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雨伞运动情势分析
作者:华人民主书院
 
  "First they ignore you,then they laugh at you, then they fight you,then you win.–Mahatma Gandhi"
    「最初他们忽视你,继而取笑你,然后打击你,然后你便胜利了!」——甘地
    
    过去数周,数以万计争取民主的香港民众,涌进市中心的马路和大街,成功演译了一场有组织和有纪律的公民抗命运动,示威者展示了极高创意和组织力。运动参与者严守非暴力原则,与防暴警察的暴力行为形成强烈对比,更令北京定性示威者为暴徒的决定显得过份。这场「雨伞革命」无论在参与程度或自我组织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然而,当运动进入胶着阶段时,一个必然的问题是:下一步怎样?如何维持对政府的压力,同时谨慎避免面对最终武力镇压的结果,但又要尽力削弱北京在香港的民意支柱。
    
    目标/结果分析:
    
    1.1 首先,何谓胜利?从整体运动主诉求(学联)来看,目标主要有四:
    
    通过「公民提名」方案:
    撤回人大常委决议 :
    梁振英下台:
    夺回公民广场。
    目标(1)是由港府在第二阶段咨询阶段提出「公民提名」方案,实现真普选;
    目标(2) 即使不是接受公民提名,但至少要收回提名门槛过半数的规定。两者均直接挑战北京权威,要北京吞回人大决议,除非北京国内外压力并发,使领导者决定让香港问题迅速落幕,不然可能性不大;
    目标(3) 不应视为一个退场选择,因为即使梁下台,仍解决不了制度问题。但梁必须下台,为自己的过失向香港人负责;
    目标(4) 最易达成但无实质意义。
    
    1.2 若不探讨其他目标的可行性(如中共下台、重修基本法、改变一国两制根本格局等等),而从结果论来看,928运动发展迄今,可能有几种「收场」方式。
    
    北京与港府让步:提出满足「真普选」的方案,群众和平离开。
    和平清场:从过去几星期的经验看,和平清场让群众散去的可能性不大。
    武力清场只会令巿民有更大反弹,参与的人数反而更多,同时亦会引来国际关注,后患无穷。
    拖延分化,让运动自行溃散:而这大概正是政府现有的策略。之前政府与学联安排会面,企图缓和气氛,也没有黑社会的大规模「踩场」,甚至派出笑容可掬的警察充当公关,与占领区巿民闲谈。
    暂时休兵:学联或任何有公信力人士承诺未来将行动升级,大家回家休息预备。
    斗气长:港府与群众双方挨到半年后立法会拉倒假普选方案。
    学联被政府非实质让步成功劝退​​。
    其他突发事件,如爆发激烈警民冲突、抗争群众冲击政府部门或解放军总部等,甚至是中国内部发生变局等等,都可能使情势一夜逆转。
    
    现状优劣分析:这场运动成功与否,首先取决于时机战,其次是谋略战,最后是组织战。
    
    2.1 时​​机研判
    
    不利因素如下:
    
    北京回旋空间极小
    中国是高度集权的单一制国家,允诺香港随心所欲的普选首长,等于承认国家可以存有多种管治价值及模式,日后中共面对新疆、西藏、台湾、城乡等问题,将形成更大挑战。
    北京领导人逐渐定调,香港问题为「颜色革命」,是海外民运、台独、港独、疆独、藏独沆瀣一气,联手搞事。只要一步退让,未来就得面对更多内部危机。
    
    这种「外部势力透过香港介入中国」的思维,已逐渐凌驾其他理性思考,也压缩中国进一步推动政改的可能,结果是强化了强硬作风。
    
    香港议题牵动共党「四中全会」前夕的内部政争
    
    中国共产党十八届第四次中央全体会议确定将于10月20日至23日在北京举行。原本,以习近平为首主张「依宪执政、依法执政、从严治党」的「法治中国派」,以及另一批「重新提倡『无产阶级专政论』」、「防范颜色革命论」等强硬鹰派(有一说是江泽民的剩余势力),正进行路线上激烈斗争。香港「雨伞革命」的爆发,正好给予强硬鹰派一个天赐良机。过去几个月来,强硬派利用中联办系统收集「外部势力」介入香港事务的证据。锁定黎智英、李柱铭、占中三子、华人民主书院等组织。此外强硬派在中国内部大举逮捕声援香港占中的异议者,塑造外部势力「制造香港动乱以推动颜色革命」的「强力证据」。
    
