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突破傳統階級框框的雨傘革命
作者:黎則奮

上世紀60、70年代經濟歷史學及社會學家Andre Gunder Frank的依賴理論(Dependency Theory)和世界體系理論(World-Systems Theory)膾炙人口,是我們一代左傾分子必讀的著作。

 

當時,世界仍然是帝國主義當道,但代替過去以船堅炮利在全球落後國家霸佔殖民地,金融資本主義還未主導全球經濟運作前,帝國主義已透過經濟(貿易)力量取代軍事力量,在第三世界廣泛建立和鞏固自己的霸權,本土的民族工業缺乏競爭力,自然疲不能興,無法茁壯成長。

 

由美帝操控的聯合國和世界銀行,打着扶助第三世界經濟發展的藉口,推出所謂入口替代(Import Substitution)政策,實質是為自由貿易大開方便之門,進一步經濟剝削第三世界國家。作為左翼知識分子,Andre Gunder Frank提出的依賴理論,批判聯合國和西方布爾喬亞經濟學家助紂為虐,指出第三世界經濟的落後發展,正正是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發展經濟的結果。

 

當時的世界經濟體系,以美國和歐洲為首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為核心,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都會和城市,都是邊陲的地區,備受世界資本主義的剝削,反過來亦剝削自己的腹地。

 

這些被帝國主義剝削的第三世界國家,雖然也是實行資本主義,但她們的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本質上與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截然不同,因為它們都是依賴帝國主義的自在階級(Class-in-itself),很難成為自為階級(Class-for-itself),所以要進行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革命,固然困難,即使推行資本主義和實行民主制度亦荒腔走板,與西方民主國家的不一樣。

 

位處世界資本主義邊陲的第三世界國家內部的資產階級,只是依賴帝國主義生存的寄生物,沒有政治能量進行資產階級革命,只能稱為潦倒資產階級(Lumpen-bourgeoisie),而他們的對立面無產階級更倒霉,更缺乏政治革命能量,名副其實是潦倒無產階級(Lumpen-proletariat),解釋了為何革命馬克思主義預言和倡議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註定失敗,無疾而終。

 

讓佛老摸不着頭腦

 

50、60年代的香港也是典型的第三世界邊陲城市,而她最大的腹地,當然就是中共解放了的大陸。70年代香港以工業和貿易為核心結構的經濟起飛,與台灣、新加坡和南韓同稱為「亞洲四小龍」,發展模式大同小異;但80年代以後,理應出現的第二次工業化夭折,主因是大陸開放改革促使短視和唯利是圖的工業家北移,為金融地產鳴鑼開道,順理成章成為香港經濟的核心結構。加上香港前途問題令老牌英資撤退,騰出空間讓本土地產霸權獨大,結果造就今天壟斷各行各業的霸權局面。

 

雖然理論永遠是後設的,用來解釋現實,而現實不斷演變,但以Andre Gunder Frank的潦倒資產階級和潦倒無產階級概念來解讀香港目下的政治現實,仍然有一定的啟發性,解釋了香港何以不能出現國際標準的(資產階級)民主選舉,同樣也無法出現社會主義革命。

 

民主本質上就是資產階級法權,與資本主義的基礎市場經濟相適應,但香港的資產階級、為資產階級服務的特區政府和為資本主義辯護的學者,人人稱頌市場經濟,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大行其道,但偏偏卻不認同一人一票的自由選擇,以香港為自由經濟典範的佛利民再世,一定也會摸不着頭腦。原因很簡單,香港資產階級不管如何財雄勢大、獨霸一方,但本質上都是依賴世界金融資本主義和回歸後崛起的中國權貴官僚資本主義生存的,是不折不扣的潦倒資產階級,政治上徹底無能。

 

