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學生須知所進退 勇敢走出困局
作者:鄭經翰

不認不認還須認,激情畢竟離民情!事到如今,必須承認,從佔中三子、雙學(學聯、學民)、泛民這三大主要持份者的角度切入,佔領運動已經到了「三個和尚沒水喝」的尷尬兼互耗地步。如何走出困局,就成為當前急務,而成也學生、敗也學生,關鍵仍在學生。

 

雖然今次佔領運動完全是廣大市民自發的行動,由一開始便沒有領導、毋須領導,甚至無法領導,此間更有貌似「激進」實質拖後腿的機會主義者蓄意蠱惑人心,由始至今一直散播所謂「沒有大會」的言論,意圖騎劫運動,為自己的政治私利圖謀,但在廣大市民心目中(包括部分無政府主義傾向的佔領者),學生組織始終是運動的核心和道德力量。

 

學生地位 政府確認

 

事實上,運動的主要對手特區政府亦已確認學生的關鍵地位,不然便毋須單獨要求與學聯對話,而不向其他持份者招手了。

 

坦白說,如果奢言「不要大會」的佔領者真的不承認學生組織的領導地位,就不必理會學聯和學民思潮一眾學生領袖的言行,索性「自求我道」好了。

 

因此,學聯和學民思潮一眾學生領袖,既然認識到是時代選擇了自己,便應貫徹始終,做好自己的角色,不必效法政黨政客計算政治得失和利害,否則學生的純潔性就會受到污染,頭上的道德光環便會黯然褪色。個人榮辱得失尚屬其次,身為運動核心的學生一旦變色,整個運動就會失去重心和道德力量,走向消亡,甚至禍及香港,試問情何以堪?

 

佔領街頭運動已經持續超逾六個星期,在特區政府居心叵測的刻意冷待下,不再作大規模的武力清場行動,轉為在所謂「法治」和「民主」的輿論上做工夫,旨在打消耗戰,利用佔領行動對公眾帶來生活上的不便和經濟上的損失,扭轉社會對學生和運動支持的民情,運動難免走向低潮,呈現進退維谷的膠着狀態。作為運動的核心,不管是學生組織還是所謂的五方平台,以至廣大的佔領者和支持者,都有責任冷靜下來,認真思量運動的發展路向和策略部署。

 

因此,五方平台最近提出五區總辭或由超級區議席議員辭職變相「公投」,把運動推向另一層次,實在無可厚非。但學生與五方平台其他成員不同,他們毋須太多政治計算和考慮,只須把實況清清楚楚向公眾解說和堅持自己的理念便成;而身為發起人,學生既然號召群眾上街,在適當時候,便有責任呼籲民眾退場,把運動帶領至另一層次。

 

明眼人一看就知,提出變相「公投」根本有意與退場機制掛鈎,把運動轉型;可惜學生竟然跟政黨政客沒有兩樣,在一些無關宏旨的枝節上糾纏,喋喋不休反覆述說變相「公投」的得失利弊,而不肯承認背後真正目的,讓公眾清楚知道全局部署,然後作出討論和取捨。

 

有佔領地區的民調顯示,佔領者很大部分反對退場,可能學生領袖不想得罪民眾,於是拒絕承認變相「公投」與退場機制有關係,更效法政黨政客運用語言偽術,把變相「公投」說成是什麼佔領區以外的一個新戰場,可以深化運動,爭取佔領區以外更廣泛的社會支持云云。這種說法,既說服不到自己,更說服不到別人,實屬九流魔術師的掩眼法,連野人獻曝都談不上,而只能說是小人獻醜。

 

對於變相「公投」,我既不贊成,也同時贊成。如果變相「公投」的目的只是所謂反對八三一人大決定和綑綁泛民議員否決政府政改方案,我不贊成,因為民意早已清楚表達,不必多此一舉。如果那是與退場機制掛鈎的運動轉型,我贊成。箇中關鍵分野,就是必須把事情向廣大市民說得清清楚楚,絕不能含糊其辭。

 

無論五區總辭也好,超級區議員辭職也罷,勝負得失都不是最主要的考慮因素。因為身為民主運動的搞手,如果不信任群眾,就什麼也不必搞了,只有相信群眾,民主運動才會搞得起來。只要五方平台確定以變相「公投」作為運動轉型和退場條件,又得到佔領者和支持者認同,便可放手大幹,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即使不幸失敗,也必須坦然接受結果,那才是真正的民主精神。情形就像奧巴馬矢志推行醫改,因而令民主黨在中期選舉損手爛腳,也在所不惜。

 

政客習性 必須撇脫

 

必須強調,五區總辭作為變相「公投」,實在不是以議席的得失為勝負判斷,反而應以總得票率決高低。如果支持五區「公投」的得票率高於對手,即使輸掉一至二席,也不是失敗。若擔心建制派趁機改變《議事規則》,通過所謂的惡法,實屬杞人憂天,因為即使五人辭職,泛民仍有二十二人在議會進行拉布,以空窗期頂多只有五個月會期(除去農曆年假期),難度根本不高。

