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香港管治历程:事不做绝,族群共存
作者:丁学良

   英国人管治香港时期只用很少人统治很多人,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常常有外地人认真问香港人:在英国统治时期,你们没有普选权,议员大部分也非民选,为什么那时可以接受?还有人说,在很长时间里,香港公务员贪腐也很厉害,在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并有效运作前,连消防队救火都要行贿,香港的法治其实也没多久。这些都大体符合史料,香港人在英国统治下也遭受多种歧视,不同族裔之间地位不平等,权利也不平等,香港社会也抱怨多多。
 
  我出国留学以来的30年,无论到哪里都属于“少数族群”,所以对各类制度如何治理多族群的社会很在意。以我对香港十几年的观察,在亚洲范围内,香港对弱势群体的治理不算最好,还比不上台湾。但由于160年里作为国际性的开放城市,香港容纳了来自各地的移民类别繁多,值得我们参考。
 
  1997年前香港华人受到的文化和经济上的歧视有诸多方面。香港华人普遍用广东话交谈,较好的学校里用的课本多是英文,越高级的学校英文课本用得越多。但绝大多数学生课堂之外并不说英文。由于口语与文字脱节,大部分香港华人写作既不善于使用纯正的中文,也不善于使用纯正的英文。这样的话,就职于普通行业可以,进入高级专业领域就不够了。香港的管治系统都是以英文为工具的,很多华人因此被排斥在高级职务之外。
 
  英国统治时期,招来很多南亚人,来自印度、巴基斯坦等地。这些人来香港几代了,香港话也能讲一点,但不太能读中文,能写的更罕见。他们绝大部分只能做技术含量低的劳工,低收入,只有极少数才经商成功很富有。不会读写中文,很难被招聘进大中型公司,香港毕竟是华人社会。他们近年来抱怨政府没有为他们的孩子学中文提供足够的资源,使年轻的南亚人失业严重。在香港谈到少数族群受到不公平待遇,多半是指这些。
 
  重庆大厦在国际上极有名,里面的廉价旅社住着来自几十个国家的客,以南亚和非洲人为主。此外是开餐馆和销售店的,大多数业主就是南亚族群的。“国际倒爷”们以此为中转站,把华南地区的商品送往半个世界。这里面的南亚非洲人只要是合法身份的,十几年后就能发财致富。他们是中低级全球化的活跃推手,不太存在族群融合的问题。
 
  还常被人提起的是越南船民问题。越战后,1975年有近四千名越南人避难进入香港。后来香港成为“第一收容港”,到1980年超过10万越南难民进入香港,由1975年至2005年,香港总共收容了超过20万名越南人,其中14万多名获得外国收容,6万多名被遣返。至2005年年底为止的30年来,只有1300多名以难民身份获准在香港永久居留。这主要是跟联合国难民署的工作相关;在1970-1980年代,香港周边的地方都比较糟糕,香港才承担了这么多的责任。联合国难民署还欠香港大笔钱,但因为留下来的人少,没造成大的族群融合问题。
 
  总的来说,香港的华人和少数族群在1997年前虽然也受不同程度的歧视,但情况没到很糟的地步。英国人统治香港和日本侵华的统治方式不同,在日本人统治的沦陷区,中国人是亡国奴。在香港的华人却是享有基本人权的,虽然很多方面是英王治下的二等臣民。少数族裔也大体一样,有基本的人权。这个法律框架是一个文明底线,保证了香港各族群的基本生存和发展空间,享有经商从业的自由,否则英国的统治不会那么安稳。
 
  大部分华人教授在香港的高校里也长期受到制度性的歧视,比如在福利待遇和住房上,都远比不上洋人同事。这个制度是挂靠在香港政府待遇体系上的:香港作为英国的殖民地,其统治阶层必然是来自宗主国的洋人,他们必然要获得顶级待遇。香港的高校作为政府资助的公立机构,其教员福利就依照公务员体系,洋人一等,本地人二等。但英国的统治在其他方面并不严苛粗暴,本地人尚可忍受这种软性的专制统治。给华人教员的待遇虽然比不上白人的,但也有契约的保障。
 
