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中央不會因「佔中」退讓
作者:信報

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官員不斷發出聲音說中央政府不會因「佔中」退讓,但卻同時間發動超大規模的動員去反「佔中」。這說明什麼呢?若中央政府不憂慮「佔中」,又何用投入那麼大的資源反「佔中」。雖說「佔中」的確是中央政府的「頂心杉」,但我也相信中央政府最終也不會因「佔中」發生就會改變立場,這也是我一早已有的認知。

 

或許在起首的時候,中央政府是真心想在2017年實行普選特首,但一直以來的立場都是要透過操控提名的程序確保只有中央政府能信任的人才有機會成為候選人,那就可絕對保證沒有反對中央政府的人當選特首。要做到,就可能像在2010年的政改般,在泛民主派中挖走數票,那就可以得到三分二多數的支持,通過這樣的普選特首選舉辦法。

 

在「和平佔中」進行的民間全民投票得出了七十萬人堅持普選特首的選舉辦法必須符合國際標準後,泛民主派議員已很大可能會按着這意向在立法會議決政府的方案時投票,一旦政府的方案不符國際標準,就會否決。事態發展至今,中央政府的如意算盤就打不響了。可能中央政府仍在作最後的努力去分化泛民主派,望能從中取得幾張倒戈票,但可能中央政府也已經知道這機會不大,故現在所作的,其實是為政改拉倒做期望管理的準備。

 

中央政府也可能知道若推出上述的普選特首方案,必難符合泛民主派所要求的國際標準,「佔中」必會出現。既阻不了「佔中」出現,那麼方案在立法會內被否決也差不多是肯定的了。既是這樣,中央政府的考慮已不是如何爭取得到立法會三分二通過方案,而是如何把不能實現得到一人一票的普選的政治責任推缷給泛民主派。現在反「佔中」的一切行動及特區政府最近大力推銷的「袋住先」說法,歸根到底,其實並不是真心要實現普選,而是要把實現不到普選的責任推給泛民主派或者「和平佔中」。

 

若「佔中」不會改變得到中央政府的立場,那麼繼續進行「佔中」還有什麼意義呢?「佔中」是公民抗命的運動,而公民抗命的真義,是社會內一些人向整個社會發出的極大警號,警告社會內的不公義已對整個社會構成了極大的威脅,若還不處理,社會將陷入極大的危機。

 

為什麼要用違法但非暴力的方法來發出那麼大的警號呢?那是因為危機已是非常迫切,也因社會大部分人還未聽得見。但發出警號的人卻要付出自我犧牲的代價,因他們要為違法而承擔罪責。若我們明白這是「佔中」的真正目的,無論能否改變中央政府的立場,這警號還是需要向社會發出的。

 

即使已有不少人表了態,但七百萬港人中的大數人,仍未表達他們的想法。在看到一些人進行公民抗命的行動,不是基於自利,而是為了實踐社會公義而甘願犧牲自己,或能喚起這些沉默港人的醒覺。若能引發更龐大的社會回應,爆發出大規模的不合作運動,那仍有可能導致中央政府修正立場。

 

但即使到最後中央政府也不為所動,「佔中」仍會為香港的政治文化帶來深遠的改變,讓更多人能超越短視、物質及自利的思維,而可以真正擁抱民主、法治、平等、人權等香港的核心價值,並願為守護這些價值付出個人的代價。這所可能產生的轉變,或許比「佔中」所帶來對社會的即時影響大更多。

 

中央政府現在的如意算盤是要把沒有普選的政治責推給泛民主派及「和平佔中」,但最後港人會認為責在泛民主派及「和平佔中」,還是會認為責在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及建制派,現仍難以預料。

 

但即使真的大部分人都認為政治責任是在泛民主派及「和平佔中」,那頂多只可以令「佔中」的即時影響減低,但卻不會阻止由「佔中」所帶來對政治文化的長遠影響,在香港社會繼續滲透及擴散。五年、十年後,「佔中」會否影響得到中央政府在香港實現普選的立場,就讓歷史告訴我們吧!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August 21, 2014
关键词: 佔中 中央政府
專題: 香港動態
戴耀廷: 港獨公投最有效消除港獨意識
陳德霖:香港有能力應付資金流走
劉小麗參選:自決是社會自強
四成僱員8號風球黑雨要上班 逾半無津貼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許金山殺妻女囚終身 法官:精心策劃令人震驚
馮檢基:倘劉小麗被DQ 會考慮參選
《紐時》刊倡港獨文章 湯家驊:屢投稿遭拒登
港大學生會晤張翔 指不排除舉辦港獨相關活動
颱風後收拾殘局 靠官僚不如自救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林鄭死撐不停工 添亂反邀功
西貢百艇「亂葬」損失億元計
山竹善後甩轆再顯政府離地
佔中9人涉公眾妨擾 11月19日開審
交通半癱 政黨責未籲停工 上班無路爆民怨
TC2:港獨力量將地下化
全城怒轟政府拒宣佈停工 林鄭堅稱互諒互讓更適合
李卓人批林鄭「堅離地」 倡訂立颱風下的勞工保障條例
百年石階煤氣燈「陣亡」
其他相关文章
中央政府對待獨立公投的底氣
勿忘愛與和平的初衷
特區整風運動蓄勢待發
特赦是帶着良好願望的幻想
距離美感的消失
若要重啟政改 特首戰須先重提政改
饒護法向法官挑機愈幫愈忙
泛民偏安 想標尾會
對抗回到對話 避免互相妖魔化
特首選戰暗潮洶湧政局難安
有中國特色股市難跟國際接軌
一隻巴掌拍不響 慣性鬥爭累鬥累
《國安法》疑慮必須盡快釐清
下屆特首人選未必原地踏步
炸彈炸不出民主 溫和派必須重奪話語權
假如沒有雨傘和佔中
本土派冒起有弊亦有利
「承諾」鋪作下台階 政改撬票靠「朋友」
拉攏泛民區分敵友 京官撬票軟硬兼施
扼殺異見溫和派 非友即敵失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