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Ethnic Relations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族群关系
庆祝西藏民主——在纽约第四十九届西藏民主节上的讲话
作者:夏明

引言 

首先感谢达赖喇嘛尊者驻纽约办公室的贡嘎扎西代表,谢谢他邀请我来与众多的藏族朋友一道庆祝西藏民主节 (每年的九月二号)。尽管今天西藏还在暴政统治下,尽管整个中国还在集权专制体制下,但我们有理由以喜悦的心境和乐观的精神在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来欢庆西藏第四十九周年民主节,因为,民主不仅是引导世界潮流的普世价值,而且,民主已在台湾和流亡西藏开花结果,我们有理由相信,来自东海之滨的强劲民主台风和来自雪域高原的纯洁生命泉流最终会引发和掀动中国的民主革命,很快会有一天中国所有的人民,不分族裔和宗教,会与你们一起庆祝民主节,庆祝中国从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国家变成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当然,我们还有一个理由,在这里来庆祝民主节,因为我们都自由了,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殷勤好客的民主的国家,享有言论自由、敬拜自由,同时免于恐惧和免于匮乏。

民主在中国蒙羞

我是来自中国的汉人学者,近三十年来一直以政治学为业。我读历史知道了中国的年轻大学生和全国民众在九十年前曾为民主和科学,“德先生和赛先生”,奋斗献身。中国人也把五月四号作为一个节日;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中国的“民主节”。但我们都知道,后来的中国历史逐渐偏离了“民主和科学”的核心内容,一个执政党把“爱国和爱党”塞进了五四“民主节”庆祝的活动,淹没了原来的“民主和科学”的内涵。在五四运动七十年后,中国的大学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竖起“民主女神”的巨大雕像,再一次庆祝五四原有的“民主节”的内容和精神。众所周知,“民主女神”被荷枪实弹的士兵侮辱、被残暴无情的坦克推到压毁。作为一个亲生经历此段历史的见证人,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和我的学生以及千千万万其他学生和人民作出的努力。我想在座的藏族朋友也不会忘掉那一年,因为1989年中国屠杀的序幕是当年三月在新年的拉萨拉开的。拉萨和北京都被置于军事戒严的管制下。西藏人民和汉族人民共同经历了中国现代史上最黑暗的一页。

今天,中国政府在全球打造“和平崛起的大国”形象。一个过度依赖暴力来维持统治的国度很难让世人相信它是和平的,因为和平是相对于人类而言,它不仅仅指对外国和平;它包含政府对国内人民的和平。对自己人民的镇压,就是破坏世界和平,破坏人类和平。我们也很难相信,一个拒绝民主的国家,一个只有有限的物质成就却因此四处炫耀“我们不缺钱”,而同时却剥夺人民言论自由、敬拜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的国家会是一个伟大国度。

我曾经在泰国曼谷看到泰国有“民主门”(Arch of Democracy);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城有“民主博物馆”;在该博物馆的进门处挂着林肯和丘吉尔的画像;在它的第一展区有这么一句话:“Vote—door to democracy.”[选票—通向民主之门]。在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国家印度尼西亚有妇女当选为总统;在世界上人口仅次于中国的印度,民主在极度困难的经济环境下已实行了六十多年。今天,日本民主党获得大选胜利,让原来自民党不完善的民主可望得到更进一步的完善。中国领导除了悄声向北韩的金正日和缅甸的军政权首领丹瑞炫耀一下自己的大国地位外,中国今天在专制的党、政、军镇压机器下打造的“大国形象”事实上已经成为周边国家人民窃笑和恐惧的根源。

