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示威往何處去?
作者:程介明

「佔中」,也佔據了香港人的心,很少有人能夠對於示威的形勢不聞不問的。有朋友說,「佔中」的話題,往往引起了朋友之間、甚至家庭之內的激辯,認為也是一種「撕裂」。其實不必如此想。雖則孫中山說過「政治乃眾人之事」,但是一則現代社會每個人對於政治的投入程度不一,不能期望每個人都高度關心政治;二則在香港,每個人對於政治事件的看法會很不樣,不過平常沒有機會也沒有必要交鋒而已。分歧與激辯,是一個現代多元社會的特徵,不過香港也許比其他地方走得快一點而已。

 

就現在的「佔領」運動而言,對於運動中的種種方面,都可以聽到截然不同的意見。學生運動,言論中有贊成、支持甚至參與的,有同情但是不贊成的,也有不同情甚至反對的。有些盛讚學生領袖;有些支持學生罷課;有些贊成「說不」,但是不贊成佔領與罷課;有些不反對罷課,但是也認為應該尊重不罷課者;有些同意學生發聲,但是認為不應妨礙別人生活;有些則認為學生太激烈,無法接受……相信讀者會聽到更多種類的言論。

 

和平示威 持久不易

 

警察放催淚彈,也有不同看法。網上就有起碼兩個「瘋傳」的視像,一個是記錄警察嚴陣以待的一面,一個是強調學生衝擊警察的一面;同樣是催淚彈,有人說是最低武力,有人說是殘忍的暴力。同一個場合,不同的角度,就會有不同的觀察,產生不同的感受。

 

這就是香港!

 

如此情況下,自然會問:「佔領」的示威運動,尤其是學生運動,下一步會如何發展?沒有人可以為群眾運動算命,但是還是可以稍作分析。

 

香港目前的學生運動,很快獲得了世界許多地方的稱許。就上周六催淚彈事件之後,學生與警察之間的「和平共處」,市民的和諧支持,的確是如外國傳媒說,幾乎是和平示威的模範。看到電視上學生群眾豎牌高喊「冷靜!冷靜!」的確是超乎了一般慣見的示威場面。正面來看,這說明香港學生的素質,也說明了香港警察的素質。

 

然而,恐怕這只是群眾運動的「蜜月期」,總有終結的一天。示威到底不是「嘉年華」,就學生來說,會覺得如此下去,對政府沒有壓力,就會有把行動「升級」的誘惑,而「升級」往往就表現為衝擊警察的底線;而警察,則認為需要維持自己的底線,就會採取行動。這其實是示威運動的基本形態,一方要製造矛盾,另一方要消除矛盾,學生與政府都會面對艱難的決策。

 

這裏面,公眾與輿論的看法,很可能起很大的作用。示威者面臨的,也許主要還不是具體的活動策略,而是在大口號底下,具體希望達到什麼要求。要求過低,喚不起群眾,引不起支持;要求過高,假如社會上都覺得不可能,就會讓運動失去動量。然而,在示威運動之中,特別是長期處於熱烈的群眾的包圍之中,運動的領袖,很容易被周圍的熱情所誤導,以為支持自己的是全社會,因而過高地估計了己方的力量,也因而提出過高的要求。

 

就學生運動而言,提出的要求更是往往會偏高,因為他們沒有顧慮,政府是否能夠達到這些要求,不是他們真正的關注點,政府愈是達不到,就愈證明政府無理,自己有理,也有利於把行動升級。這是學生運動的基本心態。因為如此,一般的學生運動甚少考慮「退場」;他們是初生之犢,基調就是一往無前。

 

如何退場 最大難關

 

這就形成了對政府最大的挑戰,政府很可能要不斷調整自己的底線。就目前而言,政府似乎已經放下了「守法」的底線。這在某些人看來,會是大逆不道;他們會認為不守法就該得到懲治。這是中國內地至今的思路,因此才有了「維穩」。但是只要看看全球的大城市,其實遇到大規模的群眾示威,總是要採取靈活變通的執法底線,因為對大規模的群眾採取鎮壓手段,是不會愉快收場的,屢試不爽。

 

