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推特 臉書  
要闻
要闻
黃賢籲政改勿嚴格設限
—— 憂變「零和遊戲」 促港府設委會凝共識
作者:畢礎暉、江麗芬

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政改決議草案內容即將揭盅,不少主張溝通的溫和建制派人士近日正努力游說各方保持對話空間。「十三學者方案」發起人之一、被視為幕後推手的黃賢昨日接受本報專訪時期望,北京不要嚴格設限令政改變成「零和遊戲」,冀人大決定後,特區政府可牽頭設立委員會與各界尋求共識方案。

 

本身為法律專家的黃賢又表明,即使人大決定要求提委會以「少數服從多數」方式提名,仍然「未落閘」,若提委會組成民主化,出閘未有「限得太死」,則未必構成不合理篩選,方案仍可符合國際標準。

 

提委會下可設資格審查

 

現年60多歲的黃賢生平傳奇,但一直保持非常低調。本身為香港人的黃賢七十年代在哈佛大學法學院畢業,其後在北京大學講授法律並兼任法律顧問,不少今天中南海高層正是他當年的學生。黃賢在1982年被北京指為間諜陷獄,較程翔案更早,但他一直堅持自己無辜,直至1989年,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終於推翻原判還他清白,他獲釋後一直在兩岸三地從事策略顧問工作。

 

近月政改提上議程,黃賢主力幕後牽線,有份參與「13學者方案」以及早前呼籲溝通的39人溫和派聯署。他坦言,政改形勢嚴峻,令社會趨向分裂,希望人大決定周日出爐後,各界可以回復理性討論尋求共識,「衰啲講係要執手尾(講得不好聽就是收拾殘局),好聽啲係希望大家在這個框框下找到對香港最好的出路。」

 

黃賢認為,若然人大決定「落閘」而不留下任何空間,則提委會組成將被歷史包袱「綁死」,「漁農界議席數目繼續多過金融界」,亦無法避免每五年一次討論政改對社會產生的震盪。他強調,「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不等於絕對多數,前提亦要讓少數有充分時間表達意見,「不能夠贏就贏晒」,否則只會變成零和遊戲。

 

黃賢表示,「十三學者方案」早前提出修訂版,以「名單制」解決此問題是其中一個方法,而另一個方法則是由提委會自行通過工作細則,「例如在提委會下面設立一個資格審查委員會,睇下參選人有無違反香港法律。然後委員會可以提交工作報告予提委會推薦候選人,提委會同意工作報告,就可以產生候選人。」

 

對於泛民堅持政改方案須符合國際標準,黃賢同意《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具有約束力,被選舉權不可有不合理限制,香港亦須符合此實質標準。「如果提委會組成可以民主化,出閘唔係限得咁死,綜合來講唔係不合理篩選。」他說「十三學者方案」建議將提委會擴至2400人,一半由選民選出,如北京堅持提委會須保持1200人,「將比例縮至600名民選提委就得。」

 

「袋住先」提法有貶義

 

黃賢表示,「袋住先」的提法本身有貶義,認為應先看方案是否有不合理篩選以及能否挽救,才決定是否接受。他希望在人大決定後,政府可以牽頭設立委員會,一如當年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一樣,由各界人士按照人大所訂框架草擬具體方案交予政府,以凝聚共識。他警告,若政改不能通過,2016年立法會選舉必然極端化,社會更難管治,「等於拿石頭扔自己隻腳。」

「貪腐才是國安最大問題」

曾於北京大學教授法律的黃賢說,貪腐才是內地最大的國家安全問題,即使香港再亂,威脅也不會大於內地貪腐問題。他指出中國歷代都不能解決貪腐問題,但香港能做到,在華人社會是較「乾淨」的地方,因此香港於內地仍有作用。不過,內地的「風土病」是寧左勿右及排外,領導人不清醒便會復發。

 

香港仍有示範作用

 

他承認,內地如今是面對國家安全威脅問題,但認為「貪腐問題大過任何問題,自己解決不了」,底子弱便易受到外來攻擊,一如古諺「物先腐而後蟲生」。而香港的優勢是「乾淨」,這並非單單成立廉政公署便可以,而是整個社會文化使然。

 

