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佔領運動三大疑惑
作者:陳紹銘

王卓祺教授近期多次就佔領運動表態,在電台、電視或報章就警方執法、學生參與、外國勢力等議題發表意見,言論引起不少迴響。筆者對其言論實在感到疑惑,不敢苟同,更擔心有關想法會影響特區政府處理佔領運動的方向,所以在此提出商榷。

 

「警方武力恰當」的疑惑

 

王卓祺教授10月11日接受DBC電台訪問(下稱「訪問」)時,提到警方9月28日驅散金鐘人群的情況,王回應︰「無做錯!警方用適當武力清場,呢個做法喺國際控制人群嚟講好克制。」及後又稱︰「全世界,例如喺倫敦市中心示威,警方拉咗1000人,有咩問題呀?全世界無人譴責佢?無吖嘛!理所當然。佔領華爾街,美國警察拉咗700人,拳打腳踢,有咩問題呀?」

 

首先,外國的清場情況絕非「全世界無人譴責」,以美國佔領運動為例,2011年,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靜坐的學生遭警察以胡椒噴霧攻擊,做法引起世界關注,市民已多番譴責,最後有關警員被解僱,學生起訴後,每人獲得賠償大約3萬美元;練乙錚在《港警暴力看齊邁阿密 司法遭劫留意後佔中》(刊10月27日《信報》)一文中,詳細分析警員在世界各地處理示威的暴力情況,他指出︰「如果仔細比較港警和美警在『佔中』和『佔華』中的暴力招數,港警並不是與美警打平手,而是超過了。」顯示香港警方使用武力的情況,並非適當和克制。

 

王教授關於警察武力程度的言論和觀點,明顯與民意有所距離,如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9月29日以電話訪問850名市民,有59.8%傾向不同意警方的處理手法,傾向同意只有26%;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10月22日公布民調,電話訪問802名市民,有53.7%受訪者認為警方施放催淚彈的做法「不恰當」,比認為「恰當」的高出兩倍多,教育程度愈高者愈傾向認為「不恰當」。

 

學生在佔領運動中擔起重要角色,組織罷課、提出訴求、約見政府,其積極、獨立及自發,在民主運動中發揮具大力量,可是王教授近期所撰文章,多番批評學生及其自主性,包括「學生會做錯,有權力慾及被人利用的」、「這些學生背後有傳統政黨及泛民『金主』的身影」、「『顏色革命』厲害之處,是利用『手無寸鐵』的民眾,最好是年輕學生,在廣場聚集,令執法隊伍出錯,然後叫人下台」。

 

「學生受利用」的疑惑

 

王教授的言論提出「有人利用學生」,卻一直未能提出清晰具體的主體,到底是誰利用學生?所謂「有人」、「金主」、「革命」,到底指涉什麼,王教授在文章沒有解釋,更未能提供學生「被利用」的證據,反之,教授提出的根據,竟是一份已經多方澄清為捏造的會議記錄。即使學生曾與政黨或外國官員開會,實在也推不出「被利用」的結論。

 

事實上,學生曾與更多不同部門開會、得到更多廣大市民在各層面的支援,難道便可說為學生受群眾和市民利用?在證據不足下指出學生「被利用」,旨在淡化學生的自主性和正當性,可是,現實卻是數以千計的學生自發參與罷課、佔領、各式各樣的爭取行動、擺街站、掛橫額、畢業禮請願等,甚至有學生願意整個月露宿街頭抗爭,難道他們通通都是「被利用」?

 

如果這種「邏輯」成立,那麼早前已有多家媒體具體搜證,發現部分反佔中行動的參與者收受金錢,又不知集會目的,未知王教授對他們「被利用」的情況和背後勢力,能否提供「分析」?

