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新全球贸易版图与中国经济
作者:陈奎德 鞏勝利
 
 
2018年12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右一)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一)在20国集团阿根廷峰会结束后共进工作晚宴。(路透社)
 
点击下面    收听音频 

00:00/00:00
收听节目 下载声音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巩胜利先生,中国经济评论家

一、2018年末,《美加墨协定》(USMCA)和《欧日经济伙伴协定》(EPA)构成的庞大自由贸易板块

2018年末,12月1日、12日《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协定(简称USMCA)》、《日本-欧盟经济伙伴协定(Japan-EU Econom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简称EPA)》分别被美加墨政府在阿根廷第13届G20峰会期间、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召开的全体会议上正式签订。而日本国会则在12月8日上通过了该协定,EPA预计将于2019年2月1日正式生效。EPA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占全球28%、占全球贸易总额占37%的世界最大自由贸易区就此将诞生。同月12日,欧洲议会还以多数赞成票通过了在政治、外交和人权问题等广泛领域加深日欧关系的“战略伙伴关系协定”(SPA)。这标志着两个分别占全球经济总量超过30%,总量占全球贸易超过70%的最大规模自由贸易区宣告双双成立,也意味着美加墨、欧日将分别铸成两大自由贸易的巨型板块。
 

2018年相关国家数字:

全球排名

经济体

2018GDP

 

所占全球比率

超国家经济体

欧盟

220000.0

 

28.80%

1

美国

201999.6

 

26.63%

3

日本

50631.3

 

6.03%

10

加拿大

16530.4

 

2.04%

14

墨西哥

11499.1

 

1.42%

2

中国

122377.0

 

15.16%

 

 
不管是EPA还是USMCA,除了设置了当然的国家间的“群规”以外,还与历史上所有国际经贸规则WTO、TPP等都原则上不同的是:国与国之间的这些贸易“游戏规则”开始跨国家主权而运行、仲裁、实践……必须历史性兼顾所有“协定国”的利益。

USMCA与EPA都与中国无关。且都比第2大经济体量翻2、3倍以上,一改20世纪末至今全球经贸战略格局,形成全球“双雄”战略贸易新趋势……

二、CPTPP 2019年生效


12月30日起,日本领衔11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生效运行……约占全球经济比重达15%。在CPTPP生效后,从日本出口工业品的99.9%、农林水产品的98.5%关税将最终被取消,日本之外的各国未来将对全部品种的超过99%撤销关税,也称CPTPP11国经济圈覆盖5亿人口,成员国包括日本、澳大利亚、文莱、加拿大、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新加坡和越南,合计GDP 13.5万亿美元比第2大经济体中国规模稍大。

三、三大经济板块创世纪

跨入2019之后,一个新的地缘经贸版图呈现出来:USMCA、EPA、CPTPP,全球经贸体系一化为三。

1)、最大经济体USMCA、EPA重构贸易规则和版图开天辟地

从全球经贸意义上来看:USMCA、EPA对美加墨、欧日两个系统经济体而言均有一定更新换代的经济引擎拉动力。根据USMCA、EPA规定,美加墨协定将实施“3零”贸易规则、欧盟将取消99%针对日本商品的关税,日本将取消94%针对欧盟的商品关税,包括82%针对农产品和水产品的关税,逐渐取消欧日贸易间的非关税壁垒,同时相互增加政府采购、服务贸易等领域的相互开放程度,在地理标志(GI)、网络数据流动监管标准等领域实现互认,大大提升双边贸易的便利性和开放性。

从全球贸易规则和版图重构来看,EPA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一方面,日欧EPA表明双方将加大经贸合作,向世界表明全球两大经济体明确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强烈信号。另一方面,作为目前而言全球最大也是标准规则影响最深远的自贸协定,EPA以双边合作引领多边合作的影响力不言而喻,日欧将把基于共同价值观、规则、标准的自贸协定作为对外扩大影响力的抓手,构建关税和非关税壁垒更少,但规则、标准更为完善的新全球贸易秩序和格局。