西藏的民主努力

但中国人民有理由感谢流亡的西藏人民和被封杀的台湾人民,他们为所有华人赢得了尊重和希望。素来西藏和台湾都被以大汉族为中心的统治者认为是边疆蛮夷之地。在中华帝国体系下,离开了华夏的中原文明,就是离开了人类的文明;自然归宿就只能是与落后和野蛮为伍。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民主体制对法西斯体制的胜利给历史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冷战结束后,西方民主理念战胜了共产主义理念,民主制度在更多的国家战胜了专制体制,中国共产党抱残守缺的专制体制越来越偏离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日益成为落后与野蛮的象征。在这种环境下,流亡的藏族人民和被封杀的台湾人民倒是在不幸中有了万幸,分别与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和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美国亲近互动,顺利地融入了以民主价值观为核心的世界主流。流亡的西藏人民和他们的领袖已经抢占了影响中国未来政治文明发展的制高点;台湾人民和他们的领袖已经打造出了撬动和颠覆中国大陆专制体系的阿基米德基点。作为一个以民主为根本理念,民主制为根本生活方式的政治学教授,我必须感谢你们和台湾人民,正是以这样的感恩之心和喜悦之心,我来到这里与你们共贺民主节。

总所周知,所谓民主,就是最高政治领导人必须由选举产生,并对他的选民付政治责任。西藏独特的历史文化和宗教传统尽管有许多亲民和爱民的理念和做法,但与现代的西方民主还有差异。四十九年前,在达赖喇嘛尊者流亡印度后,他就着手改造西藏流亡政府政体,逐步推动流亡政府与民主制的完全接轨。首先,议会建立了。而后,议会逐步扩大并由流亡藏人选举产生;政府内阁也从过去完全由达赖喇嘛尊者任命转变到由议会选举产生,并对议会负责。达赖喇嘛尊者也逐渐将他的政治领袖地位与宗教领袖地位分离,改变传统的政教合一体制。现在,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的民主体制已成现实。

可以说,在达赖喇嘛尊者自上而下的全力推动下,流亡的西藏政府悄然无声地完成了一场民主化革命。今天的民主节,我们就是要庆祝这一伟大的成就,并向世人,尤其是中国人彰显这一业绩。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除去已谢世的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和已退居二线的新加坡李光耀资政外,亚洲当今政治家中,没有任何一位领袖比达赖喇嘛尊者更亲民、爱民,更有慈悲心肠,更不会滥用权力危害人民。如果我们要支持开明君主制,只有达赖喇嘛尊者会让世人信服,他会是一个好的明君,好的仁君。但达赖喇嘛尊者不愿做一个仁君,他要做一个民主领袖。达赖喇嘛尊者正是把人民对他的爱戴和信任作为政治资源,用来推动民主化过程。他想要、他也正在削弱自己的权力;因为他对他的人民有爱心,所以他想让他们能共同参与选择和改变自己命运的历史进程。每一个个人对自己生命的选择和塑造又是成全每一个个人人格和精神的手段。每一个个人的终极幸福与他能自由地生活在民主体制下息息相关。由此我们可见达赖喇嘛尊者的大爱和至善。

我们都知道,达赖喇嘛尊者和在座的许多藏族朋友都离乡背井五十个年头。可以理解,你们遭遇过很多的不幸,经历了很多的挫折,积聚了很多失望和愤怒。在这样的困境下,许多人会失去耐心,走向激进,甚至拥抱暴力。但暴力是与民主的真谛相违背的。暴力不是民主的手段,更不是民主的内容。在五十年的流亡生涯后,达赖喇嘛尊者仍然能恪守非暴力原则,正是藏族人民的力量所在;这也正是藏传佛教散发出的魅力;它也正是你们的事业获得越来越多的世人尊重的原因。作为一个汉人,我时常问自己,也许只有相信今生来世的佛教徒才会有这样的耐心和毅力。是的,也许民主在全西藏的实现、在全中国的实现还会有一段时间,但是,我们的遗产即便不是一个完整的民主政体,也至少是一套完整的民主策略和民主生活方式。我们时刻都可以在当下和日常生活中实践民主,这是我们在民主节这一天最应该牢记的。

