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s
Editorials
社论
社论
大勢滔滔:軍隊國家化
作者:陈奎德

    八月一日,是中共的建軍節。

 

八十多年前,自從中共建立了這支軍隊(無論其名為紅軍、八路軍新四軍,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它就一直屬於中共一黨所私有。這一支党軍,成為該黨最重要的政治工具,是該黨奪取政權並維繫其壟斷性權力的「通靈寶玉」。

 

為了保持對政權的獨家壟斷,最近幾年,中共官方報刊上,曾經充斥了抗拒、批判「軍隊國家化」的言論,從最高軍頭到高級將領,個個唯恐表態不力。

 

但是,2010年,此類抗拒「軍隊國家化」的聲音卻消沉下來,未見鼓吹「黨軍」的滾滾濁流了。同時,據報導,中國大陸主要網站甚至對軍方借美韓軍演鼓吹軍國主義的言行也採取了消極的、抵制的態度。

 

不難看出,雖然還會有反復,但「軍隊國家化」已成了滔滔大勢,不可阻擋。中共的「黨軍論」正在失去合法性,失去勢頭,日益退卻,未敢囂張了。

 

縱覽全球,在21世紀,有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政黨,任何一個政治組織,是公開反對「軍隊國家化」主張的嗎?筆者孤陋寡聞,但就我的見聞範圍,除了中國共產黨之外,答案是沒有。就連鼓吹「先軍政治」的流氓軍國主義國家北韓,也不敢宣傳該勞動黨壟斷軍權的「黨軍論」。

 

甚至,就是在中國,如果查看一下中共主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也不敢明文寫上中共報刊鼓噪的「党指揮槍」,即「黨軍論」——國家的武裝力量須掌握在某個政黨手中——這樣的詞句。該憲法所載的有關條文是:「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武裝力量屬於人民。」

 

因此,即使在中國,反對軍隊國家化,也是違憲的行為。

 

1945年10月10日,國共兩黨共同簽署了《雙十協定》「一致認為,…...軍隊國家化、政治民主化、及黨派平等合法,為達到和平建國必由的途徑」。一個多甲子的歲月過去了,如今,倘若連「軍隊國家化」這一堂堂的現代國家的基本準則也不能在中國合法化,中國政治之落後野蠻,當令世界側目。

 

反觀臺灣,國民黨,這個共產黨長期的冤家對頭與合夥伴侶,同時也是吸吮了列寧主義狼奶的異父兄弟,它的軍隊,經過長時期脫胎換骨的演變,與民主化幾乎同步,從早先的抗拒、疑慮,到後來的完全接受,由黨軍轉型成了真正的國家軍隊。這其實是一個列寧主義政黨轉型為現代政黨的艱難的歷程。

 

這條路一步一步走來是相當困惑和艱險的,在歷史轉折的關頭,常常令人產生不祥的預感。1988年,蔣經國總統驟然去世,李登輝先生就任總統,郝柏村先生執掌軍權,其勢極其微妙,千鈞一髮。但郝先生,雖與李先生政見不同,但作為一位中華民國的軍人,他最終遵從了憲法的法統,頂住了最高權力的誘惑,沒有演出一場「槍桿子裏面出政權」的血腥戲劇,足以為後世禮贊。

 

在2000年臺灣第一次政黨輪替之際,民進党的當選總統陳水扁在「國家機密檔案空白的危機」中曾說,「過去民進黨被軍中列為『三合一敵人』,他也被認為是台獨同路人,他一夕之間成為三軍統帥,軍方有疑慮是正常。」但是在投票截止時,參謀總長湯曜明(國民黨員)在電視上公開宣示:「不論是誰當選,中華民國的國軍都會效忠新的三軍統帥,會效忠新的國家元首、新的總統。」這就表明,至此,在臺灣,軍隊已經國家化,它已經獨立於政黨競爭之外,再也不是黨軍了。

 

臺灣的歷史幸運在於,它避免了一場很可能引發政變、流血的轉型。這是臺灣政黨輪替中軍隊國家化、中立化的重大成就,值得大書特書。

 

中國大陸能否走上類似臺灣的軍隊國家化之路,目前尚在未定之天。雖然中共高層個別人竭力抗拒軍隊國家化,但從種種跡象看,一些導向軍隊國家化的因素已經在萌芽、壯大。2010年,在中國,「黨軍論」的萎縮,抵制軍國主義的暗潮洶湧,就是重要徵兆。

 

中共的解放軍在文革初期,殘酷鎮壓民眾,後又直接介入國內派系政治——實施毛澤東的」三支兩軍」。1989年,作為維護中共壟斷政權的「黨軍」更是槍口對內,犯下六四屠城,殘忍射殺學生與市民的滔天罪行。這些罪行,昭昭在目,成為解放軍中稍有憲政知識和基本良知的官兵的恥辱與心病。一些受過現代教育的軍人,更是痛心疾首,引以為奇恥大辱。據報導,2001年在中國內外流傳的一份《軍方改革派意見書》,就是這樣一種共識的浮出水面。他們明確希望軍隊改制,使軍隊真正成為非政治組織,與內政保持距離,對國內政治嚴守中立,不參與政治競爭,忠誠地履行憲法賦予的對外的國防職責,藉以徹底洗刷軍人的歷史恥辱。

 

軍隊國家化,作為最基本的現代政治常識,已逐漸成了中國年輕一代多數軍人的基本意識。鑒於現代國家對軍人教育程度要求的日益升高,鑒於當代資訊流通的日益不可封鎖阻隔,這些受過現代教育的軍人數量與品質亦將快速成長,成為軍中的主導性力量,從而推動軍隊的國家化。

 

這一天不會太遠了。讓我們拭目以待。
—— 作者惠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August 1, 2014
关键词: 軍隊國家化
社论文集
《纵览中国》发刊词
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当宪政钟声响起——新年献词
“中国模式”的迷思
五四:现代中国回旋曲
趙紫陽的遺產
二十二年家国梦
回儒恩怨.
维汉冲突:维族与汉族在英国剑桥大学“忍痛对话”
【審毛之二】饥饿皇朝
【甲子回眸】败者转胜 胜者转败
《零八宪章》:中国人普遍性身份的宣言
中国政治转型的诱因
自由无肤色——关于所谓“普遍性死亡”的传说
2009:思想的中国流
春寒料峭,公民兀立——2010新年献词
大势滔滔:军队国家化
與香港共進退
【審毛之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自由荊冠:劉曉波與諾貝爾和平獎》序 (附新書簡介)
其他相关文章
党办企业的经济与社会后果
中国儒家与世界主流文明
民族主義的解毒劑 ——評劉曉波《單刃毒劍——中國民族主義批判》
“党卫军”还是“国防军”?——评中共建军90周年
只待神州响玉箫
劉曉波祭
台湾解严30周年:历史对中国的启迪
海外的与当代中国大陆的新儒家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
奧斯陸宣言
自由的代价:刘晓波留下什么样的精神遗产?
刘晓波:其人其事其思——他的历史定位
自由荊冠
中共失误:至少欠刘晓波三个公道(视频)
九十六岁中共:何去何从?
劉曉波:中國民主憲政運動的一座豐碑
落馬中將“懺悔書”,軍中反腐再掀高潮?(视频)
美中近期关係:从外交与安全对话看
1)吳小暉案来龙去脉 2)八卦媒体遭关闭
美英时代终结,德中主导世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