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香港民主有利于主权统一
作者:张千帆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过去一周,香港就全民普选方案举行“公投”(其实只是民间自发的民意调查),超过78万港民参与,其中逾九成民众要求特首直选方案应允许公民提名。这表明香港民众的自治意识很强,香港民主应当向前走。中央也早已承诺,2017年的特首选举实行全民普选。这些本来是港中双赢、皆大欢喜的好事,但遗憾的是,中央一些部门思维僵化保守,视民主为洪水猛兽,把香港民众的民主热情解读为“国际敌对势力”煽动策划的结果,甚至把香港视为“反共基地”,非要把香港民主进程“管”起来,进而导致部分港民诉诸“公投”乃至“占中”等公民抗命行动。照这种思路管下去,非把香港“管”丢了不可,更不用说对台湾的负面“示范”效应。
 
       平心而论,“一国两制”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香港回归17年来,两种截然不同的制度与文化之间虽然时有磕碰,但总的来说一帆风顺。取得这样的成就殊为不易,岂能因为香港追求民主进步反而大开倒车?香港回归之所以取得如此成就,正是因为在“一国两制”、“五十年内不变”的承诺下,香港维持了立法、行政与司法的高度自治。如今中央一些部门的政策和香港民意发生冲突,根源在于,普选方案争议引发了双方对“一国两制”的认识分歧。
 
        说来说去,“一国两制”究竟是什么?简言之,“一国”就是保证中国对香港的国家主权;香港是中国领土,不能分裂出去搞“独立”。在这个前提下,“两制”就是“港人治港”,香港的事情香港人自己决定,大陆不能干预。两者关系必须得到妥善处理,“两制”不能破坏“一国”,“一国”也不能吃掉“两制”。“一国”和“两制”之间表面上存在张力,但在根本上是一致的。“两制”以“一国”为基础,否则也谈不上“两制”,而“一国”要长期维持下去,也只有实行真正的“两制”。如果以“一国”的名义破坏“两制”,香港民众的自治诉求得不到满足,对不合理的中央干预怨声载道,各种反对乃至分离势力能不发展壮大吗?失去香港民心,即意味着失去了对香港的主权。在这个意义上,破坏“两制”就是在破坏“一国”。
 
       是否普选、如何普选,归根结底是香港人自己的事情,香港民意理应具有最终决定权。当然,《基本法》是全国人大制定的;在程序上,中央决定香港民主的进程,但决定的终极依据只能是香港民意。中央要求特首候选人“爱国爱港”,虽然引起了不少非议,其实如果合理解释的话也没什么不妥,“爱国爱港”即对应“一国两制”。特首如何“爱国”?无非是坚持“一国”,特首及其候选人当然要按照《基本法》规定,维护主权统一,不能从事分裂活动。又如何“爱港”?无非是以符合香港民意的方式,维护香港民众的根本利益,把香港治理好。而如何才能把香港治理好?世界各国概莫能外,那就是实行真正的普选。
 
      如果香港普选正常进行,一定能保证特首“爱港”,但是否可能把一个不“爱国”的人选上台呢?回答:只要真正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一人一票”,香港五百多万选民绝无可能选上一个叛国者,除非他们都看走了眼。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首先要问,一个思维正常的香港人为什么要冒着和中央过不去的风险,选一个“港独”上台?是因为香港回归以后自己的利益受损了吗?显然没有,恰好相反,香港因为回归受益了。开放“自由行”虽然产生了一些摩擦,但是总的来说振兴了香港经济;香港并不向中央交一分钱的税,驻扎的部队也是由中央财政供养,港人所享受的待遇远优于美国联邦制——每一个美国公民都要向联邦政府纳税,包括承担国防开支。假如现在让香港人选择,跟中国还是跟美国或自己独立,部分民众也许会选择美国或独立,因为他们强烈要求的普选权没有得到落实。然而,一旦中央把这个权利给他,他获得了任何一个国家所能赋予自己的所有权利和自由,加上中国赋予的特殊待遇,还有什么理由闹分裂呢?那样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吗?
 