    从许多迹象来看,强硬派已逐渐掌握舆论,对港「不妥协」、「不让步」已成为北京处理香港事务的主要原则。
    
    北京倾向暂时保「梁」
    
    梁振英当选后,争议就从来没有停过。 「雨伞革命」期间,突然传出梁振英涉嫌收受一家澳洲企业UGL近5,000万港元的「秘密费用」,作为梁振英支持其亚洲业务发展之用。这次由澳洲媒体爆料并不寻常,因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家族与澳洲关系密切,也传出北京借此让梁振英下台的说法。
    
    但随着情势发展与强硬派势力抬头,北京逐渐相信「梁下台不但不能平息事件,还可能让香港反对派得寸进尺」。预估北京应该已经授意梁振英在一段时间内解决香港问题。有了北京的支持,梁政府将更肆无忌惮地武力清场。
    
    有利因素方面:
    
    北京与港府难以继续拖延战术
    面临重大政治危机,权力内部一般会由于处理危机的理念不同和权力斗争需要而产生分歧,拖的越久,分歧就越可能公开化。虽然目前中共上层似乎不会出现像“六四”前那样大的分歧,但是,政治斗争从来都是动态的, 面临着政治危机,中共上层的权力结构并不一定像人们想像的那么稳定,比如说,被习近平反腐打压的一派会不会伺机反戈一击?上层有没有野心家伺机而动?再加上香港民主运动对中国内地的直接示范鼓动作用, 运动拖得愈久,内地爆发民主运动的可能就愈大。
    而可见的未来亦有两个战略时间点,一个是这个月底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另一个是下个月初在北京召开的亚太经合会(APEC)。这两个时间点都会给北京造成压力。北京内部的分歧,最后谁会占了上风,最终可能决定这场运动的命运。因此,习近平未必会气定神闲地拖下去。所以罢课的学生和占中的市民更要和习近平比耐力。
    
    2.2 策略运用
    
    不利因素为:
    
    运动目标定义不明确
    客观而言,目前占领运动的三大诉求︰实现真普选、「开闸」撤回人大决议与梁振英下台,皆非短期内容易达到。梁振英下台或有1%的机会,但即使北京换马,也不会在现时这个风高浪急的时刻,向争取民主的香港民众示弱。真普选则显然是需要更多外部条件配合,可能必须花更长时间,才能争取到成果。一旦北京誓不退让,三大目标一无所成,运动的目标将转成「悲情」诉求,难以达成具体政治成果。而眼前最近、最可掌握的「阶段性胜利」(或「退场机制」),其实是立法会泛民议员在民意压力下,拉倒假普选方案的时刻;也就是至少半年​​之后。但除此以外,几无其他明确政治目标。
    空间占领的局限与僵化
    
    最初,以学生主导的占领公民广场为「空间占领」打开一个缺口。其后「占中运动」在此基础上,继续推动「公民不服从」运动,理想上是形成「遍地开花」的效应。当群众占领了公共空间,那个空间即变成「自由空间」,甚至是某程度的「无政府」状态。在运动缺乏明确时程安排,演变成旷日废时的僵持战,使空间的争夺成为棘手的难题。不同抗争组​​织、警方(政府)、附近居民,乃至是抗争者个人之间,对于「空间」本身的使用、定义,都将进入难以平衡、周而复始的执拗,甚至是最直接赤裸的暴力威胁。而原本​​的运动目标逐渐被媒体模糊焦点,甚至抗争者也陷入不知为何而「占」以及为何而「战」。
    
    有利因素方面,则包括:
    
