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佔中者應自首離場 佔領者宜思考後着
作者:王永平

佔領運動持續了一個月。最新情況包括學聯與政府對話後無進展,法庭頒下臨時禁制令禁止示威者繼續佔領金鐘及旺角的相關街道。最激勵人心的新聞是一群攀山人士在獅子山頭放下寫上「我要真普選」的巨型標語,再次彰顯佔領行動喚醒港人追求民主的成就。

 

另邊廂,反佔中聯盟再度追擊,發起要「還路於民」的簽名行動,預期拿到幾十萬以至一百萬個簽名。針對佔領運動的藍絲帶運動在撐警集會上,有人襲擊採訪記者。自佔領行動開始,已有24名記者在採訪時被襲,疑犯全部都不是佔領者。我希望口口聲聲維護新聞自由的政府想想,為何動輒打記者的風氣流入香港?

 

雖然政府未有清場打算,但我擔心受僱或自發的反佔領群眾,以公眾利益及維護法治之名,對佔領者的文攻武鬥會愈趨激烈。處身非法集會者及撐警人士中間的警員要公平執法,及令人相信確實如此,是項難以承受的重任。問政府,這是誰之過?

 

今天香港不斷撕裂(有哪位讀者沒有因為佔領的是非對錯跟人爭拗過,甚至從此「無friend做」),正常生活和法治受到衝擊,暴力和仇恨凌駕愛與和平。這個佔領僵局不盡快解決,全港市民(不論階層、政治傾向)都是輸家。因此,我在下面提出一些向佔領運動潑冷水的建議,供有關人士參考。

 

首先,讓我們重溫這場佔領行動的緣起。一年多前,戴耀廷發起佔中行動(後來加入陳健民和朱耀明,即俗稱佔中三子),目的是透過佔領中環這個金融地區,迫使政府或中央在政改上讓步。當時這項行動的定位是非暴力的公民抗命,參與者須承諾不動手、不拒捕。多次佔中排演都是教人如何在不反抗下讓警員抬走,藉此體現「愛與和平」這個崇高口號。

 

實際情況與佔中構思由一開始便出現落差。例如,7月2日凌晨的「預演佔中」導致511人被捕、其中沒有佔中三子。事實上,發起這場非法集會的組織主要是後來領導佔領行動的學聯和學民思潮。不過,這次行動的確是體現了和平、不拒捕的公民抗命精神。

 

延續至今的佔領行動是由9月22日大學生開始罷課揭起序幕。然後在9月27日,學生突襲「公民廣場」,黃之鋒及周永康被捕後,戴耀廷宣布佔中正式開始。當時有學生批評佔中有騎劫學生運動之嫌。無論如何,佔中三子的確不是這場佔領運動的啟動者,甚至不是主角。

 

在此申明立場:我支持學生的民主訴求,亦認同絕大多數的佔領者,特別是學生表現和平理性。面對政府初期的強橫手法(包括濫發催淚彈),我接受一段期間的佔領行動體現社會公義,儘管此舉會令部分市民的正常生活甚至利益受到影響。(相近例子是大型遊行影響部分商戶、運輸業人士以至不遊行市民的利益。)但公民抗命不應該無了期地損害他人,特別是數目眾多的普通市民的利益。

 

正如早前頒布臨時禁制令的法官在裁決書指出:「佔領行動已妨礙公眾行使享用涉事區域路途的權利」,以及「這場以公民抗命原則為基礎的示威,持續了這麼長的時間,達到如此規模,影響了這麼多人。確實有可能演變成公民騷亂(civil disorder )。我不認為公民抗命這一事實,無論背後原因有多崇高,可以成為一個能夠阻止頒布禁制令的因素。」

 

既然公民抗民(civil disobedience)逐漸邁向公民騷亂(civil disorder),我認為是時候佔中三子履行他們抗命違法但尊重法治的承諾。他們應該藉着這個政治中立及司法獨立的裁決,宣布不會參與任何阻擾禁制令的行動。既然他們不斷表示會在適當時候承擔法律責任,藉此體現尊重法治精神,法庭聽完雙方陳辭後決定維持禁制令就是個最好的適當時候。他們應該就曾參與非法集會向警方自首。

 

戴耀廷說禁制令屬民事,不遵守不算犯法,又說要等到法庭發出藐視法庭判決才承擔罪責等,令一向尊重法庭裁決的市民感到反感。雖然他們可能會繼續同情學生堅守佔領區,但他們會覺得佔中發起人是不斷堆砌藉口,以法律之名去損害法治。

 

我希望佔中三子預備自首時,呼籲其他佔中者加入行列,並要求所有認同以愛與和平進行公民抗命這個原則的佔領者,不要阻擾獲授權人士(例如有關大廈的業主及其代理、執達吏或警察)執行禁制令。

 

我估計一定有部分佔領者,包括學生抗拒禁制令,而警方也未必強行執法。但佔中三子及其支持者自首離場,除了是體現公民抗命,違法達義不成依然尊重法治的原則外,對佔領行動還有兩個好處。

第一、背景複雜的反佔領勢力會即時失去一個主要攻擊、甚至「抹黑」的對象。煽動群眾鬥群眾,甚至替「天」行使暴力的危險性會隨之減低。

 

第二、已成年的學聯領袖在名正言順執大旗的情況下,便須承擔相稱的責任。例如他們不只要思考佔領行動的去向,還要直接面對社會上不少支持真普選但不接受自己生活和利益長期受損的普羅大眾以至弱勢社群的聲音和壓力。佔中者的離去會提醒他們,這場佔領行動一定會完結。這個現實會迫使學聯及其他「無人代表」的佔領群體思考,「後佔領」會是一個什麼的世界,他們應否主動參與構造這個世界,他們可以做什麼去繼續爭取真普選等問題。「蜘蛛仔」的行動是個很好的參考。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October 29, 2014
关键词: 佔中 自首
專題: 香港動態
調查:21%女劏房戶曾遇性騷擾
港珠澳橋通車在即 出入一條路 塞爆機場要道
香港獨立的迷思
九巴座位再現插針
陳浩天促中港踢出世貿
移加港人11年增近九成 部分人「二次回流」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其他相关文章
勿忘愛與和平的初衷
特區整風運動蓄勢待發
特赦是帶着良好願望的幻想
「等埋首副」不宜再等 大學自主凌駕政治
陸港應回復正常與平等
「等發叔」壞事變好事 
假如沒有雨傘和佔中
中央與下任特首如何收拾殘局
管治失效的主因
施政困難與管治問題
兩制還餘三十年 港人有為有不為
1933-1934年:共产党员自首叛变率为何高达95%
肯定港人特別身份 平衡內地香港關係
坐困愁城尋出路
基本法條文沒變 變的是中央和權貴的心
下任特首可借鑑李光耀管治之道
陳文敏遭無理攻擊 港人要有所警惕
不該損害港青前途
全民決定是否「袋住先」
嚴防特府以法打壓 參考綠營柯陳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