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我堵路,我願受當世罵名……
作者:蔡錦源

一位朋友引述港島區某些人因為佔領行動令港島區堵車,憤而說「下次選舉唔使旨意我投票畀你哋民主派」,而說出這話的人,在6.22電子公投中也曾投票支持否決假普選。


突然不支持民主了,就因為「塞車」!大概因為不敢怪罪自發佔領的學生,於是遷怒於從來無法帶領運動的泛民。


當10多萬人自發佔領金鐘、旺角、銅鑼灣,不同小區都有人帶着興奮拿咪發表意見:「香港人覺醒了!」催淚彈也嚇不怕,更多人出來佔領街道,我也曾興奮,但冷靜下來,不禁反問,香港人真的覺醒了嗎?幾多人?


兩年前的反國教,10多萬人塞滿添美道龍匯道以至添馬公園,我們說「香港人覺醒了」;一年前港視發牌事件,又10多萬人遊行,連續多晚集會,我們又說「香港人覺醒了」;10幾萬人佔領街道,香港人又再次「覺醒了」!怎麼香港人每年「覺醒」一次的?7.1有50多萬人遊行,之後又生活如常,憑甚麼說香港人(大部份)覺醒了?從上述因塞車「下次選舉唔使旨意我投票畀你哋民主派」看看,70多萬人記名參與電子公投,卻只有10多萬人出來參與及支持佔領,其餘50多萬投票支持民主的人,沒有人去統計一下,他們在佔領期間做過甚麼?當越來越多人擔心佔領持續會令民意逆轉時,可知道,其實大家對於「香港人覺醒」根本沒有信心。香港人還是會因為「塞車」而反對你爭取民主。


向來受建制擺佈的人也就罷了,你感動不了那些盲塞的人,他們也無法動搖誓爭民主的人的決心,而當民主來到時,他們就會樂於享受成果。但那些因為「塞車」而逆向的人,葉公好龍只在庭壁,卻是裝睡的人,着眼現實利益,不肯犧牲,從來只抽民主後腿。要爭取他們的支持嗎?恐怕要比蛇齋餅糭更高層次的誘因,那才是最要命!


無論親建制或爭民主中人,都有仍然將雨傘運動視為表態的社會事件。「聽到大家嘅意見」、「你哋嘅意見已經充份表達」、「好明白大家嘅訴求」、「意見表達咗,可以返屋企」,甚至「佔領運動已經成功,可以光榮撤退」。似乎這班人也未覺醒。所有意見與訴求,年幾兩年來已經通過不同途徑表達得很清楚,但建制派一直漠視,出來佔領並非只是「表達訴求」,是要求一個成果!如果現在才「聽到大家的訴求」,那麼當事的官員和建制議員應首先向市民鞠躬道歉,承認在此之前並沒有認真聽取市民意見!


「走進社區」這個說法近來場內場外包括社運人士、學者等許多人提過,也令我疑惑。學民學聯、佔中過去擺街站宣揚公民提名真普選,不就是「走進社區」嗎?過去泛民以及其他社運團體在社區推進佔中的活動,做得少嗎?很難得學生市民從四方社區凝聚到雨傘廣場,形成一股抗爭力量,現在要這股力量「回歸社區」?在廣場你看到這股力量,分散在社區就不是力量了。如果說雨傘運動是覺醒運動,先鞏固廣場上這股覺醒力量吧!


要走進社區也許應該是學者。像黃洪在公民學堂講的課「沒有民主哪有民生」,深入淺出,容易明白,如果可以在牛頭角、觀塘街頭開咪,或者蔡子強在銅鑼灣東角道行人專用區、星期六的西洋菜街街頭講學,讓師奶阿伯們明白雨傘運動要爭取的民主,未嘗不是結連民眾的好方法。覺醒了的學者們,走出校園吧。


的確,民主需要大部份人認同才能夠成功實踐;但爭取民主從來只在於小部份人的前仆後繼、雖千萬人吾往矣(千萬人反對我也向前行)的決心。是,我堵路,我違反法律,但我願受當世罵名,為後世開闢天地。佔領和平結束,我會跟隨啟動者去自首。若然要武力清場,讓我坐在那裏,等候拘捕。

 

(作者為港視前高級編導

—— 原载: 香港《蘋果日報》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November 3, 2014
关键词: 堵路 民主 佔領
專題: 香港動態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15億被凍結 郭文貴女兒公司覆核
調查:港人理想退休金505萬 料62.4歲退休
陳國強擬戰九西 測試政治篩選底線
學者:民族主義越壓越強
陳浩天:美國應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
FCC副主席:言論自由是底線
其他相关文章
香港民主派陷入“消耗戰”
震撼世界:越共自动放弃政权,5年内实行全国民主大选!
政治和解中的“牵线人”
中國誕生真正的反對黨
黃毓民:本土!民主!反共!
借鑒台灣,推動中國民主化,避免大革命與世界大戰
沒有責任還是逃避責任?
观点:中国是否找到可持续的非民主治理模式
精神日出 ——記一九八九中國民主運動
誰想做「大灣區人」?
難道北韓比香港更快有民主?
香港眾志:民主自決的問卷有待完成
蔣介石是獨裁者還是「民主憤青」?—— 戊戌清明追憶蔣公
補選總結:為何民主派催不出票?
如何尋回48萬選票?
民主派票倉失火
民主百上加斤 港人退無可退
最壞的政府形式
「終身制」與中國夢
从习近平新举动看民主国家修宪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