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带走与跳楼
作者:程映虹
 
   小时候看红色电影,常常听到一声怒喝:
 
   “给我带走!”
 
    接着便是哀嚎:
 
   “长官饶命!长官饶命啊!”
 
    观众于是欣欣然,好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都在这一喝一嚎之间来到了人间。
 
    近几个月看中国的新闻,字里行间好像又能听到这类“给我带走!”的怒喝—又常常是“当场带走”。怒喝之后更有小道流传的戏剧化情节:有的下跪,有的尿裤子,有的瘫软如泥,有的已经“我交代我交代”,或者“我对不起组织”了。其恶形恶状,堪比电影里的汉奸走狗。
 
    为这些戏剧性情节增光添彩的,是那些或者围着长桌或者聚在下面,都自以为这声怒喝是冲着自己来的“班子成员”。待到喝声远去,惊魂稍定,看清听清这次还没有轮到自己“被带走”时,冷汗和着热泪一齐奔涌,说不定裤裆也已微湿。
 
    记得昔日苏联有个政治冷笑话,说人生最幸福的时候是半夜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秘密警察,对方冷冷问道:是某某人吗?跟我们走吧!你浑身舒坦地回答说:你们敲错门了,某某人在对面。
 
    在那个情境下,被敲错门的和被敲对门的都是无辜的,但那个幸福感可能是真实的,尽管你毫无幸灾乐祸之心。而在今天,被带走和没有被带走的区别常常像抓阄,所以除了惊悸后的心脏激跳,也还有一点物伤其类的悲悯。
 
    还有一本老电影,是日本的,叫《追捕》,里面的一个情节可以和“给我带走!”结合起来看。这个情节就是大资本家、药厂经理长冈非法制造迷幻药,服用者会无条件听从指示。一些地方权贵被长冈利用后,为了灭口,长冈就把他们关到医院里,给他们服用这种药物,然后把他们领上高楼,引诱他们往前走直到坠楼身亡,制造出一个自杀的现场。但高仓健扮演的大智大勇的警官杜丘深入虎穴,假装服用迷幻药,最后揭破了这个阴谋。
 
   《追捕》是虚构,其实是对美国好莱坞官场黑幕片的模仿,是极少数日本文艺工作者被“西方意识形态洗脑”了,所以会无中生有,昧着良心抹黑自己的国家。
 
 
  在今天的现实中,这种迷幻药瓶的标签常常是“负荷过重”或者“心理疾患”,官员服用后就会情不自禁走上高楼一跃而下。一跃而下之后,也就听不见“给我带走!”的怒喝了,周围也就少了许多冷汗、热泪和屎尿齐迸的人。而迷幻药是谁提供的,要等杜丘之类的警官来发现了。
 
   可惜高仓健早已不演这类角色了。不过,即使真的有杜丘这样的警官,在长冈的医院里住过一阵后,受了那价值连城的迷幻药的诱惑,恐怕也会心甘情愿地跳下去的。相比被“带走”的人财两空,“跳下去”还可以保全什么,那倒不是迷幻,而是很现实的。
 
   五十年代国有化时,一些民族资本家想不开,选择了跳楼一途。记得读过一个材料,当时上海市的一位领导人每天上班时会揶揄地问下面:昨天又有多少空降部队?
 
   60多年过去了,当年站在下面数“空降兵”的人的后代现在站在上面往下跳了。面对全国多地频频发出的“空降兵”消息,还望今日的央地大员重现当年的那份幽默感,把揶揄别人变成自嘲才好。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September 7, 2014
关键词: 反贪
专栏作家: 程映虹 文集
《家书》给《终结》的一记响亮耳光
普世性"的旧话新提
俄国保守主义挑战普世价值的联想
"法学博士不知遇罗克"和"国际关系教授没听说过租借法案"
公理与强权:"五四"的当代意义
“万不得已,则以列宁对德者对之”
中南海和白宫看世界地图吗?
真相比虚构更离奇的国度
中国媒体的新八卦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官场花边折射出的社会病根
盖茨风波:哈佛教授、剑桥警察和美国总统都犯了错误
龙和鸵鸟能共舞吗?——也谈非洲人为什么“歧视”中国人和对中国不“感恩”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节庆治国——运动治国的翻版
美国革命与“三个代表”
北京会让斯皮尔伯格再拍一部“机场终端”吗?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芙蓉姐姐式的军国主义
研究红色高棉史也就是研究中国当代史——推介《我与中共和柬共》和《逐浪湄河》
其他相关文章
美国“一国两制”往事
杰弗逊和美国的奴隶制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希特勒失败前如何评价日本和中国?
罗马教皇与卡斯特罗兄弟
中共也是苏联瓦解的推手
恩克鲁玛下台与文革初期的“政变”疑云
日本军国主义简明读本—《臣民之道》
【批毛專集】(六十五)
希特勒的女阿凡达
中越自50年代至今的恩怨纠葛
雅妮—闻名世界的古巴博客大V
“敌人也是我们的同胞” ——刘伯承为什么不愿看战争片?
中国知识分子的种族歧视论和民族自大症
克里姆林宫“相夫”术
越南土改中的阮氏南悲剧
驳“进京赶考”论
反贪呼声高 政改未践行
“中国奇迹”的邪路—纪念“五七指示”48周年
剥出日本军国主义的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