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佔領大勢已去 惟靠選票突圍
作者:王永平

任何大型社會運動要持久地與無懼行使武力的政權對抗,必須知己知彼,以及取得大多數人民的支持。可惜這個簡單的道理很容易被參與者的崇高理想和浪漫激情掩蓋。

 

以今次佔領行動為例。原來和平、非暴力佔領中環,然後讓警方拘捕的構思變成在87枚催淚彈刺激下佔領三個地區的具體行動。這個轉變一方面讓人看到年輕人全身投入爭取民主的華麗身影,另一方面亦埋下何時及如何撤離的現實問題。

 

我有理由相信,中央政府在梁政府亂發催淚彈後,介入香港管治,定出「不妥協、不流血」的指導原則,然後評估這場佔領運動對香港和國家的衝擊。在得出佔領對中央政府沒有絲毫損害而對香港的影響亦非致命的結論下,中央授權特區政府採取的策略應該是以逸待勞(不急於清場),策動群眾反佔領(於是出現有群眾衝擊旺角佔領區、簽名運動、團體申請禁制令等行動),等待民意逆轉才清場,務求佔領在盡失民心後潰敗。

 

上述不是事後孔明。於一個月前,我已撰文呼籲佔領三子自首,讓學聯承擔佔領權責,思考後着(見《佔中者應自首離場 佔領者宜思考後着》29.10.2014)。在上訴庭駁回暫緩執行旺角佔領區的臨時禁制令後,我再次撰文,建議佔領團體定出一個離場日(例如是12月24日),莊嚴結束行動,然後在社區內展開宣傳民主和爭取真普選的相關工作,藉此換回愈行愈遠的民意(見《和平結束「佔領」行動的建議》19.11.2024)。可惜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回想黃之鋒首次被拘捕時全城嘩然,然後看到上星期他再次被拘捕,過堂時被擲雞蛋,坊間反應變得冷漠。這個強烈對比反映市民對佔領曠日持久的厭倦以至反感之情。

 

我依然希望「雙學」在圍堵政總失敗後,可以化被動為主動,定出一個撤退日。在當天舉行完一個莊嚴的儀式後(例如宣讀繼續爭取真普選的誓言、默站87秒表示毋忘催淚彈的洗禮等),離開佔領區,展開第二輪的民主運動。

 

除了在社區解釋民主與民生的關係,以至爭取真普選的實際意義外,我認為後佔領行動的核心是鼓勵年輕人全身投入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以及2016年的立法會地區直選,實行用選票突破現時的困局。雙學領袖可以定下目標,參加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

 

我在下面會根據現時立法會登記青年選民及投票率的情況,分析年輕人一旦全身投入選舉帶來的巨大迴響。

 

根據2014年3月青年事務委員會發表的香港青年統計資料概覽數據,2012年立法會選舉時,已登記的青年選民(18至25歲)約36.8萬人(佔有資格登記選民的50.8%),分區直選的投票率為44.5%(較整體投票率53.1%為低)。

 

已登記的青年選民不去投票的原因離不開「無時間」(26.2%),「無興趣/唔關心」(20.3%),「無合適候選人」(18.5%)(上述數據來自香港青年協會於2008年就18至34歲選民進行的調查。這個調查的年齡組別闊些,但相信跟18至25歲選民的意見沒有很大差別。)。

 

假如青年選民的登記率及投票率在2016年時增至七成,投票人數便增多約17萬。假如這個比例增至八成,投票人數便增多近30萬。

 

根據2012年立法會的分區直選的數據,投票人數約180萬人。假如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多了17萬至30萬的年輕「首投族」(佔9%至17%),而他們投票是因為被佔領運動喚醒,願意花時間支持同輩或同理念的候選人(不一定是來自泛民黨派,但肯定不會是支持人大決定的建制派),這個投票額有機會在各區奪得一席甚至在某些區2席。(假如黃之鋒參選,他拿到平均4萬票就可以成功當選的支持相信沒有難度)。2012年時,泛民與建制派的得票率已由六比四跌成56%比44%。佔領新力量卻有可能把建制派的得票率再次壓低。

 

當然,建制派不是省油的燈。他們何嘗不會挑動反佔領的民情,爭取新登記及首次投票的選民?在中央全力支持下,他們不愁競選經費。反而在佔領行動上未能發揮領導作用的泛民黨派,特別是民主黨可能會在下次選舉中變成兩面不是人。我建議泛民積極考慮今次台北選舉示範的「在野大聯盟」模式,在有需要時,支持或與無黨派的候選人合作,抗衡建制派。

 

在佔領區生活兩個多月的年輕人顯示驚人的毅力、組織力和適應力。他們利用網絡功能的威力,完全可以超越傳統的競選組織力量。假如這批年輕人全身投入競選工程,他們不只對同輩,甚至對年長選民都會發揮極大的正能量。今天不少年長者反佔領只是身受其苦,而不是反對學生的訴求。假以時日,而佔領者又能顯示歉意及誠意,他們完全可以拿到不少今天反佔領人士的選票。

 

今天警方威武清場,不少手無寸鐵的佔領者頭破血流。此文談2016年立法會選舉,可能令一些支持佔領的讀者反感,認為是離地的風涼話。不過,無論結果如何悲壯或荒涼,佔領總會過去,真普選亦不會從天而降。年輕人有的是時間,療傷後回歸現實,用選票改變未來始終是個值得認真考慮的選擇。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December 2, 2014
关键词: 佔領 選票 選民
專題: 香港動態
大灣區絕非救命稻草
林鄭今開facebook live 泛民號召圍攻
田北辰認為港鐵營利為目標不妥 是時候討論回購
Google亞太演示日 港初創躋身十強
佔旺藐視法庭案 黃浩銘上訴被拒
港獨演講後要23條立法?林鄭:無時間表
陳浩天:美制裁港官可制衡北京
合資格港人可申領内地居住證
鄧龍威翻案曙光初現
本土登革熱大爆發
中央已經留一手?劉兆佳:可直接向特首發指令處理
過去一年4.1萬單程證人士來港
專業議政籲建制派醒覺 撐《特權法》徹查沙中線
蒙在鼓裏就沒有錯嗎?
15億被凍結 郭文貴女兒公司覆核
調查:港人理想退休金505萬 料62.4歲退休
陳國強擬戰九西 測試政治篩選底線
學者:民族主義越壓越強
陳浩天:美國應重新檢視《香港政策法》
FCC副主席:言論自由是底線
其他相关文章
如何尋回48萬選票?
有甚麼比DQ更可怕?
參與「佔領中環」,請先讀《劉曉波傳》 -致民主路上的朋友們
後佔領時代的市民政治
佔領各界別 以社會包圍政權
選委代表誰?
「等埋首副」不宜再等 大學自主凌駕政治
過去三年很黑.特別溫和派OK.選民老年化很好
陸港應回復正常與平等
「等發叔」壞事變好事 
中央與下任特首如何收拾殘局
北京的如意算盤打得響嗎?
勿利用弱者撈選票
管治失效的主因
施政困難與管治問題
兩制還餘三十年 港人有為有不為
肯定港人特別身份 平衡內地香港關係
坐困愁城尋出路
基本法條文沒變 變的是中央和權貴的心
下任特首可借鑑李光耀管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