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警棍遇上軟實力 三粒星贏了五粒星 誰是佔中人
作者:練乙錚

滬港不通不通馬上通。看來,有些人想在這個「經濟城市」搞政治掛帥,一心渴望以不通迫退佔中,沒料到祖國的金融資本根本沒興趣來這個,於是那些人只好回來老老實實把未通的盡快搞通,然後申明是祖國關懷。既然「政治問題金融解決」行不通,能不能走回頭路,再嘗試「政治問題員警解決」呢?那樣速戰速決的確是一個很吸引的解決辦法。但是,代價如果是一個港版2.28的話,划算不划算?手尾誰來跟?歷史的賬怎麼算?港人更加離心怎麼辦?阿爺買不買?

 

一、清場:可用警棍嗎?

 

有報道指出「消息人士」稱習近平在不公開場合指示梁特「放膽」對付社運,暗示警方將決定清場。與此同時,網上瘋傳一則作者自稱是警隊人員的短帖,指出清場行動主要用警棍:「上次催淚彈一役令我地內部士氣低落,今次應該會硬清場同打游擊,所以請大家小心(即係主力用棍同不停拉人,以小隊形式行動)」。

 

清場可以靠警棍嗎?警棍有明確的使用守則嗎?有沒有「國際標準」?筆者為此問題看過不少資料。

 

在聯合國的有關文件裏,有的是使用武力的一般標準,卻沒有確切的警棍使用限制,但是,在西方的主要國家裏,有關規矩還是相當一致的:員警不能以警棍作攻擊性武器;使用的時候不能對準對方的重要部位而只能打擊下身及手部;出手的時候,揮動警棍的手不能高於肩膊;警棍擊頭是高危、或可致命動作,只有在對方嚴重威脅員警性命的時候,法律上才可以接受;被警棍擊傷的人須先送醫院救治,之後才能逮捕。

 

我們可以仔細看看特府在此事上最喜歡用的美國例子來說明問題。1992年,洛杉磯發生駭人聽聞的Rodney King案,案中的受害黑人King被4個持警棍的員警毆打,嚴重受傷,洛市檢察長起訴員警使用過度暴力,告上法庭,豈料初審竟判4人無罪,隨即引發一連6天的大範圍暴亂,導致2000人受傷、53人死亡。暴亂結束後,聯邦法庭重審案件,最後判兩名員警有罪;涉事4名員警中的3位被解僱,事發之時的洛市警察總監約滿不續。King 本人則獲得380萬美元的法定賠償。

 

此後,加州以至美國很多其他城市都重新修訂警察動武守則,特別是有關警棍的使用守則。首都華盛頓警局在其2011年《應付憲法第一修正案(公民權利)有關的集會和示威的標準行動準則》裏特別指出「以警棍打頭是致命武力」;波士頓警局禁止員警在非高危情況下使用警棍打擊對方大腿以上部位(手臂除外);加州的警察訓練手冊指出警棍不可用以襲擊可致命的部位,包括頭、頸、胸、腰、脊椎、尾龍骨、鎖骨;三藩市警局禁止員警在揮動警棍時,手部高於自己的頭部,並且不能用以對付示威群眾。

 

一般而言,美國警察可用於對付爭取民權活動者的手段,限制較嚴格;對付普通疑犯的手段,限制則較寬鬆。當然,使用警棍過當的情況還是會發生的,所以一些民間團體如「國際特赦」(AI)、「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經常與警局打官司。近年與警棍使用有關的訴訟,警方敗訴賠償金額有些達到百萬港元。香港當權派引用一些過時資料、局部事實,試圖為警方的動武行為辯護、開路,不是蓄意誤導,也是出於偏見,殊不可取。

 

在香港,若引用上述一般標準或美國標準,如果留守者只是不願意移動,或者只是保護障礙物,甚至與員警推撞,只要沒有嚴重威脅員警性命,後者使用警棍是不能允許的。因此,港警絕對不可以「主力用警棍」來「硬清場」。

 

二、留守意象:棕櫚樹

 

