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甲子回眸】古今「蜀亂——給六十周年的警示
作者:冉雲飛

「蜀亂」的地理和歷史成因

「天下未亂蜀先亂,天下已治蜀後治」,這句出自明末清初歐陽直公《蜀警錄》的話,可謂婦孺皆知。黃口小兒成誦的話似乎體現了一點四川人的特殊性,這特殊性使得外地人以為四川人以造反為己任,以攪擾天下來取樂。就像俗語轟傳的魏延有反骨,眾口鑠金,積毀銷骨。從偏居一隅的眾多小朝廷──成家、蜀漢、成漢、前後蜀、大蜀、大夏、大西等──到殺人如麻、征賦如篦的四川軍閥,從《北周書》上說蜀人「貪亂樂禍」到《朱子語類》裡認為蜀人強悍易反──比如史載因川人趙諗反,致使蘇軾不敢返蜀、蘇轍避不見蜀人的傳聞(見龐石帚《養晴室遺集》之「書趙諗事」)──彷彿四川人天然喜歡混亂,愛上了災禍,完全是一派妖魔化四川的景象。

四川盆地周圍為高原大山阻隔,唯一相對便利的出口又有兇險異常的長江三峽扼守,因而容易封閉,躲藏在帝國的邊緣而自成一統。專制制度下政權的合法性來自於武力,一旦鞭長莫及,心生異志便是一些在川首領的常態。心生異志者與中央集權政府之間的較量、蜀地內亂及全國性戰亂,都是蜀亂之所以較多的原因。在農耕時代,四川物產豐饒、人口眾多,自給自足的能力較強──尤其是有都江堰之水旱從人、沃野千里對農業時代帶來的便利──更是不少覬覦者的肥肉。但專制獨裁的政權,其本性是掠奪與壓榨,再多的物產也可以將其剝奪殆盡,搞得國在山河破;再溫和怕事的民眾,它也可以最終逼其不得不反。後蜀政權時期,成都市近處民眾不知禾苗為何物,穀物多到非常爛賤的地步。但不到三十年,北宋初期,都江堰便發生了宋朝第一次較大規模的起義──王小波、李順起義,再一次悲劇性地注釋了「天下未亂蜀先亂」。

說四川樂禍貪亂,顯然是妖魔化了四川人。事實上,整個四川除了成都平原以外的廣大地區,如今的生活都相對苦寒,更何況在過去那種完全靠天吃飯的農耕社會。山區物產不豐、人多地少所帶來的一系列的矛盾和衝突,始終困擾著四川人。今天大批的川人外出務工、漂泊四海,就是人多地少、土地產值低下所造成的一種被動的人口流動。隨著當下經濟危機的加深,沿海工業的凋敝,使得大批的四川人倒灌回流返川,好在五•一二大地震後有一股重建的熱潮,消化了較多的勞動力,否則四川的失業人數會比今天高很多。由於福利保障、社會大病統籌系統的缺失或低下,即或有低保也低到不可思議的地步,使得許多家庭抗失業風險的能力相當低下。低下的抗失業風險能力,加上政府的腐敗與盤剝,便會導致社會底層的恐慌與混亂,使他們在朝不保夕中喪失理性判斷,而不得不做出些越軌的暴力之事。

非利益相關者併發群體事件

近幾年來四川所發生的一系列群體事件,都具有標誌性的意義。二○○四年十月十八日,因一自稱為某局長的人,窮兇極惡地當街辱罵並毆打挑擔的民工,而警察來解決問題時的偏袒,更是給憤怒的民眾火上澆油,終致利益不相干的群眾砸警車,包圍萬州政府。非利益相關者參與群體事件在如今已是常態,如甕安和石首,可以說萬州事件是此類事件的前身。十天過後,因官商勾結修建瀑布溝水電站,強行徵用農民土地,由於補償過低,致使十萬至十五萬原住民因遷徙而返貧,最終釀成震驚一時的「漢源事件」。事實上,早在該事件爆發的兩個月前的八月二十一日,《中國經營報》就以《四川漢源之惑:大型水電站帶來的返貧危機》為題,報道了地質專家范曉、環保人士汪永晨、《中國水危機》作者馬軍給政府發出的警告。但中國圈水運動風起雲湧,亂修電站、破壞環境成風,肉食者哪裡聽得進幾位書生之諤諤?

