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勿忘初衷“公民抗命”
作者:戴耀廷
 
有人要为“雨伞运动”定性,说它是“颜色革命”,在搞港独,这肯定是错的。我也想为“雨伞运动”定性,它是一场民主运动,更是一场公民抗命运动。虽然在运动中出现了新的抗命形态,但“雨伞运动”的根源还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所倡议的公民抗命。因此,即使“雨伞运动”因着香港现在的实际情况而有了不可预知的演变方向,但我还是希望大家勿忘初衷,回到公民抗命的本源。
 
公民抗命是一个相当吊诡、充满内在矛盾的意念,但也是因这内在矛盾,令公民抗命可产生出难以想象的政治能量。它是违法的行为,但违法的目的却是要促使法律变得更公义;它会扰乱社会的秩序,但扰乱当前的秩序却是为了建立一套更公义的秩序;它会对一些人的生活造成干扰令他们蒙受损失,但他们实时的损失却能令他们与其它人有机会因实现共同的善而有长远的得益。
 
但对公民抗命者来说,更吊诡的是,他们不是透过违法的行为去直接及实时达成得到他们争取的目标,而是以承担罪责、付出更多,来促使他们争取的目标能有机会在他们不能预知的时间达成得到。这做法是违背工具理性(instrumentalrationality)或务实思维(pragmatism)的。付出不求回报,至少不是实时和实质的回报。
 
对不少抗争者来说,抗争行动是要见到实时的果效,起码要得到一些实质成果,不然是不会接受的。这也反映一种功利主义的思维,所有付出当有实质及合理的回报。公民抗命是不容易与这种功利主义思维兼容的。人们会问抗争者为何要承担罪责,而那又如何能帮助运动达成其争取目标取得一些实质成果?即使长远来说,由公民抗命者承担罪责会有可能带来长远的改变,但因时间是难以预知,从功利主义的角度看,这盘数是不划算的,故是难以接受的。
 
要明白公民抗命的力量,就要先明白制度改变的逻辑关系。公民抗命大多不会只是针对个别的不公义事件,而是针对制度的不公义。要改变一个制度,尤其是政治制度,除非是推翻整个制度,不然就必须是掌权者及既得利益者甘愿改变,那才有机会在和平有序的安排下改变得到。
 
但掌权者和既得利益者是没有动机去改变现制的,除非他们看到保留现制令他们利益有损而不是继续得益。这情况只有当社会绝大多数人不能接受现制,令现制难以继续顺畅运作才有可能出现。
 
这也是说惟有人心改变,是社会绝大多数人的心改变,不能再接受现制,才有可能促使当权者和既得利益者接受改进现制,变得更公义,以得回大多数人的认受。
 
但要改变人心,不可能单靠外在的压力而达到,更重要的是促使人内在良知的自我醒悟。公民抗命者要承担罪责,意在透过自我牺牲去冲击其它人内在的良知,促使他们反思原有抱持的价值观。但人内在的价值转变,是要经过一个相对长的过程及时间,各人快慢也有别,故公民抗命运动是不可能预知得到制度转变会在何时发生的。
 
现在“雨伞运动”已带来不少港人的觉醒,认同民主普选的重要性,也接受爱与和平的抗争精神。但社会内还起码有接近一半的人是不接受“雨伞运动”要求真普选的目标及和平非暴力的抗争手段,而他们不但包括掌权者和既得利益者,也包括很多只求安定的普罗市民。
 
“雨伞运动”若只保留现在继续占领街道的形态,短期来说,相信是不能改变得到这些人的想法。若不能取得另一半人的支持,仍未必可以改变得到现行不民主的制度。
 
要突破这困局,占领者集体自首,承担罪责,或可以带来新一轮对人心的冲击。能否改变另一半人的心,以及要用多少时间才能改变得到,仍是未知之数,但却肯定是另类的进击,或可带来再进一步的觉醒和转变。当然集体自首的行动还要配合其它不合作的行动,把民主意识及爱与和平的精神带到香港每一角落的小区去。
 
 
11月13日  香港
 
—— 原载: 《信报》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November 18, 2014
关键词: 公民抗命 雨伞运动
專題: 香港動態
李卓人:反對主權自決
馮檢基拒表態撐劉小麗
調查:僅55%市民滿意房策
山竹風速歷來次高 324人緊急求醫
百年石階煤氣燈「陣亡」
李卓人批林鄭「堅離地」 倡訂立颱風下的勞工保障條例
全城怒轟政府拒宣佈停工 林鄭堅稱互諒互讓更適合
TC2:港獨力量將地下化
交通半癱 政黨責未籲停工 上班無路爆民怨
佔中9人涉公眾妨擾 11月19日開審
山竹善後甩轆再顯政府離地
西貢百艇「亂葬」損失億元計
林鄭死撐不停工 添亂反邀功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颱風後收拾殘局 靠官僚不如自救
港大學生會晤張翔 指不排除舉辦港獨相關活動
《紐時》刊倡港獨文章 湯家驊:屢投稿遭拒登
馮檢基:倘劉小麗被DQ 會考慮參選
許金山殺妻女囚終身 法官:精心策劃令人震驚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其他相关文章
两韩平壤峰会与东亚地缘政治
蓬佩奥:美朝将即刻重启会谈
有趣的問荅
中国游客被瑞典酒店驱逐如何演变为一场外交事件
新华社在美成“外国代理人” 中美之争延伸
贸易战升级:中国同步反制 国际舆论众议纷纷
平论Live | 地方政府债务危机, 城投公司若大量破产,谁会被屠杀献祭?(视频)
《国际歌》
道鸿呵,你走得太早太突然了!
特朗普宣布对价值两千亿中国商品课税
党高于法:司法部长称要坚持党全面领导律师工作
为何华尔街无力阻止中美贸易战?
中澳关系紧张下 孔子学院触发的争议
“私企退场论” 国进民退加剧 中国民企惶恐情绪蔓延
中国指控台湾招募学生间谍虚实与动机
新改组的劳改研究基金会设立两项重要的资助项目
平论Live | 图穷匕见,中美贸易战再次急剧升级,中国人自求多福(视频)
范冰冰消失逾三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谷歌真正的丑闻在中国
台风“山竹”:全球近年最强风暴侵袭东南亚多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