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甲子回眸】中共失信于老百姓六十年 何以庆祝 ?以何辉煌?
作者:余英时

现在是2009年9月了, 很快就要到中共所谓建国六十周年,就是她政权成立已经六十年了。这六十年,现在是准备大大地庆祝一番。要有检阅军队、有各种各样的准备工作都在进行中。天安门广场也已经重新搞得焕然一新,要在庆祝的那一天,表现全民的欢腾状态。这个事情之大,恐怕要超过奥运了。

为了要保证庆祝欢乐、和谐,所以一切不入耳的、不能听的人都不准进去。最近有一个消息,就是两个美国的记者拍摄了四川地震灾民的片子,尤其是小孩被地震压死那么多。这个片子的名字叫作《劫后天府泪纵横》。这个片子拍摄的时候,就在四川受到阻挠。最近拍摄成功了以后,要送到北京去、在国庆期间展览。这两个人申请到中国被否决,也没说明为什么就不准他们两个去了。在美国驻纽约的领事不给理由,说我们可以有权利不给理由。这就表示造成举国一致欢腾的状态,没有任何不入耳之言。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庆祝六十年是使人觉得很可笑的。

但是我想到十年以前,就是中共庆五十年时候,也是非常热闹,那是江泽民时代。当时还没有逝世的李慎之先生、也是我认识的一位朋友,就写了一篇很有名的文章,叫《风雨苍黄五十年》。因为这五十年,共产党再没有守信、实行民主自由,而且是步步倒退,走向一种一党专政的毫不放松的状态。所以他写了这篇文章抗议,国内当然不能发表,可是在网上广泛流行,在海外也是广泛流行。所以这篇文章已经成为历史上有名的一个文献。

在六十年的前夕,我不知道将来还有什么大文章没有,不过我看到最近有一个很重要的文字报道,这个报道题目是《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这个题目大概是编者加上去的,副标题是“十月一号六十周年前夕一位老同志的谈话”。发表这个谈话是有人编辑、整理而成的,然后经过说话的人审查过,然后才发表的。

这篇长文章登在《新世纪》的网上,由李大同先生提供的。李大同我们都知道,过去是很有名的新闻记者,跟党闹翻了以后,自己工作。这篇谈话这个老同志是谁呢?相信是万里。因为万里现在是唯一、几乎是当时元老中唯一剩下的人。万里在 “六四”时期也是非常支持赵紫阳的一个人。后来因为被党方禁止、没有办法发言。那时候他是人大的委员长,正在美国访问,把他逼回去,叫他在上海呆着,不准到北京,也不准他表态。而直到把赵紫阳搞下来以后,然后他才回到北京,也不准发言。所以始终几十年来,他闷着一股气在那里,可是他心里始终不服气。

这篇长文章就讲的是这六十年的发展。他认为把这个六十年称为“辉煌”的六十年是完全错误的、根本没有根据的。他说,象大跃进,饿死那么多人,总不能说是辉煌吧?再加上文革的十年,也不能算是辉煌吧?所以他说,“辉煌”两个字是不能用的,所以他就提出警告,“辉煌”是要重新考虑的。

他所关心的有一点,我们共产党在从前推翻国民党22年的统治,就是因为国民党压迫老百姓,不准有自由、不准有民主、不准有议会制度、不准有批评言论,这是我们当时号召全国人民推翻国民党的基本的价值,得到老百姓和知识界的人共同的支持,共产党才能夺得政权。但夺了政权以后我们这六十年所做所为,远远比国民党不但不好,而且还差得多、还厉害得多。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我们有什么理由来庆祝这六十年?所以在他这篇讲话中,就是认为共产党失信于老百姓已经六十年了,这六十年应该怎么改正才可以使共产党能够有合法的执政权利?

