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Political China
政治中国
政治中国
【甲子回眸】请不要以“人民共和”的名义!
作者:和谈

9月4号纽约时报亚太版登载了一条发自北京的消息,题目是《中国的网站要求使用者提供真实的姓名》。消息说,从8月初开始,新浪,网易,搜狐等网站开始要求未注册的用户登录时使用真名和身份证号码。

几天后在中文网站看到一则关于庆祝60周年的报道,说为了准备阅兵,一种体积比电动自行车还小的新型清洁车将承担清扫长安街的任务,它“以擦带扫”的作业性能连路面上浮土灰尘也不放过,达到家里擦地板一样精细化操作。

紧接着,看到中国政府印发的50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口号》,其中有“坚持以人为本,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大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以人为本”?开什么玩笑!中国共产党是否以为,把长安街擦得跟家庭室内地板一样干净后,普通人民日常生活就得到关注了呢;他们是不是觉得,把中国人从现实到虚拟世界统统禁锢起来后,普通人的政治生活就得到关注了呢?

共产党现在开始喊“以人为本”的口号,这当然是御用理论人玩弄的文字游戏,或者说是一种新的花言巧语。不过怎么说,想到要做样子,也比前面几十年根本不把人当回事要进了一步。问题是,今天这样,从时间上来说实在是太晚了,从程度上来说也实在是太浅了,而且这就把自己60年来假“人民共和”的底给露了出来 。

1911年,中国人民推翻了封建帝制,建立了试图实行民主宪政的中华民国。当时,在《临时约法》的框架下,辛亥党人和前清遗老们一起为民主,共和在做几件大事:组建政党,办报纸,制定宪法,选举议员和总统。1913年1月,国民党在国会选举中获得了多数党地位,孙中山在随后的一次演讲中说到:“中华民国以人民为本位,而人民凭藉则在政党。……假使本党实施之党纲不为人民所信任,则地位必至更迭。”

“天下为公”是孙中山对“共和”的直白理解。他认为,在共和制度下,民众通过政党从而对政权有赞同、反对甚至抛弃的能力和资格。

我们知道,在西方政治学说里,共和体制相对于君主制而言。共和政治的一个根本特征在于国家的统治权不再是由皇族家族世袭承继。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一个国家的元首后代不能顶替接班,就认为那是共和政府,这应该是一个浅显的道理。

英文的共和“republic”一词源自于拉丁文res publica,本意是public affair。根据这样的词源,我们可以把共和理解成是“(人民的)公共事务”:政府必须为所有人的利益服务,而不能只为少数当权者的利益服务。“共和”要求政府具有公共性、公平性与中立性,即“天下为公” 。

一般来说,世界上实行“共和”制度的国家都在遵守着共和的游戏规则。这包括:有确定,公平,透明,非歧视的权力分配和制衡制度,特别是权力的转移制度;政治上不垄断,人人有参与政治,结党、结社自由;所有政党和公民在法律面前平等;禁止政治和宗教迫害以及让民众享有选举的权力,等等。

共和与世袭是相互排斥的概念,有共和没世袭,有世袭没共和。根据共和的这个特征我们可以延伸开去:民主政治适合共和制度,专制政治适合世袭制度。但这并不是说,专制制度只存在于世袭,最好的反例就是像中共这样:虽然打着共和旗号,其实并没有在实行民主,倒是实行了60年的专制暴政。这个专制绑架共和的事实也应该是有目共睹的。

反过来,100年前,虽然没有用“共和”的名号,中华民国却在那时扎扎实实地按照共和的理念,推动议会政治。

民国初年政治舞台上什么都是临时的:《临时约法》、临时参议院、临时大总统,然而革命后社会各方面普遍表现出一种积极向上的朝气。《约法》生效后,参议员们立即着手拟定国会组织法和选举法。参议员按地区分配,每省10人,总共274名;众议员按人口每80万取一名共596名。基层选民得以直接选举省议员和众议员;由省议员选举参议员;参议员和众议员在国会里选举总统。最后,由国会占多数的政党出面组阁。