苏共暴君斯大林曾轻蔑地说:“教皇有几个兵团?!”我们知道,斯大林早已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他所创立的苏东的共产主义政权在1989年首先在波兰由教皇保罗二世支持的天主教会埋葬。大爱的力量和至善的力量可以征服暴政。在西方国家经历上一次大危机时,凯恩斯在他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一书中写道:“Soon or late, it is ideas, not vested interests, which are dangerous for good or evil.”[无论迟早、好坏,思想理念,而非既得利益,才真正是最厉害的。]

多中心、多层次的网络结构的民主的治理体系

达赖喇嘛尊者提出了放弃“西藏独立”,寻求“中间道路”,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框架下实现西藏的“名符其实的自治。”中国政府对达赖喇嘛尊者的智慧并未理会接受,问题不在于达赖喇嘛尊者是否展现出了足够的诚意;问题在于,中国现政权领导人对达赖喇嘛尊者所体现和依托的民主理念感到了极大的恐惧。我们看到,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达赖喇嘛尊者做到了“与时俱进、与世俱进,”诺贝尔和平奖的授予就是全世界能给予的最好认可。今天,我们希望中国的领导人能兑现半个世纪前对中国人民和西藏人民的庄严承诺,切实实现民主体制,落实他们所说的“与时俱进、与世俱进”的想法。当下,中共官方用宣传来推销他们所谓“五十年来西藏民主建设和成就”只会让世人产生更多的失望和鄙视。有谁会相信,在毛推行反右和大跃进失败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毛泽东会在西藏推行“民主改革”。当时,中国人民被扔进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饥荒,如此背景下,何谈民主建设和成就。再说,中国人民都没有生活在民主下,近来的新疆维吾尔人民的反抗就是最新例证。没有中国民主建设,何谈西藏的五十年民主建设和成就?

世界治理体系已经出现了新的模式,那就是多中心、多层级的网络治理体系。在市民社会和社区参与的辅助下,我们人类可以超越原有的陈旧的主权观念来建立一个新型的多元民主治理体系。欧盟就是这一治理体系的最佳例证。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路线正是与人类最新治理体系的新成就相吻合的。我相信,它会给包括汉人、藏人、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民族在内的所有居民合作共存、互助共荣的民主框架。这是藏族人民的福祉所在,也是中国汉人的福祉所在;因为我是来自四川的汉人,我知道汉藏人民的紧密融合和难舍难分。最终,汉人和藏人如果能在民主的大框架下实现和谐和关爱,这也是对人类和平和幸福的贡献。

结语

五十九年前,美国学者在总结法西斯主义和极权主义给人类带来的浩劫时,写出了《专制人格》的巨著。该书是这样结尾的:“If fear and destructiveness are the major emotional sources of fascism, eros belongs mainly to democracy.”[如果恐惧和破坏是法西斯的主要情感根源,那大爱(伊洛丝)就归属于民主。]达赖喇嘛尊者的民主化努力就是这种大爱的体现;在座各位对推行民主的领袖的追崇和对民主的不懈信念就是西藏民主的情感根源!

谢谢大家耐心听完我的发言!

2009年9月5日星期六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September 5, 2009
关键词: 西藏民主节
专栏作家: 夏明 文集
川普:领导风格和对华政策评点(1)——读博尔顿的《枢庭要务:白宫回忆录》
西藏命運、中華民族重構和中國的未來
高山、流水:解讀西藏的兩個視角
从“发展型国家”到“收租型国家”
聚焦微弱的反抗-—读赵思乐的《她们的征途》
拒绝成为问题,觉悟贡献良策
达赖喇嘛会两次敲门吗?——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部份留学生交流
喜馬拉雅山上的偉人--為達賴喇嘛八十大壽而作
帝國的本質
恐惧之海中渡己渡人
“国保”:中国特色的国宝利器
本性難移、惡習不改
漂游的思者,飄逸的思想
居中夜叉國
漢娜∙阿倫特:困境中知識分子的燈塔
民主女神,自由女神
“红太阳帝国”下的“西单四勇士”
“重庆三部曲”何时乐休舞止?
“门卫国家”与“更夫国家”
习近平的权力基础
其他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