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政改斡旋是港人治港唯一出路
作者:信報

阿根廷是幸運的,他們能夠躋身世界盃決賽;阿根廷是不幸的,他們在決賽以○比一不敵德國而屈居亞軍;阿根廷畢竟還是幸運的,他們有一首名曲《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聊以自慰。至於香港,現在相信有很多人哭喪着臉,但沒有一首應景的主題曲《Don't Cry for Me Hong Kong》足以安慰心靈,而且被內地報章揶揄為企圖把「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化作政治潛規則。

 

行政長官梁振英前日向人大常委會提交政改報告,啟動政改五部曲的第一步,報告表面上以海納百川之態羅列各方意見,不過以「主流意見認同《基本法》已明確規定提名權只授予提名委員會」作為理由,隱隱然把泛民主派所殷切主張的「公民提名」摒離框架。果如是,非要在普選特首之時得到提名權不可的公民們,肯定會失落沮喪,甚至有發飆的衝動,為六二二民間公投以及七一大遊行不被重視而悻悻然,不甘努力化作泡影,斥怨特區與中央政府漠視民意。

 

按照中央目前的思維途徑移動,公民提名是無望的,港人無疑是失望的。可是從另一角度看,假如中央政府不希望政改方案最終原地踏步,現在也許才是展開實質性政治斡旋的真正契機,因為誰也知道互不相讓的政治僵局將會是災難性的,原地踏步的特首選舉辦法不但極有可能觸發諸如佔領中環等等一連串公民抗命運動,甚至有機會惡化為兩陣對壘的暴力事件。若然在政改方案擁有決定權的中央政府繼續有心進行「港人治港」,而不是中南海說了算的「京人治港」,政治斡旋是唯一的出路。

 

沒有公民提名就沒有真普選了嗎?不妨這麼說,公民提名與原地踏步之間仍然存在着可供發揮的討論空間,否則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戴耀廷不會表示,雖然對政改報告感到失望,仍然希望能夠與政府談判,爭取二○一七年真普選。對於戴耀廷而言,公民提名不是討論政改的障礙。儘管有人認為戴耀廷的講法不切實際,尤其是那些急於佔中的熱血青年,可是永不言棄不是慕道者念茲在茲的高尚情操嗎?究其實,街頭抗爭只是談判的工具,一旦目的達到了,沒有必要為了抗爭而抗爭,得魚忘筌可矣。

 

迄今為止,無論是特區還是中央政府皆沒有明確點出一個屬意的具體構思,假如一方面沒有公民提名,另一方面又不願意一切原地踏步,那麼掌權者總得有一個說法,而且是一個令人心悅誠服的說法。其實除了叫價最高的公民提名之外,泛民陣營在諮詢期內也拋出過多個沒有公民提名元素的方案,企圖符合《基本法》關於提名委員會的框架設計,顯示中間溫和力量有意嘗試尋求妥協,從而達致避免兩敗俱傷的共識,北京鷹派人物毋須擺出主權在我的凌厲架勢拒人於千里之外。

 

總括而言,即使公民提名最終被否決,那也不是世界末日,反而原地踏步才是噩夢的開始,屆時早已紛紛擾擾的香港不知將會更加撕裂到何種不堪的程度。現在是時候糅合泛民溫和派與建制開明派,共同為政改大局出謀獻策,化解一場類似鐵達尼號撞冰山的危機,畢竟新的特首選舉辦法必須得到立法會三分二多數票通過方可成事,否則拉倒。

 

有論者認為,溫和派已被激進派騎劫,和平理性非暴力愈來愈沒有市場,可是當大家明白到斡旋才是王道的時候,泛民溫和派與建制開明派相信才是左右大局的關鍵人物。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ly 16, 2014
关键词: 公民提名 佔領中環 公民抗命
專題: 香港動態
港珠澳橋23日珠海揭幕
港競爭力第7 跌1位
華人第一位 陳家亮獲國際領袖大獎
黃之鋒促英美對中國施加壓力
樓價短期將大跌三成
馮檢基:倘只擇一 要民主不要議席
李卓人終入閘迎硬仗 指選舉是基本權利
泛民叫「結束一黨專政」京暫放生
陳日君痛心教廷遭京利用滅地下教會
正被肢解的香港傳媒
北京移動紅線,摧毀香港自治
民協成員為馮檢基助選
范太:叫「結束一黨專政」已違憲
港珠澳大橋開幕儀式不邀泛民
醒來吧!香港人
港珠澳大橋工程毀生態 白海豚少近半
香港人對港珠澳大橋的冷感
泛民第四次圖引特權法查沙中線
劉小麗狙擊選舉主任踩場爆衝突
澳門中聯辦主任鄭曉松墮亡 司警:無可疑
其他相关文章
公民抗命的香港定義
承擔罪責不是任由宰割
參與「佔領中環」,請先讀《劉曉波傳》 -致民主路上的朋友們
若要重啟政改 特首戰須先重提政改
饒護法向法官挑機愈幫愈忙
泛民偏安 想標尾會
對抗回到對話 避免互相妖魔化
特首選戰暗潮洶湧政局難安
有中國特色股市難跟國際接軌
一隻巴掌拍不響 慣性鬥爭累鬥累
《國安法》疑慮必須盡快釐清
下屆特首人選未必原地踏步
炸彈炸不出民主 溫和派必須重奪話語權
本土派冒起有弊亦有利
「承諾」鋪作下台階 政改撬票靠「朋友」
拉攏泛民區分敵友 京官撬票軟硬兼施
扼殺異見溫和派 非友即敵失風度
政改失敗 所為何因
放棄得寸怎進尺 普選最怕「待一世」
亞視死於自殘 電視仍盼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