棕櫚樹多長在熱帶與亞熱帶潮濕多雨的海岸地區,種類很多,包括常見的椰子樹,一樹擎天。一項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做的研究顯示,1992年的五級(最強)颱風安德魯以最高時速282公里襲擊該州之後,有兩種棕櫚樹的存活率最高,超過93%,拋離其他所有樹種,原因是其樹身雖不算最粗壯卻帶有柔性,在強風中搖曳之時,能卸去大部分風壓,具有無與倫比的「軟實力」。反觀不少其他樹種,更粗壯更堅硬的多的是,但在超強颱風吹襲之時,或是倒下或是折斷。

 

或者,我們可用棕櫚樹為意象,比喻佔中留守者。強風來襲之時,硬撐死頂不一定最能抵抗,反而是能夠放軟身段因勢利導的話,更能夠永續。

 

三、自己身份自己定

 

專制政權最不重視民意,除非影響其核心利益。香港的民意調查林林總總,北京一般不理會,就算和政改有關而對它不利的,也是一「藐」置之,因為有「重要關頭信靠得過」的特府把關,民意不民意都不影響大局。唯獨是研究港人身份認同、追蹤其變化的民調,雖然不涉具體政策,北京卻往往十分在意;數據正面的話,例如2008年京奧舉辦前後那些年,它很受得落,負的就會挑動它的神經。本周一,中大方面公布了最新的「港人身份和國家認同調查結果」,若拿來與剛好兩年前(2012年11月)、即梁特上台不久後發表的那一份比較着看,北京肯定雙重不高興。

 

是項研究於回歸之前的1996年開始做,到今天為止,一共發表了十次結果。好幾個關鍵的數據兩年來大幅變化(3個百分點以上),其中有些更破了紀錄(後者包括:只認自己是「中國人」的,急跌至8.9%;只認自己是「香港人」的,急升至26.8%;對解放軍、國旗、國歌抗拒的,全部急升,分別達26.7%、13.7%及13.9%,都是1997年之後的新高;等等)。這些頭條數字固然醒目,但另外一些也許更值得留意。

 

其一,應拿「認同香港優先者」和「認同中國優先者」作數量比較,因為有更大的政治和政策涵義。中大民調把「認同香港優先者」定義為自視作「香港人」或「香港人、也是中國人」者;同樣,把「認同中國優先者」定義為自視作「中國人」或「中國人、也是香港人」者。如此,今年「認同香港優先者」是「認同中國優先者」的2.2倍(68.8% v. 31.2%);這是很濃厚的本土味!兩年前,這個倍數還只是1.9;即是說,這個倍數兩年增加了16%。

 

身份方面認同香港優先如此大比例拋離中國優先,會直接轉化為要求政府在政策方面貫徹「香港優先」、「港人優先」。如果特府做不到這點,所訂政策反而處處體現「中國優先」、「陸人優先」,就會愈發引起反對,或終不能成事、或強行落實而招致內傷。這是前瞻。

 

既有的「中國優先」、「陸人優先」政策,例如買樓投資三粒星、單程證審批權在大陸、福利不必等7年、大學研究生政策「平等地」對陸生傾斜等,將會面對愈來愈大的反攻;下一波的社運,很可能就是針對個別具體政策、「香港優先」與「中國優先」的大對決。

 

兩年來,認同「港人優先」不僅僅在量方面(人數百分比)增加,還因為其中自認「香港人」的增幅比自認「香港人、也是中國人」的更快,而令「港人優先」這四個字變得更熾熱(intense)。同理,「陸人優先」不僅僅是在量減,還因為其中自認「中國人」的人數減得比自認「中國人、也是香港人」的更快,從而令「陸人優先」這四個字在港人當中變得更乏勁。

 

其二,市民對普通話的抗拒,在調查訪問中至為突出。抗拒的人數,從2006年的最低點1.8%,激增9倍至今年的16.2%;對說普通話的自豪感,則從2006年的最高點34%,急降一半到今年的16.7%。對普通話的態度,性質上與對解放軍、國旗、國歌不同,普通話可以是「搵食工具」,而且1997年以來,特府在學校搞「普教中」、在校外甚至在巴士上推廣也不遺餘力,到頭來卻如此不濟,真是有點意外。語言工具猶如此,如果特府加強「思想工作」,推行欽定基本法教育、欽定國情教育的話,必然弄巧反拙,反彈得更厲害。

