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莫把和解契機變成決裂藉口
作者:信報

從參與情況及氣氛來看,三場在深圳舉行的政改座談會總的來說算是有成果。參與的香港各界人士相當踴躍,政治光譜寬闊,除了極少數激進政治力量外,主流政黨和各界具代表性人物都有出席,跟幾位中央負責香港事務的官員直接接觸,親身面對彼此的立場和分歧。

 

泛民方面,幾個主流政黨都沒缺席,皆認真進行了對話,其他重要人物如公民黨前主席余若薇、前大律師公會主席陳景生,提出溫和方案的學者如張達明和羅致光均在席。可以說,中央政府固然盡可能延攬不同政見人士參與座談,香港的代表包括民主派也盡量把握今次機會表達意見及收集對方訊息,這種積極交流的態度在過去非常罕見。

 

從實際效果看,今次座談會的作用卻不算明顯。中央官員特別是在政改問題上扮演首席護法角色的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儘管全程表現得客客氣氣,不慍不火,但細聽他發言的重點、論述及引用的例子,李飛溫和語氣背後是堅定甚至強硬的立場,綿裏藏針。

 

綜合這幾天李飛在座談會及記者會的發言,可以得出幾個清楚的訊息,軸心之一是對公民提名及佔中的否定。李飛表明中央不會接受在《基本法》外另搞一套提名方式如公民提名,透過「違法」方式迫中央接受公民提名或所謂真普選也不可能,因為這樣做只會引來更多「違法」脅迫行動,後患無窮。

 

更值得注意的是,李飛談到原則問題時的強硬姿態及用語,他援引鄧小平八二年反擊戴卓爾夫人「收回香港將導致災難」的說法,指鄧小平當時說「會勇於面對災難作出決策」,今天中央亦以「同樣最大的決心和勇氣,果斷決策,作出歷史抉擇」。李飛沒有用上殺氣騰騰的字眼,但那種在原則問題上無退讓餘地的態度已很明顯。

 

而在一些具體議題包括考慮低提名門檻以及容許更多時間討論等等,李飛雖沒斷然回絕,但語調間已吐露沒有太多商量的空間。以提名門檻為例,他說要反映提名委員會的集體意志,少數服從多數是基本原則,所謂少數服從多數暗示的正是過半數的提名門檻。此外,李飛又指政改爭議已影響香港社會穩定,人大常委會及時作出明確決定是香港保持政治穩定的重要法碼。至於李飛算是比較親和的訊息是,他認為泛民主派大部分都愛國愛港,中央政府及他本人願意繼續跟泛民溝通。

 

總的來說,今次中央跟香港各界特別是泛民遲來的溝通,肯定比四月立法會議員上海之行稍好,至少進行了實質的討論,不致完全是一齣走過場的政治騷。然而,若論實際結果,中央及泛民之間不管在政改原則抑或具體方案的鴻溝沒怎麼收窄,妥協的餘地也相當有限。但繞了這許多圈迂迴冤枉路,在嘗試達成共識途中,中央政府跟不同意見政團終於真正坐在一起面對面認真開展有意義的對話,也算是難得的進展。為了香港的長治久安,避免政改原地踏步引發長期政治動盪,這樣的對話有必要強化與深化。

 

若雙方都有心保持溝通,中央及人大常委會其實毋須急於落閘,不必在現階段為特首普選定出嚴格而詳細的規限,反而該畫出一個概括的框架,再由香港各界詳盡討論,然後制定相關細節。這樣做可令政改避免從上而下一錘定音,讓政改展現真正有商有量互諒互讓,更可令中央跟泛民以至不同政團有機會進一步交流,建立互信。

 

泛民主派方面也應好好珍惜對話的機會,不要只懂站在道德高地要脅中央及攻擊對手,嘗試以逆向思維考慮對方的憂慮與意見。

 

政改前景的確不樂觀,但政治就是「從無路中找出路」的藝術。中央若然落閘固然不智,泛民如果逢中必反執意佔中,同樣無益無建設性,故雙方都不要把和解的契機變成決裂的藉口。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August 22, 2014
关键词: 和解 決裂 政改
專題: 香港動態
調查:21%女劏房戶曾遇性騷擾
港珠澳橋通車在即 出入一條路 塞爆機場要道
香港獨立的迷思
九巴座位再現插針
陳浩天促中港踢出世貿
移加港人11年增近九成 部分人「二次回流」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其他相关文章
政治和解中的“牵线人”
中兴认罚10亿美元,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和解协议
中兴与美国政府达成和解 认罚10亿美元并改组
一次被断送的政改
中國式和諧是香港和解的死路
和解的關鍵在於政制與民智
沈大偉新著《中國未來》:漫長衰落,還是重回政改?
和解年代
最卑微的要求
平安夜,让我们用爱心化解仇恨
林鄭月娥司長的墮落
若要重啟政改 特首戰須先重提政改
泛民宜慎重應對新統戰
和内地朋友说说香港政改
110年前的中国宪政改革
110年前的中国宪政改革
饒護法向法官挑機愈幫愈忙
泛民偏安 想標尾會
對抗回到對話 避免互相妖魔化
談機遇 說機制 悉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