2)、USMCA、EPA全球老牌经济体开创了经贸高端标准

美加墨USMCA对经贸中的反腐败规定存在如下亮点:(1)为有效应对腐败问题,针对公职人员实施的、影响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的贪污、挪用公私财产的行为,各方在既有的法律框架下应当采取必要的立法等措施,将该类行为犯罪化。(2)更重要的是,当举报信息明确指向政府涉嫌腐败、贪污、挪用(公私财产)的行为时,协定的审议稿确立了各国采取有效措施以保护举报者免遭歧视和报复的义务。(3)该协定点明了构建和实施有效的审计内控机制和道德合规计划的重要性。这类合规计划均是以企业在预防、发现和阻止企业内部贿赂和腐败问题方面存在的风险为依据量身定制的。(4)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反腐败执法机构之间应开展国际合作、协调与相关信息的交流。(5)有关USMCA反腐章节事宜的争端将受到该协定第31章规定的争端解决程序的约束,但适用和执行反腐败法律或合作中所产生的问题除外。

中国和日本同为亚太地区重要国家,且分别是世界第二和第三大经济体,欧盟与日本达成EPA必然将对中国产生影响。2013至2014年,欧盟分别启动对中欧双边投资谈判(BIT)和日欧EPA,然而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一直处于停滞状态,日欧EPA的达成为欧盟与中国进行的投资协定谈判树立一个较高的标准,不排除欧盟会将日欧EPA相关条款拿上谈判桌,在中国开放制造业和金融业等领域投资准入提出更高要求,一旦中国不能达到其要求,欧盟推进与中国投资协定谈判的意愿可能会降低。

3)、川普以“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理念催化全球经贸规则变迁

川普的美国利益优先的贸易新格局,可被概括为“三条腿走路”:第一,修改多边贸易规则,以WTO为代表,谈不拢,即“退群”;第二,重建双边(或区域)贸易体系,以美-加-墨协议(USMCA)、美韩协议,和正在谈判的美日协议为代表;第三,重新定义与中国的贸易关系。有两个选择:要么谈判,达成某种公平的共识,大幅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使之真正市场化;要么被孤立,USMCA中的排他性条款就是证明。极端情形是,G2脱钩,各自循环。

经过长达14个月的贸易谈判,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美加墨USMCA三方于9月30日达成《美墨加贸易协定》(The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简称USMCA),并于11月30日正式签署生效,以取代1994年以来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美国当地时间10月1号,川普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白宫先后发表演说,庆祝USMCA正式签署生效。川普称USMCA创造了历史,称其为“历史上最现代、最先进、最平衡的贸易协定”。莱特希泽称USMCA将成为美国后续贸易协议的模板。他总结了USMCA的三大支柱:公平;保护美国竞争优势的数字产品、知识产权、服务(包括金融服务)贸易条款;消除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新条款,包括对国有企业、汇率操纵、与非市场经济体的关系等方面的严格规定;通读USMCA条款后发现,除了“非市场国家”条款,还有很多排他性条款值得中国关注。

日欧EPA的落地,本质上反映了主要经济体在“川普冲击”对其自身经济利益威胁时,谋求通过拓展伙伴关系、推进FTA战略争取来对冲冲击,并通过高标准贸易模板在未来全球经贸规则重塑中谋求战略主动。然而,推动国际经济向着开放、公平、共赢的方向发展,则需要各国在构建双多边“小圈子”以外,在WTO框架下的贸易秩序合作中增加互信和共识,谋求最大限度的合作,才能将本国及世界经济与贸易引向正确宽广的方向。

4)、“双雄”USMCA、EPA囊括全球经贸总额超过70%

USMCA将是美国签署的规模最大的贸易协定,号称覆盖规模为1.2万亿美元的贸易。表1为美国前10大进口来源国。可以看出,过去5年,中国均为美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2017年,中国占美国总进口总额的比重为21.8%。墨西哥与加拿大分别位列第二和第三位。2017年,总占比为25.9%,超过中国4个百分点。
USMCA共包含34章内容,协议对国民待遇与市场准入、原产地原则、海关管理与贸易便利化、贸易救济、投资、跨境贸易服务、数字贸易、知识产权、劳工标准、环境标准、监管实践、争端解决等多个领域的标准与实施做出了细致的规定,其中有约2/3的章节与TPP重合。除了增加了数字贸易等章节外,USMCA还增加了诸多排他性条款,具有浓重的自我贸易保护主义色彩,不再是WTO“经济联合国”大家庭。

