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 the World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国与世界
So What?
作者:李大立
10月初,香港數十萬人齊參與的爭真普選「和平佔中」運動剛開始幾天,聲勢浩大,方興未艾。我應邀去到「佔中」後來演變成「佔港」的主戰場之一的九龍旺角,參加在稻香酒樓舉行的「右派之友」茶敘例會。這個聚會,參加者都是在港的右一代、右二代,甚至右三代(可見中共偉大的「反右鬥爭」禍連之廣) ,常有深圳和大陸或海外的來賓參加,香港的政治人物特別是泛民人士也常有出席,大家隨機入席,談笑甚歡。除可見到一些老朋友,還常可結識一些新朋友。

會上,席間同桌一位上海口音的朋友(不純正粵語,估計是來自上海的新移民吧) 一鳴惊人地講敘他的新鮮觀點,并出示智能手机裏錄載的有關資料,他說佔中如此轟轟烈烈,其實背後是中美惡鬥。我看了一下他出示的手机資料,無非是香港某報(似是文匯/大公或東方/太陽) 載《蘋果日報》老板黎智英赴美見美國朋友(某基金會) 「密謀佔中」、「領取援助」……因而斷定佔中是「與外國反華勢力勾結」、「美中惡鬥」、「美國亡我之心不死」……。我聽了後,本想平和地發表一些不同意見,講講自已的想法,比如:這次佔中運動發起者明確宣佈為單一政改議題而來,難道是美國指使北京封殺2017香港普選特首? 又或難道是美國無緣無故地鼓動香港人佔中? 或是黎智英去美國取了美金效仿親中團体那樣花錢雇人去佔中用生命去對抗催淚彈?...... 想想都覺得幼稚好笑,於是突然間情不自禁地怒吼一聲So what?( 那又怎樣?) 滿座皆驚。

我說:民主自由乃是普世價值,是全人類的共同理想和共同的奮鬥目標,既如此,為什麼不能在與專制獨裁的鬥爭中互相鼓勵互相支持呢? 當年你共產黨在武裝奪權的過程中不是宣稱「無產階級沒有袓國」、「我們的袓國是蘇維埃」、公開大規模地接受蘇聯的軍事援助嗎? 憑什麼你做得別人做不得? 憑什麼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天下有這樣的理嗎?

共產黨毛澤東為將自己制造的「階級敵人」(對黨內政敵如劉少奇彭德怀等亦如是)打下十八層地獄令其永世不得翻身,其殺手鐗就是誣其「與外國反華勢力勾結」、「裏通外國」……似自封為最大的「愛國者,對手都是「漢奸」,搶佔民族主義制高點「奪取勝利」。此風在大陸盛行數十年,家喻戶曉,人人皆知。共產黨似己把13億中國人個個打造成「愛國民族英雄」。近年隨著赤化香港,也刮到香港來了。每次泛民抗爭,爭民主權利,民主前輩、前民主黨主席李柱銘、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去歐美會見當地參議員爭取道義支持,回港後必遭土共圍攻辱罵「漢奸」。這次佔中運動聲勢浩大、震動全球,英美等國政府均紛紛表態支持香港人民的民主鬥爭,支持佔中行動,北京慌了手腳,自然舊計重施老調重彈,一再莫名其妙地強調和嚴重指控港人「占中」运动背後是外国势力,并具体指明是美国政府,要求英美政府「停止干涉中國內政,停止插手香港佔中運動」。昨天路過報攤,赫然看見某報頭版頭條標題:「梁振英:全球外國勢力插手佔中! 」"而上周五美國有二十三名參議員聯署公開致函總統奧巴馬,要求他站出來為港人發聲,支持香港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革命」;他們認為中國應該遵守《中英聯合聲 明》的承諾,讓港人高度自治,作為當年中英雙方邀請見證的國家,美國有道義和責任為香港發聲,必要時可以根據1993年制訂的《美國-香港法》,採取有效 和恰當的措施,確保香港在「一國兩制」下實現民主普選。
 
該函指出法案授權一旦北京政府不按 照《聯合聲明》給予香港高度自治,美國總統可終止貿易及經濟優惠。
 

 美 國參議院只有一百個議席,二十三人聯署幾近四分之一,絕非尋常。何況他們都並非等閒之輩,全是最有影響力的參議員,其中包括 Patrick J. Leahy(美國參議院臨時議長,為地位最高的參議員)、Roger F. Wicker(美國共和黨副黨鞭)、 Macro Rubio(全美三十位最有政治影響力的人物)、John McCain(曾參選美國總統)、Cory Booker(民主黨明日之星)、 Jeanne Shaheen(首位美國女性參議員和州長)、Robert P. Casey, Jr.(資深美國參議員)、John Cornyn(少 數黨黨鞭和資深美國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資深美國參議員,並有機會成為2016年總統候選人)及Thad Cochran(第三 位最資深美國參議員)。因此,他們聯署致函奧巴馬,無論該函內容如何?怎麼說都極具新聞價值。

 

     《信報》10月16日刋登外號「大班」的前立法局議員藝人鄭經翰先生的文章「反對派死穴—勾結外國勢力」說:


對 於活在「顏色革命」恐懼和陰影下的「愛國愛港」人士來說,當然認為這是美國政客赤裸裸干預香港事務、也就是干預中國內部事務的行為,正是外國勢力干預的證據。 但不管政治立場如何,任何人都不能否認這是一宗非常重要的頭條新聞。可是,奇怪得很,自上周以來,至今全港傳媒,包括電視、電台和報刊,竟然只有寥寥兩三 家傳媒低調報道這宗新聞,除了網上媒體外,主流傳媒大都扮作鴕鳥,視而不見,當作從來沒有發生過。