他的关心还是党,他并不是说要把党毁灭,所以不是党的敌人,而是党的忠臣、可以这样说。党的忠臣孝子、他的方法就是党要开放、要有容忍异己的力量。要是没有容忍异己的力量,就没有人能监督党;如果没有人能监督党,就无所不为了。所以,这是今天的一个局面。共产党成功跟失败都跟这次改革有很大的关系。今天全国变成一个腐败的集团,也是这个原因。所以将来的前途如果没有民主开放,是不可想象的。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关键词: 中共 失信 六十年
特别专辑: 甲子回眸
【甲子回眸】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甲子回眸】鮑彤評《老同志談話》
【甲子回眸】1962年包产到户始末(上)
【甲子回眸】“党天下”的奠基礼——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甲子回眸】回溯中共建政后的新闻界
【甲子回眸】不用猜了,「老同志」可能子虛烏有
【甲子回眸】百年惊梦
【甲子回眸】背信弃义工商业改造
【甲子回眸】1962年包产到户始末(下)
【甲子回眸】上山下乡运动ABC
【甲子回眸】1957反右:思想國有化
【甲子回眸】1949年后的“国学大师”
【甲子回眸】過時的口號、封建的口號
【甲子回眸】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甲子回眸】向“失败者”致敬
【甲子回眸】我在徐蚌会战(淮海战役)中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甲子回眸】创伤该被治疗 60年不晚
【甲子回眸】千斤担子两肩挑
【甲子回眸】文革ABC
【甲子回眸】中蘇兩個六十年對比
【甲子回眸】听敌台
【甲子回眸】为祖国60周年献礼
【甲子回眸】住在一张地图上
【甲子回眸】站在新的三十年的门口
【甲子回眸】有多少中国人不知道的抗战史实
【甲子回眸】那过去的事情——回忆五十年代
【甲子回眸】“盲流”“农民工” ── 我父母的故事
【甲子回眸】逃亡,1949年的选择——忆杨震海伯伯
【甲子回眸】国际反修斗争和“灰皮书”
【甲子回眸】古今「蜀亂——給六十周年的警示
【甲子回眸】60年中共媒体的畸形恶态
【甲子回眸】女人一台戲——「六十年」評說的一個側面
【甲子回眸】中共建政60年:拨乱反正还是一脉相承?
【甲子回眸】尋找一九四九龍應台苦澀之旅
【甲子回眸】宋庆龄多次致中共中央信件披露
【甲子回眸】“文革”中看电影
【甲子回眸】流民地图-我看「大江大海1949」
【甲子回眸】她和千萬亡魂一起寫這本書
【甲子回眸】中国开国大典记者谈毛泽东与民主
【甲子回眸】1978,进京赴考
【甲子回眸】长跪六十年
【甲子回眸】德国记者回顾中西方关系60年变迁
【甲子回眸】中共建政:前30年和后30年难解难分
【甲子回眸】在武汉大学讲文革
【甲子回眸】陈凯提议十一为“驱逐毛泽东日”
【甲子回眸】关于中国人民素质的世纪之争
【甲子回眸】《建国大业》观感
【甲子回眸】国进民退与民粹涌动
【甲子回眸】花甲之年的毛泽东中国
【甲子回眸】血腥中国六十年——共产党杀人记录
【甲子回眸】一九四九年:台湾的苦难或恩典?
【甲子回眸】海外专家评论北京阅兵武器
【甲子回眸】请不要以“人民共和”的名义!
【甲子回眸】回首与反思
【甲子回眸】我经历的1949改朝换代
【甲子回眸】錯失的十年
【甲子回眸】 六十周年回眸
【甲子回眸】一场没有观众的盛典
【甲子回眸】與共和國同年
【甲子回眸】甲子雜詠六首
【甲子回眸】无题有感
【甲子回眸】灰飞湮灭一甲子
【甲子回眸】周良霄、顾菊英夫妇谈文革史研究
【甲子回眸】中共庆60 避谈长春战役16万亡魂
【甲子回眸】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
【甲子回眸】共和国还没有建成
【甲子回眸】二篇:紅旗下的蛋 & 從領袖舞姿看國運
【甲子回眸】我的一九四九与中央日报
【甲子回眸】“四个坚持”和“四个不坚持”的比较—— 双十节有感
【甲子回眸】一代才女赵萝蕤教授
【甲子回眸】莫言: 共产主义违反人性
【甲子回眸】用新的史观重读“60年”
【甲子回眸】走向社会重建之路
【甲子回眸】從“四大家族”到今天的150萬個暴富家庭
【甲子回眸】“严打”对中国人权的侵害
【甲子回眸】败者转胜 胜者转败
【甲子回眸】马英九在古宁头的演说
【甲子回眸】在中国, 正义已经荡然无存
【甲子回眸】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三)
【甲子回眸】幸亏年轻:回想七十年代
【甲子回眸】一九七六年的记忆
【甲子回眸】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
【甲子回眸】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甲子回眸】夜半抄家记
【甲子回眸】地主之殇——土改与毁家纪事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甲子回眸】紫雪糕
【甲子回眸】父亲“一九四九”走错一步的代价
【甲子回眸】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甲子回眸】中国版的《苦海余生》
【甲子回眸】斗地主的真相和目的
【甲子回眸】“人民文革”和中国“群众”
城市土地私有产权是何时消失的
【甲子回眸】我所经历的土改运动
【甲子回眸】六十年来家国,万千心事谁诉
文明的力量—— 从乡愁到美丽岛 (全文新版)
其他相关文章
“特金会”决策惊心动魄幕后!
戊戌政变失败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中共政权是如何编造六四反革命暴乱谎言欺骗天下的?!
完胜的大清国
自行宣布中共非法,暂由民国代表中国
周有光是真正从"传统"成功过渡到"现代"的知识人
中共必定失败 但不会很快
勇哉! 戴耀廷先生
美政府報告首次曝光中共網絡間諜頭子
中国的学术传统被破坏得太厉害
中共提议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
關於中共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緊急聲明
梵蒂冈对中共的妥协及其后果
对《芬太尼危机:这是一场新的鸦片战争?》的讨论——中共对北美大陆的三轮毒品攻击
澳洲反擊中共滲透的槍聲響起
前海军中校姚城:我所了解的中共情报系统
一个有尊严的知识人:余英时先生,生日快乐
中共一大背后的人和事
美名校拒當中共喉舌 拒收統戰機構捐款
共产国际与中国共产党的真实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