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请张晓明先生摆正自己的位置
作者:杜导斌
8月23日,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在香港新一代文化协会40周年会庆典礼上发表讲话。讲话中,张晓明先生援引他人的话称:“激进派所主张的,是不认同中央对特区事务享有主导权,拒绝完全接受基本法的框架,否定‘一国为先’的前设,背后也有深层的对共产党的排斥、敌视。”认为“香港的普选来源于基本法,普选制度应当把基本法作为法理基础或唯一法律依据”,“怎样去处理特区和中央的关系,这个才是香港长远管治更为关键的问题。摆在目前的并不是方案之争,而是我们希望今后以何种方式去与中央政府互动的抉择。”在讲话中,张晓明先生把假普选与真普选之争转换成“一个更多的是考虑怎么规范中央和特区关系的制度要求,一个更多是考虑是否有利‘自己友’成为候选人”,最后像大陆所有官员那样,居高临下地“希望香港各界有识之士,能够多从国家的角度、历史的角度和发展的角度看待这次政改的重要意义和影响”。

这些观点和姿态都经不起分析。

首先,争普选派如何便是“激进派”?一张嘴就是给人戴帽子,定性,暗中就把“正确”戴到了自己头上。按照“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只有极少数上交给中央政府的事务,中央才享有主导权。特首如何选举完全是香港的“内政”——地方自治范畴的事务,香港人民不享有主导权,怎么反而是中央享有主导权?没有人民的授权,中央对香港特区事务主导权的法源基础何在?到底是人民权利优先还是所谓的“一国为先”?作为拥有巨大资源的执政党,共产党为何会遭人排斥敌视?共产党在香港遭人排斥敌视就全是排斥敌视者的过错?共产党自身有没有做错?

张晓明把香港普选制度的法源基础定位为基本法,断定“普选制度应当把基本法作为法理基础或唯一法律依据”,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宪法第二条明确宣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请注意,宪法里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中央政府”,也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中共中央”。今天的香港不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殖民地,也不是中央人民政府的殖民地,更不是中共权贵的殖民地。香港已是中国人民的香港,是当家作主的香港人民的香港。香港人民与中央没有上下级关系,如果有,也是人民在上,中央在下。既然香港是“高度自治”,除了国防、外交等有限事务让渡给中央政府,其它香港事务理当由香港人民作主。特首是专责治理香港的行政长官,其职权所在,没有一件是已上交给中央政府行使的,无一不是香港本地的政务,特首选谁不选谁,怎么要中央首肯?港人选谁作特首,就应是港人说了算。

在这里,张晓明先生完全不顾中央制定和解释基本法的权力有没有得到大陆人民和香港人民的公开授权,不顾自身权力来源正当与否,反而质疑香港人民选择特首这一完全正当行为的正当性,真是让人无语。

特区与中央的关系,理当是宪法框架内的主权的人民与其代理人的关系,中央政府对香港,不是高高在上的领导和发号施令,而是提供称职的公共服务。特区人民及其政府与中央的互动,不是前者俯伏在地三跪九叩仰承圣旨,后者龙颜慈笑以示皇恩浩荡,而是以宪法为基础,目的在实现平等对话、互帮互助、共享繁荣。

张晓明把假普选与真普选之争说成是“一个更多的是考虑怎么规范中央和特区关系的制度要求,一个更多是考虑是否有利‘自己友’成为候选人”,可以说完全是颠倒是非黑白。香港是自由体制,反对派的任何主张都需经公众舆论批评,经民众投票表决,没有民意支持就是白搭。香港即使实现真正的普选,谁当选也取决于香港人民,民主派无法做局以保证自身和“自己友”必定当选,无法剥夺共产党的“自己友”享有平等机会。倒是共产党中央主导的假普选,才真正是为了保障“自己友”稳赢不输,不给民主派获胜的机会。普选不过是把选择特首的权利归还给香港人民,又不是由民主派所得而专,共产党为什么要极力反对?说白了,不就是对“自己友”在公正选举中获胜的几率没把握?

