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hina
Chinese Society
推特 臉書  
文化中国
中国社会
中國和諧社會是被共產黨徹底破壞的
—— 農民和土地問題評論之二
作者:李大立

    共產黨口口聲聲叫喊「構建和諧社會」,殊不知幾千年前中國農村早已是和諧社會了,令其遭到嚴重破壞的始作俑者正是共產黨本身。毛澤東的第一次土改,將中國農村帶入了貧窮和飢餓的深淵,六十年代初的大饑荒餓死幾千萬人,被毛澤東一手遮天強壓下去了。五十多年後,「三農」問題已到了總爆發的邊緣,胡溫政權十七屆三中全會,不得不放言要進行「第二次土改」,企圖挽救黨國,卻擺不平黨內各個派別利益而胎死腹中,習李政權上台,聲言「保障農民權益」也是空話廢話,看來共產黨也是「積重難返」了。

 

       中國幾千年來,封建社會實行「無為而治」,中央政府管治的最低層單位衹是「縣」,朝廷派出命官也衹是「縣官」一人赴任,師爺自請;不像現在共產黨每個縣動輒上萬名公務員,軍警憲特一應俱全,「三十個大帽蓋吃一個草帽蓋」。那時縣以下基本上是民間自治,縣官管治鄉村全靠鄉間的士紳賢達和家族長老,他們不受朝廷封冊,不領國家俸祿,沒有世襲嫡傳,卻代行政府職權,運用傳統的禮法族訓和鄉規民約,維護中華民族的道德倫理和生活秩序。無論京城如何興衰更替,他們在鄉間堅守傳統、默默耕耘、派丁納糧、安貧樂道、息訟平爭,大家和睦相處,各階級互相依存,早已是和諧社會。鄉間的這種法統維護者,一般公推知書識禮的士紳賢達和德高望重的家族長老擔任,他們在鄉間修橋補路、憫老恤幼、公益賑災、主持公道,以其正直誠信得到鄉親大眾的擁戴,數千年來中國農村一向是安居樂業和諧共處的社會。所不和諧者衹是少數妄圖不勞而食的地痞流氓和無業游民,但是他們在強大的傳統道德和民間法統的壓力下,幾千年來一直無所作為。直至近代歷史上罕見地出現了一個以「痞子運動」為「革命先鋒」的異類毛澤東,公然稱他們的不勞而獲、懶惰欺詐甚至嫖娼聚賭為「革命行為」,心理變態地為他們「爬上地主太太小姐的牙床上滾一滾」大聲叫好……;又適逢外敵入侵,內戰不止的亂世,給他們帶來了千載難逢的機會,他們用武力了奪取政權,破壞了社會脈絡,毀滅了倫理道德,至使歷時數千年的中國農村和諧社會毀於一旦。 

 

       自古以來,中國農村一直奉行土地私有制,這種土地所有權一方面是世代傳承的結果;另一方面是土地產權自由買賣的結果,而這正是自由經濟社會的特徵,也是不可避免的優勝劣敗自然淘汰的結果,無論何種結果都是合情合理合法並且得到大多數農民的承認和接受的。大千世界,人物各異,每個人的能力體力智力、天份機遇壽夭各不相同,在農村可謂「同種不同收」,聰明勤勞的「田秀才」往往收成比別人多。人各有志,各人機遇和需求不同,有人需要出賣土地換取金錢他用,也有人需要購入土地擴大生產,於是就很自然地出現了土地買賣,所謂「百年土地轉三家」。本來土地作為自由經濟社會中的商品,自由買賣是完全正常合理的,衹不過中國近代自民國以來社會動盪,兵荒馬亂,工商金融業又不發達,錢莊銀行也常倒閉,使得很多人認為唯有土地可以保值,不會被搶掠毀壞,也不會遺失貶值,形成重農輕商的傳統觀念,大量資金流向土地;因而造成了了不正常的土地買賣和兼併,拉大了貧富差距,令佃農謀生困難,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才導致國共兩黨不謀而合地進行了土地改革。(請参閱評論之四「共產黨的『流血土改』和國民黨的『和平土改』」)但是,造成這種畸形社會現象的根本原因並不是土地自由買賣,而是國家一直處不正常的戰爭狀態,一旦回復和平,資金有了其他眾多的出路。在一個理智和包容的政府管治下,土地買賣如同其他商品一樣,很快就回復正常,並循著自由經濟的軌跡健康發展,在這方面台灣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証。

 

       在這種自然形成的社會秩序下,儘管有些農民少地和無地,但是他們都擁有最寶貴的自由:如果佃租太貴,可以改做僱農,如果東家刻薄,可以去西家打工;或者自僱從事其他手工漁林副業,最後還可以棄農改工,進城打工或者當兵吃皇糧……。總之,人只要享有自由,在公義的社會制度下,就不愁沒有活路。

       人類在經濟領域裏的自由競爭就好比一場漫長的體育比賽,共產黨的暴力「土改」就等於在比賽中突然叫停,將比賽結果推倒重來,這樣做顯然對勝者是極不公平的。而重新開始的比賽在幾年之後就被徹底地停止了,因為愚蠢如共產黨者也明白,如果繼續比賽下去,又會產生新的勝者。於是,土地剛剛分到農民手裏沒幾年,就被共產黨收歸國有,幾億農民徹底失去賴以為生的土地,成為真正的「無產者」。但是比賽一旦停止了,表面上「人人平等」了,整個國民經濟也就失去了任何活力。在共產黨的所謂社會主義制度下,農民名義上(集體)擁有了土地,卻失去了自由,毛澤東時代實行嚴格的戶口制度,農民被牢牢地綑綁在不屬於自己的土地上,只有世世代代做現代農奴,因而他們並不快樂。人民公社的集體出工,隊長書記吹完哨子後就開溜了,農民沒精打彩磨洋工,生產效率極低,農村一派蕭條景象,農民食不果腹。