  曾经的殖民帝国英国的护照分两种,一种是英国本土居民的,一种是海外殖民地居民的,二者最大的区别是永久居住英国的可否。1997年回归谈判时,香港的华人1997年后就能拿到新的特区护照,但中国不愿意给非华人特区护照。特区护照目前可以全球免签150多个国家。英国也不肯给香港的非华人英国本土居民护照,只想保留他们的海外居民身份。英国那时的人口不过五千多万人,如果都变成英国本土居民护照,承受不起。当时很多人游行示威,要解决的是这个问题。
 
  英国人的殖民统治无法消除种族性的歧视,但他们做得比较聪明,除了上面说到的给被统治者基本的人权,统治阶层还挺注意自己权力的行使边界。最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不会去触动殖民主义地各族裔的信仰、生活方式、传统文化;在经商业务方面,给他们基本的自由空间,使他们的生活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同时,他们使用来自英国的那一套法律体系,给当地人提供了平稳的秩序,而这是全球大部分地区都市认可的公共行为规范。
 
  他们还非常善于吸收和培养当地的精英分子,把他们送到英国留学,然后容纳进香港的治理体系。英国文明是现代世界的主流文明,其生活方式、价值理念,都被最发达国家和地区的中上层社会认同。
 
  可以假设,若现在有一个各方面比中国差很多的国家要从中国手中拿走香港的主权,那不管香港人对中国内地游客多么的不满,也会抗拒被他国拿走。当年香港居民诚心诚意地相信英国的那套主流文明,觉得跟它连在一起,未来总会更加开明进步。英国在这一点上做得巧妙,即使是后来已经独立的国家,其精英阶层还是继续把孩子送到英国去受教育。巴基斯坦、印度都是这样,他们对英国的法治和商业文明,有根深蒂固的认同。这使治理者与被治理者之间有一种基本的信任,省去了强力镇压的必要。
 
  此外,英国几百年在全球搞殖民主义,管治过各种族群,练出来很多人才,知道怎么去跟当地人相处。二战后,大多数殖民地都独立了,于是大批的管治人才来到香港,提升了治理的水平。
 
  (戴志勇主持采访)
 
 
—— 原载: 《南方周末》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ne 22, 2014
关键词: 香港管治
專題: 香港動態
戴啟思:程序公義 應讓參選人申辯
戴:馬凱上訴應獲悉拒簽原因
葉劉撐慢必 話政府毋須提一男一女婚姻
泛民諷選舉主任如測謊機
提名期結束 李卓人未確認參選資格
習近平令中國陷40年劣境
中宣部長:港媒勿成干擾內地政治基地
民協撐他人 基哥遺憾後理解
許智峯被控襲擊等三罪
港鐵四線齊癱 300萬人受難
港珠澳橋23日珠海揭幕
港競爭力第7 跌1位
華人第一位 陳家亮獲國際領袖大獎
黃之鋒促英美對中國施加壓力
樓價短期將大跌三成
馮檢基:倘只擇一 要民主不要議席
李卓人終入閘迎硬仗 指選舉是基本權利
泛民叫「結束一黨專政」京暫放生
陳日君痛心教廷遭京利用滅地下教會
正被肢解的香港傳媒
其他相关文章
外部世界反击中国:此伏彼起(一)
对手判别中国的“五个尺度”
毛泽东之“梦”:复活的氛围
西方学生上文革课常发“奇想异见”
政治改革:党政分工和政教合一 —— 从梵蒂冈走段长路来理解本国
中国的政治秩序:坚韧不拔还是腐朽退化?
你不能不看的墓碑
西方文明最终会被全球化拖垮吗?
中国外交官训斥人的苦衷
香港本土主义与台独:北京的两个担心
北京阅兵背后的“四国演义”
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
经斯大林毛泽东理解现代中国
被边缘冲击的“中国梦”
中国对日并非“黑船来航”
北京与香港:摸索的悖论
中国发展模式的两部曲
“毛家帮”式司法公正
邓小平模式的命运
学者:温家宝平反六四意在卸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