阿爺(中共)一日不開綠燈,只會給予香港假民主,他們就會都患上「皇帝的新衣」症候群,歌功頌德,唯恐不及。現在中共的代理人梁振英明明已經醜聞纏身,誠信破產,建制派議員就是不敢支持立法會啟動彈劾,依法將聒不知恥的梁振英轟下台,傳媒也視而不見,完全沒有履行「第四權」的天職,狠狠批判戀棧權位不走的貪狼。

 

同樣,香港的無產階級從來都只是自在的階級,不但沒有當家作主的階級意識,永遠不可能成為主要的革命力量,更由於生活條件的貧困,反而往往成為害怕社會轉變的保守維穩力量。原因不難明白,一來產業空洞化已使香港再沒有龐大的產業工人,不可能出現團結一致的階級鬥爭;二來回歸後經歷兩次金融危機蹂躪,僱傭條件的急劇轉變,包括薪酬勞工(salary workers)和工資勞工(wage-earners)的萎縮,以及自僱收入勞工(income-earners)的大量湧現,已使勞工明顯出現原子化(atomization)的現象,勞動階層(包括體力和智力勞工)人人各自為政,餐搵餐食,手停口停,大大不利集體抗爭行動。

 

本質上是世代之爭

 

今次由失敗佔中和學生罷課引發的全民佔領街頭抗爭運動,表面上是政改的爭拗,實質卻是社會深層次和整體矛盾的總爆發,本質上是世代之爭。運動的主體是學生和年輕的一代,他們突破了傳統階級的框框,基本上是所謂無世代(The have-nots),無資產、無前途、無希望,一無所有,只有青春、熱誠、理想、憤怒和衝動,所以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對他們來說,運動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否則萬劫不復,所以大家都奮不顧身豁出去,背城借一,猶如過河卒子,永不回頭。如果政府決不讓步,他們也會絕不退讓,結果可能是玉石俱焚,讓鳳凰火浴重生。

 

這真是一場不折不扣的雨傘革命,不單是要求特首下台和政制的實質改變,體現真正的民主,更重要的是社會價值的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不管結局如何,歷史一定會作出紀錄。為虎作倀的王卓祺不要以為歷史一定是由勝利一方寫的,因為民間自有太史董狐筆,何況閣下攀附的689政權,也不一定是勝利的一方哩!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October 14, 2014
关键词: 雨傘革命 資本主義 佔中
專題: 香港動態
林鄭:若樓市辣招不再辣 再考慮其他方法
空氣倘達世衛指引 年挽6308命
馮檢基退黨 組不參政壓力團體
林鄭稱電子煙損害較小 醫學界轟不當
香港今悼念播劉霞錄音
《100毛》停刊 改網上發行
港拒新加坡警方要求協捕 放生貪污疑犯
吳靄儀出書﹕「法治失兩球 球賽未死」
中美貿易戰 重擊港1,300億轉口貨
民族黨公開警方文件 轟以言入罪
民陣周六遊行 抗議封殺民族黨
調查:置業負擔比率惡化 年跌30%
港「金融老師」新騙局 全國三萬人失100億
中大調查:言論自由指數歷年最低
民陣遊行撐結社自由
是否申述仍未決定 陳浩天:或司法覆核
社交媒體需「經常在線」 七成中學生喊累
民主動力澄清無收外國資金
「依法」治港 「依法」威權
還需要23條嗎?
其他相关文章
言論自由敲響喪鐘
3.11補選是變相公投
摧毀法治最大損失還是共產黨
劉夢熊:香港不是紅區
立會補選是建制民主的殊死決戰
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有香港人
深入虎穴成虎子 臥薪嘗膽發虎威
勿忘愛與和平的初衷
特區整風運動蓄勢待發
「一國」的變化
民陣七一口號要對準敵人
六七暴動的歷史教訓
特赦是帶着良好願望的幻想
傀儡治港怎麼辦?
傳媒弄虛作假 為政權造勢
梁振英連入閘機會也沒有
梁特為連任清洗廉署眼中釘
中共別無選擇 要讓香港高度自治
本土主義的貪困
議會抗爭與暴力革命的取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