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 the World
China and USA
推特 臉書  
中国与世界
中美关系
美中谈判聚焦中国《网络安全法》
作者:家傲
北京当局实行的《网络安全法》,于2017年实施的法律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在中国境内收集、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在境内存储。(资料图/路透社)
北京当局实行的《网络安全法》,于2017年实施的法律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在中国境内收集、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在境内存储。(资料图/路透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一向到访的新西兰总理发出呼吁,维护中方企业的公平营商环境。与此同时,美中贸易谈判却把关注的焦点投向了中国的《网络安全法》。相比之下,究竟是谁在设立不公平的机制和原则? 习近平周一在北京会见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时表示,新西兰应为中企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视的营商环境。

近期,中国和新西兰的外交关系出现明显裂痕。作为对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施加更大影响力的回应,新西兰情报机构4个月前,出于“重大国家安全风险”的原因,禁止中国电讯巨头华为参与该国的5G网络建设。

但阿德恩却在本次访华期间表示,她愿与北京就新西兰拒绝华为的决定进行对话,并强调,一些媒体针对华为在当地被封杀的报道失实。

就在中国要求贸易伙伴提供公平经贸环境的同时,美中谈判双方近日针对网络安全问题进行了协商。

《华尔街日报》引述熟悉美中上周谈判进展的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想对北京当局的《网络安全法》开刀。

这部于2017年实施的法律规定,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在中国境内收集、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在中国境内存储;同时,这些运营者在采购网络产品和服务时,如果可能影响中国的国家安全,还需通过国家安全审查。

知情人士表示,由于当局并没有指明哪些企业是“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导致美国企业常常需要采购中方制造的服务器和路由器等设备,这给美企在大陆的运营造成诸多障碍。

现居台湾的网络工程师周曙光举例说,依照中国《网络安全法》规定,2018年初,美国苹果公司把在中国境内的iCloud服务器迁至贵州,由当地一家大数据国企“云上贵州”运营。他说,这与营造公平企业运营环境背道而驰:

“这对很多注重隐私保护的公司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造成他们的用户数据流入(中国)政府或其控制的竞争对手手中,这非常不公平。所以,《网络安全法》被当作贸易谈判的一个议题来处理了。”

另外,知情者还向《华尔街日报》透露,美方谈判代表已经要求中方,明确定义哪些企业属于“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中方近期提议说,他们可以根据这些企业的在华市场份额,来决定相关法规是否适用。

此外,中方官员还表示,他们愿意进一步对外开放中国云计算市场,并允许国外服务商在某自贸区试运营。而这个自贸区,很可能位于中国大数据中心贵阳。

但这项提议迅速引发了一些疑问:中国是否会允许外企在自贸区开设的数据中心,与他们的全球网络联通?而这些外企是又否需要继续依赖当地合作伙伴,协同提供此类服务?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通讯设备专家Frank表示,中国将如何对外开放云计算市场,还仍是个未知数。出于安全考虑,Frank不愿透露中文姓名:

“就像谷歌当初在中国开设搜索引擎的时候,(当局)就要求谷歌搜索引擎也要服从中国法律,后来谷歌就撤出大陆市场了。(外企)如果到中国做数据服务,是不是也要服从中国法律?目前仍然存在同样的矛盾。”

显然,数据服务涉及商业机密和个人隐私,而这些不但是西方国家长期的价值取向,同时网络信息自由也被普遍视为保障市场体系公平竞争的必要条件。

中国外交部表示,副总理刘鹤一行已于周一启程赴美,并会在近期与美方代表进行第九轮美中经贸高级别磋商。Frank表示,如果中方不对数据服务的相关限制做出让步,他担心谈判可能会出现僵局

—— 原载: RFA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April 1, 2019
关键词: 美中谈判 《网络安全法》
其他相关文章