美国是新USMCA协议的最大受益方,其实现了川普政府所谓的“公平、对等”、“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贸易准则。USMCA是川普政府利用墨、加经济依赖美国大市场的软肋,以威胁退出NAFTA重启谈判为开端,以加征钢铝、汽车关税为手段不断施压和墨、加方做出妥协的产物。新协议使得加拿大对美国进一步开放乳制品和酒类市场(加拿大已同意对美国开放约3.5%),缓解了美国农产品出口的困境,为川普赢得了农业州的选票。作为交换,加拿大和墨西哥换来了美国汽车关税的豁免、延长至16年的日落条款、以及与加拿大保留的争端解决机制等条款。新协议通过实施汽车产业苛刻的原产地规定以及高工资劳动含量要求,力图培育产业链相关技术人员,提振美国汽车业的同时保证相当部分的制造业生产回流至美国、增加美国本土就业机会。此外,新协议在延长生物制药数据保护期、版权等方面提高原来加拿大主张的标准,有利于对美国医药行业和知识产权的保护。

5)USMCA比EPA更根本,它具有政治与经贸的强势

若EPA是希望引领建树30年的话,那么USMCA就有可能取代WTO建树50年、上半个世纪。如USMCA,跟随美国大家庭尽享“3零”世纪经贸饕餮盛宴:(A)、汽车原产地规定的区域内价值比例高于旧协议,在促使汽车供应链逐步转移至美墨加三国的同时,具有明显的排他性。当前,各国汽车产业依赖于复杂的跨境供应链,但是新协议规定(5年过渡期内)一辆汽车零部件的北美原产地占比须从目前的62.5%逐步提高到75%,并且要求汽车制造商至少70%的钢铁和铝原料必须来自美墨加,这将促使汽车供应链逐步转移到这三个国家。同时,新协议在原产地规则规定,乘用车高工资劳动占比(每小时工资16美元以上的工人生产)需要从2020年以前的30%,逐步增加到2023年的40%。

新协议下,美国提高了加、墨的汽车出口量,但同时设定了排他条款,即75%的汽车和配件必须由北美制造,这一规定将很大一部分中国、日本、欧盟等汽车制造商排除在外。新协议通过实施苛刻的原产地规定,力图培育产业链相关技术人员,保证相当部分的制造业生产回流至美国以及加拿大的高工资地区,同时支持配套的北美钢铝产业。这一原产地规定在帮助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增加就业机会目的的同时,也使得全球其他国家的汽车制造商更难在墨西哥廉价生产汽车。

(B)、美墨间取消投资争端解决机制(ISDS),这意味着第三方投资者将无法利用这一机制提起仲裁,国家也将无权干涉。墨西哥与美国间取消了投资争端解决机制(ISDS),而加拿大与美国间依然保留这一机制。在投资争端解决机制中,如果投资者来自美墨以外的第三方,而该方被美或墨认定为非市场经济体,那么这一投资者不能成为申诉方提起投资仲裁。也就是说,包括中国等国家在墨西哥拥有或控制的企业在美国投资,该企业不能作为申诉方对美方提起诉讼。

(C)、新协议关于非市场经济国家的相关规定具有明确的针对性,美国意在通过新协议来约束墨、加两国与第三方非市场经济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新协议中引入了前所未有的排他性条款。第32章第10条规定:如果美加墨三方正在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谈判自贸协议事宜,则缔约方不仅应在启动谈判前提前三个月通知其他缔约方,还应该尽早将缔约目标应尽可能告知其他缔约方;还需要在签署前至少30天将拟签署文本提交给各缔约方审阅,以评估该文本对美墨加贸易协定的影响;在于非市场经济国家签署自贸协议后的六月内,允许其他缔约方终止美墨加贸易协议,并以缔约方的双边协议取代。