 

對學生推動民主運動的目標和方向,王教授也可能有所誤解。王教授指稱︰「香港這個被中央政府高層,如副總理汪洋及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定性為『顏色革命』的街頭政治,是學生帶領的親西方反對派的奪權行動。」「港版『顏色革命』真正目的不是要求收回人大常委會決議,而是迫使特區及中央政府武力鎮壓,製造一個小型『六四』事件,以妖魔化中國政權。」

 

事實上,「兩學」(學聯、學民思潮)一直避用「革命」(revolution)二字,所提出的是「運動」(movement),學生無意推動革命,也無意推翻中共政權;一如「兩學」多次重申訴求,方向在於爭取無篩選的普選制度,讓香港市民真正有權選擇社會的管治者;硬要說「奪權」,只能說是港人奪回公民應有的提名權和投票權。

 

至於「迫使武力鎮壓」,黃之鋒早已清楚提出「不要流血」、「別人出動橡膠子彈打你而你不走,送入醫院,就是失敗」,意思無疑正是避免流血、避免「六四」重演,廣場上、大台上,亦從未聽過有群眾期望流血鎮壓清場。學生和群眾迫使的是政府讓步,而非鎮壓。

 

「外部勢力介入」的疑惑

 

王教授也提出所謂外部勢力介入香港民主運動的資料,包括美國國務院的目標、美國前官員與社運人士開會、國會資助的項目等,偏偏看不到所謂的介入工作與民主運動關係的具體分析。正如關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教授回應傳媒時指出,有關外部勢力的確存在,但規模相當小、牽涉資金亦少,其實不足以推動整場佔領運動的發生。

 

事實上,在政治經濟全球化的社會中,出現所謂的「外部勢力」實在不足為奇,關鍵在於勢力有多大、對運動有多大影響、能否起到關鍵作用。難道如葉劉淑儀懷疑有過萬支樽裝水送到佔領區也算「外部勢力」?或如葉國謙認為有人指示教會開放地方也屬「外部勢力」?

 

若然如此,相信外部勢力在香港已經無處不在,有誰沒有受過「外部勢力」影響?事實上,整場民主運動的自發和自主程度,甚至連一些較具影響力的領袖和團體,也難以主導運動發展,何況是微不足道的所謂「外部勢力」?

 

如此這般多番強調外部勢力,卻未能說明它與運動的具體關係,目的只在於攻擊數以萬計自發參與的市民和學生,不敢直視民意。筆者與王教授的位置和視野不同,實在未能看見王教授所言的「學生被利用、迫使政府武力鎮壓」等情況。反之,筆者看到的是,年輕一輩對理想的追求、對民主的渴求、對公義的執着。

 

學生對社會事務的自發投入、對民主民生的熱切關注、對強權暴力的勇敢反抗,實應寄予更多的欣賞、鼓勵和尊重。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October 31, 2014
关键词: 佔領運動 警方 學生
專題: 香港動態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許金山殺妻女囚終身 法官:精心策劃令人震驚
馮檢基:倘劉小麗被DQ 會考慮參選
《紐時》刊倡港獨文章 湯家驊:屢投稿遭拒登
港大學生會晤張翔 指不排除舉辦港獨相關活動
颱風後收拾殘局 靠官僚不如自救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林鄭死撐不停工 添亂反邀功
西貢百艇「亂葬」損失億元計
山竹善後甩轆再顯政府離地
佔中9人涉公眾妨擾 11月19日開審
交通半癱 政黨責未籲停工 上班無路爆民怨
TC2:港獨力量將地下化
全城怒轟政府拒宣佈停工 林鄭堅稱互諒互讓更適合
李卓人批林鄭「堅離地」 倡訂立颱風下的勞工保障條例
百年石階煤氣燈「陣亡」
山竹風速歷來次高 324人緊急求醫
調查:僅55%市民滿意房策
馮檢基拒表態撐劉小麗
李卓人:反對主權自決
其他相关文章
不要將學生逼上梁山!
沒有責任還是逃避責任?
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在火车上被中国警方带走
中大學生會:三千選票造就一個本土學生組織
上海近万名商住房业主闹市区维权 警方出动镇压(视频)
中大7書院學生會 辦六四論壇
香港教育為何會病入膏肓?
文革幽靈不在香港
學生是大學當然主人
港大學生會再度染紅指日可待
我在CCTV的那些日子
傘下的思考
不該損害港青前途
警方濫權枉法 傳媒藐視法庭
從單一到多元抗爭的一年
佔領運動後檢視年輕人收入分布
「3個有利」 天方夜譚
政改諮詢走過場 北京立場硬過鐵
扮慈母 實屬徒勞
堅守法治真義 抵抗以法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