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2018中国经济大事
作者:萧洵
北京一家零售和批发商场大楼前写有“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字样的商场装饰物。 (2018年7月9日)
 
华盛顿 — 

临近岁末,中共高层闭门举行了为下一年经济运行确定基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会议提及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即便是这样不直白的表述,在过去的重要经济工作会议中也是罕见的。美中贸易战不断升温,令已经出乎意料迅速放缓的经济情势更为复杂。

官方媒体在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后发布的分析重点仍是积极传播正能量,称中国发展“拥有足够的韧性、巨大的潜力,经济长期向好的态势不会改变。”官方文宣称当前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中国加快发展的外部环境依然具备;那些“怀疑中国”的戒备,或是“牵制中国”的意图,实际上是“从不同角度映射中国国际地位的明显变化。

此前,中共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将2019年定义为“关键之年”,因为中共政权将满70周年,也是全面决胜建成小康社会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

中国官方通过此次会议强调要实行尖端制造崛起的意志,同时也对美国提出的要求做出表述,如保护知识产权、市场开放以及营造公平竞争环境。具体措施方面,决策层确立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实施大规模减税和扩大内需市场,以及稳健的货币政策等。

2018年中国经济骤然放缓,加之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方面对中国不断施压,成为当局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事实上,中国经济在过去一年显现出众多的问题,其中有官方不愿谈及的,也有更深层,甚至触及中共意识形态根本的问题。

据称北京的一群经济学者私下交流,列出了2018年中国经济十件要事。但相关文章很快在中国境内的各种媒体中消失。我们可以从这些经济学者列出的问题中,对中国经济的现状得以较官方文宣更全面真实的了解。

2018年中国经济难题中,首当其冲是美中贸易战

特朗普总统星期六发推文说,他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讲了很长一通电话。特朗普说:“交易进展很好。如果成了,那将会非常全面,涵盖所有主题、领域和争议点。正在取得重大进展。”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30日就中美建交40周年发表讲话时说:“中美关系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对新机遇新挑战,中方愿同美方一道,落实好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阿根廷会晤达成的重要共识,在互惠互利基础上拓展合作,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管控分歧,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

12月1日,特朗普和习近平在阿根廷G20会议期间会晤。双方同意暂停提高关税税率,扩大征收关税,在接下来3个月时间里进行谈判。

在那之前,特朗普曾威胁1月1日将价值2,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产品的关税税率从10%提高到25%,并不排除对其余所有进口自中国的价值2,67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关税。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多次抨击中国和美国在贸易上的巨大不平衡。任总统后,他责成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依照1976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对中国强制性技术转移等侵犯知识产权的贸易行为进行调查,并在调查得出结论后,以关税形式惩罚中国不当贸易行为。

目前美国对价值500亿美元的自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25%的关税,对另2,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产品征收10%的关税。随后,特朗普威胁如果没有谈成,将把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所征的10%的关税税率增至25%,并可能对剩余所有的价值2,67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关税。

特朗普对关税的青睐引起很大争议。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在新加坡的资深中国经济分析师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说:“对他来说,这(关税)很管用,在投票支持他的选民中也很受欢迎。甚至一些民主党人也赞成他的做法。”

特朗普坚持以关税手段对付中国,尽管批评者指出关税是把双刃剑,会招致对方针对美国产品实施报复性的关税。中国对美国大豆征收关税,导致大豆生产者面临极大损失,进而形成政治上的压力。

由于中国经济急速放缓,当局也希望尽早结束贸易战,因而表示愿意做出让步。特习会后,中国同意暂时取消对进口自美国汽车加征的关税,并同意恢复购买美国大豆。

此后,双方看起来都有意向在特习会90天后达成某种协议。继此前有消息传出美方将派出代表团于1月7日到北京进行贸易谈判。但这次行程中没有特朗普任命主持对话贸易谈判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分析认为,缺少有内阁级别官员参加的谈判,不可能会有重大的进展。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些熟悉谈判状况的人士认为特朗普的推文在双方接近达成协议的程度上言过其实了。他们认为川是希望稳住近日来起伏不定的股市。

