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譴責一切暴力 嚴拒雙重標準
作者:信報

對於旺角佔領區的清場行動,不同人士有不同解讀,極左派形容為「終於重光」,極右派則認定是「黑警鎮壓」,在目前對立繃緊到近乎神經兮兮的社會氣氛下,各走極端的兩種講法都大有市場,然而基本上皆不符事實,很大程度上屬歇斯底里的情緒宣洩,無助於理性地化解矛盾。

 

 

警方清場

 

部分警務人員在清場之時按捺不住使用過度武力,也許並非示威者的片面之詞,不少網上流傳的短片顯示警棍亂扑,無辜途人狼狽捱打,甚至有記者被指「企圖搶警槍」而被制伏帶走。監警會副秘書長梅達明昨天指出,佔領行動兩個月以來,投訴警察課收到一千三百多宗投訴(最新數字已增至一千五百宗),當中有七十二宗須滙報監警會,投訴警察課已就當中六十七宗個案向監警會提供初步資料,共有二十九宗涉及警員毆打的指控,交由監警會嚴重投訴個案委員會跟進。至於過去兩天,監警會收到十三宗來自旺角佔領區的投訴,當中五宗列為可滙報投訴,另外五宗亦相信會列為可滙報投訴,這十宗個案有一半涉及毆打,其餘涉及警員不禮貌及講粗口等等。

 

若然有證據確定警員濫權,除了受到輿論譴責之外,政府亦須秉公處理,依法將之緝捕歸案,情況就像涉嫌毆打公民黨成員曾健超的七名警員那樣,警方已以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罪名,正式拘捕七人。

 

一切暴力都應該受到譴責,以免香港捲進冤冤相報沒完沒了的暴力怪圈。因此,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在被捕獲准保釋後,離開法院之時被投擲雞蛋擊中頭部,譴責施襲的暴徒實乃應有之義。

 

然而此事卻又不禁讓人反思,假如扔雞蛋的是反政府的示威者,被扔的是被喻為「高牆」的官員,情況會不會變得不一樣?較早前,社民連秘書長陳德章被帶上法庭,控告他去年在地區諮詢會投擲雞蛋,擊中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東區法院裁定一項普通襲擊罪成立。可是,由始至終不認罪的被告表示,不認同投擲雞蛋是攻擊性行為,如果雞蛋具備攻擊性,應全面禁售云云。陳德章又說,投擲雞蛋是對抗高牆文化,將來如有需要會繼續投擲。

 

同樣是雞蛋,同樣是襲人,當擲向學生就是暴力,擲向官員就並非攻擊性行為,如此雙重標準將會嚴重戕害香港人擁抱法治的核心價值。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沒有人應該更平等,也沒有人應該更不平等,不管被投擲雞蛋的是高牆、高官,還是學生,暴力就是暴力,必須予以譴責。

 

我們注意到,立法會大樓於本月十九日遭蒙面人用鐵馬衝擊後,黃之鋒拒絕用譴責字眼來批評暴徒。對於大樓玻璃門被撞碎算不算暴力的問題,學聯代表竟然以「存在灰色地帶」作說詞企圖為示威者開脫。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含混取態,實在是要不得的危險訊號,很容易讓人錯誤理解,學生組織所聲稱的升級行動,原來是朝着暴力方向發展。

 

佔領運動發展至今,相信最令香港人痛心疾首的是,整個社會變得充滿敵視與仇恨,執法者被貶斥為「黑警」,示威者被標籤為「刁民」,角力雙方肆意將仇恨種子撒播,所謂遍地開花,開的儼然是罌粟毒花。職是之故,我們必須嚴正指出,仇恨種子不可能結出和諧果實,須譴責一切暴力行為,而且抗拒任何形式的雙重標準,別讓暴力衍生更多暴力。

 

雞蛋沒有善良與不善良之分,雞蛋與高牆之間,並非只有投擲一途,以卵擊石不該是唯一選項,雞蛋若然挑釁高牆,動機高尚對於法官而言不是抗辯理由。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27, 2014
关键词: 暴力 雙重標準 佔領運動
專題: 香港動態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許金山殺妻女囚終身 法官:精心策劃令人震驚
馮檢基:倘劉小麗被DQ 會考慮參選
《紐時》刊倡港獨文章 湯家驊:屢投稿遭拒登
港大學生會晤張翔 指不排除舉辦港獨相關活動
颱風後收拾殘局 靠官僚不如自救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林鄭死撐不停工 添亂反邀功
西貢百艇「亂葬」損失億元計
山竹善後甩轆再顯政府離地
佔中9人涉公眾妨擾 11月19日開審
交通半癱 政黨責未籲停工 上班無路爆民怨
TC2:港獨力量將地下化
全城怒轟政府拒宣佈停工 林鄭堅稱互諒互讓更適合
李卓人批林鄭「堅離地」 倡訂立颱風下的勞工保障條例
百年石階煤氣燈「陣亡」
山竹風速歷來次高 324人緊急求醫
調查:僅55%市民滿意房策
馮檢基拒表態撐劉小麗
李卓人:反對主權自決
其他相关文章
中国警告赴美游客:小心枪支暴力
今夜更要高喊「結束一黨專政」!
習近平暴力維穩 圖嚇窒香港傳媒
绝对权力的下场方式
紀念非暴力行動思想家基恩 . 夏普
平论Live | 马丁路德金纪念日谈谈“我有一个梦想”和非暴力抗争(视频)
从公安暴力看中共底色
从种族歧视、警察暴力和虐杀动物谈同理心
組織才是力量
暴力搞土改是逼农民纳“投名状”
暴力土改及其原因
艾滋病引发家庭暴力
政治暴力浪潮 威權陰霾籠罩香港
若要重啟政改 特首戰須先重提政改
跪交请愿书也是非暴力抗争
想象台湾:作为武器、鸦片还是暴力?
没有暴力支撑,洗脑会烟消云散
非暴力抗爭路線面臨挑戰
永遠站在非暴力抗爭的一方
議會抗爭與暴力革命的取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