也就是说,未来加拿大和墨西哥是否与中国等签署自贸协议、其希望通过自贸协议实现的目标及谈判文本、拟签署文本都需要递送美国政府审阅。如果美国政府认为加、墨与中国的双边协议对其有任何不利影响,美方均可以美墨加协议为筹码要挟加墨两国放弃对美方不利的条款。当前加拿大有意进行自贸协议谈判的非市场经济体只有越南和中国,而加拿大已经与越南谈妥了相关贸易协定,因此这一规定针对中国的意图非常明显。基于这一规定,未来中加自贸区谈判进程可能受阻。如果中国今后有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协议(CPTPP不包括美国)的意向,该规定也将对中国构成障碍。值得警惕的是,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曾表示,美墨加贸易协议将成为未来贸易协定的模板。这意味着非市场经济国家自贸区限制性条款也可能被美国推广至其与欧、日等双边贸易协定中。

根据EPA规定,是欧盟与第三方国家签署的最大贸易协定,最终将有超9成种类的双边关税被废除。欧洲产奶酪、葡萄酒、猪肉等关税将取消或下调,预计会以较之前更低的价格供向欧洲和日本市场。 

日本出口汽车的关税将在协定生效第8年全部废除,相关零部件基本都将立即废除。据介绍,双方还将开放服务市场,尤其是金融服务、电子商务、电信、交通运输等领域向着一体化建设。

6)EPA对中国影响深远——“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新世界

众所周知:21世纪以来,欧盟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欧盟也是全球第一大超国家经济体。欧盟与日本“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之后,欧盟取消了对约99%的日本商品的关税,而日本取消对约94%欧盟商品的关税实施零关税,其中包括82%的农产品和水产品,这一比例未来数年内也将上升到99%(达成真正意义上的“3零”自由贸易区)。相比其他国家的一些自由贸易协定,欧盟和日本这次签署的EPA协定在互免关税方面的比例还是人类至今、历史之最的。由于欧盟和日本国内生产总值之和约占全球经济总量的三成,总人口也超过6亿,参与协定各方的经济规模而言,这是人类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

英国脱欧之后的欧盟在综合实力上有所削弱。为了维护欧盟的稳定,欧盟选择对英国采取强硬态度。然而面对发起贸易摩擦的共同敌人,欧盟和日本都感受到了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压力,从而选择以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方式自保。事实上,在美国发起贸易摩擦的初期,中日韩也曾宣布从起自贸区谈判进程,只是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而已。日本很早就向欧盟提议签署EPA,但是欧盟一直表现出慎重态度。现在在川普政府推行保护主义的压力下,欧盟迅速调转船头和日本结成伙伴关系,这是双边利益保护所致。

应该看到日欧(及所有发达国家)所倡导的多边贸易体制绝不是中国所提倡的多边贸易体制。欧盟和日本在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市场开放等一些列问题上的诉求与美国是一致的,欧日美都同样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只是不愿意像美国一样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而已。

随着欧日签订EPA生效,相关国家在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的筹码和要价也会更高。从这一角度看,中国在与日本和欧盟展开相关谈判时可能陷入更加孤立的局面。这将倒逼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作出更加积极的努力。面对新国际贸易形式的风云变化,中国除了扩大市场开放,加速深化改革,降低党政运行、构架的成本,没有别的出路。——新“自由贸易区”(“3零”)战略,就是降低国家运行成本、提升国民生活水平的一场全球大博弈。

7)、中国:过去的中澳、中韩协定已化烟云

曾经,2015年6月17日,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与澳大利亚贸易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堪培拉正式签署了《中国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自由贸易协定》和自2015年12月20日起实施《中国-韩国自由贸易协定》,但至今2019年,已经时易世变,这两个“自由贸易协定”签和没签是一样的结果,形同废纸。

中国驻加拿大使馆何以对《美加墨协定》称“干涉别国主权”?