他認為,香港於內地仍有示範作用,但內地有兩大問題,一是寧左勿右,二是排外,那是因為內地沒有獨立的是非體系所致;而佔中提出的國際標準,更觸動了內地的排外「心魔」,「若你說是孔子提出,無人敢反對」。

跟內地有「左王」之稱的中共元老鄧力群相熟的他,說1993年末代港督彭定康推出政改時,曾擔心內地左傾而曾與鄧力群見面,但當時中英政治角力下內地仍可減少「左」力。他希望領導人保持清醒。

 

對於中央要求特首須愛國愛港,他說:「薄熙來被捕前就是最愛國愛黨」。他認為這是假議題,何謂愛國愛港是說不清,法律不能寫下來的便不應成為參選限制。然而,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邵善波說反對一黨專政便是不愛國,黃賢反問:「那究竟是鄧小平的共產黨?還是胡耀邦的共產黨?」

「立會三死結成管治災難」

曾任多個中央部委法律顧問的黃賢,歸納香港出現的三大管治問題,均與立法會運作或組成有關。他指出,立法會目前出現的拉布情況、比例代表制以及分組點票是香港問題的核心,但要解決必須讓香港回復理性討論,而現時政治形勢並不允許。他認為若北京就政改「落閘」,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反而會製造更多包袱。

 

小政黨湧現 拉布難解決

 

黃賢指出,香港立法會首次出現拉布,是1999年由時任民建聯立法會議員、現任政制事務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劉江華在「殺局」辯論中發起,近年才被社民連梁國雄等應用。他指出,拉布是保護議會的「核心價值」,「任何一個健全、長遠、能夠維持的機制,一定要有這些安全閥」,但應用時必須要將壞處堵塞,如一開始即討論剪布機制,即不會出現今天的問題。

 

至於比例代表制,則是源於回歸初時民意由泛民佔多數,若以單議席單票制選舉,泛民將大獲全勝,實行比例代表制可以讓建制派「保住」數個席位。黃賢表示,當時提出此做法的人不知是「出於私利還是無知」,結果是令到今年有多個小型政黨湧現,加上拉布便使問題更大。

 

黃賢指出,比例代表制雖為國際公認公平的選舉方式,但要真正公平,選區必須夠大,選民亦要夠多,而歐洲大部分實行比例代表制的國家都設有如5%的最低門檻,才可以在議會佔有議席。據他統計,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僅六個政黨包括民建聯、公民黨、民主黨、人民力量、工聯會及工黨取得超過5%選票。

 

分組點票下 剪布受掣肘

 

他表示,政府為了保護自己利益,在立法會設計分組點票,令今天難以通過任何剪布辦法,成為香港立法會的困境。他形容,不理原因是當初「水平低」還是「別有用心」,這三個問題已是香港今日要承受的災難。「解決方法一定要大家恢復理性討論,但現在形勢一定返唔到去理性討論。」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August 26, 2014
关键词: 設限 黃賢 人大常委
專題: 香港動態
林鄭:若樓市辣招不再辣 再考慮其他方法
空氣倘達世衛指引 年挽6308命
馮檢基退黨 組不參政壓力團體
林鄭稱電子煙損害較小 醫學界轟不當
香港今悼念播劉霞錄音
《100毛》停刊 改網上發行
港拒新加坡警方要求協捕 放生貪污疑犯
吳靄儀出書﹕「法治失兩球 球賽未死」
中美貿易戰 重擊港1,300億轉口貨
民族黨公開警方文件 轟以言入罪
民陣周六遊行 抗議封殺民族黨
調查:置業負擔比率惡化 年跌30%
港「金融老師」新騙局 全國三萬人失100億
中大調查:言論自由指數歷年最低
民陣遊行撐結社自由
是否申述仍未決定 陳浩天:或司法覆核
社交媒體需「經常在線」 七成中學生喊累
民主動力澄清無收外國資金
「依法」治港 「依法」威權
還需要23條嗎?
其他相关文章
人大常委會可以無法無天?
基本法憲法平衡給打破
國安法賀禮慶七一?
民主黨給張德江信 要求撤銷人大決定
謊言說千遍還是謊言
《施政報告》的一些警惕
雨傘新世代的訴求
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不容挑戰?
在香港罷課學生集會上的發言
佔中,為何要佔?
擺酒有時 去飲有時
誰要為否決政改負責?
人大常委決定違反人大常委決定
揭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面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