当时登记选民四千余万人,约占总人口的十分之一。选举结果,国民党在参议院赢得了123名席位,在众议院得了269席而成为民国第一届国会的大党。实现了近代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全国性的大选。如果不是随后发生的宋教仁被暗杀事件,以及袁世凯的独裁、复辟的野心让民国走上了一条歧路,今天的中国政府也许根本没有必要去扯着嗓子高喊“以人为本”的口号,因为那实在应该是“人民共和” 的个中之意。

看看今天世界和中国周边那些道路泥泞不堪,绝对没有实力阅兵的穷、小国家里,普通人民却享有选举国家领导人的权力:那里的人民有可能选择是要阅兵大道像家里的地板一样干净,还是要求政府下力整治空气污染;他们有地方可以抗议政府不顾国家基本生活设施的匮乏,而去劳民伤财地向世界炫兵耀武。那么。在这个以“人民共和”为旗号的国度里,人民有这样的权力和机会吗?“以人为本”不是用来当作口号叫的,它是应该最有实在内容的。

余英时教授最近说,共产党在从前推翻国民党22年的统治,就是因为国民党压迫老百姓,不准有自由、不准有民主、不准有议会制度、不准有批评言论,这是我们当时号召全国人民推翻国民党的基本的价值,得到老百姓和知识界的人共同的支持,共产党才能夺得政权。但夺了政权以后我们这六十年所做所为,远远比国民党不但不好,而且还差得多、还厉害得多。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我们有什么理由来庆祝这六十年?

我觉得,共产党们要庆祝他们的60年也是可以的,不管是在那边的天安门广场还是这边的白宫草地,就是不要再打着什么“人民共和”的旗号。因为你今天把那条街擦得再干净,却擦不去留在人们心中的血迹;你阅兵口号喊的再响亮,也仍然消抹不掉人们记忆中那坦克和子弹的喧嚣。把五千年的文化庸俗地诠释成这种腥红、猩黄,无异于向世人张扬中共同中国封建历史上的皇权,极权如出一辙,而同“人民共和”没有半点关系。

我想说,你们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要再打着“人民、共和”的名义了!

