀請台灣及海外人士參加,該委員會的權力衹限於顧問監督和仲裁。



4. 效法台灣為「二二八」及白色恐怖期間所有死傷者登記賠償的做法,公告天下,凡有直系親屬(如無直系親屬, 則旁系長輩亦可)解放後」「土改」中被沒收土地財產者, 均可申請登記,然後經過各鄉村民選村公所鄉政府以及上級土改委員會調查確認,給予退還土地或者等值貨幣,鼓勵已經離開農村的土地繼承者將土地捐贈鄉親交公分配。



5. 全部土地回復解放前所有權分布後,效法台灣「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和「耕者有其田」政策,設定各地土地最高限額(比如說當地人均土地面積的1.2到1.5倍),限制最高地租(比如說為40%,略高於台灣的37.5%)。將所有無人認領的土地以及所有公地,公開、公平、公正地按人口重新無償分配,政府頒發地契,將土地所有權永久地還給農民。同時,政府出資以分期付款付息的方式,贖買最高限額外的土地,賣給無地少地的農民,他們只需支付無息的分期付款(還款期可長達20年),務求使絕大多數農民擁有自己的土地。並且公開保證任何情況下不再使用暴力改變土地所有權。



6. 撥出比例公地歸鄉村兩級政府管理,屬於集體所有,按勞力派工耕種,收穫用作鄉村政府營運經費以及公益。老弱病殘無法自行耕種者,可自由出租、出讓、入股或者交給鄉村政府經營,由鄉村政府保證他們的基本生活需求。



7. 全面恢復農民土地自由買賣、租佃、抵押、轉讓、合股、繼承等合法權益。同時制定及嚴格執行一切有關土地私有制,土地所有權不容侵犯,土地自由買賣(公地買賣須由全体村民議決利益公平分配)私地管理,政府徵收土地賠償、地產發展商徵購土地價格商談,法律保護程序等等法律制度,建設一個公開、公平、公正的農村社會(比如說國家建設需要徵收土地,除了和土地擁有者商討買地價錢,還需商討失地農民工作安排)。



8. 為了避免出現土地大規模兼併現象,在土改初期農業生產尚處於發展時期,制訂較嚴格的土地買賣和徵用土地法律,盡力保護可耕地面積和萬不得已需要出售土地農民的利益(比如說因地制宜規定最低地價)。然後,隨著農村生產力的發展,逐步放鬆有關限制,讓農業社會真正進入自由經濟社會。



9. 二次土改以後,政府保證絕不重複毛澤東橫加干涉強加於人的錯誤,永遠按照市場經濟自由運作,農民願意變工互助便變工互助、喜歡成立互助組就成立互助組,不喜歡就單幹,一切順其自然,絕不強迫,杜絕一切外力干預,讓農村社會成為真正的自由的和諧社會,讓農業完全遵循自由經濟規律發展。



10. 城市土地,包括國企所佔,全部收歸國有(但各城市的規模及規划需經全國最高議會批準) ,所有土地使用者必須按時繳納地租,否則政府收回土地。效法香港及西方國家每年定期拍賣土地公開招標價高者得的原則,請香港或西方國家政府派員恊助進行,聘請他們的專業測量師當顧問。



如能如此,一定會得到廣大農民的擁護,中國一定會建成和諧社會,也一定會成為世界強國。



(26/12/13定稿,香港)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摘要首刋於14年6月號《開放》雜誌, 此處是全文)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June 10, 2014
关键词: 新土改
其他相关文章
中共的「政權/權力喪失恐懼症」
私有制威力無窮
1949年的共產革命是對歷史的反動
公有制是萬惡之源
「如果沒有毛澤東,我們至今還在黑暗中徘徊。」是天大的好事
淺評馬克思主義的「線性思維」
小家庭·大時代——推介李大立《中国——一個普通家庭的故事》(新版姊妹篇《往事如煙》)
中共封殺香港真普選自食其果
天上掉下一塊大饀餅
So What?
以公投結束佔中
「佔中」不如「罷選」
「民國範」、「民國熱」彰顕民心向背
共產黨的「流血土改」和國民黨的「和平土改」
中共的土地政策從來沒有正確過
中國和諧社會是被共產黨徹底破壞的
"一朝回到'解放前'"
匪夷所思:千年文明古國出了一個隨地大便的皇帝!
百年前中國的議會政治在這裏起步
我殺驕楊--獨夫淫賊毛澤東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