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學聯政府談判會取得成果嗎﹖
作者:章顯揚

學聯談判在即,各位支持民主的朋友的訴求不外乎人大撤回決定、公民提名、梁特立刻下台等,否則佔領勢不罷休。 如果這談判的目的是希望透過對話解決事情,那雙方也必須作出妥協。但是,如果大家堅持現時的叫價,一步不讓,自說自話,雙方就不應進行談判,示威者繼續佔領好了。那就要等到最後誰討價還價能力強,對方忍受不住要主動投降,並全面接受我方的要求。

 

現在看來,示威者的討價還價能力還是很強。經過之前警方對示威者使用的武力受盡輿論批評後,他們使用武力變得謹慎了。儘管警方清場,示威者之後又重新集結起來,警方根本毫無辦法,對示威者「冇符」。

 

每個人也可對形勢判斷有不同的見解,暫時估計不到學聯妥協和絕不妥協中,哪一個選擇對取得最大民主成果較有利。

 

據路透社透露,習近平應對香港現況的方針是「不妥協,不流血」,可以預期學聯跟政府談判,政府絕不會就人大框架作出讓步。公民提名無疑是爭取民主者的共同理想,但至今成功爭取機會有多少,大家心裡有數。

 

學聯重申了香港人的民主訴求後,回歸現實,怎樣可以在這個框架內最大化民主成份?學聯的談判最後防線應在甚麼位置落墨?

 

按人大決定,提委會需按照選委會四大界別以相同比例組成。這裡有增加民主成份的空間嗎?

 

雙方如果動動腦筋,運用創意,就有可能提出不違反框架而又能增加民主成份的方案。

 

我先提出一些可能性。選委會由四大界別,三十八個小界別組成,選民約廿五萬人。以廿五萬人代表香港八百萬人選特首,嚴重缺乏代表性。

 

如果我們把五百多萬選民全放進四大界別,然後這個代表全民的提委會提名並篩選出候選人,再讓全民普選,這又可不可行﹖這方案是可以在本地立法階段做到的。

 

舉例,我是採購員,現在無票,但未來我可不可界定為進出口界,然後投票選提委呢?又比如幫客人做推拿按摩的風月女郎,可以界定為中醫界的選民嗎?所有香港選民都可向選舉事務處申報自己的職業,再由他們納入其中一個界別。

 

另外,選委人數跟該界別的選民人數比例不合理地失衡,如漁農界的60位選委由159人選出,勞工界的60位選委由626人選出,教育界30席卻由86,000多人選出。人大決定僅訂明提委會四大界別人數不變,無規定小界別的議席分配亦不能變。因此在本地立法階段,可以重新檢討每個小界別選民人數和提委人數的關係,再釐定出每個小界別的合理提委人數。

 

我知道有界別如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選民必然親中,但這一兩個界別並不能左右大局。

 

只要提委會具足夠代表性,由本來廿五萬人大增至可能四百多萬人,間選出來的特首候選人也會具代表性了。

 

第二,可不可以用袋住先去換真普選時間表和路線圖﹖如果學聯肯全力遊說泛民通過政改方案,政府可以再啟動政改五部曲,2021 年全面普選立法會,取消功能組別;2022 年給香港人國際標準的真普選,把特首出閘門檻降回八份一或更低嗎?政府須就這些訴求認真跟中央商討,並在下輪談判向市民交代。

 

要注意的是,人大規定了,若搞不定特首普選,不會有立法會普選,特首普選和立會普選成了一捆綁套餐。因此政府必須向香港人承諾2017 袋住先後,2021 年全面普選立法會,2022 年特首選舉是真普選。

 

上述訴求完全符合基本法循序漸進原則,又不會對內地其他省市如新彊、西藏產生影響。因為中央只是按基本法辦事,並沒有就人大框架作出讓步和向香港人低頭,完全顧全了中央權威了。

 

下星期二的對話是公開的,我相信學聯公開提出這類建議的可能性不大。我期望下幾輪談判可加入閉門談判,增加促成共識的機會。

—— 原载: 香港獨立媒體
本站刊登日期: Saturday, October 18, 2014
关键词: 學聯 談判 選民
專題: 香港動態
調查:21%女劏房戶曾遇性騷擾
港珠澳橋通車在即 出入一條路 塞爆機場要道
香港獨立的迷思
九巴座位再現插針
陳浩天促中港踢出世貿
移加港人11年增近九成 部分人「二次回流」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其他相关文章
有甚麼比DQ更可怕?
學聯:以「抗爭基金」重振「傘後」影響力
選委代表誰?
重慶談判70周年祭
過去三年很黑.特別溫和派OK.選民老年化很好
學聯結局 泛民縮影
以談判學拆解政改之局
大媽的梁特.退聯的時義.Caravaggio的岑敖暉
關於「香港學聯旅遊部」的一些事
和平抗爭與談判
候補人方案給選民真正選擇
學聯的進與退
港大學生會再度染紅指日可待
佔領運動不落幕 對話平台不設立
佔領大勢已去 惟靠選票突圍
衝擊非絕不可取,讓步是一種能力
拒絕對話政經危機沒完沒了
佔領運動近尾聲 梁政府麻煩大
學聯當初為什麼不求見習近平?
學聯致李克強總理書:《時代的選擇 人民的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