分析认为,这也表现出特朗普也会做出让步。埃文斯-普里查德指出另一个与此相关的政治问题是川普面临2020年竞选连任。他说:“从政治方面考虑,他会急于达成某种协议。如果中方做出足够的让步,他会批准这样的协议。如果无法达成协议,他就把关税维持下去。那样做的政治代价最糟糕也就是从关税中得不到什么好处。唯一的负面作用可能是会对股市造成影响。我想那应该是会让特朗普担心的事。”

埃文斯-普里查德认为,中方此次不会再给出一些粉饰性的让步,而是会认真考虑。他说:“我不排除他们(的提议)足以让特朗普同意暂时不把关税驾到25%。或许像在6月时所做的那样,他们会增加购买美国货物。或者承诺改进知识产权执法,放宽市场准入限制。”

埃文斯-普里查德说,这些让步其实都是中方原来就计划要做的,是他们改革方案中的内容。我很难想象中国人会提出对其产业政策进行大改,减少国家对其经济的干预程度。我认为,对习近平来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消失的中国制造2025

2015年发布的产业政策 – 中国制造2025展现了习近平希望中国在机器人、信息、清洁能源汽车等高科技领域居于世界领先地位的蓝图。

自从2015年宣布到2017年,中国政府一直将中国制造2025称之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核心政策。

但这个雄心勃勃的产业政策引起美国和其欧洲盟友的担心。外界反对这个中国产业政策是基于两方面的担忧:该计划中所列的技术专长方面的进步依靠的不是中国本土创新,相反,是靠强制性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盗窃。反对中国这样的做法,正是美国对中国进行第301条款调查的核心;另一方面,外界普遍认为,中国制造2025的实施是要让中国能够利用技术投射中国力量。

在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压力下,中国停止公开谈论中国制造2025。

12月12日,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的高层计划部门和资深政策顾问正在起草一个新的产业政策,取代现有的“中国制造2025”。但目前并不清楚新的产业政策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新的产业政策可能会改变“中国制造2025”的强势姿态,在表述方面会低调缓和。但外界分析希望看到新产业政策会有一些实质改变。

凯投宏观中国经济分析师埃文斯-普里查德说,报道透露的信息中,有些是比较积极的举措,例如新的产业政策将不再对某类产品的生产制定具体的目标。他认为,那样的目标会令外界感到它在政策上倾向于扶植本国企业,因而外国企业会受到排挤。他认为放弃设定具体的目标是值得欢迎的。

但是,埃文斯-普里查德指出,这样的改变难以消除美国的疑虑,尤其是中国以往在信守承诺方面的记录并不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2月19日接受日本广播协会(NHK)主持人花泽纯一郎采访时被问及若中方接下来对中国制造2025规划做出一定修改,将会对美国释放重要信号,希望了解中方的打算。陆慷说,中国制造2025目前只是规划指南,还不算是正式的产业政策,外界报道有偏差。他还说,世界其他国家,包括日本和德国,都会对自己的某个产业领域有发展规划,中国的类似设想没有多大区别。但若要形成政策,需要经过充分论证。

陆慷说,中国根据自身发展和国际形势变化,不断对未来发展规划做出符合实际的改进,是很正常的,但是否结合中美、中日的谈判情况作修改,他认为没有必然联系。

12月23日,财新报道,中国正在立法禁止地方政府迫使外国商业机构转移技术或非法限制他们的市场准入。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资深亚洲顾问葛来仪就此消息发推文说:“当他们起诉违规者,施以重罚时,我将会相信中国在结束强迫技术转让方面是认真的。”

该智库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在推特上写道:“中国法律草案禁止强制要求外国伙伴转让技术,但需要做的有很多,不只是简单改改规则。”

中国虽然在科技方面普遍要落后于美国,但是在一些新的技术领域,中国有领先世界的技术,5G无线通讯技术目前处于领先地位的是中国民营科技公司华为。而近日因华为首席财务官、该公司创始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在途径温哥华时,被加拿大当局逮捕。加方是依照美国要求抓的人。美方称孟晚舟与华为违反禁令,向伊朗出售产品有关。美方在寻求将孟晚舟引渡到美国。

孟晚舟事件掀起轩然大波。中国官方含有地以强硬姿态要求加拿大放人,甚至还逮捕了两名在中国的加拿大,包括一名前加拿大驻华外交官。

华为是一家中国民营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生产商。即便在当前民营经济面临“国进民退”大逆势之时,它仍能得到当局强力的支持。这是因为它不是家普通的民营企业。从孟晚舟被拘捕后中国官方的强烈反应可以看出,华为对当局来说非常重要。