 

其三,一直以來,是項研究的對象都是「18歲或以上能操粵語的香港市民」,也就是說,數據未包括中學生。這會引起相當程度的民情誤讀,原因有二:一是兩年前發生了「反國教洗腦」事件,中學生是骨幹,而今年更有不少中學生參與佔中,在在反映他們對政事已有看法,無疑也會有更清晰的身份認同;一是數據帶有明顯的年齡規律,即年紀較輕的,一般對大陸比較不認同、對香港比較認同,而這個規律對中學生而言,估計也是成立的。不用說,如果一直以來的研究對象起碼包括高中生,則這次研究結果裏的數字變化會更大。

 

中大的這個報告,是在相當敏感的時刻推出的,當權派會怎樣反應呢?以往一貫的做法是,一面詆譭調查報告,一面掩耳盜鈴,繼續一些更令港人離心的言論、做法和政策。然而,當今特府可能不會滿足於此;筆者估計,「幫港認同」之類的東西,很快就會和公眾見面。畢竟,愛國者當道,有錢而愛黨者日眾,一般人怎可能不也跟着「愛上心頭」呢?

 

四、佔中者的背景分布

 

佔中的是些什麼人?這個有趣的問題,有了一些初步的答案。

 

有名為「公民議會」的團體在金鐘佔領區進行民調,初步整理出的結果當中,筆者最感興趣的,不是他們的政治意向,而是佔中者的年齡和教育程度等分布與2013年年中全港人口當中的分布之間的差異。

 

假設民調受訪者是一個能夠代表所有佔中者的樣板。然則,據此民調的結果顯示,佔中者當中,年齡中位數大約是30歲,比起全港人口年齡中位數42.5歲,低了一大截;其中,若以每十歲作為一年齡組別,則以20至29歲的組別人數最多,約佔參與者的38%(此數字為筆者按公開的統計結果重新分組後估算得來)。教育程度方面,已擁有研究院或大專學歷的,佔參與者的81%,遠遠高於總人口中(15歲以上)的29%數字。職業方面,在學學生(絕大部分為中學或以上學生)佔參與者的16%;屬於專業或管理階層人員的佔參與者42%。

 

由此可見,這個運動是以年輕人、廣義中產者為主力的,教育程度極高。為什麼是這些人呢?在一個政治上軌道、經濟正常發展的社會裏,這種人應該是最受益的群體、整個社會的現在和將來的支柱。然而,當他們參與佔領、走上街頭的時候,當權派馬上說他們是愚蠢的、幼稚的、受人利用的、受外部勢力支配的、意圖破壞社會秩序和經濟的。這顯然不是一般香港人可以相信和接受的指控。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November 12, 2014
关键词: 佔中 清場 警察
專題: 香港動態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15億被凍結 郭文貴女兒公司覆核
調查:港人理想退休金505萬 料62.4歲退休
陳國強擬戰九西 測試政治篩選底線
學者:民族主義越壓越強
陳浩天:美國應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
FCC副主席:言論自由是底線
其他相关文章
从种族歧视、警察暴力和虐杀动物谈同理心
勿忘愛與和平的初衷
特區整風運動蓄勢待發
吓一跳,警察国家必死于脆断
平论Hot | 上海警察打人事件让公众怀念杨佳
新常態即大打壓 代議士變代抗士
中租界和法租界
獨立與民主,孰難?
从刘晓波想到王炳章的悲惨状况
並非誤會——與練乙錚商榷
國家與分裂
從張文光的「六四決絕論」談起
神州打貪腐加州置豪宅 黨的清廉派國之雙面人
論本土資本和「抗紅保港聯合陣線」
特赦是帶着良好願望的幻想
論林鄭政權的階級背景和赤化特徵
沒錯 這是法治的惡例
林鄭「西九僭建」煽出港獨最終型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特首選舉北京失控 財爺胡官兩張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