 

更何況合乎常情的判斷是,中央一定不會支持建制派參與變相「公投」,因為中共從來都不希望真正民意得以滙集,所以譚耀宗之流出言恫嚇會趁機改變《議事規則》,正好是英諺Barking dogs never bite(吠叫的狗不咬人)的最佳人形寫照。說穿了,泛民為實際利益不想辭就直認不想辭,不要假惺惺作出這麼多托辭。

 

本來,無論是做學生,抑或是做議員,做人都應該講真話。政客為了自保,為了自利,而諸多托辭掩飾,是政治扭曲人性的表現,學生毋須一般見識。總之,正本清源,學生不是政客,更不應淪為政客,否則整個運動的道德基礎就會敗壞,最終定必滅亡。

 

搞群眾運動最重要的就是爭取民意的支持,學生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們的純潔性、他們的純真、他們的赤子之心,不計較得失,才得到民眾廣泛支持,一旦失去這個光環,便會脫離民情,民意一旦消失,運動勢必滅亡。

 

日前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的最新民調已經顯示,七成三受訪者支持即時結束佔領行動,支持留守的只有二成七。身為運動的領導者,學生不能不考慮民情的變化,如果決定以變相「公投」或上京面見中央作為運動的轉軌策略,便應該明確地向當權者提出完成今次運動目的之時間表和路線圖,讓民眾清楚看到運動未來的發展路向。

 

勿忘初衷 命運自主

 

退一萬步說,就當我也像其他「老而不」一樣,寵壞了學生,不敢罵學生,以至任學生自把自為。身為學生領袖,就算決定不撤死守,也要作好一切準備,不能光坐等運到。若大家有心理準備相信APEC後清場,就要做好事前準備(例如盡量清楚告訴佔領者,清場時可能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做好善後工作(例如會有多少義務律師支援,可能要坐多久監獄),策劃運動如何持續下去,誰人帶領運動等(因為清場後難再聚集群眾,所以一定要盡快組織起來),由各方代表聯合組織,由學生任召集人,盡快召開群眾大會,共同商議進退策略,持續深化民主運動。若錯過時機,就會辜負群眾的支持,到時追悔,已經太遲。

 

運動走到今天,最初為香港政壇帶來清新的學生領袖如周永康和黃之鋒,近日已予人猶豫不決、踟躕不前的感覺,缺乏了一直以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不敢在關鍵時刻,作出應有的抉擇,用智慧化解當前的困局,結果坐以待斃,最終只會令人失望。

 

權力使人腐化,勝利會令人沖昏頭腦,也許成功來得太過客易,站在司令台上太久,萬千寵愛和注目,不經意和不自覺地世故起來,可能忘記了自己最大的優勢就是純潔和真我,慢慢受爾虞我詐的政客文化沾污,淪為剛愎自用的小政客也不自知,實在令親者痛、仇者快。

 

任何願意客觀面對現實的人都會看到,政府的策略正是以時間消耗民間對運動的支持,佔領街頭行動一旦失去民意支持,最終必定失敗。學生領袖不但有責任把運動帶出困局,更要有長期作戰的準備,因此應該盡快組織起來,團結廣大群眾,為下一個階段的抗爭着謀。如果只懂眷戀眼前短暫光輝,不知任重道遠,到頭來只會重蹈上一代的覆轍,不可能完成時代交託的使命,更會把香港拖落萬劫不復的深淵。

 

學生強調「勿忘初衷」、強調「命運自主」、強調「抗命不認命」,就要懂得,無論是進是退,都要動起來。退有「公投」,進有留守,可以考慮帶領群眾移師政府總部,把公民廣場外的三米圍欄視為柏林圍牆,然後以雞蛋抗高牆的姿態,繼續和平抗爭,不亦快哉?

 

總之記住,一個和尚挑水喝,兩個和尚抬水喝,三個和尚沒水喝!既然如此,學生何不獨個兒挑水喝呢?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6, 2014
关键词: 學生 運動 民意
專題: 香港動態
調查:21%女劏房戶曾遇性騷擾
港珠澳橋通車在即 出入一條路 塞爆機場要道
香港獨立的迷思
九巴座位再現插針
陳浩天促中港踢出世貿
移加港人11年增近九成 部分人「二次回流」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其他相关文章
沒有責任還是逃避責任?
精神日出 ——記一九八九中國民主運動
香港民主運動的未來
民主運動困境的微弱曙光
星球大戰與香港民主運動
DQ周庭 香港攬炒
紀念光緒戊戌變法《明定國是詔》頒布兩甲子
民主派的前世今生
不再幻想,堅決抗爭(二)
中大學生會:三千選票造就一個本土學生組織
建制借題發揮打壓言論自由 泛民豈能助紂為虐!?
特區整風運動蓄勢待發
後831時代的香港人民運動
中大7書院學生會 辦六四論壇
香港民主運動的大策略
“雨傘運動”後微妙變化的法治環境
倘若產生逆民意的特首
南开大学民意调查:左派只有6.2%
低潮中的本土主義運動
不合作運動不切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