    运动的偶发性与必然性
    占中三子原订10月1日「去饮」(喝喜宴)。 9月22日学联发动罢课行动,9月27日戴耀廷仍表明不会提早占中,但到了28日凌晨1点40分戴宣布即时启动占中。这种偶发性改变了运动的特质:由三子领导改为学联为中心,甚至是「去中心」。占领地由中环改为金钟,并扩展至铜锣湾与旺角。参与者由「占中死士」变成自主参与的民众。而原订的协商步骤,也被打破,但也意外地打乱了北京与港府的反占中布局。
    另一方面,这场运动也非绝对偶然,「和平占中」运动经过一年半的商讨、宣传、训练、组织与动员,已让「非暴力占领」行动的理念深植港人心中。 8月31日人大落闸的失落与愤怒更催化了港人付诸行动的决心。
    抗争群众逐渐破解清场四招「狠、黑、情、骗」
    
    从928至今,梁振英政府按照原先设计的剧本,动用了三招清场:狠、黑、情。
    第一招是驱之以狠:动用78枚催泪弹,逾期拘留黄之锋三人,没收大会音响器材等一连串高压手段。可是手段越狠,市民反弹越大,令香港人练就了「抗命是常规」的胆识,更把占领区从金钟扩展至铜锣湾和旺角,还在国际媒体面前赢得「全球最有礼示威者」的声誉。
    
    第二招是吓之以黑:黑道势力与爱字头的建制力量合流对付学生,起初传媒不明就里,以为占中与反占中人士爆发冲突,但很快便弄清事实,国际媒体大幅报导暴徒袭击和平示威者而警察拖延执法的场面。市民不但没有退缩,更练就到提​​高警惕,实时支援学生的机动性。
    
    第三招是哄之以情:政府在幕后散布即将武力清场的恐慌,利用一少撮学者和八大校长、加上李国能和董建华,以爱惜同学生命安全之「情」,劝戒集会市民撤离。学联在让出政总通道等小节上配合,却坚守不达政改目标不退场的初衷,使梁振英失去清场借口之余,还令留守集会者识破「狼来了」的谎言。
    
    三招清场失败后,梁振英的第四招是「委托」政务司长林郑月娥与学联代表对话,但对话未开始,梁氏便强调政改必须在人大框架下进行,如是者拖足一周,政府更要求第一次会面议程只讨论政​​改宪制基础和法律规定,恰好反映了梁氏与林郑的分歧:梁振英不肯为林郑向中央争取谈判空间以防她功高盖主,而林郑不愿在毫无退让空间的情况下跑到谈判桌上当炮灰。导致林郑砌词取消原定进行的会面,更声称她对是否清场的决定只是「局外人」,便是梁班子内部矛盾表面化的证据。
    
    从中央急于化解危机的角度来说,第四回合的成败取决于林郑的「骗」功:如何在寸步不让的情况下,哄骗学联退场,例如说「只有先撤离才能有实质谈判」 ,「谈判需时所以为减市民不便应先让出马路」等等,再发动地区团体制造舆论攻势,夸大占领区的社会影响,对集会者制造压力。
    
    然而,北京与港府不断丑化雨伞运动,同时使出各种方式打压参与者人数,但实际效果有限。这场被称为「黏胶式的非暴力抗争」,抗争者意志坚强、驱之复来,令执政当局很难对付。面对建制派人士、黑道骚扰,或者右派人士的滋扰、分化、黑函,占领区民众逐渐习以为常,也发展出一套应对方式,不易轻易撤退。
    
    2.3 组织形态
    
    不利因素包括:
    
    自主组织的运动
    今次占领运动以「XXX不代表我」为特色。加上多为「自发性」参与者、人数众多,分三地占领。没有「大台」意味着没有人可以完全代表群众。没有「大台」意味着没有人可以完全代表群众。从优点来看:这是「黏胶性抗争」,驱之则散、散而复来;警方难以以「斩首」方式驱离群众;群众自主高、热情高,愿意承担风险与抗争代价。且没有明确领导中心不意味着无秩序或一盘散沙。参与者多数透过脸书等社群APP进行沟通、动员、彼此连结。但缺点是:即使「两学三子」是运动的号召者和发动者,但如今他们能左右运动的力量却相当有限;个别或组织行动者都可能影响大局,时间拖长了,出事的机会就高。此外,没有领导核心,意味着无人有足够认受性进行「谈判」,就算双方谈成具体条件,参与者也未必散去。
    民与民斗的局面
    