—— 原载: 华夏快递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October 1, 2009
关键词: 人民共和
特别专辑: 甲子回眸
【甲子回眸】审毛——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甲子回眸】鮑彤評《老同志談話》
【甲子回眸】1962年包产到户始末(上)
【甲子回眸】“党天下”的奠基礼——中共建政初期的三大运动
【甲子回眸】被“1949年”打压了60年的“1945年”
【甲子回眸】回溯中共建政后的新闻界
【甲子回眸】不用猜了,「老同志」可能子虛烏有
【甲子回眸】百年惊梦
【甲子回眸】背信弃义工商业改造
【甲子回眸】1962年包产到户始末(下)
【甲子回眸】上山下乡运动ABC
【甲子回眸】1957反右:思想國有化
【甲子回眸】1949年后的“国学大师”
【甲子回眸】過時的口號、封建的口號
【甲子回眸】中国知识份子与中国共产党
【甲子回眸】向“失败者”致敬
【甲子回眸】我在徐蚌会战(淮海战役)中的亲身经历与感受
【甲子回眸】创伤该被治疗 60年不晚
【甲子回眸】千斤担子两肩挑
【甲子回眸】文革ABC
【甲子回眸】中蘇兩個六十年對比
【甲子回眸】听敌台
【甲子回眸】为祖国60周年献礼
【甲子回眸】住在一张地图上
【甲子回眸】站在新的三十年的门口
【甲子回眸】有多少中国人不知道的抗战史实
【甲子回眸】那过去的事情——回忆五十年代
【甲子回眸】“盲流”“农民工” ── 我父母的故事
【甲子回眸】逃亡,1949年的选择——忆杨震海伯伯
【甲子回眸】国际反修斗争和“灰皮书”
【甲子回眸】古今「蜀亂——給六十周年的警示
【甲子回眸】60年中共媒体的畸形恶态
【甲子回眸】女人一台戲——「六十年」評說的一個側面
【甲子回眸】中共失信于老百姓六十年 何以庆祝 ?以何辉煌?
【甲子回眸】中共建政60年:拨乱反正还是一脉相承?
【甲子回眸】尋找一九四九龍應台苦澀之旅
【甲子回眸】宋庆龄多次致中共中央信件披露
【甲子回眸】“文革”中看电影
【甲子回眸】流民地图-我看「大江大海1949」
【甲子回眸】她和千萬亡魂一起寫這本書
【甲子回眸】中国开国大典记者谈毛泽东与民主
【甲子回眸】1978,进京赴考
【甲子回眸】长跪六十年
【甲子回眸】德国记者回顾中西方关系60年变迁
【甲子回眸】中共建政:前30年和后30年难解难分
【甲子回眸】在武汉大学讲文革
【甲子回眸】陈凯提议十一为“驱逐毛泽东日”
【甲子回眸】关于中国人民素质的世纪之争
【甲子回眸】《建国大业》观感
【甲子回眸】国进民退与民粹涌动
【甲子回眸】花甲之年的毛泽东中国
【甲子回眸】血腥中国六十年——共产党杀人记录
【甲子回眸】一九四九年:台湾的苦难或恩典?
【甲子回眸】海外专家评论北京阅兵武器
【甲子回眸】回首与反思
【甲子回眸】我经历的1949改朝换代
【甲子回眸】抚今追昔两甲子,历史惊人相似
【甲子回眸】錯失的十年
【甲子回眸】 六十周年回眸
【甲子回眸】一场没有观众的盛典
【甲子回眸】與共和國同年
【甲子回眸】甲子雜詠六首
【甲子回眸】无题有感
【甲子回眸】灰飞湮灭一甲子
【甲子回眸】周良霄、顾菊英夫妇谈文革史研究
【甲子回眸】中共庆60 避谈长春战役16万亡魂
【甲子回眸】六十年:是非得失与成败悲欢
【甲子回眸】共和国还没有建成
【甲子回眸】二篇:紅旗下的蛋 & 從領袖舞姿看國運
【甲子回眸】我的一九四九与中央日报
【甲子回眸】“四个坚持”和“四个不坚持”的比较—— 双十节有感
【甲子回眸】一代才女赵萝蕤教授
【甲子回眸】莫言: 共产主义违反人性
【甲子回眸】用新的史观重读“60年”
【甲子回眸】走向社会重建之路
【甲子回眸】從“四大家族”到今天的150萬個暴富家庭
【甲子回眸】“严打”对中国人权的侵害
【甲子回眸】败者转胜 胜者转败
【甲子回眸】马英九在古宁头的演说
【甲子回眸】在中国, 正义已经荡然无存
【甲子回眸】党国的历史与我的生活(三)
【甲子回眸】幸亏年轻:回想七十年代
【甲子回眸】一九七六年的记忆
【甲子回眸】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
【甲子回眸】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甲子回眸】夜半抄家记
【甲子回眸】地主之殇——土改与毁家纪事
【甲子回眸】在《知识丛书》和《东方红》之间——兼谈三年人祸之后中国知识分子能干什么
【甲子回眸】紫雪糕
【甲子回眸】父亲“一九四九”走错一步的代价
【甲子回眸】新中国“镇压反革命”运动研究
【甲子回眸】中国版的《苦海余生》
【甲子回眸】斗地主的真相和目的
【甲子回眸】“人民文革”和中国“群众”
城市土地私有产权是何时消失的
【甲子回眸】我所经历的土改运动
【甲子回眸】六十年来家国,万千心事谁诉
文明的力量—— 从乡愁到美丽岛 (全文新版)
其他相关文章
断代及其寿命:六十八岁中华人民共和国
水门事件再探
让我们一起去游行吧!
錢穆從來不愛中華人民共和國
他没有成功——日本投降之后(五)
协商不出民主——日本投降之后(四)
不为和平而谈——日本投降之后(三)
总是自卫反击——日本投降之后(二)
虚无的历史——日本投降之后(一)
国贼就是國賊--從王毅亂表中國說起
克莱伯- -无与伦比的指挥大师
那些留下来的民国教授
公 民 建 议 书
谁吹出了一戳就破的肥皂泡?——评《人民共和国六十年与中国模式》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2008年10月20日)
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也谈辛亥100年
陈凯歌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克林顿在耶路撒冷参加巴以和谈
最新出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感谢法》
如果今天中国仍然实行科举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