    那 些早已河蟹的主流傳媒,基於反對外國勢力介入香港事務的政治考慮,或者投鼠忌器,害怕得罪中央,害怕被誣為外敵張目,不予刊登有關消息,不難明白,奇怪連民主大報 《蘋果》亦噤若寒蟬,不敢刊登;究竟是《蘋果》太投入運動,瓜田李下,基於政治考慮恐防被人家指摘「勾結外國勢力」決定不予刊登,抑或還有其他理由?我們局外人不得 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連反對派旗艦的《蘋果》也抵受不住政治壓力,不自覺地扼殺了新聞自由,自我審查,可說自毀長城。

    香 港的反對派政客,開口埋口說抗爭,但其實個個都「愛國愛港」,生怕被扣上「勾結敵對勢力」的大帽子,自動識做,不論學民、學聯、泛民等人,統統如是。由此 可見,共產黨用「不愛國」這頂大帽子所製造出來的白色恐怖,頗為成功,汪洋、張曉明等京官一提「顏色革命」,各方政治力量紛紛撇清「我不是搞革命」,不敢越雷池半 步。

   政 客有這種選擇,並不出奇,但作為傳媒必須以事實為依歸,有新聞必報,絕不能自我審查、自我過濾,剝奪受眾的知情權。二十三名重量級美國參議員聯署奧巴馬, 支持香港,如此重要的新聞竟然鮮有人理會,若非有網上傳媒作出報道,敢於說真話,社會根本無人知悉。社會淪落至此,莫不叫人欷歔。

    佔 中在香港遍地開花,西方主流傳媒立即大舉進駐香港,巨細無遺,大篇幅報道,但香港主流傳媒低調處理,在大是大非前還強調什麼「中立平等」,若是傳媒都噤聲了,港人的知情權誰來捍衞? 


再者,筆者認為北京政府誣諂港人佔中是「與外國反華勢力勾結」、「受外國勢力指使」那意思就是:凡中國人,包括香港人,都是臣民、順民,不可以、不可能批評或抗議中國政府,凡有中國人、包括香港人,批評或抗議中國政府,必是受了外國人的指使、收了外國人的錢財、去執行外國人的陰謀。無形之間,中國政府羞辱了香港人和全體中國人:你們都是奴才,生來就是奴才,而且,你們的智商遠比外國人低,如果不是外國人指使,你們怎麼會懂得,會想到來批評、抗議、造反?


適逢今天收到朋友傳來的網上資料文章《世界之最》,列舉了數十項經全球權威評定的各式各樣的「世界之最」,其中一項「最高IQ國家和地區」:香港!( 指香港人平均智商高達107;最低的赤道幾內亞僅59) 。

  筆者要問:香港的青年學生們,兄弟姐妹們,你們勇敢地站出來佔中爭民主真普選,難道不是出於你們內心自發的良知、正義感和伴隨你們成長的民主意識,而是受到別人(外國人) 的「指使」?

我聽到的回答是「佔領區」數萬人齊聲高唱:「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哪怕有一天會跌倒……」、「試問誰還未發聲,都捨我其誰為我城…..」。


故所以,作為香港人,筆者認為港人乃至全体中國人若非自已破除這個共產黨強加給我們的「勾結外國勢力」、「裏通外國」、「不愛國」的魔咒,不打破自已這個心魔,不敢和全世界愛好民主自由的人民站在一起互相鼓勵互相支援,是很難孤軍戰勝專制獨裁政權爭得民主自由的。

勇敢地戰鬥吧,香港人,中國人!



(寫於2014年10月21日香港)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October 21, 2014
关键词: 占中 外国
專題: 香港動態
六四片YouTube被禁 無綫認保版權投訴
FCC開壇講言論自由 卿姐吃驚風散
晤林鄭代表團 習暗示23條「需馬上做」
五成受訪者反明日大嶼
港大民研:9司局長民望新低
林鄭:23條要謹慎 面對港獨會行動
首任行政會議召集人鍾士元逝世
調查:上半年僱員流失率10.9%
泛民:保聲明靠國際施壓
FCC論壇 傳媒人︰港正死亡
自評「忠誠在港」 鍾士元逝世
美國會報告:港漸與內地城市無異
陳健民提前退休 最後一課迫爆講堂
東涌逼爆 議員轟政府忽視旅業意見
中大畢業禮 學生舉「愛國唔洗立法」橫額
澳門續派錢 增至1萬
荒謬的內部事務 特府將玩死香港
民主派轟林鄭卸責兼「撩交打」 損港利益
李柱銘梁家傑告知歐洲議員:中國正侵蝕港自由
佔中九子案開審前,陳健民的最後一課
其他相关文章
中共在美官媒《侨报》董事长谢一宁遭下属枪杀身亡
中國著名首翻冤案聶樹斌案三要人近事
一战终战百年 中国外交的经验教训
中国网监出台新规定 全面彻底扼杀网络不同声音
彭斯:除非北京改弦更张才能避免中美冷战
墨爾本奮戰《洪湖赤衛隊》
回望小岗村事件
“康养小镇”困境,与“四中全会”议题 ——大午土地纠纷的几个看点
余英时先生学术軼事两则
改革开放40年强调港澳贡献 习近平谈话淡化政治?
APEC峰会:南太平洋群岛 中国全球角力新前哨
平论Live | 秦伟平为何要竞选美国国会议员?(视频)
港人為何要有國家認同?
宋美齡致鄧穎超函
马克龙、特朗普与1918年的教训
世界领袖齐聚巴黎 纪念一战终战协定签署百年
一战百年 影响中国国运的六次抉择
“奥斯陆自由论坛”在台北开幕 主讲者针对中国人权
秦伟平关于参选美国国会议员的声明
自我审查的恐惧:流亡作家马建在香港引发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