    由于警方很快了解强势驱离行动带来负面效果。但「民斗民」、「黑警合作」、「左右互搏」的情况变成最大挑战。占领区的抗争民众将不断面对反对民众的滋扰,有预谋有组织的破坏者,不分青红皂白,有既得利益者、有被聘用的、有欲借机上位的,都已经准备就绪,要打击这场运动,意图使抗争者面对极大的心理恐惧与烦厌感,最终让运动随之烟散。
    
    对于非暴力抗争的理论而言,如何面对来自「非国家机器的暴力」,都形成很大挑战。除坚持「和理非」的基本原则外,几无其他应对之策。
    
    然而,「和理非」的有效性,也面对来自内部强烈质疑与挑战。以陈云、热血公民为主的「本土右翼」从运动开始之前就不断狙击「左胶」(社运份子),「左胶」一词变成一种简化的、空洞的负面「政治标签」,藉由贴标签与狙击「左胶」发泄人们对经济、自由行与新移民问题引起的不满情绪,当中更难免践踏了人权、公平、平等等普世价值,籍此打击异己。如此时要不要撤(散水)、要不要占领等,或投射某种害怕运动被骑劫、对于抗争结果的失落感。这种「左右互搏」的情势,也严重耗损内部战力。
    
    旷日废时的耗损不利于阵地战
    
    抗争运动一旦进入胶着状态,参与民众的热情将日益衰退,许多现实的考量将逐渐浮现。不同占领区之间,物资、人力的匮乏,也影响着后续组织发展工作。
    
    而群众对于整体运动的发展方向:或激进、或妥协、或对话,也会产生更多意见与分歧。加上,原本积极参与运动的(左胶)社运活跃份子,已被内(本土右翼的攻击)外(政府阵营的打压)交困的形势迫得疲于奔命。 「本土右翼」有计划的骚扰、分化,甚至逐步接管占领区的话事权(领导权),最终恐将使运动产生质变。
    
    至于有利因素,则为:
    
    民气积累不散,自主群众展现「动人的奇迹」
    这场运动激起的惊人能量,让港人充满希望与信心,民气得以积蓄不散。无论是抗争过程的身体经验或思想准备,都让参与者不易妥协。运动过程,带来社会沟通并卷动社会底层的参与:参与者都经过漫长的会议、深入的讨论、多次的争拗,以及朝夕的相处。鼓动、凝聚了「最无运动条件」的底层群体。
    无论是占领区里街头抗争者的群像、「搭棚」等公共艺术景物,甚至是故事本身。香港街头不断上演群众抗争的「奇迹」,也让香港这座城市成为全球注目的动人风景。
    我方仍掌握战术主动权
    
    形势发展迄今,北京与港府在处理群众上并无绝对优势。反观,运动组织可透过不断出招,逼迫当局回应。
    
    时机研判与策略方案:和港府「斗气长」可能是当前最好策略。
    
    如前所述,本次运动成败与否,取决于时机、谋略与组织。此次运动适逢中共「四中全会」与「北京APEC会议」前夕,这是凶险也是转机。随着上述日期的到临,北京也面临着「妥协或强硬」之间的策略摇摆。一旦香港街头占领的情况,始终民气不坠,甚至爆发另一波不合作运动,都将造成北京与港府巨大压力。
    
    3.1 准备长期的「空间占领」
    
    空间占领是本次运动的基础,必须坚守阵地并且争取更多民意支持,没有了占领区,政府连理都不会理你。这并非意味着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坚守街头,甚至是长达半年时间的坚守。能够士气高昂地占领下去固然好,但形势令人未敢乐观。无论条件如何,我们要有充份的心理准备。学联学民等朋友发表声明时,也请勿再提出口吻过急的修辞了。我们需要的,不是速战速决的气魄,而是斗到最后的韧力,是必须维持具强度、能量、恢复力的社会行动或不合作运动。为实现长期占领,我们应:
    
    改变思维:将临时占领转化为中长期占领的布局,并适时调整公共空间的管理方式以争取市民支持。
    做好舆论战:不断强化占领的目的、占领者的牺牲与个人故事,以团结市民一致去争取。并防止敌对阵营的抹黑、分化与瓦解。
    包容与区隔:对于不同意见的「同路者」,仍必须透过不断的对话、呼吁、沟通,使之融入群体目标。但必须额外​​提防,有预谋有组织的破坏者。
    在适当的时间,考虑缩小占领区:如考虑到运动发展至长期占领的情况,难免要考虑占领者筋疲力竭或参与者减小的可能性。因此,只要能配合实际情况,我们不应把缩小占领区排拒于考虑以外。
    3.2 扩大公民不服从运动
    