华为与中国政府,以及军方的关系一直令美国担心它的技术可能会给国家安全带来危害。华为则否认其产品有安全问题。

美国担心,如果华为在5G技术上最终胜出,美国将被迫购买它的设备。

沙伯力博士(Barry Sautman)是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系的访问教授。他认为,美国毫无疑问会把华为视作发展5G的重要对手,因为美国想要确保在科技方面的全球主导地位。

沙伯力说,美国在谈到中国科技发展时并不客气。他说:“他们这样说,部分原因是他们认识到中国在过去二十年里发展很快,虽然还远远谈不上超越美国。尽管如此,在某些领域,中国却可能超过美国。美国政府对此而感到担忧。”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第二大电讯器材生产商中兴因违反贸易禁令而被美国商务部处罚。中兴因其芯片供应商被禁止向其出售,面临关门,数万工人也濒于失业边缘。中兴事件让中国人看到自己国家的技术公司的软肋。

近日,路透社报道援引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的话,说美国总统特朗普考虑在新的一年发布一项行政令,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从而紧致美国公司使用中国华为和中兴通讯生产的电信设施。

接下来的几个经济大问题是冰冻的房地产市场、人民币币值、GDP,债务和去杠杆失败、地方政府债务、非银行资本市场崩塌、公众股市的崩塌、民营企业的衰退,以及经济三大引擎到三驾马车。

“国进民退”和习近平新时代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习近平执政后,大力扶植国有企业,要将这个在朱镕基时代被削弱并退居次要地位的低效率、高负债部门再度推至中国经济支柱地位。相应地,解决多数人就业的民营企业却处境日艰。甚至在今年早些时候,有人开始建议民营经济退场。

经济增长急剧减速,市场也信心低迷,中共高层罕见齐声挺私企,并表示提供资金管道。私营企业因为难以从国有银行贷到款,只能依靠影子银行。

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取得的成就时,对党进行了颂扬。在与美国贸易紧张关系不断升级,而中国经济增速极速放缓双重压力之下,习近平将党推到至尊地位, 令许多期待他借此次讲话推动必要的结构性改革的观察者颇为失望。

纽约时报报道说,“习清楚地表明,他对这一俗话所说的带有‘中国特色’的意识形态本身深信不疑。”

北京近代史学家章立凡认为,这与习近平的一贯想法是相符的。他说:“至于说,把国企做大做强,恐怕是他一贯的想法,就是说从他的知识结构,他的世界观,他的‘三观’(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形成的时候,就是要搞这套东西,要把中共政权变得非常强大。”

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急剧放缓,习近平在谈论坚持改革开放时,没有强调市场,而是将党置于一切之上。凯投宏观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说,

“许多经济体在那个时期都出现过由基层推动的更大程度政治自由化的要求。在中国,强调以国家为重心,我想是(当政者)对这方面的担忧所做的回应。他们担心开放会削弱中共的势力。”

据报道,近期中国社交媒体传出一篇“中国百余位学者对改革开放40周年的感言。”这些感言中,多是针对习近平在改开40周年大会中的“改与不改”的承诺。该 微信公众号很快被当局删除,官方也未对此做出回应。

 
—— 原载: VOA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December 31, 2018
关键词: 2018 经济 大事
其他相关文章
當小確幸遇上文化進化
從兩幅衛星圖看中國森林的毀滅和自然復甦
法汉学家:中国已返回毛时代独裁体制
美国副总统彭斯会晤香港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 关注香港人权自由
朝鲜战争后,为何大部分志愿军战俘选择去台湾?
梦想“学习强国”里的梦魇
中国不准瓜伊多代表参加 美洲开发银行取消年会
欧盟国家考虑更强硬地对待崛起中国
中国来了 英国走了 欧盟害怕了
哈佛校长见习近平后在北大发表"敏感"讲话
入灣與否 公投決定
内政与外交的张力导引中国去向何方?——毛时代晚期与当代中共的比较(视频)
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生态环境 (音频)
美议员重推决议案 反制中国在美政治渗透
梳理贸易战中的经济学问题
韩国记者真是一个让人佩服的群体
香港的黃金時代還未來臨
泛民訪美晤國安官員 北京緊張
美中对抗与德国站队——试看5G时代之华为命运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纪念陆铿诞生10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