2018年10月30日《美加墨协定》草签后后,5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发表声明,谴责加美两国刚刚签订的《美墨加贸易协议》(USMCA)中的“非市场国家”条款,称这是美国“公然干涉别国主权的霸权行径”。加、美两国均未对此声明做出回应,不过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对媒体透露,类似的条款可能会出现在美国未来与其它国家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中。

中国驻加大使馆在声明中表示:“中国坚定支持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支持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我们反对在WTO框架外杜撰‘市场经济国家’和‘非市场经济国家’等概念,实质上这是有关国家为推卸自身责任、拒不履行自己所做国际承诺所找的借口,是不诚信的表现。我们对有关国家公然干涉别国主权的霸权行径表示谴责,对有关国家经济主权受到损害感到悲哀。不管其他国家如何对华采取贸易限制措施,中方都将按照自己的节奏坚定推进对外开放,一如既往地与世界上所有对华平等友善的国家开展互利共赢的经贸合作。”

中国大使馆所谴责的,是USMCA协议中的32.10条款,即协议中的任何一成员国与“非市场国家”达成自由贸易协议,则其它成员国可以在六个月后退出并建立其自己的双边贸易协定。USMCA并指明中国就是“非市场国家”,但是显而易见,这个条款针是对中国设置的。但判别某国家是否拥有“市场经济地位”居然被称为“干涉别国内政”,确实匪夷所思!

从2016年开始,加拿大和中国就一直就贸易问题进行磋商。很多人都曾相信,在小杜鲁多的任内,中国和加拿大就能签订自贸协议。然而, USMCA的32.10条款,让川普政府能够轻易否决加拿大同中国签订任何贸易协议。加、美两国均未对中方的这个声明做出回应。不过,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同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类似的条款可能会出现在美国未来与其它国家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中。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说,美加墨贸易协定纳入的32.10条款,是其他国家和美国达成协议的先决条件之一。此番既已开了先例,这将使该条款更容易地纳入其它贸易协定,成为发达国家经济体的未来自由贸易方向性楷模。

美国和欧盟于2018年7月底已达成致力于“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的架构自由贸易协议,近日又将与日本展开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如果美国在同欧盟,日本的贸易协定中,也加入了类似的限制条款,那么导致中国在全球贸易系统中完全被排除在外。未来全球最大的欧洲→美国→日本→加拿大→墨西哥等自由贸易体就成型……

不管是美加墨USMCA、还是欧日EPA搭建的国际贸易新规则模板,至少为未来十年布下了全球大局,也都是为“发达国家”(人均年国民总收入超10726美元以上国家)及美国(2018年21万亿美元GDP)欧盟(24万亿美元GDP)领头全球而提前布局、建树。美加墨日欧USMCA、EPA作为全球最大超级经济体欧盟、第一超级大国美国既有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简称“3零”)超高标准经贸规则模板,无论是对未来美欧或美日的双边谈判,还是在CPTTP甚至WTO的深入塑造,都是“创世纪”的重大事件。
—— 原载: RFA (中國透視)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January 11, 2019
关键词: 全球贸易版图 中国经济
其他相关文章
习近平的中国:从“秦岭违建”案看其绝对权力的强化
观点: 2019,特朗普现象与美国的命运
英国脱欧:梅首相争取跨党派共识面临六大可能
中国民营企业家:永远在通往监狱路上?
戴耀廷:爭取本土派選票是泛民勝選關鍵
剧作家白桦不幸逝世
台湾内阁改组:“失败者联盟”组阁苏贞昌再掌行政院
中国经济放缓是否严重:从数据看真实走向
中国进出口数据大涨 贸易战阴影为何未显现
平论live | 2018中国进出口数据出炉,中美贸易战谁赢了第一回合?(视频)
台海和平才是兩岸應有的共識
同是华为人,王伟晶和孟晚舟的命运却有天壤之别!
德语媒体:绝境中反击中国
香港民協將走自身特點的發展路線
台湾分享经济红利如何发放引起热烈讨论
平论Live | 中共大限之后马上民主?错!只有活人才有明天 (视频)
2019的中国和中国精英的百年教训
崔永元爆料直指最高法高层 政法委等多部门启动联合调查
香港牵扯马来西亚1MDB案:与新闻自由警钟擦肩而过的“细节”
美中贸易谈判收兵 两国仍存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