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學生佔中的啟示
作者:程介明

在英國劍橋開會,與會者是一些教育組織的主要人物,一見面都問起香港的情形,他們口頭說的,是「學生運動」。BBC的新聞台,幾乎每一節目都有香港的現場報道,主角也是學生。不斷收到外國朋友的電郵,都是問候香港的情況,關心之餘,往往都會讚揚學生幾句,甚至有些在其他場合認識的大學生,表示想到香港來觀察。有一個機構甚至提議事情過後,在香港舉辦一個學生運動的研討班。聽起來匪夷所思,那還得了?幾乎懷疑對方是CIA。

 

這邊廂,香港的朋友也似乎愈來愈分化,有些愈來愈不同情學生,很多是覺得拖得太久了,妨礙了社會的生活,妨礙了別人的自由;也有些不滿學生的態度,認為是少數人自以為是,「波瀾壯闊」是言過其實;也有些愈來愈同情學生,覺得他們也是為了我們而付出了代價,因此希望能夠對他們多一點支持。甚至工商界的朋友,也會意見分歧:一位做跨國生意的朋友,在電話中說,學生的主張可以商榷,但是他們精神可嘉,是有為的下一代;他勸說朋友們,千萬不要主張打擊學生。

 

群眾運動 學生先鋒

 

「佔中」,原來不是學生發起的,但是明顯地,在運動中學生的形象最突出。學生運動,與一般的政治運動不一樣,人們不會過分計較他們的政治觀點,人們已經不太記得「真普選」所謂何事,但卻看到他們所代表的正能量, 因而同情他們,會欣賞他們那種「刺破青天」的勇氣與韌力。

 

BBC道出了一個香港現象:香港的市民,似乎有辦法在很短的時間內因為要保護學生而聚集,又可以因為形勢緩和而迅速散去。其實,即使是警察,也在不斷調節策略,政府與警察也似乎愈來愈明白事情的性質,而不是僵硬地堅持某一種態度、一種對策。這就是香港!

 

很可惜,中國內地的政治文化,妨礙了用比較務實的、複雜的、不斷調節的眼光看待學生運動。政治劃線仍然是主要的思維方式,棋盤上又只有楚河漢界而沒有了中間,於是沒有維護政府決定的學生,就變成了無法調和的敵對勢力。不止如此,一旦找到國際勢力支持的證據,馬上把運動的性質,上升成為圍堵中國的一翼;冠上了助紂為虐的民族大義大帽子,就只能是鬥爭到底。

 

周前在北京開會,剛好金鐘出現衝突,所有香港的消息,幾乎馬上被封鎖。隨着,內地傳媒不遺餘力地批判學生被「反共勢力」與「外國勢力」利用,服務於「奪權」的目的。在內地,一點也不奇怪,對媒體來說,一碰到此類「大是大非」的問題,就只有一種心態:按照中央的「定調」,「完成政治任務」。

 

政治劃線 化我為敵

 

也因此,在內地,一些本來是比較熟悉香港的朋友,也會覺得香港亂得不可開交。開始是衝擊軍營,跟着是高舉港英大旗,現在則是在大搞「港獨」。最近到中原一所大學演講,前一天的「外交專家」就把「港獨」列為「圍堵」 的一例。一唱百和,是內地政治文化的常態,把敵我的因素說得愈嚴重,就愈是「有水平」,不然,就是沒有「政治覺悟」。

 

香港的一些聲音,也附和呼籲學生不要被人矇騙利用。說的人,也許是真的如此認為,也許是很久沒有接觸香港的實際,又也許是不假思索。但是很快,就被內地傳媒轉載為香港的「民意」。

 

很可惜,如此一來,內地不論是政府還是人民,所知道的香港,就與現實的香港愈離愈遠。一旦上了「國際圍堵」的綱,就把問題說死了。表面上,一時間,彷彿事情忽然明朗了,也很簡單了:敵我分明,你死我活。實際上,是用簡單的政治概念,掩蓋了複雜的社會現象,把可以解決問題的迴旋餘地,都給自己堵塞了。

 

中國老是吃這個虧。本來是非常複雜的、但是可以調和的、然而須要細緻處理的「人民內部矛盾」,卻被簡單地定調為「敵我矛盾」,於是着重鬥爭,輕視了解;有的是「果斷」,缺的是「細緻」;多的是「敵情」,少的是「民情」,傷害了許多本來很有善意的自己人,親痛仇快。說到底,是敵我不分。長久以來,就是如此不斷的事後懊悔,當事時又重複。在外間看來,就是不斷出現的鎮壓。也許因為如此,就還沒有摸索到解決「人民內部矛盾」的門路,因為迴避了也失去了許多處理複雜社會問題的經驗,更談不上策略和藝術。

 

國民教育 在於經歷

 

長此下去,香港人之中,就看不出幾個人「愛國」了。我們這一代和上一代,親歷中國由窮到富、由弱到強,對於共產黨的政治立場也許各異,希望國家富強的「愛國」底線還是明顯的。這一批人老去以後,就剩下只看到「強國」的一代,他們會以強國應有的素質來期望祖國。新一代對於中國的經歷,包括目前在香港所發生的種種,就會決定他們對國家的情懷。

 

我們說國民教育,不在於課程、讀書、考試,而在於這一代人的親身經歷。雖然年輕人一時一事的言行不中聽、不容易接受,假如不細味這些言行背後的熱情與善意,把他們推到對立面,就會在他們的認知裏面,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記。我們擔心學生被利用的同時,有沒有也想過學生被視為敵的感受?不知道決策者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中國可以失去一個金融中心,卻不可以失去在香港下一代的家國之心。

 

有朋友說,在這次的事件中,校長與教師是最專業的,他們堅守着教育的崗位,為各類不同意向的學生做了多樣的學習安排;他們在常規與應變之間,盡可能作了平衡與調適;在沒有統一指令的狀況下,在校內作了最民主、最明智的決定。他們也有掙扎,也有疑惑,也有猶豫,但是香港的「校本」精神發揮盡致。

 

也許會有人有不同的看法:教育局應該下指令,不准罷課;學校應該統一行動,在全校明令講授「佔中」之違法與犯法之後果;凡是擅自罷課者,一律紀律處分,「寫壞」畢業推薦書;甚至政治通告凡參加者一概不得錄用為公務員等等。假如認為如此才是痛快的做法,那是把學生運動純粹看成是敵對行為,而要學校參加到這種「非我即敵」的政治鬥爭裏面。對不起!那不是教育的功能,也不是社會對學校的期望。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October 9, 2014
关键词: 學生 佔中 運動
專題: 香港動態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15億被凍結 郭文貴女兒公司覆核
調查:港人理想退休金505萬 料62.4歲退休
陳國強擬戰九西 測試政治篩選底線
學者:民族主義越壓越強
陳浩天:美國應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
FCC副主席:言論自由是底線
其他相关文章
沒有責任還是逃避責任?
精神日出 ——記一九八九中國民主運動
香港民主運動的未來
民主運動困境的微弱曙光
星球大戰與香港民主運動
DQ周庭 香港攬炒
紀念光緒戊戌變法《明定國是詔》頒布兩甲子
民主派的前世今生
不再幻想,堅決抗爭(二)
中大學生會:三千選票造就一個本土學生組織
勿忘愛與和平的初衷
特區整風運動蓄勢待發
後831時代的香港人民運動
中大7書院學生會 辦六四論壇
香港民主運動的大策略
特赦是帶着良好願望的幻想
“雨傘運動”後微妙變化的法治環境
低潮中的本土主義運動
不合作運動不切實際
前途自決抬頭 反對運動不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