今天,不仅大陆人民,而且也包括香港人民,对一群未经人民授权而且肆意贪污腐化的官僚骑在人民头顶作威作福,颐指气使,已经不再是俯首帖耳,唯命是从,不再是默认屈从,也不仅仅是厌恶,而是痛恨!香港中联办的全称是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其职责是联络,不是领导,不是指导,不是督导。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先生,不是香港一把手或书记,不是钦差大老爷,不是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殖民地总督,或中央人民政府主席驻香港殖民地办公室主任。中联办主任也不是香港特区政府的公职,在香港的地位是客人,不是香港的主人,也不是香港奴才的主子(更不是中国人民的主人或主子),无权凌驾于香港人民之上。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先生说到底仅仅只是个中央人民政府派驻香港的负责办点事的公务员,而且还是个既没有得到香港人民认可与授权,也没有得到大陆人民的认可与授权的权力来源暧昧不明的、形同私相授受的职务,最好不要盛气凌人高高在上,不要动辄以中国人民利益或维护国家安全的代表自居,您没那么大的脸!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August 29, 2014
关键词: 张晓明
專題: 香港動態
百年石階煤氣燈「陣亡」
李卓人批林鄭「堅離地」 倡訂立颱風下的勞工保障條例
全城怒轟政府拒宣佈停工 林鄭堅稱互諒互讓更適合
TC2:港獨力量將地下化
交通半癱 政黨責未籲停工 上班無路爆民怨
佔中9人涉公眾妨擾 11月19日開審
山竹善後甩轆再顯政府離地
西貢百艇「亂葬」損失億元計
林鄭死撐不停工 添亂反邀功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颱風後收拾殘局 靠官僚不如自救
港大學生會晤張翔 指不排除舉辦港獨相關活動
《紐時》刊倡港獨文章 湯家驊:屢投稿遭拒登
馮檢基:倘劉小麗被DQ 會考慮參選
許金山殺妻女囚終身 法官:精心策劃令人震驚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四成僱員8號風球黑雨要上班 逾半無津貼
劉小麗參選:自決是社會自強
陳德霖:香港有能力應付資金流走
戴耀廷: 港獨公投最有效消除港獨意識
专栏作家: 杜导斌 文集
走出聚焦于主要人物的历史观的误区
什么是德治?
与周舵先生聊聊学人与革命两个问题
政治决策领域如何才能海纳百川
聊聊国情论
孝文化起源及孝感文化产业发展思考
中国共产党的五大支柱及其危机
没有政治权利,休谈生存和发展权利
论法治与社会稳定
应城市发展文化产业的思考
郑永年及“中国当下的政治模式人类最好”
《庄子》与今日中国
孙大午最好还是专心办企业
“春秋年代”的华夷关系 (上)
与秦晖商榷:《走出帝制》有十处表述欠妥
什么人才配当政治家?
对孔子推崇做官需要多些理解
与张耀杰兄商榷两个问题
《大宪章》从何而来?
真相
其他相关文章
什么是法治?
文明社会离不开道德
我是要你站起来,改变——评梁太平《尾生诗歌选——醒来的稻草》
说说十一年前那件痛苦不堪的往事
亲爱的露茜
是不是因为英国人种优越?
反思英国文明
对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思考和建议
贾灵敏——从废墟上站起来的女英雄
反思《新青年》留下的精神资源(下)
理性的反抗就是合作
反思《新青年》留下的精神资源(上)——读张耀杰《北大教授与〈新青年〉》
强烈抗议中共当局拘押本刊专栏作家杜导斌先生
社会团结是治疗政治衰败的良方
街头一站之后呢?
我是玩政治的
他们就是不改,我们怎么办?
探讨国民如何培养优良品质
中共“十八大”会改革政体吗?
由“互‘呸’反应”到“超越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