二○○六年十一月十日發生的廣安事件,則是由一起醫療糾紛所引起的上千人衝擊醫院的群體事件。這起事件的特殊性在於,死者的親屬並沒有參加,參加者全是非利益相關者。也就是說,沒有利益領頭人,依然形成了較大規模的群體事件,這說明民眾的不滿到了何種不堪忍受的地步!這起醫療糾紛只是他們發泄對官民對立、吏治腐敗不滿的契機。至於大竹事件,則肇始於一位如花少女的離奇死亡。自從楊代莉二○○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離奇死亡後,家屬要求死者所在酒店給個說法,同時向縣政府多次反映了情況,但都不予受理。一月十五日起便有人上街發傳單為死者鳴不平,網絡上也有不少帖子談及此事,到了二○○七年一月十七日終致上千群眾圍觀並燒了死者出事的萊仕德酒店,直到最後驚動了四川省政府,才在各方干預下平息了此事。廣安事件和大竹事件有一些不同,但公佈真相遲緩,對民眾的正當訴求冷漠傲慢,是最終釀成群體事件的主要原因,當地政府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如何走出治亂循環的怪圈?

這兩年四川被報道出來的群體事件相對較少,但並不表明四川的隱患不嚴重,特別是五•一二死難學生家長的維權,絕不是個可以忽視的問題。因為豆腐渣校舍造成的學生死難,並不是拖延就能解決問題的,像這樣的積怨如不能得到盡量的稀釋,他們正當的維權不能得到有效的處理,難保將來不出現較大規模的群體事件。而群體事件的導火線也許是別的事,而非直接肇因於死難學生,因為積怨需要出口。同時整個四川是電站多建省份,是徵地和拆遷補償不公的多發地,也是諸多環保災難(如化工等)可能發生的集中區,這都使四川充滿著許多不穩定因素。

郭沫若是翻案老手,他說蜀中先亂,體現了革命的豐富性,蜀後治表現了蜀人建設的徹底性。他這種思維當然是血脈賁張的階級鬥爭下的必然產物,革命的豐富性和建設的徹底性之間並不存在必然的邏輯順延。大亂後不一定必然帶來大治,要走出治亂循環的怪圈,則應該在制度上確立民主自由的改良,而非你死我活的革命。清末文人趙藩在總結諸葛亮治蜀經驗時,不無痛心地批評道:能攻心則反側自消,從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而作家流沙河先生對趙藩對聯的改作,更是治理今之蜀亂以及中國之亂的不二竅門:能富民則反側自消,從古安邦須飽肚;不遵憲即寬嚴皆誤,後來治國要當心。

