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al China
Hong Kong and Mainland
推特 臉書  
政治中国
香港与大陆
「佔中」過後 社會療傷
作者:艾青天

過去一星期以來,社交網絡不斷轉傳一些主流傳媒不敢轉載的畫面:片段清楚顯示警方多次清場和執勤行動時使用過分武力,包括無故毆打途人、強行把途人拖出馬路拘捕,事後還砌詞是先有市民亂衝馬路而引致警方執法;相反,市民投訴潮聯小巴阻路,警方卻一概懶理。

 

上周三(3日),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在立法會會議上回答工黨何秀蘭議員質詢時表示,警方沒有社運人士黑名單;但以過往警方及保安局以謊言掩蓋謊言的「往績」來看,市民一般對政府的回應只會嗤之以鼻。特區警察淪為公安、城管、流氓的形象已深入民心,難怪有評論戲謔,在警方暴力管治下的香港,比日治時期更為黑暗。

 

特區警察在「雨傘運動」下成為眾矢之的,相信對梁振英的個人得益最大。警方的野蠻跋扈,已成功把社會對梁振英的怨氣轉移到每名警員身上,而前線警員應否撫心自問,為這種不仁不堪的特首押上專業清譽是否值得?

 

黎棟國及一眾親建制保皇黨議員和政客,異口同聲譴責參與「雨傘運動」,以及到旺角搞「鳩嗚」(聲稱響應梁振英呼籲到旺角購物以振興當區在「佔領」後的經濟的活動)的市民為「暴民」。

 

不過,任何親身走到佔領區的市民均對集會人士的紀律、和平、佔領區的整潔、秩序無不嘖嘖稱奇;對學生、年輕人以各種極具創意的方式、從心裏出發表達對公義、平等和民主社會的追求,無不衷心稱許,令政府和建制派以「暴民」誣衊集會人士的論調不攻自破。保安局以謊言試圖把警方不合比例的武力說成合理,其荒誕和醜陋只會加深社會對政府的怨氣和蔑視。

 

「雨傘運動」的涵義廣泛。這場運動沒有發起人、沒有策劃組織、沒有「大會」、沒有統籌,只有共同理念。「雨傘運動」並非愛與和平所倡議的「佔中」行動,亦非學聯和學民思潮罷課爭取「真普選」的延續。這場運動萌芽於廣大市民眼見警方竟然如此殘暴向手無寸鐵的學生施放87枚催淚彈,因而產生守護和珍惜年輕人的心情。

 

日後大批市民自發到金鐘、銅鑼灣、旺角以至尖沙咀一帶展開抗爭集會,令社會爭取民主普選的意識遍地開花。政府和建制派連月以來的強硬姿態,借中共施壓,狐假虎威,又發動「愛」字頭流氓、縱容黑勢力以暴力騷擾堅持打不還手的集會人士,令社會對特區政府、中共政權和一眾諂媚權貴的建制派大為反感。

 

「雨傘運動」難免面對退潮、凋謝和終結的宿命。學聯因未能爭取政府回應對話要求、重啟政改五部曲,已承認運動失敗。學民思潮黃之鋒與幾名成員以絕食試圖再次燃起市民同情,讓抗爭延續,但社會反應冷淡;而黃之鋒等學民成員身心疲憊,絕食過100小時已難再支撐,一一倒下,令人婉惜。另一邊廂,整星期以來建制派以及親中、親建制傳媒卻不忘帶着勝利亢奮心情對整場社會運動加以鞭撻,「打落水狗」。

 

可以預見,「雨傘運動」不久將黯然落幕。之後將有一段長時間社會上瀰漫着失落、士氣低沉的氛圍。一整代的年輕人對未來、對政府失感到沮喪絕望。尤其那群積極參與運動的青年,對多個月來的付出:露宿街頭、捱過警棍、嘗過催淚彈、受過胡椒噴霧,最後仍在民主訴求上毫無寸進,這種失落感覺難以彌補。

 

「雨傘運動」雖然有積極的一面,但短期內,社會要承受難以治療的創傷。而這種創傷,更絕非梁振英提出那種中港大換血(即增加輸入「專才」同時鼓勵年輕人北上尋找機會)、或加強青年人工作等所謂策略可以解決。

—— 原载: 香港《信報》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December 7, 2014
关键词: 佔中 警方 梁振英
專題: 香港動態
李卓人:反對主權自決
馮檢基拒表態撐劉小麗
調查:僅55%市民滿意房策
山竹風速歷來次高 324人緊急求醫
百年石階煤氣燈「陣亡」
李卓人批林鄭「堅離地」 倡訂立颱風下的勞工保障條例
全城怒轟政府拒宣佈停工 林鄭堅稱互諒互讓更適合
TC2:港獨力量將地下化
交通半癱 政黨責未籲停工 上班無路爆民怨
佔中9人涉公眾妨擾 11月19日開審
山竹善後甩轆再顯政府離地
西貢百艇「亂葬」損失億元計
林鄭死撐不停工 添亂反邀功
消融邊界,就是要消融香港人身份
颱風後收拾殘局 靠官僚不如自救
港大學生會晤張翔 指不排除舉辦港獨相關活動
《紐時》刊倡港獨文章 湯家驊:屢投稿遭拒登
馮檢基:倘劉小麗被DQ 會考慮參選
許金山殺妻女囚終身 法官:精心策劃令人震驚
高鐵逼遷 菜園村十年生死茫茫
其他相关文章
港獨運動的不同時期
梁振英都熱愛Press Freedom?﹗
梁天琦入罪 誰問梁振英之罪
中間建制之道
瑞典籍香港书商桂民海在火车上被中国警方带走
勿忘愛與和平的初衷
張曉明「從未走遠」令人心寒
特區整風運動蓄勢待發
習近平對不起港人三件事
搞亂香港的是梁特不是分離思潮
上海近万名商住房业主闹市区维权 警方出动镇压(视频)
信梁振英?信中央?信郭文貴?
沒完沒了的UGL
梁振英發茅,建制派陪葬
還有誰在為梁振英抹屁股?
公民廣場儼如梁振英的天安門廣場
特赦是帶着良好願望的幻想
我相信希望仍在
政協副主席是最醜陋的政治酬庸
港人公敵梁振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