    公民抵抗运动的成败,与参与者的数目及多样性有直接关系。此外,必须透过战术变化与创新,让运动保持活力和韧力,令对方措手不及,也能将压力点扩至最大。例如,南非透过拒买运动,成功在政治和经济的精英阶层里制造裂缝、甘地透过「制盐」行动打击英国经济利益等。我们也可考虑其他适合香港的不合作运动,例如:
    
    消费者抵制(拒绝购买亲政府商人提供的服务和商品);
    特殊群体的罢工(如教师、公务员,甚至纪律部队,增加政府施政的难度);
    抵制支持政府的组织机构(如不向支持政府的组织捐款);
    浪费对方办工人员的时间(3分钟可查询完毕的事花30分钟完成);
    强行发言干扰(打断官员发言);
    使政府设施超出负苛(集体报案);
    使政府行政系统超出负苛(对政府机构提交集体反复的询问、建议、申请);
    (更多可行的不合作运动可参阅吉恩·夏普(Gene Sharp) 博士的《非暴力抗争小手册》,内容汇整包含抗议与说服、拒绝合作等198种非暴力方式。(网上阅览)
    3.3继续各占领区组织工作
    
    学联或学民同学不应该顺理成章放弃其组织的责任。目前群众反对的是由上而下的指挥,但整体上还是对周永康、岑敖辉、黄之锋等核心组织者信任的。如果全盘放弃组织,运动难免容易流于涣散,部分参与者可能会觉得无目标、无日程,以致失去投入感。学联同学宜尽量组织来自相关院校的同学,并计划及预告未来一两周之基本部署,建议给抗争者参考,甚至共同行动。
    
    3.4 做好长期及多轮谈判准备
    
    继续争取谈判,没有谈判就失去了可以和政府角力的机会,这样造成的变数会更多,因为缺少了谈判的筹码就不能抢回主动权。更重要的是,谈判并非一轮,而是为多轮谈判作准备。
    
    后占中香港的政局:体制问题继续暴露、一国两制势必有所调整:
    
    无论这场运动最终结果如何,几乎可确定的是,在现行体制下,特区政府管治面临非常大的困难。如何解决体制上内在的矛盾、问题,对北京与港府而言,都将成为烫手山芋。这必将牵动「一国两制」的基本格局。北京越来越紧的控制与香港越来越激的抗争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最终可能给一国两制带来根本改变。
    
    「民主回归」、「一国两制」已全面破灭,香港社运界与知识界将重新检讨「中/港定位」,而「自决」的论述,将成为下一波政治论述与政治运动的主轴。新生世代(抗争政治)的崛起,逐渐取代「老人政治」(协商式政治)。
    
    必须警惕的是,无论此次运动失败与否,「本土右翼」都可能是最终赢家。特别是倘若「占中」失败,极端派与港独意识将急遽抬头,中产阶级与温和派则弥漫失败主义。泛民互相指责的情势将无可避免。下一阶段立法会选举制度的改革将会更艰困。而这才是真正影响香港民主发展的关键问题。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
    华人民主书院
 
 
—— 原载: 香港独立媒体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October 21, 2014
关键词: 雨伞运动 情势
專題: 香港動態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15億被凍結 郭文貴女兒公司覆核
調查:港人理想退休金505萬 料62.4歲退休
陳國強擬戰九西 測試政治篩選底線
學者:民族主義越壓越強
陳浩天:美國應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
FCC副主席:言論自由是底線
其他相关文章
蔡英文:中国单方面改变和平稳定现状,升高区域紧张情势
香港民主人士黄之锋、罗冠聪获准保释
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给香港的青年政治犯
雨伞运动两周年 团体举行纪念集会
我们还要好好活着
雨伞运动在走台湾民主运动的路
勿忘初衷“公民抗命”
两岸三地人士于台北成立"华人民主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