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三子撤離廣場 義務律師續撐
作者:余錦賢

佔中三子淡出雨傘運動,還打算下周自首。三子撤離廣場指日可待,佔中團隊的義工也隨之解散,運動與廣場正式交予學聯與學民思潮。對佔中三子離開,學生不甚了了,他們最擔心的只是佔中義工團尤其是法律團隊解散,可能影響日後遇上疑難時的法律援助。

 

其實,學生毋須過慮。一直向佔中參與者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團隊,據了解仍會繼續運作。佔領運動期間的五十多天裏,律師團隊已先後向大約二百人提供法律支援。稍後,佔中三子向警方自首時,預料也須出動這群法律義工。

 

這群法律界人士當中既有事務律師,也有大律師,部分專注人權法案件,自佔領運動爆發以來,他們主要向被捕的佔領者或涉嫌遭警方毆打的示威者提供法律意見或支援。

 

不過,與反佔中律師不同,給予佔中示威者法律支援的律師一直保持低調,從沒露面表明身份,遑論高調站在鏡頭前曝光。運作上,他們不隸屬佔中秘書處,也不屬佔中義工團,佔中秘書處轄下的「被捕支援小組」如有需要,才把求助個案轉介律師團,而兩者並無任何從屬關係。

 

保持低調,與佔中運動保持距離,目的是避免令人以為律師團隊是佔中的一部分,否則在法律專業守則下,難為佔中參與者擔任代表律師。因此,佔中任何行動,既毋須告知律師團,他們有任何會議,律師團也不會參與,只是當有需要時才聯繫。

 

所以,即使佔中三子自首、秘書處解散,律師團仍會繼續運作,不願撤退的學生暫時毋須過慮。

 

然而,佔領運動持續已差不多六十天,比所有人、包括律師團隊原先預期的三四天長得多,工作量也較原先的吃重,只是佔領者如果需要法律支援,他們還會繼續守下去。律師團給予法律支援當然有「條件」——必須是同路人。上周三,一群蒙面示威者暴力衝擊立法會,佔中的「被捕支援小組」拒絕協助轉介他們律師團隊,律師團隊也無意主動給予援手。

 

畢竟,是同路還是陌路,大家心中有數。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November 24, 2014
关键词: 三子 撤離 律師
專題: 香港動態
百年石階煤氣燈「陣亡」
李卓人批林鄭「堅離地」 倡訂立颱風下的勞工保障條例
全城怒轟政府拒宣佈停工 林鄭堅稱互諒互讓更適合
TC2:港獨力量將地下化
交通半癱 政黨責未籲停工 上班無路爆民怨
佔中9人涉公眾妨擾 11月19日開審
山竹善後甩轆再顯政府離地
西貢百艇「亂葬」損失億元計
林鄭死撐不停工 添亂反邀功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颱風後收拾殘局 靠官僚不如自救
港大學生會晤張翔 指不排除舉辦港獨相關活動
《紐時》刊倡港獨文章 湯家驊:屢投稿遭拒登
馮檢基:倘劉小麗被DQ 會考慮參選
許金山殺妻女囚終身 法官:精心策劃令人震驚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四成僱員8號風球黑雨要上班 逾半無津貼
劉小麗參選:自決是社會自強
陳德霖:香港有能力應付資金流走
戴耀廷: 港獨公投最有效消除港獨意識
其他相关文章
黑心律師,還是黑心政府?
承擔罪責不是任由宰割
行無愧怍心常坦 身處艱難氣若虹
政治檢控成風 香港步向威權法治
香港声援“双学三子”及十三位抗争者大游行及其意义
为“占中三子”事先辩护
诺贝尔和平奖,中国后继有人
“死磕”是中国公民行动的一种方式
香港是憲政洗腦的反共基地?
在歷史的漩渦裡:中國律師的百年命運
美國國務院關於中國律師及人權活動人士的聲明
5大企業同時撤離,中國苦日子要來了
陳佐洱「兩化」惹爭議
九二八周年祭 大聯盟謀清算
第三路線的煩惱 黃成智的糾結
詠事七絕四首
突然攪動百多維權律師意欲何為?
政改僵局 中央有責
泛民後政改或陷困局
北京懲泛民 制水最攞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