      如果说只要实行民主自治,香港人就不会反对“一国”,那么他们会不会看走眼,把一个伪装得很好的“港独”选为自己的特首呢?我们大可不必杞人忧天,因为多数香港民众具备基本的公民素质、眼睛雪亮,更何况即便万一不慎选错了人,发现他上台后搞分裂,也可以通过《基本法》程序罢免之。
 
      如果说香港民众不反对中国,会不会“反共”呢?香港每年夏天两次大游行,是否表明香港已成“反共基地”?其实,只要保证高度自治,这一点也无足多虑,因为中共统治大陆,而并不直接统治香港;针对中共的态度是大陆人民自己的事,不是香港人的事。多数港民有自己的职业、家庭和社交,平时很忙碌,哪有时间和兴趣吃饱了没事,做“反共”职业斗士?固然,部分民众对大陆体制有看法,一年当中抽两天出来宣泄一些自己的情绪,但是要让他们天天出门在烈日下游行集会,只怕早已烦不胜烦。然而,如果因为这两天的事而不让他们享有本来属于他们的选举权,那么两天即很可能演变成365天。
 
      要让香港分裂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违拗香港民意、激怒港民情绪。反之,要长久维持统一,最好的办法就是顺应香港民意、尊重港民权利,让香港人心悦诚服地拥护“一国两制”。
 
 
      只要我们信任多数香港选民,民主普选就是维护统一的最优策略;把他们要求的权利还给他们,他们就是“一国两制”最大的受益者和维护者。香港民主不仅不会危害主权统一,而恰恰是主权统一的最强大力量。纵然有人要把香港变成“反共基地”,也不可能改变港人拥护统一的大势。难道“敌对势力”还能买通五百万香港选民?这样也太高看他们的能量。不是说好了要“自信”的吗?
 
      孟子说:“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历代帝王都知道的亘古不变之理,当今统治者不应该不知道。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能靠武力维持统一?又有哪一个政府能长期抗衡民主潮流?“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压制民主不论在法理上能找到多少依据,名已不正,事焉能成?
 
      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同属一个国家,有什么事不可以商量解决?事实上,《基本法》第45条已经预见到今天的情势:“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而规定,最终达至由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接近80万“公投”的“实际情况”表明,香港民主已经时机成熟,实现普选正当其时。万事俱备,只欠中央顺应民意的东风。
 
      “一国”能否维系长久,端赖中央能否真正落实“两制”。只要尊重香港民意,定能维持主权统一。
—— 原载: 《金融时报》中文网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ly 2, 2014
关键词: 香港 民主
專題: 香港動態
李卓人:泛民與本土派應尋求合作
今冬勢破135年最暖紀錄
抗圍標 換法團 小業主血淚起義
移交逃犯修例 議員:比國歌法更損人權
引李波案作例 梁美芬:有移交協議增透明
六四30週年 香港六四紀念館將重新開張
文憑試考生跌約5% 創6年新低
逾四成港孩體能活動不達
法治沒北上 腐敗必南下
林鄭大撒幣「抓緊機遇」
單次移交逃犯倡適用兩岸 特首啟動程序取代立會把關
建造業索回佣猖獗 投訴急升倍半
「有效挑戰」創造區選勝機
毅行18區 吹起反專制集結號
減單程證聯署1.2萬簽名
貿易談判變數多 香港經濟挑戰大
調查:三成八港人定期體檢
器官衰竭入ICU 何鴻燊病危
今年春節接待內地團增五成
旺角衝突3周年集會逾百人出席
其他相关文章
李南央声明
李銳逝世
粟裕所說的「大炮彈」並非建新所產的「七五彈」
美中两霸争抢格陵兰战略跑道 北京输一局
八十年代“中国文化书院”忆往
美中谈判中的“结构性改革”:到底要改什么?
桂民海女儿鸿门宴惊魂 瑞典大使遭调查
平论Live | 2019工作重点是看好人和钱,习近平特朗普海湖庄园3月再会?(视频)
后六四备忘录(1989-1992)(二·上)
中美贸易谈判面临巨大障碍:北京能否履行承诺?
从国家政治的角度看文革——读麦克法夸尔的《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英国脱欧的利弊
马若德逝世
几回林下话沧桑——我们所认识的余英时先生
假如王立军获允避难留在美领馆
英国脱欧:剑桥大学女讲师上BBC脱衣抗议台前幕后
特朗普金正恩二次会面:选址越南河内的多方考量
华航罢工:机师首次落地抗争 提升台湾劳权意识新希望
中国APP抖音 开始在西方年轻人中风靡
美国梦破灭:法明顿大学事件中的印度留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