然而,假如底線又受到進一步的衝擊,又如何應付?人們會問:退到何時才算數?的確,香港的警察與群眾,剛好兩天假日,「和平共處」了兩天,長期下去,市民又會有另一種意見,覺得政府沒有保障他們的生活與生意,他們不會也不敢與示威者對話,於是遷怒政府。傳媒也會對示威者,尤其是學生,給以最大的寬容,但是對政府卻會毫不留情,政府於是陷入新的兩難。

 

鳳凰衞視在上周六,播放了頗長的一個特輯,就是講香港的政改。其中的主軸,是外國勢力的侵入,認為是美國想在香港複製「顏色革命」,也是圍堵中國一着棋。圍堵中國是美國的亞洲策略,眾所周知,美國樂於見到香港這片中國國土上出現顏色革命,也是不言而喻。假如真箇如此,則香港政府更加需要研究,如何不按美國的劇本演戲。要是真正出現「暴動」與「鎮壓」,那才是正中「外國勢力」的下懷,親痛仇快。況且,各地的群眾運動都是因為有內在的社會矛盾,CIA頂多只能是煽風點火。

 

漠視中間 親痛仇快

 

中央政府假如也認為是一場國際鬥爭,那麼就更加應該把目前的群眾運動看成是一個轉捩點,重新調整對香港的政策,把着眼點放在爭取香港的人心,保衞香港這顆中國國土上的明珠,而不是把香港目前的事件,簡單地看成是外交層面的鬥爭,省力地申明立場、譴責對方了事。1950年代,毛澤東對「美帝」有一句名言:「戰略上藐視,戰術上重視。」最不應該發生的是:把「佔中」的性質無限上綱,定位很高,對於具體如何處理群眾運動,卻沒有研究與策略。

 

「港人治港」不是一句空話,也不是對香港人的一種特殊照顧與優惠,香港人有他特殊的方法來處理香港的問題。目前社會形態的形成,也許有兩個因素,一是由於定調是國際上的「敵我鬥爭」,因此香港人插不上嘴;二是香港政府的眼光,給兩極的意見蒙蔽了,對於既非「建制」又非「泛民」的中間大多數,根本不放在眼內。

 

這就形成了一個根本的危機:解決香港問題的香港人,難以參與決策,具有解決問題的願望與能力的中間力量,又沒有影響香港決策的渠道;於是,本來是香港的問題,卻變成了要由中央政府出面打鬥,本來是大多數香港人完全有魄力解決的問題,卻被少數的兩極派別騎劫了。

 

現在從表面看,中央政府既申明這是香港政府的責任,特區政府就應該有空間趁目前的動盪,用新的思維,建立新的機制,調動最大幅度的中間力量。轉危為機,是完全有可能的,就看特區政府有沒有這種魄力!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October 2, 2014
关键词: 示威 香港人 群眾運動
專題: 香港動態
錢志健:需要回歸一國兩制的初心
民族黨被禁 美駐港領事:違香港核心價值
工黨薦劉小麗參選九西 劉盼馮檢基支持
諾獎得主光纖之父高錕逝世
高鐵首日一度停駛 疑編班失誤
戴耀廷: 港獨公投最有效消除港獨意識
陳德霖:香港有能力應付資金流走
劉小麗參選:自決是社會自強
四成僱員8號風球黑雨要上班 逾半無津貼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許金山殺妻女囚終身 法官:精心策劃令人震驚
馮檢基:倘劉小麗被DQ 會考慮參選
《紐時》刊倡港獨文章 湯家驊:屢投稿遭拒登
港大學生會晤張翔 指不排除舉辦港獨相關活動
颱風後收拾殘局 靠官僚不如自救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林鄭死撐不停工 添亂反邀功
西貢百艇「亂葬」損失億元計
山竹善後甩轆再顯政府離地
佔中9人涉公眾妨擾 11月19日開審
其他相关文章
和平示威如何「觸碰國家底線」?
使用粵語是香港人的權利
香港人當然不開心
伊朗反政府示威 警方大规模逮200人
伊朗反政府示威 两名示威者遭枪击身亡
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有香港人
後831時代的香港人民運動
香港人應當維護的是誰的國家安全?
就行政長官選舉結果的發言
大慶環保示威與政府的苦衷
誰令香港年輕人疏離中國?
曾財爺的提醒值得深思
天朝氣旋下的台港
活在威權體制下的香港
誰令港人不認「袓」?
走向2047後的香港
曾鈺成的預言 隨時提早實現
向中國特色「普選」說不
香港學校的三個來源
佔中之後︰學生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