—— 原载: 動向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关键词: 蜀亂 四川
特别专辑: 甲子回眸
【甲子回眸】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甲子回眸】鮑彤評《老同志談話》
【甲子回眸】1962年包产到户始末(上)
【甲子回眸】“党天下”的奠基礼——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甲子回眸】回溯中共建政后的新闻界
【甲子回眸】不用猜了,「老同志」可能子虛烏有
【甲子回眸】百年惊梦
【甲子回眸】背信弃义工商业改造
【甲子回眸】1962年包产到户始末(下)
【甲子回眸】上山下乡运动ABC
【甲子回眸】1957反右:思想國有化
【甲子回眸】1949年后的“国学大师”
【甲子回眸】過時的口號、封建的口號
【甲子回眸】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甲子回眸】向“失败者”致敬
【甲子回眸】我在徐蚌会战(淮海战役)中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甲子回眸】创伤该被治疗 60年不晚
【甲子回眸】千斤担子两肩挑
【甲子回眸】文革ABC
【甲子回眸】中蘇兩個六十年對比
【甲子回眸】听敌台
【甲子回眸】为祖国60周年献礼
【甲子回眸】住在一张地图上
【甲子回眸】站在新的三十年的门口
【甲子回眸】有多少中国人不知道的抗战史实
【甲子回眸】那过去的事情——回忆五十年代
【甲子回眸】“盲流”“农民工” ── 我父母的故事
【甲子回眸】逃亡,1949年的选择——忆杨震海伯伯
【甲子回眸】国际反修斗争和“灰皮书”
【甲子回眸】60年中共媒体的畸形恶态
【甲子回眸】女人一台戲——「六十年」評說的一個側面
【甲子回眸】中共失信于老百姓六十年 何以庆祝 ?以何辉煌?
【甲子回眸】中共建政60年:拨乱反正还是一脉相承?
【甲子回眸】尋找一九四九龍應台苦澀之旅
【甲子回眸】宋庆龄多次致中共中央信件披露
【甲子回眸】“文革”中看电影
【甲子回眸】流民地图-我看「大江大海1949」
【甲子回眸】她和千萬亡魂一起寫這本書
【甲子回眸】中国开国大典记者谈毛泽东与民主
【甲子回眸】1978,进京赴考
【甲子回眸】长跪六十年
【甲子回眸】德国记者回顾中西方关系60年变迁
【甲子回眸】中共建政:前30年和后30年难解难分
【甲子回眸】在武汉大学讲文革
【甲子回眸】陈凯提议十一为“驱逐毛泽东日”
【甲子回眸】关于中国人民素质的世纪之争
【甲子回眸】《建国大业》观感
【甲子回眸】国进民退与民粹涌动
【甲子回眸】花甲之年的毛泽东中国
【甲子回眸】血腥中国六十年——共产党杀人记录
【甲子回眸】一九四九年:台湾的苦难或恩典?
【甲子回眸】海外专家评论北京阅兵武器
【甲子回眸】请不要以“人民共和”的名义!
【甲子回眸】回首与反思
【甲子回眸】我经历的1949改朝换代
【甲子回眸】抚今追昔两甲子,历史惊人相似
【甲子回眸】錯失的十年
【甲子回眸】 六十周年回眸
【甲子回眸】一场没有观众的盛典
【甲子回眸】與共和國同年
【甲子回眸】甲子雜詠六首
【甲子回眸】无题有感
【甲子回眸】灰飞湮灭一甲子
【甲子回眸】周良霄、顾菊英夫妇谈文革史研究
【甲子回眸】中共庆60 避谈长春战役16万亡魂
【甲子回眸】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
【甲子回眸】共和国还没有建成
【甲子回眸】二篇:紅旗下的蛋 & 從領袖舞姿看國運
【甲子回眸】我的一九四九与中央日报
【甲子回眸】“四个坚持”和“四个不坚持”的比较—— 双十节有感
【甲子回眸】一代才女赵萝蕤教授
【甲子回眸】莫言: 共产主义违反人性
【甲子回眸】用新的史观重读“60年”
【甲子回眸】走向社会重建之路
【甲子回眸】從“四大家族”到今天的150萬個暴富家庭
【甲子回眸】“严打”对中国人权的侵害
【甲子回眸】败者转胜 胜者转败
【甲子回眸】马英九在古宁头的演说
【甲子回眸】在中国, 正义已经荡然无存
【甲子回眸】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三)
【甲子回眸】幸亏年轻:回想七十年代
【甲子回眸】一九七六年的记忆
【甲子回眸】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
【甲子回眸】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甲子回眸】夜半抄家记
【甲子回眸】地主之殇——土改与毁家纪事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甲子回眸】紫雪糕
【甲子回眸】父亲“一九四九”走错一步的代价
【甲子回眸】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甲子回眸】中国版的《苦海余生》
【甲子回眸】斗地主的真相和目的
【甲子回眸】“人民文革”和中国“群众”
城市土地私有产权是何时消失的
【甲子回眸】我所经历的土改运动
【甲子回眸】六十年来家国,万千心事谁诉
文明的力量—— 从乡愁到美丽岛 (全文新版)
其他相关文章
我为有这样的老乡而骄傲
四川,中國的鹽——四川大地震祭
5•12四川大地震死难学生调查报告
周勇军近日和父亲回四川老家
川人抗日付出的血肉、血汗与血泪
四川三台鄭澤堰賦
四川3萬民眾聚集 傳3死百傷
废墟上的民主梦(一)
天下未乱人心乱
天下未乱蜀先乱——为什么四川曾经那么特殊
1960年向毛泽东告状 四川饿死了1000万人
天府之国何以沦为人间地狱?
蒋介石为何把四川作为支撑抗战的大后方
谈四川什邡抗议事件的余波
外交部发言丧尽天良
淒涼的慢板:寄冉雲飛
“六四”与90后觉醒 四川师范大学天降传单​:共党下台
《赵紫阳四川改革纪事(1975—1980)》导言
鮑彤:把人當人是普世​價值——讀《趙紫陽在​四川》
《趙紫陽在四川》主編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