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民意強力反彈 社會面臨大變
作者:黎則奮

面對龐大的民意壓力,從中央到特區政府,均無法不調整口徑,由誣指公投「非法」和抹黑公投造假,轉調為接受公投是一次不可忽視的大型民意調查。

 

負責政改諮詢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中央未有最新指示前,只能強調一切「依法辦事」,聲稱政府不能接受不符合法律的方案。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本來事不關己,卻罕有地在網誌表態,表示官員有責任聆聽民意,但盼望社會可以互諒互讓,達成共識,叮囑大家要學習「看見自己眼裏的樑木」,企圖為七一大遊行降溫。

 

治家也無能的特首梁振英則變成政治啞巴,不敢評論公投結果,明顯因為自己已成最大負資產,被中央訓令不准張聲,以免情況進一步惡化。看來他餘下來的政治功能,就是辭職以謝天下,消解民怨。

 

不過,理應是公投勝利的得益者泛民,因為各懷鬼胎、各有盤算,也不見得因而可以促成大團結,集結更大政治力量,除了一致呼籲港人再接再厲,七一大遊行上街表態外,亦沒有共同綱領,凝聚社會共識,借助七一大遊行集結的群眾力量,突破困局,提出推動社會前進的政治訴求。

 

對投票結果喜出望外的佔中三子,當然不會提前佔中,自言只是「促進者」的倡議人戴耀廷一定會篤守原定計劃,等待政府公布政改方案後,再推行第二次公投。倘若港人仍然大多數支持今次電子公投的結果,即有四成二人支持所謂「三軌制」的真普聯方案,而政府卻不肯就範,才會正式佔中。

 

一直被認為最有機會妥協、重蹈2010年歷史覆轍的民主黨,明知民心所向,仍然堅持退出真普聯,以其一貫主張公民提名非必不可少的立場,只會被公眾視為留有後路和空間,準備與中央討價還價。

 

主張溫和妥協議案的湯家驊反而真誠面對民意一面倒的現實,決定退下來,放棄繼續為其妥協方案斡旋。

 

最受年輕一代、理想派知識階層、民主運動核心力量支持的學界方案,因為人力方案分薄票源,以及受真普聯成員身份所限,各加盟黨派必須支持「三軌制」,結果以不足三萬票落敗。倡議者學聯和學民思潮已宣布提前佔中,留守至7月2日早晨,目的是向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回應大多數參加公投市民支持公民提名的訴求。

 

由於集會的最終地點是政總,嚴格而言,並非佔領中環,亦不會癱瘓中環,與原來的構想不盡相同。除非有數以萬計的群眾死守不走,梁振英政府即使有意強力打壓,武力清場亦不易成事(6月10日衝擊立法會,最後清場時示威者不足二百人,警方亦要動用逾千警力,耗時幾個鐘頭,若有一萬人留守,已足以耗盡全港警力),否則不持續抗爭,不斷有民眾加入支援,今次的預演佔中亦很難一竟成功。戰略上,包圍政總不利死守,因為地理上容易為警方圍堵孤立,補給困難,不若佔領中環心臟地帶四通八達,警方即使動用全港警力,也不可能封鎖整個中環,一旦警方成功,佔領中環原定癱瘓中環的效應也自動發揮,成為牽制鷹派的阻力。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至今仍未見有領導級人物出來主導今次戰役。傳聞中央政治局委員兼政法委書記的孟建柱及一眾軍方和國安將領已經抵港,密切監察局勢發展,未來數天會不會有石破天驚的決策和發展,實在是未知數,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形勢,卻是毋庸否認的事實。社會重大變動已經到臨,害怕也沒用,我們只能謹守自己的崗位,作出最好的準備、最壞的打算。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July 1, 2014
关键词: 公投 民意
專題: 香港動態
調查:港人理想退休金505萬 料62.4歲退休
陳國強擬戰九西 測試政治篩選底線
學者:民族主義越壓越強
陳浩天:美國應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
FCC副主席:言論自由是底線
呂智恒:“一八憲章”旨在體制外的新體制
震央就在身旁 港府坐視危機
民間軟實力抗衡中共銳實力
梁振英錯引納粹喻港獨 與大屠殺相提並論
譚惠珠:毋須搭鼓吹港獨平台證自由
千億沙中線通車無期
香港或成美國貿戰「人權牌」
FCC前執委:梁振英威嚇有前科
改革開放40周年 港府鼓勵搞慶祝活動
陳浩天演講 梁家榮禁港台直播
泛民促梁振英 林鄭停止狙擊FCC
陳浩天打定輸數:香港變得好危險
泛民聯署促陳帆馬時亨下台
港鐵再隱瞞沙中綫醜聞 土瓜灣23幢樓大沉降
黃之鋒案審裁官曾入國教關注組
其他相关文章
香港眾志:民主自決的問卷有待完成
言論自由敲響喪鐘
3.11補選是變相公投
摧毀法治最大損失還是共產黨
立會補選是建制民主的殊死決戰
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有香港人
深入虎穴成虎子 臥薪嘗膽發虎威
中央政府對待獨立公投的底氣
民陣七一口號要對準敵人
六七暴動的歷史教訓
傀儡治港怎麼辦?
倘若產生逆民意的特首
南开大学民意调查:左派只有6.2%
傳媒弄虛作假 為政權造勢
梁振英連入閘機會也沒有
梁特為連任清洗廉署眼中釘
瑞士全民公投,再次拒绝了福利主义
中共別無選擇 要讓香港高度自治
本土主義的貪困
議會抗爭與暴力革命的取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