 

       幾十年後到了崩潰的邊緣,鄧小平不得不「改革開放」,解散人民公社,採取土地承包制,將土地使用權分給農民。開始那幾年,億萬農民從人民公社的桎梏中解放出來,生產力得到釋放,農業生產得到很大發展。可是,隨著社會的演變,隨著工商業的資本主義化,鄉村城市化,農村中這種產權不清,農民沒有土地所有權的矛盾就逐漸顯露出來。孟子說:「無恆產者無恆心」,農民的生產積極性並沒有得到徹底的解放。農民說:「共產黨的政策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大家都擔心承包的土地隨時會被共產黨再次收回,因而抱著種一年是一年的想法,進行「掠奪式」耕種,竭澤而漁,廣大的農地迅速貧脊化、山林荒蕪化、草原沙漠化。 九十年代後,出現了全國性房地產投機熱,官商勾結,大量侵吞農民土地。一方面土地「集體所有」令村幹部擁有很大的支配權,給他們提供了公權私用,貪污腐敗的方便之門;農民衹得到層層盤剝後的補償根本無法維生,失去土地的農民求救無門,被迫鋌而走險。另一方面,共產黨容許城市出現私人企業,卻不容許土地私有,造成城鄉差別迅速擴大,農業人口大量湧入城市,紛紛棄農轉工,導致大量土地棄耕丟荒。年輕的農村青年男女可以到城市打工了,但是卻仍然無法享有和城市人一樣的人權。留在鄉間的老人小孩無力耕種「責任田」,已經開始出現將其出租的現象。這是違背共產黨土地政策的,就像當年小崗村農民冒死簽下分田包幹的生死契約一樣,說明自然的經濟規律不是任何強權可以長久地違抗下去的。共產黨最愚蠢的地方就是不懂得「順其自然」,事事橫加干涉,強迫人家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所以凡事失敗居多。他們不懂得無論社會制度、生產關係和生產力,都是自然而然地演變和發展的,任何外力干預都只能以失敗告終。共產黨不明白,只要人類的經濟活動繼續存在,自由競爭就不可避免,任何使用暴力進行的干預都無濟於事,只能順應經濟規律,因勢利導,讓自由競爭在更公平、更公正、更公開的遊戲規則下進行,並且運用社會的力量幫助弱勢群體,這才是一個健康的社會應該走的道路。

 

       反之,國民黨的和平土改就等於承認數千年來比賽的結果,僅僅對比賽規則中不公平的地方進行修正,而從不中斷比賽的進行,令經濟發展進程得以延續。國共兩黨的土改及其結果的顯著不同,說明了國共兩黨人才素質、知識背景、治國方略的極大不同,也預示著大陸和台灣政治經濟前景的極大不同,繼續發展下去,大陸這種「中國特色」的畸形社會,最終必然走向滅亡。

       中國數千年來的和諧社會,是被共產黨親手毀滅的,經過毛澤東鄧小平幾代中共的統治,已經被扭曲得不成樣子,要重建和諧社會,談何容易。除非下決心實行民主憲政,還政於民;在農村恢復土地私有制,撤銷縣以下所有官方機構,恢復村民自治;重建中華民族傳統禮教和道德,否則永遠都祇是空話一句。

 

       社會發展的規律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共產主義試驗了近一世紀,全世界犧牲了過億人的生命,已經被事實證明徹底破產。共產黨是時候深刻反省自己,下罪己詔了。六十多年來,你們欠下中國人民累累血債,帶給中國人民深重罪孿,如果能夠幡然改悔,效法國民黨,主動結束一黨專制,交出政權,參加普選,或許還有一條生路;如果能夠洗心革面,痛改前非,或許更能夠像國民黨一樣浴火重生,經過人民的選舉,重新執政;如果冥頑不化,執迷不悟,與人民的意志對抗到底,離被人民推翻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20131226日定稿,香港)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ne 11, 2014
关键词: 和諧社會
其他相关文章
中共的「政權/權力喪失恐懼症」
私有制威力無窮
1949年的共產革命是對歷史的反動
公有制是萬惡之源
「如果沒有毛澤東,我們至今還在黑暗中徘徊。」是天大的好事
淺評馬克思主義的「線性思維」
小家庭·大時代——推介李大立《中国——一個普通家庭的故事》(新版姊妹篇《往事如煙》)
中共封殺香港真普選自食其果
天上掉下一塊大饀餅
So What?
以公投結束佔中
「佔中」不如「罷選」
「民國範」、「民國熱」彰顕民心向背
共產黨的「流血土改」和國民黨的「和平土改」
中共的土地政策從來沒有正確過
新土改建議——把土地還給農民
"一朝回到'解放前'"
匪夷所思:千年文明古國出了一個隨地大便的皇帝!
百年前中國的議會政治在這裏起步
我殺驕楊--獨夫淫賊毛澤東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